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人罪

更新时间:2020-11-21 11:33:15

人罪 连载中

人罪

来源:落初 作者:怅然若梦 分类:灵异 主角:李泽萨拉姆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人罪》是怅然若梦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泽萨拉姆,书中主要讲述了:暧昧和热血,点缀着一个卑微者的奋斗史诗!  十六年前父亲和邪教组织的一场交易,让原本身为普通人的李泽的血液里获得了源自罪恶的种子,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颗萌芽的种子开始逐渐改变一切……  ……  这腐朽的世界/飘荡着散碎的微光/在绝望?  不过是弱者无力的妄想/久违的悲怆/离落断肠  涤荡哀伤/最初的彷徨/是谁点亮?  “为了那传说中的天国/我将用生命去召唤!”  ……  感谢书友曼珠砂华提供的新群【28821791】大家可以一起来聊聊哦~o(∩_∩)o...  有请把票票给新书哇就是下面推荐挂的那个【岐道】,拜托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已经成惊弓之鸟的李泽和克里斯蒂娜湿漉漉地从水潭里爬出来,也幸好这水潭里从来不是蓝鳄和恐鳄之类大型食肉类动物的栖息地,——这水里连裂齿鱼那样的小鱼也没有,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两个人都在跳入水中的十几分钟后学会了游泳!

“你不是说你干过很多次吗?”克里斯蒂娜一边拧着自己红色的长发里面的水一边抱怨,她那身昂贵的衣裙在逃跑中挂破几处,再加上被水一泡,她玲珑的身体曲线在月光下展露出来。

李泽正在重新包扎自己的伤口,可能是因为能力觉醒的原因,他感觉自己身体的恢复能力强了不少,虽然伤口被水泡得发白,但明显能看到愈合的痕迹,要有小丑那样的再生能力,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愈合了吧,李泽这样想着。听到克里斯蒂娜的抱怨他尴尬一笑:“那是因为每次都是在水底走上岸的,我也是到今天才学会游泳,我以为你……”

“我要下个学期才学游泳课,以前也不会……”克里斯蒂娜像是想起了什么,急了起来“你伤口泡了水,该不会感染吧?书上说次人的免疫力不是很强……”

“没事,我感觉我的身体比以前强多了,”李泽挥了挥再次缠好的手臂。

“我们快点走吧!这里太危险我记得前面还有几栋比较隐蔽的房子,”李泽指了指方向,“我们藏到那里休息一下,”

“好,”克里斯蒂娜想到马戏团四人组的可怕,心情再次沉重起来,疲惫不堪的两人相互搀扶着,沿着百年前庞大城市建筑群残余的钢筋混凝土废墟间的街道继续前行。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抵达了李泽所说的目的地,这里曾经是一间学校,周围相对僻静的环境再加上学校建筑繁多的房间,的确能给人带来安全感。在随便进入一个房间后两人又冷又累,因为怕担心追兵连火也不敢生,两个人只得穿着半干的衣服相拥而眠。

然而天快亮的时候,克里斯蒂娜的担忧成为了事实,李泽先是开始发热畏冷,接着全身颤抖,乃至谵语,全身伤口也出现了明显的恶化!

“阿泽!阿泽!”克里斯蒂娜抱着浑身冰凉额头却滚烫的李泽焦急地喊着,此时的李泽两眼深陷目光发乌,青紫色的嘴唇上起了水泡,他的神智已经迷混,甚至分不清楚搂着自己的究竟是谁,乃至自己身处何方。

“妈妈……妈妈……”李泽嘴里混混沌沌念着,他突然抱紧了克里斯蒂娜,“为什么,为什么……不要离开!你不要离开!”,接着李泽全身开始发生抽搐Xing的颤抖。

“阿泽!你不要这样啊……”克里斯蒂娜拼命搂紧李泽颤抖的身躯,一只手惊慌地去不断拉直李泽因为抽搐而蜷缩成鸡爪状的僵硬手指,然而他的目光开始发直,瞳孔对克里斯蒂娜挥动的手指失去反应,李泽昏迷了过去。

“阿泽!醒醒,你醒醒!”从来没有照顾他人经验的克里斯蒂娜惊慌失措地摇着李泽的身体,她害怕李泽一旦闭眼,就会就此死去,但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在了李泽的脸上,“阿泽!你不要死,阿泽……”克里斯蒂娜抱紧了李泽的头,脸贴着李泽的脸,一些泪水从克里斯蒂娜的眼睛流出,又流进了李泽的眼眶……

