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复仇娇妻:阎君请留步

更新时间:2020-12-01 11:40:54

复仇娇妻:阎君请留步 已完结

复仇娇妻:阎君请留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一月 分类:灵异 主角:阿飘张开 人气:

新书《复仇娇妻:阎君请留步》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一月,主角阿飘张开,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左晓棠天生的全阴命格,莫名其妙得到阎君的独宠,万万没想到却是因为前世孽缘,阎君的宠爱只是个阴谋,渐渐苏醒的前世记忆,慢慢吞噬灵魂的爱情,行尸走肉般的躯体,到底应该如何选择,幻化成魔还是继续没有灵魂的生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阎君没有想到就这么亲上了,左晓棠也愣住了,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有人碰过你?”阎君看着紧张的左晓棠。

“啊?”

“昨天晚上谁来过?”阎君把左晓棠推开,眼眸中映入左晓棠通红的脸。

“昨天晚上?黑白无常啊。”

“还有。”

“还有……?”

“你喝酒了?”阎君无意间看到了空了的酒壶。

“不光喝了,还给你敬了杯。难道你没收到?”左晓棠想到昨天的事就感到不爽,开始和阎君对呛起来。

“你不回去陪你的十姨太,来这干嘛。”

“还让黑白无常来带话说你一会就来,哼,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还真没想你涉猎挺广泛,玩鬼玩的没意思,再来祸害祸害人间。”

阎君看着左晓棠一副自导自演的样子,支着头看着她,她光滑的脸蛋,还有美好的身躯。

“看什么看,死流氓……”

“你都是我的人了……”

“谁是你的人?你说什么呢?”左晓棠感受到他的目光,立刻就拽来了身边的被子,把阎君阻隔在被子之外。

“我在问你话,昨天还有谁来过。”

“你管谁来过,反正我是没看到所谓自己夫君的影子!”左晓棠故意把夫君两个字说的很重。

“那你这是吃醋了。”

“我才没吃醋,即使你不来,也有人来陪我,我才不吃醋。”左晓棠就是这种有仇必报的性格。

“谁?”阎君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眉眼低沉的看着左晓棠。

“他说他叫西梦。”左晓棠的脑海里开始回忆昨晚的场景,“他长得很好看。”

“西梦?呵。”

“你认识他?”

“不算吧。”

“你不觉得他很好看吗?照你的话说,应该是见过他的。”

一旁的阎君已经慢慢摘下了面具,眼睛里有着一些看不懂的情愫,看着沉浸在回忆中的左晓棠。

“那你觉得我呢?”阎君低沉的嗓音响在左晓棠的耳畔。

左晓棠慢慢抬起眼眸,看向阎君,他眼中流转的金流,像是无尽的漩涡,亮黑色的瞳孔周围,散发着时隐时现的金色光路,像是银河中的斑斑星辰。

左晓棠和阎君就这样相互看着,世界在这一刻静止,左晓棠好像在阎君的眼睛里看到了星辰大海。

“好看么?”阎君打破安静,美貌微挑,竟有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嘘……”左晓棠安静的像只猫,慢慢的朝阎君靠过去。

“这双眼睛,是会蛊惑人的吧。”左晓棠轻轻地趴在阎君的肩头,依旧看着他的眼睛。

“专门蛊惑你的。”阎君认真的看着左晓棠的眸子,嘴角掩盖不住的笑意。

“你从来都是说谎话不打草稿的么?”

“我从不说谎。”

“那你跟我才认识几天?就说这样的话,即使我承认咱俩之间的婚约,阎王大人,那你不觉得……”

“我从你出生就在你身边了,每一年过生日我都会来看你,只不过你不知道而已。”阎君的表情已经由嘚瑟变成了傲娇。

左晓棠刚要说他们之间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怎么几面之缘就到了现在个状况?

“那……”左晓棠又一次拉上了被子。

“我只是在帮你驱毒,虽然你我之间没有什么肌肤之亲,但是从你出生开始我就已经在你身体里种下种子了。”阎君看着脸色变化的左晓棠,不觉弯了弯嘴角。

“什么意思?”种下种子?就是怀孕?

