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墓葬冥棺

更新时间:2021-01-23 06:38:43

墓葬冥棺 已完结

墓葬冥棺

来源:落初 作者:沙小糖 分类:灵异 主角:张小凡灵堂 人气:

火爆新书《墓葬冥棺》是沙小糖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小凡灵堂,书中主要讲述了:葬墓有很方式,而人生莫过于两大喜伤,生、死。俗话说得好,亡者为大,而其中必要的环节就是送棺,送亡者最后一程。亡者虽离,怨魂犹在。三魂七魄,七情六欲。爱恨情仇,一念一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小凡潜在洞房外,被这一幕震惊到了。这属于他第一次与怨灵交战,前两次只不过和怨魂打打交道,始终也没有真正动武。

“怨魂破!”一灵破字从张小凡嘴中喷出,直接是阴术强攻。

破字落在苏阳腰间,烙下一个破字,野猪般的嚎叫震耳欲聋“啊....”苏阳被击落在床侧,面目全非的爬了起来。瞬间屋内染成血红色“嘤...”

苏阳突然出现在张小凡身后,对着脖子咬去。

“怨魂破!”一道白色气体从张小凡身中迸发而出,将苏阳弹开。

转身瞬间苏阳不见了,张小凡推开格子门往孔小红走去“哒哒哒...”一步又一步的始终无法靠近,往后一步跨回门槛却又在原处。

张小凡皱起眉头,这是俗称的鬼打墙“区区小技也敢丢人现眼!”手掌用力竖起有一道隐形的气流在掌刃中游历。

突然......

“张小凡....过来...”一股严厉的声音在张小凡身后喊到。

“这个声音是....”脑海中瞬间回忆起久违尘封的记忆。

站在屋子中央有一个长着大胡渣的中年人,剪着寸头方形框脸,浓眉粗狂十分凶恶。

“爸....”张小凡嘴唇不由自主的念到,这个人就是张大山。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看我抬棺!”张大山怒吼到。

周围环境突变.....

变成了一个破烂的泥屋,幽暗的火烛在房中摇曳着,一个黑棺竖躺在灵堂之中。

张小凡视野突然变低,望着自己的身体和四周的建筑,这是他六岁的模样啊!

“张小凡!快给老子过来!”张大山抓起张小凡的嫩手,单手将他稚嫩的肩膀拉直,高高抬起他的身体。将他丢入棺材之中“碰...”棺盖紧紧关上。

“碰碰碰...”张小凡打砸着棺壁“爸!爸!快放我出去!这里好黑!我好怕!”撕心裂肺的叫喊着,却无人回应。

“啊....这里有个死人!我好怕!爸爸快放我出去!”幼年的张小凡这是他第一次接触死人,非常极端的方式让他留下了久久不能挥去的阴影。虽然在之后的抬棺中渐渐习以为常了,可回到这个地方这个时间甚至这个触觉,让他彻底崩溃.......

其实张小凡一直畏缩在格子门的门槛处,抱着头皱着眉闭着眼额头汗水不断。

“哈...”苏阳站在张小凡的后背,长舌舔了舔张小凡的脖子。

“啊!”嘴巴突然长得有张小凡的头大,大嘴已经往张小凡的头颅咬去。

“呼....”一道黑色魂影突然冲出,咬着苏阳的脖子。看这脸型和身板居然是马甲贵。魅魂已经是无形无状了,因为破了镇棺术而且还在凶日中破,注定是受尽折磨永远消失了。

镇棺术就是借凶镇阴,如果破了镇棺术,那么凶气就会被怨灵吸收。而镇棺术本是漫天之术,天必知。而本是头七无处安的马甲贵,早已就是无法转世投胎,如今闯棺更是受尽折磨。

苏阳凶恶的撇开马甲贵,正准备撕咬上去。却反被马甲贵推到在地“嘶嘶嘶....”用黑体化的利爪撕扯着苏阳。苏阳面部开始扭曲痛苦的尖叫“呀....”

马甲贵一手抓起苏阳头颅“咔...”一嘴而下,在嘴中咀嚼着苏阳的头盖骨。嘴巴如同水盆一般的张大,将苏阳塞入嘴中用力的撕咬着“咕....”将苏阳吞入怀里。

发着绿光的双眼看向蹲在地上的张小凡,这种眼神很奇怪。有一种好奇和一丝天真。马甲贵就如同一个毫无心智的孩子一样,对事物的新鲜而感到好奇。

“啊....”天空中的怨魂察觉到不对劲,十来个怨魂冲向马甲贵。

“吼!”马甲贵腾空跃起,双手如同黑夜一样伸展开来,将十来个怨魂抱在一起一口吞下“吼!”马甲贵悬浮在空中对头怒吼。

马甲贵化作黑影如同子弹一般快“咻咻咻....”瞬间这个苏家大院嚎声四起,血肉横飞。

两分钟以后苏家大院彻底没有了声音,马甲贵漂浮在空中似乎像撕破这片天空“吼!”

