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天才捉鬼师

更新时间:2021-02-23 06:31:04

天才捉鬼师 已完结

天才捉鬼师

来源:落初 作者:君子无醉 分类:灵异 主角:福荫别瞎 人气:

《天才捉鬼师》是君子无醉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才捉鬼师》精彩章节节选:【巅峰推荐,越看越爽!】五煞缠身,九鬼夺魂,天生天门开!算命老瞎子、巫族阿慧娘、水精安也苏,我的生命里出现了各色奇人,与此同时,山妖,树神、水鬼、僵尸、游魂等等阴脏之物也如跗骨之蛆,接连不断,我的命运究竟何去何从?且看君子无醉最新灵异力作《天才捉鬼师》【唯一正版读者群11074796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杏花居然让我骂小糊涂,说真的,我骂不出来,别说我浑身难受,压根就没那力气,就算我有那力气我也不骂,我现在正觉得她可怜呢,恨不得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下,哪还有心思去骂她?

但是不骂也不行,因为这是白杏花给出的点子,而母亲又在旁边逼着我,所以我当时只能无奈地骂了两句。

我说了:“小糊涂啊,哥哥知道你死得冤,死得惨,但是既然你已经死了,就安心的去吧,来世投胎到个好人家,千万别再摊上这样的爸妈了,不然一辈子倒霉。”

我这话压根就不是骂,白杏花听了直叹气,就对我说了:“一痕你太善良了,这样可不行。鬼怕恶人,你只有装出个恶人的样子来,她才不敢来找你,你现在好言好语和她说,那是没用的,知道吗?”

“是啊,一痕你给我出息点,快点骂,什么话难听骂什么,听到没?”我妈也在旁边帮腔。

我实在无奈了,就装作体力不支,呻吟着瘫坐在地上,对她们道:“不行了,我难受,没力气,你们要骂就自己骂,我是没气儿了。”

见到这个状况,白杏花微微摇了摇头,对我妈道:“婶子,要不你来吧,你是他娘,本命星也护着他,你骂也顶用。”

“行,那就我来,”我妈点点头,袖子挽起来,双手一掐腰,就开骂了。

不得不说,我妈是典型的农村妇女,那骂人的话,真是难听至极,简直什么话都能骂出来,我当时听着都臊得慌。

“胡图图你个小比丫子给我听好了,俺们家一痕不欠你也不缺你的,你不要来缠她,不然我把你嘴撕裂,眼戳瞎,把你丢到沟里去喂狗,把你送给那老鸹子当婆姨,日厮你个小比养的……”

我妈一边骂,一边对着小糊涂的小坟堆指指戳戳,嘴角唾沫横飞,模样很凶恶,我当时都替小糊涂感到不忍,禁不住就扭头朝别的地方看去。

结果我这一看之下,我顿时感觉全身一凉,差点一口气就背了过去。

我发现之前小糊涂那件挂在芦苇上头的红棉袄,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从芦苇上面掉下来了,这会子正窝在一片青草地里。

这些都还不是问题,关键的是,这个时候我发现那棉袄居然自己在动。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那是棉袄被风吹了在动,但是仔细看了一下,却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因为我发现那棉袄明显不是被风吹的,它先是中央的位置一鼓一鼓的,似乎里面藏着什么东西想要钻出来,之后那棉袄居然沿着那草地缓缓地移动了起来,那情状一抽一抽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人顶着棉袄在地上爬。

当时见到这个状况,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小糊涂生气了,她显灵了,附体在了棉袄上,想要做怪。

可以想象的是,当时我想到这些,心里是怎样的一种惊悚,毕竟话说回来,我虽然经常听一些神神鬼鬼的故事,甚至自己也多多少少经历过一些鬼事,但是真正大白天见到鬼的经历还是没有过的。

所以当时我瞬间浑身冰凉,脊背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然后我挣扎着拼命想要从地上站起来,结果努力了半天都没能站起来,最后我只能是咬牙用尽所有的力气,猛地就地一扑,一把抱住白杏花的腿,对她和我妈怪叫道:“别骂了,小糊涂显灵了,她在红棉袄里,你们快看!”

“啊?一痕你说什么?”

听到我的话,我妈立时惊得面色发青,白杏花也是一激灵,然后两人回头一看那一抽一抽往前爬的红棉袄,也都是吓得直哆嗦。

“他嫂子,这,这可怎么办?你,你是神仙,快想办法呀——”

这个时候,我妈已经完全没了先前的勇气,抓着我的手臂把我死命往上拽,但是却半天都没能把我拽起来,估计她也是被吓得浑身发软,没力气了。

白杏花还算镇定,她站在那儿瞧着那红棉袄仔细看了一会儿,随即竟是抬脚朝那棉袄走了过去。

说真的,当时白杏花的举动,在我的眼中,无疑是一种极为勇敢的英雄行为,这让我对她肃然起敬,觉得这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

“大白天见不了鬼,这棉袄里面有东西!”

白杏花走上前,伸出手里的筢子对着那棉袄一搂,立时把那棉袄扒拉翻了过来,之后就见到“嗖”一道灰色的影子从里面钻了出来,细看时才发现那竟是一只大水兔。

原来那是棉袄落地之后,正好罩住了一只水兔子,那水兔一时半会跑不出来,于是就顶着棉袄往前一抽一抽地移动,这本来只是一个巧合,是无心之作,但是不得不说,真是把我们吓得够呛。

“哎呀,我的个妈呀,我被吓出一身汗,”见到那水兔跑了,我妈一下子坐到地上喘了起来,那情状显然还有些后怕。

我半躺在地上,静静地看着白杏花把那小红棉袄提起来,心里总觉得这个事情有点太巧合了,那棉袄早不落下来,晚不落下来,为什么我们开始骂小糊涂的时候就落下来了?还有就是它落下来之后,为啥正好罩住了一只水兔子?

就在我正疑问的时候,白杏花提着那小棉袄走了过来,从那棉袄兜里翻出来一把碎花生,丢在了地上,对我们道:“没事,这娃子生前估计太贪吃,把花生藏在兜里,那水兔肯定是闻到味儿了才跑过来的,结果就蒙进去了。”

白杏花这么说,我心里算是释解了一些,我妈也恢复了精神,不过事情被这么一闹,我妈显然也没胆量再继续咒骂小糊涂了,所以当时的情形就有点尴尬。

“他嫂子,这个,你看,除了骂人这一招,你还有没有别的法子能帮咱们家一痕躲过这一灾的?你要是有办法的话,可千万要说出来,我们一辈子记着你的恩,”我妈把我拉起来,看着白杏花问道。

听到这话,白杏花微微皱眉想了一下,随即对我妈道:“法子倒是有,就是有点凶险,不过要是真成了,一痕不但不会有灾,说不定还终生受益,指不准还能成个大师呢。”

“啥法子,他嫂子你快说啊,”我妈一听说还有好法子,立时满脸兴奋,禁不住追着询问。

“通灵问冤,那胡图图不是缠着一痕不放嘛,那就让一痕好生和她谈谈,看看她到底想要做什么,这样一来,咱们只要满足了她的愿望,这灾肯定就消了。”白杏花看着我和我妈,满脸认真地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