“就是……怀孕。”阎君肯定的点了点头。

左晓棠彻底呆住了,难道从自己出生就开始带着个孩子?

“那我……怎么还没有……反应?”

“时机还没成熟,到时候我会让他长的。”

“什么叫时机成熟?”

“穿衣服吧,你太爷爷他们在门外等了很久了。”阎君起身利落的穿好衣服,直接穿墙就出去了。

左晓棠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看着被染的血红的衣服,想想还是穿上了。

“我就说,你最适合红色。”像是被风吹来的声音,缥缈到难以捕捉,等左晓棠回过头去,什么也没看到。

“太爷爷,您怎么样,没什么事吧?”左晓棠拉开房门,就看到了左太爷。

“晓棠啊,我没事,两位大人已经把那鲳鱼精制服了,但是……晓棠。”太爷爷欲言又止。

“怎么了太爷爷。”晓棠看着太爷爷严肃的脸色。

“先进来。”太爷爷又把刚出来的左晓棠拉进祠堂。

太爷爷没有说话,直接朝着列祖列宗的碑位跪下来,“求列祖列宗原谅,左三没能保住左家村,大难已至,求列祖列宗显灵。”

左晓棠看着太爷爷这副模样,也跪了下来,看着这些碑位,太爷爷点上三柱香,插在香炉里,却不料,三根香却整整齐齐的从中间断开。

“左三不孝啊。”太爷爷似乎一下之间就老了,满头的青丝竟开始慢慢的发白,背也变得佝偻,眼睛也开始浑浊,“太爷爷!”左晓棠惊叫到,又看见断了的香自己燃起来,太爷爷看了一眼,“晓棠,以后,就靠你了。”

左晓棠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看见黑白无常拿着锁链出现,“你们来干什么?”

白无常看了眼左晓棠,“小娘娘,左三阳寿早就该尽了,但他利用阴阳间的差错,篡改了自己的寿命,地府没有责罚他已是仁至义尽。”

“什么?太爷爷他……”左晓棠没有想到太爷爷竟然已经寿终。

“他其实已经不是普通人的肉体了,所以,小娘娘,告辞。”

说着太爷爷便渐渐虚化,黑无常将铁链挂在他的脖子上,白无常摇着铃铛,三人一起慢慢消失,“等等!”左晓棠大叫一声。

“小娘娘还有什么事呢?”

“为什么会这样?”

“这……我们也不知道,只是按生死薄行事。”

左晓棠无法说什么,毕竟自己不能左右阴间的事。

“阎琰!阎琰!你在哪?”左晓棠突然喊出阎君的名字,这件事只有他才说了算!

左晓棠下意识的去摸脖子,可是,玉坠已经被她拿掉了,左晓棠又慌慌张张的跑到临时搭的床上去找,可是却一无所获。

“你在找我?”身后突然出现阎君的声音。

“那个,我太爷爷他……”

“那你先说你为什么把玉坠拿下来。”

“因为……因为那天你没来就是违反约定。”左晓棠牵强的扯了个理由。

“先不跟你计较这个,你看到水下的那些水鬼了吧。”

“嗯。”

“他们就是你太爷爷所说的莫名其妙死去的人,其实整个左家村那么多算命的,只有你家不是,你太爷爷是个不走正道的道士。”

“那些人,全是他杀的,那个所谓的鲳鱼精是就是他用尸水喂出来的,所以,明天只要是喝了那大河水的人都会死。”

左晓棠惊讶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不可置信的看着阎君,所有事情的真相竟然她都不知道,那太爷爷跟她讲的一切都是骗人的?就连自己差点死掉都是太爷爷安排的?

“至少他说,他和天帝的约定……应该是真的吧。”

“那是和恶鬼的约定,本来你是他的妻,但我在你肚子里放下种子,量他也不敢抢。”

知道了真相的左晓棠,彻底惊呆了,“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把玉坠摘了么。”

“啊?”这家伙竟然是在做条件!

“就是你没来啊,不想娶就不娶啊,定情信物也没什么用。”左晓棠一脸坦然输了什么都不能输了面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