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葬妖陵

更新时间:2021-01-16 06:35:56

葬妖陵 连载中

葬妖陵

来源:落初 作者:贰凉 分类:灵异 主角:张六顺别提 人气:

《葬妖陵》由网络作家贰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六顺别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爷爷的突然离世,留给我一些东西从此祖传秘法,奠定我今生宿命诡迷玉牌,开始我灵异人生我遇到的人,他们是人是鬼我做过的事,到底是错是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把刀是祖上传下来的,它有个很独特的名字叫盘龙脊,如今刀刃已经自封,要想开刃必须要用我楚家人的血献祭。我们楚家世代单传,世代背负使命,你也不例外,这把刀以后你会用得上的。但今天还有一件要事要办,就是帮你开灵瞳,只有开了灵瞳你才真正意义上继承了祖上传下来的秘术《九妖伏》。至于为什么你以后会明白的,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些都是我们的宿命,是无法逃脱的。“爷爷严肃地说道。

爷爷今天的反常让我感到不安,从小到大我从来没见爷爷像今天这么严肃过,自己越想越觉得会有事情要发生。

“开了灵瞳以后,你的世界将会改变,你会看到一些原本不存在的事物,你得重新去适应这个世界,假装得和普通人一样。最主要的是你必须学会忍,不然会引来杀身之祸。”

“我知道了!”我很干脆地回答道,这要是以前我肯定打破砂锅问到底,但是今天我却怎么也找不到理由说为什么,仿佛大脑被控制住了一样。

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总是和我说一些很灵异的故事来哄我睡觉,也不怕给我的童年留下阴影,有时候还能把我吓哭。而且每次说完,爷爷都表现得深有体会,我听起来也觉得非常的真实。那时候我听得最多的就是有关灵瞳的故事,当时还吵着爷爷说要帮我开灵瞳,爷爷也总说:你还小还开不了。后来上了学,接受了科学教育之后,鬼神论便在我脑海中被抹杀了,甚至听到别人谈及一些校园鬼故事时,还暗自取笑人家幼稚。可今天爷爷说要开灵瞳,这档子事儿,我该怎么反驳?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一团迷雾,肯定以为我老糊涂了,不过,你今天必须答应我开灵瞳,这都是为你好!”

“爷爷,我相信你,要怎么做,我都听你的!”,见爷爷如此反常,我只好嘴上答应了,但内心还是有所顾虑的。

“开灵瞳的过程很痛苦,只要你能忍得下来就能脱胎换骨。其实,它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就是在你眼中种下灵蛊,通过灵蛊重新塑造你的双瞳。这个过程你会承受犹如万虫噬咬般的痛楚,但你必须要忍,不然一旦失败轻则失明,重则丧命!“,爷爷说完从柜子里找出来一个白色的坛子,从坛子里拿出了一个小药瓶。

“这已经是最后一瓶灵蛊,也许下一代我们楚家就不用再背负那些使命了吧。你去玉床上躺下,整个过程要经历三天三夜,这玉床有神奇功效,可以帮助你加快伤口恢复。以后对你也会有所帮助,你要好好保护不要被思想不良的人给夺走了!“爷爷说道。

我按照爷爷说的做,在玉床下躺了下来。玉床上散发着一股很奇特的气流,开始时忽冷忽热,时间久了却变得十分温暖,让我惊奇的是,我磨破的伤口竟然不疼了,当我想起去看伤口情况时,却惊奇的发现,原本磨得血淋淋的皮肤,竟然变得完好无损。除了衣服破了之外,没有任何伤口。

“一开始灵蛊还处于休眠状态,一旦被玉床的灵气唤醒,便会开始出现灼痛感,你要忍住。”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爷爷动手吧,我会撑过来的。”我一说完,爷爷便将药瓶塞打开了,从里面冒出一股白雾,让我莫名感觉到一股寒意。

爷爷用手将我的眼皮撑开,像用滴眼液一样将灵蛊分成两份倒入了我的左右眼。顿时,一股清凉感遍布全身,同时玉床的暖流又让我感觉轻柔无比,两股感觉冲破了我身体上的每寸肌肤,又生出了另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接着,爷爷又用一块毛巾将我的眼睛蒙住,绑在了头上,毛巾里包裹有药物,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清香。

“传给你的秘术没有实体书籍记载,只能祖辈一对一传授。我们家历来都是单传,为了将祖传秘术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祖上留有一条祖训,二十岁之前不能近女色,你要牢牢记住!不然你这十几年修来的本事就会毁于一旦,这可是保命的本事你要重视!村子里可能会发生一些事,只要你在外面不回来就能置身事外,不管是什么事,时机不到,你千万别管!还有,做事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不要鲁莽,否则吃亏的只有自己。要想保护好属于自己的东西,就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教你的《九妖伏》在外人面前不要轻易显露,一定要学会隐忍。我就说这么多,你要好好记住,等我想到要说的话我再告诉你。“爷爷说完就突然安静了片刻。

