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巅峰神棍

更新时间:2021-01-12 07:31:58

巅峰神棍 连载中

巅峰神棍

来源:落初 作者:君子无醉 分类:灵异 主角:王奶奶老槐树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君子无醉原创的灵异小说《巅峰神棍》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王奶奶老槐树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人有人道,鬼有鬼修,举头三尺有神明。我叫林小乐,刚出生就被家族抛弃……我从坟地里爬回来,天人鬼瞳开,从一个小神棍一步步走向巅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人的话让我很疑惑,就问她你是谁呀?为什么让我还你孩子?我没抢你孩子呀。

女人“咯咯咯”怪笑,突然松开手,露出一张骷髅脸,两个黑洞洞的眼窝直直地瞪着我,两排大板牙如同蛇嘴一般张开,径直朝我的脖子咬了下来。

我惊得汗毛直竖,想要躲闪,却发现全身都僵硬了,动都动不了。

就在这最紧要的关头,我被人推醒了,张眼一看,才发现是三叔公。

三叔公神情凝重,捏着剑指,皱眉对我道:“是不是做恶梦了?刚才有阴人过境,被我赶走了,你最近阳火好像比较弱,容易被脏东西盯上,没事不要去不干不净的地方,知道吗?”

我连忙点点头,心有余悸,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正在这时,一阵凄厉的尖叫声从外头传来。

我浑身一哆嗦,连声喊:“有鬼,有鬼,鬼来要孩子了!”

三叔公面色凝重,在床头贴了一张符,对我说:“你不要乱跑,老实呆着,不会有事的,我出去看看。”

三叔公刚要往外走,外面就响起了震天价的拍门声,接着就听到大壮的爸爸刘卫东焦急地喊道:“可不得了,三表叔您快去给看看吧,俺家大壮好像撞着凶了!”

三叔公一怔,拎起自己平时看事儿用的老箱子就出去了。

我躺在床上就听到隔壁“叽呀叽呀”的尖叫,也不知道大壮是啥状况,很是担心,摸索着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大壮家的门没关,我进去了,发现堂屋里亮着灯,人影晃动,趴门上往里一瞧,就看到大壮浑身乌青,两眼发红,如同蛤蟆一般趴在床上,揪着嘴,肚子一鼓一鼓的,不停地尖叫。

大壮爸妈手足无措,想要上前去哄他,结果他就得了失心疯一样,一边尖叫,一边挥舞两手往他爸妈身上抓,把他爸***脸都抓破了。

三叔公就让他们退开,从箱子里摸出一张黄色的纸符,口中念念有词,飞快地贴在了大壮的额头上。

纸符贴上之后,大壮就不叫了,但是牙齿咬得咯咯响,浑身都绷紧了,似乎被人用绳子勒住了一般。

三叔公不紧不慢,拿出一个布袋子,从里面掏出一把五谷撒在床铺周围,把大壮身子一翻,让他平躺着,手指掐出很奇怪的形状,对着大壮的两颊和肚子一阵揉按,最后朝大壮心口猛地一戳,喝声道:“大胆孽畜,还不出来,更待何时?!”

“叽咕咕咕咕——”

大壮张嘴发出了一阵怪叫,胸口起伏不定,并没有什么好转。

三叔公愕然道:“怪事啊怪事,指头剑都没效果。”

大壮爸妈见状,就问大壮到底咋了,还有救不。

三叔公正要说话,察觉到什么,回头朝门外看了过来。

我以为三叔公发现我了,害怕被他责骂,撒腿就跑。

我刚一转身,一个披头散发的黑影,就张牙舞爪地朝我扑了过来。

我惊得尖叫,头发都竖起来了。

“进来!”

正在这时,我被人一抓,倒着跌进屋里去了。抬头看时,才发现是三叔公。

三叔公把我往身后一藏,飞快关上门,“啪”一张黄纸符贴到门缝上,那黑影好悬没冲进屋里来。

大壮的爸妈不知就里,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叔公眉头紧皱,回身看了看我,很严厉地问道:“你晚上和大壮干啥去了?”

我满心后怕,就把晚上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三叔公听了之后,面色大变,脱口道:“青蚨母女凶,这是化煞了?”

大壮爸妈就问三叔公什么是青蚨母女凶。

三叔公没说话,转身看了看浑身发青的大壮,问他爸妈道:“大壮晚上抓回来的蝉虫呢?”

大壮妈妈徐春花就说道:“已经吃了,大壮自己用油煎的,就一小盘儿,还问我吃不吃,我看总共也没几个,没舍得吃,就让他自己吃,他就全吃了。”

三叔公长叹了一口气,无奈道:“那里头有一只化煞的小青蚨,大壮这下可吃出事情来了。”

我满心好奇,就问三叔公什么是青蚨。

三叔公说青蚨虫是一种比较罕见的蝉,通常是母女成对,形影不离,俗语有“青蚨飞去复飞回”的说法,意思就是这青蚨虫,只要抓住其中一只,另外一只就不会离开,就算暂时飞开一会儿,最后总还是会飞回来的。

青蚨虫原本并不凶,算是灵物,现在的问题是,我和大壮遇到的这对青蚨虫,是从坟堆里爬出来的,而那坟堆里埋的,正是一对惨死的母女。

三叔公面色凝重,掏出烟袋点着,叹气道:“那母女俩死得惨呀,怨气很重,一直就不安宁,后来多亏有个过路的阴阳先生给做了法,这才消停了,只是没想到那对母女的冤魂一直还在,这下可就有些麻烦了。”

徐春花不解地问:“三表叔啊,那是母女坟没错,可俺家大壮只是抓了个蝉虫,总没招惹她们吧,咋就被缠上了呢?”

三叔公沉吟了片刻,念叨着“坟头、槐树、青蚨”,突然惊声道:“我明白了,当年那位阴阳先生也算是大拿了,但是毕竟那对母女的怨气太重,所以他只能把母女俩的冤魂封印起来,并没能超度,那坟头的槐树就是他种下的,他是想利用那槐树一点点净化这对母女的怨气,想来若是没有今日这个事儿,他已经成功了。”

大壮爸妈很疑惑,问三叔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叔公叹气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对母女的怨气已经被净化地差不多了,她们的阴魂凝聚在这对青蚨虫上,只要能够顺利羽化,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可以顺利归入轮回了,哪想到大壮把这小青蚨抓回来吃掉了,这一下子,那对母女的怨气肯定就都回来了,不但没降低,说不定比以前更重了。不信的话,你们明个去那坟头看看,那老槐树肯定枯死了。槐树可以纳鬼气,这些年全靠它承纳那对母女的怨气,如今那母女化身青蚨虫脱出了封印,又没能顺利羽化,怨气悉数抽回,那槐树铁定是活不了了。”

大壮爸妈慌了,焦急道:“那,那这可咋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