院子里血肉淋漓如同下了一场血雨,地面上全是血雨的积水,浸透着棕色泥石染成了血色泥土。

马甲贵突然出现在孔小红身前,双目无光的孔小红就如同死去一般。

马甲贵嘴中呼出丝丝寒气,黑色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孔小红的脸颊。

“啪...”马甲贵身后突然出现一条痕迹“啪啪啪....”数十条凭空的抽打烙在马甲贵身后“啊...”腰部直弓嘴牙张大十分痛苦“啪啪啪...”将马甲贵赶到门外。

一白一黑在门口抖着哭丧棒,两人容貌相同均是中年长舌,只不过一人笑一人伤。

“啪...”一棒打在马甲贵的腰间“咔....”腰骨直接断裂。两人将无力的马甲贵夹起,向前走着。

马甲贵向后看着孔小红,绿色的眼孔中流出一滴眼泪。三人渐行渐远了无踪迹。

“甲贵!”孔小红突然回给神来,却发现自己还是自己,只不过角落中多了一个害怕的年轻人。

“我有感觉你来了!你在哪儿?”孔小红激动的趴下床来,披头散发遮着容颜。跌宕的走动着“啪...”一头扎入血水之中“我是谁?我在哪儿?甲贵...哈哈哈...马甲贵...”孔小红仰头长笑了起来“对对对!我叫马甲贵!我是马甲贵....”疯癫的渐行渐远。

而张小凡抱着痛苦的脑袋居然流出了眼泪,在棺中他怎么喊都没人答应,怎么叫都没人理。这种绝望彻底摧残着他,我想出来!可是无论怎么推也推不开棺盖。

“哎...你怕什么呢?胆小鬼...”脑海中传来一个女童的声音,突然让他清醒过来。模糊的样子也浮出记忆之中“是啊!我怕什么?”抓住胸前的核桃项链,嘴角微微上扬。是的他被绝望给笼罩了,但是却忘了棺中并不是死人,而是一个鲜活的小女孩。

望着院子里的血肉横飞,张小凡心中已有答案“哒哒哒....”皮鞋践踏着血水走出院子,不管是亲戚也好客人也罢无人生还,就连门口的道士都统统给灭了。

这动静可不小,他必须尽快脱身。

而马甲贵的灵堂前两个中年人依旧在无望的发呆,灵堂内的棺已经打开是一片狼藉。可灵堂内依旧飘着黑色的怨气。

张小凡点上三炷香,随手一挥。香烟大起云雾袅袅将怨气冲散。又在门前两人面前一晃,神情居然回来了。

这是散怨香,门前两人只不过受到一点点怨气,随便一晃就能清除。

“哎!你是不是张老二的侄儿张小凡?”中年男子突然问到,也没等张小凡回答便兴奋的拉住他的手“赶紧来看看我儿子咋个回事吧!”

张小凡摇了摇头“不用送了,已经无魂无体了。永世不得转世了。”说完撒开他的手冷漠的离开。

中年妇女惊呼到“快还我儿子!”突然抓住中年男子打了起来“都是你马三尾他娘的!害儿子死了!现在死得还不得其所!咱一起死吧!”马三尾推开中年妇女“李桃!你这个泼妇!这日子没法过了!你滚去自己过吧!”

李桃按住马三尾将他推到在地,抓着马三尾的寸头用力的拉扯着“要不是你让儿子去干那么多苦力活!把他活活累死!会有今天这样的事儿发生吗?为什么死那么多人都不死你!”

“碰...”马三尾一脚踢在李桃肚子上“给老子滚!如果他不做事难道在家白吃白喝吗?永远跟着咱到老?咱们迟早比他早走!如果他不学会独立以后怎么养活自己?”

“你放屁!要不是你赌欠一千块钱!他会怎么痛苦吗?啊?每天拼死拼活的钱,还没在口袋装热,你就拿去输个精光!老娘今天就要杀了你!”李桃抓起身后的砖头砸向马三尾的脑袋“碰...”重重的扣在脑门上,血液瞬间流满了马三尾的脸。

马三尾不可思议的用手摸出血,震惊不已的望着手掌。“碰碰碰...”李桃双眼发红一击又一击的砸在马三尾的头上“死了没!死了没!我就是瞎了眼!害自己不说还害了自己的骨肉!”“碰碰碰....”一下又一下的打砸着。

明月渐渐高挂,洒在张小凡疲惫的脸颊上。走在烂泥马路上,似乎有些迷茫了。

人的意念为什么会那么强,都是为情所困。终成怨魂妖魔,不肯过奈何桥也要今生忆。所有怨魂也好孤魂也罢,为了复仇为了续爱。都只是单单停留在一个情字上,放不下情放不下爱恨。

可这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觉得跳坎是对,但又觉得这坎有些无情。这人生一道坎,跳跳就从来又显得有些随意。因为当自己死的时候是否也能越过那道坎?

“滴..滴滴...”后方一辆价值3.5万元长形桑塔纳行驶过来“嗨!小孩,大半夜的走着孤郊野外的很危险,不如上车吧!我送你一程?”

这乡下一辆桑塔纳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可是天价的车。出现在这烂泥路上让人有些怀疑。

“你看我这鞋泥不好意思上车,谢谢您了。”张小凡推辞到。

“没事儿!我也是刚从城里回来祭祖的,这会儿正要往城里赶,顺路捎上你一程。”

张小凡想了想这么走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黑灯瞎火的,也不再推辞便上车了。

上车的瞬间突然感到一丝寒意,准确的说是怨气。

“我这儿有柱香,回去如果感到有什么不适就点起此香。”这是刚才在马甲贵灵堂用过的残香,只要点燃就会消除怨气。

“哦哦哦,谢啦年轻人。我叫黄明宋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戴眼镜的人丝毫没有偏见,客气的接过残香,性格十分和善。

经过一断时间的颠婆,张小凡回到了张家村,互相留下了一个BB号,便分道扬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