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彼岸墨花开

更新时间:2020-11-30 12:11:15

彼岸墨花开 连载中

彼岸墨花开

来源:落初 作者:起什么名啊 分类:灵异 主角:孟婆空旷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起什么名啊的原创小说《彼岸墨花开》,主角孟婆空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三界铸就,花落彼岸,千年魂、万世劫,终具一身,永无休止。佛眼观世:因?果?......埋葬众魂后,那人轻叹,携花再次走进往生空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散尽后,往生空间又回复了寂静。

曼陀罗华走到灵根前打坐半天,最终一口长气呼出,被劈断的枝桠已重被接驳,只待时日愈合。

他站起身,环看适才的苍夷满目,发现已基本恢复原状了。

嗯,这定是薛均临去之时修复的吧。。那么,彼岸花呢?

他心中记挂,便疾步走回奈何桥畔查看。

空间里的魂魄早已被魔灵收走,再也没有影影绰绰鬼影丝线的干扰;而孟婆的黄汤,洒出之后,只留下不可言说的味道,那曾使灵魂忘却记忆的汤汁,如今却如此让人惦念:

看她伤势颇为严重,不知怎样了?

路过当值鬼差“尸体”的横躺处,仍见地面遗留一滩难以辨驳色泽的痕迹,没有血腥味,有的只是同样悲壮的气息:

他是被葬进了鬼冢么?

曼陀罗华并不能确定,只在心里暗念:祝你安息。

以往登上奈何桥,曼陀罗华都会习惯性地站在桥上欣赏一下:在这苍灰、冷漠的空间,那血染似的彼岸花,是这荒凉世界里唯一的热烈,是生的希望所在,是再世的勇气被重新铸就的修炼场!

他在桥上闭上了双目,再次睁开时,所见到的景象,令他惊讶、诧异、却有着难以置信的共鸣感:

依旧是深扎在岩石之中,往昔透明的花茎此时宛如重墨涕涤,根根色泽清晰地伸向半空;那一直被他认为是禁锢花瓣的绿叶早已不见,没有了束缚,彼岸花朵变的硕大异常,与往日的姿态不同,炫目的妖娆艳丽尽皆褪尽,花色如墨凝重,再也没有了挣扎之后的力竭颤抖。

那是一种不屈的沉静、坚毅!就像喷发熔尽后冷却的岩浆,层层累累、淤积、等待。。。

等待什么呢?

曼陀罗华慢慢走向这些花朵,沉思不语,他并未觉察到:当他看着这些黑色彼岸花时,他的眉宇之间竟有一道白色的灵魂也在注视。

他蓦然惊醒,异动在天际!

抬头看时,双目晶然,那秉承洪荒神魄血脉而曾吞噬的万千星辉,随着自由的神思挥洒出去,黝黑深远的苍空,霎时间星光璀璨,而绚烂的尽头,又逐渐暗淡、消失。。

他没有收回目光,他在等待,因为他似乎想起,浩瀚苍穹中,有他亿万年前错过的一次回眸,斗转辰移,今夜,她将踏星而来!

隐隐地、隐隐地,深邃无垠的天际逐渐变了颜色,一滴血红在妖娆盘旋、氲化,先前消失的星辉却突然出现,星星点点凝聚成她的双目;长发飞舞、缠绵,却携着自远古崛起的暗能力,极深极渺、准确无误地击中他。。

他似被浇铸,不能动,伫立在那里看着她从容不迫地走近,他无语表达,只是一声问候:

“哦,你还在。。”

曼珠纱华嫣然一笑:

“你也在,不是么?”

......

......

那孟婆强忍着伤痛,出得空间却不回平常住所,望着胸前的血迹斑斑,只得在集市悄无声息地置办了一身行头,看看浑身上下无有破绽,这才从容地走进城里。

这个城镇在当时的朝代也属于繁华一类。加上当朝比较崇尚佛教,所以城中的佛庙、佛堂也自不少,文人墨客闲暇之余,也多愿结伴在其中散居几日,体验山水的灵秀与佛家的清静幽雅。孟婆在几番犹豫之后,走进一处庙宇的后花园。

已是临近中秋时节了,院子里并未有任何花草留下,只有葱郁的竹林在微雨中散发着清幽,蜿蜒的一条秘境,踏上去竟有些忐忑不安,但被青竹包围的青瓦小屋里传出的一阵阵丝竹之音,吸引着一步步走过去。越是临近竹舍,孟婆越是自觉心跳的异样,她轻咳一声,望着掌心的斑斓血迹,并不心惊,反而耻笑自己:

“切!一把年纪了,却学那豆蔻少女,羞也不羞!”

只听那琴声悠扬却掩饰不住孤独之意,似是在遥寄远方的相思之苦。孟婆悄立片刻,心中恻然:

“你心中放不下的人究竟是谁?几世轮回,几世牵挂,尘世中的千万次相遇,你都不能记住我的模样么?”

心中凄楚,终于一拂,穿墙进入屋内。

屋内幽暗,一盏小小的油灯点燃后却被搁置在床脚下,随着琴声,灯光忽闪做舞。

桌子靠近床边,上面停放年头久远的古琴,一双细长灵动的手指,揉、别,按、挡,正在挑拨着每一个音符,音符似是被灌注了情绪,漂浮在弹琴人的周围,久久不肯散去。

孟婆环顾四周,并未见到椅子之类的坐具,她只好绕过书桌,和少年并排坐在床边。

少年的额前有一缕不羁的短发垂搭下来,随着双臂的挪动,轻轻的晃动着,

好俊的眉眼啊!

孟婆轻叹一声:这次的转世与本尊最像了。

她忍不住伸手欲帮他把那缕头发别上去,以方便更能看清少年的模样,而就在她的手指刚一接触到少年时,琴声戛然而止,少年疑惑地转向她,似是在揣度身边的异样,半响后,却不禁笑了笑:

“都说这竹林闹鬼,我倒希望被鬼缠上。”

说毕,又自顾自弹起琴来。

孟婆把头靠在他的肩上,奔波的疲累让伤重的躯体再难承受,她依靠在少年肩头的身形,越来越显现出来:

“恐怕你再难避世了,那魔灵逃出,必寻你复仇了。。”

少年恍惚间,似听到些声音在喃喃自语,却并不心惊,琴声依旧叮咚,弹奏的是一曲《潇湘夜语》。

孟婆强忍轻咳,胸前的血迹越淌越多,她留恋此时,并不想离开: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毫无顾忌的相偎了吧。。。

正自缠绵间,就听得竹舍外脚步声嚯嚯,一个年轻的声音喊着:

“王维兄---王维兄----!时间到了,走了!”

少年起身应道,开门径自去了。孟婆神色黯然地走出竹舍,不料少年似是忘记东西转身回来取,却一头撞见正走下台阶,尚未隐身的孟婆,一时之间愣住了,四目交接,孟婆心痛难忍,泪水婆娑着笑道:

“终于被你看到情之不堪了!”

笑声未绝,人又再次不见,少年兀自呆立在原地寻思:

为何她伤重如此?为何她坚持守在自己身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