“你就在这躺着,什么时候眼睛不再瘙痒疼痛了你就把眼上的东西取下。我回去了,记住再怎么痛也要忍着!”爷爷说完就走了,他离开时还把石门给关上了。

爷爷的离开也是我意料之中的,我知道他只是不忍心看到我痛苦,与其在一旁无助,还不如选择回避。

一刻钟后,我的眼睛开始有了反应,一股刺痛感瞬间传遍了我身体的每处神经,那种感觉像被无数针扎一样,这样的疼痛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以至于我中途昏睡了过去。我本以为最痛也就这么痛了吧,没想到到了深夜,眼睛传来一股灼热感,瞬间将我惊醒,那种又痒又疼的感觉在我身上乱闯,疼得我咬紧了牙关,额头开始冒汗四肢也不禁发颤。

我似乎感受得到我身体里血液被加速流动,身体的每寸肌肤都备受煎熬,仿佛被无数蚂蚁啃咬,被烈火焚烧。这种感觉持续了一整天,我疼昏过去了好几次,又好几次被疼醒。

在我昏睡的时候,似乎能感受到一股温暖,那种温暖是我一直渴望得到的,但总是遥不可及,每次都在我快要紧握手中时,便又消失不见,就像在做梦一样。

第二天晚上,我本以为这一切都将要结束时,眼睛再次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那种痛让我联想到了死亡,想要结束生命,摆脱眼下所遭受的一切痛苦。那种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那种感觉好像千千万万的毒虫在你脑袋里肆意游走,吸噬啃咬,它有深入骨髓那般的蚀骨之痛,让人痛不欲生。时间变得煎熬漫长,让我仿佛经历了地狱里的各种酷刑。我似乎能感受得到我的眼睛在被吸食殆尽,我开始恐惧,害怕,身体也不受控制地抽搐,痉挛,汗水也早已湿透了我的衣服,头发。我忍不住嘶吼,想要把内心遭受的痛楚大声喊出来,可没等我挣扎多久,我便痛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第四天的中午了,我浑身没力,挣扎着坐了起来,脑子一片空白,加上几天没进食,早已累的筋疲力竭。

眼睛再也没有任何瘙痒疼痛感,我便撕下了裹在我眼上的毛巾,睁开眼时却什么也看不到,我一下陷入了恐惧,一想到以后会是个瞎子我就十分的害怕。我以为应该是不适应的缘故,便安静地等待了片刻,可是过了好一会我还是什么也看不到。我一下慌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便离开了玉床摸索着想要离开这里。

我凭借进来时对四周的模糊记忆,摸索着向石门方向走去,按照我估算的方位和距离,我应该能摸到洞壁,但我什么也没有摸到。

“难道爷爷来过,将门打开了?”我想了想也只有这种可能。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摸索着洞壁向着洞外寻了出去,满脑子都是:我要成瞎子了,我要成瞎子了。走了很久,我才略微感受到了一点光,便欣喜地往光的方向冲了过去。我感觉到自己出了山洞,脚下踩的就是野草,可我还是什么也看不见。

“怎么会这样?我不要做瞎子,不要!”我在原地不停的转着圈,不知道该往哪走,无助到了极点,谁也帮不了我。爷爷人也不知道在哪,我越想越委屈,不觉得就流下了眼泪。

就在我无比绝望的时候,脚下一块石头将我绊倒,一块黑色物从我眼前脱落,我的右眼突然就看到了面前的所有事物。我欣喜地用手摸了摸眼睛,又扯下了一块黑色物,原来是被这黑色物阻挡了视野才导致的“失明”,瞬间自己都觉得蠢得不行。我欣喜若狂地往村子里跑去。

可当我路过一片树林时,我才知道,这一切真的要变了。它开始颠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甚至让我无法接受。

“这都是些什么啊?不,不可能,这世界是不会有鬼的,书上说的不会有鬼的,这都是假的,假的!”

在我眼前漂浮着很多像人一般的东西,他们脚不着地的来回游荡,像小说里描述的魂灵一样,它们对着我凄泣嘶喊,吵的我脑门刺痛,我控制不住疯狂地大叫着跑回了村子。

我脸色早已被吓的苍白,满脑子都是树林里的画面。当我回到村里时,我以为一切都会重归于好,可我又再次面临噩耗。

在村口,我遇到了张六顺,他一把拉住了惊慌的我说道:“阿澜,你爷爷昨晚走了。”

“走了?去哪了?”

“就是,就是走了啊!”,张六顺一激动,眼睛就红了。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一下呆住了,在原地不住地摇头,脸上满是惊恐。

“不可能的,就四天,爷爷离开我时还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我飞快地往家里跑,一路上逼着自己往好的方向想,可还是止不住眼泪,任其肆意地冲破防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