“没事……傻女孩……”不知道多久,李泽在昏迷中醒了过来,他发现克里斯蒂娜几乎脱下了全身衣裙来包裹着他,而且在用她自己青涩的胸口紧紧温暖着李泽的胸膛。“我还以为你会死,谁知你命像蟑螂一样硬,”憔悴了许多的克里斯蒂娜刚想给李泽露个笑容,可话一出口她的眼睛就再次红了,克里斯蒂娜侧过脸去,几颗泪水如珠洒落。

“不哭,不哭……”李泽勉力笑着说,“克里斯蒂娜现在不是小孩子了,是个真正的大女孩了。”他抬了抬胸膛,那紧贴自己的温热柔嫩的两团鸽Ru也随着晃了晃。

“你这个坏小子……”羞红容颜的克里斯蒂娜做势要拧,但终究没有拧下去。

事实上李泽的身体远没有他的精神那样乐观,高烧虽然暂时退去,但全身的伤口感染的情况已经非常严重,尤其是右臂,坏死的组织开始产生难以去除的恶臭和脓水,在幸运地找到一条别人遗弃的毛毯后,克里斯蒂娜坚决不顾李泽的反对,开始出去寻找药物……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门外响起的脚步声惊醒了昏睡的李泽,他立刻抓起毯子下的匕首。“吱……”门推开了,进来的是克里斯蒂娜,她抱着一堆东西,略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笑容。

“你看,这是什么?”克里斯蒂娜从纸盒里拿出一只鸡腿,在李泽脸上晃了晃,然后塞进他嘴里。

“你的耳钉呢?”李泽用还能行动的左手拿出鸡腿,他发现克里斯蒂娜那对钻石小耳钉不见了。

“我们逃出来又没带钱,当然是拿耳钉去换的。”克里斯蒂娜掀开毯子,开始解李泽伤口上的布条。

“外边情况怎么样?”李泽问。

“你猜对了,我哥他们一共九个人都被抓去当了斗奴,”克里斯蒂娜一边给李泽伤口上药一边说,“俱乐部也封了,听说首府渥太华的威尔逊家族退出执政联盟,叛逃了。”

“原来如此……哎哟……”李泽脸上抽搐了一下,“还有什么,关于我们呢?”

“我们也被通缉了,凡是新伊甸的人都有责任和权利逮捕我们归案,”克里斯蒂娜笑了笑,“呵呵,通缉令上面连照片都没有,又有什么用,我还不是随便弄到了想要的东西。”

“等等……”李泽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你是从什么人手里弄到的?”

“我先用耳钉换了钱,吃的当然很容易买到,”克里斯蒂娜给李泽缠上纱布,“难的是药物,我又不敢去那些混混那弄……”

“那你从哪拿到的?”李泽神色严峻了起来。

“从一个接替蛇脸基格的新来的青铜骑士那里换的,他又不认识我,而且还色咪咪的,我很快就把他给弄迷糊了,怎么不对吗?”克里斯蒂娜忽然发现李泽根本没有在听自己的话语,而是死死地望着关着的房门。

“咯吱……”房门打开了,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与李泽有一面之缘的鼠蹊脸青铜骑士!

“哈……”鼠蹊脸得意地怪叫一声,他充满炫耀地晃动着手里的大口径左轮**,“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贱民!”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李泽虚弱地回答,“您一个新人类成为艾维塔的青铜骑士,很不容易吧?”听到这句鼠蹊脸得意地点了点头,可李泽接着又说:“为了这个芝麻大点的称号,您该舔了多少屁股啊!的确不容易啊!”

听到这话,鼠蹊脸立刻眼前一黑,满脸发青,脑子里冒烟。鼠蹊脸这骑士称号的确是他使尽浑身解数在他上司奇丑女儿的床上得到的,在波士顿下层贵族圈子早就“闻名遐迩”,受尽奚落的他想办法调到了新伊甸四区,就是为了摆脱这一切,到下面来显摆显摆“上层贵族”的威严和风度,没想到李泽这句舔屁股,无意间真真切切打中他最痛和最不堪回忆的要害!

“你要干什么?”克里斯蒂娜拿起一把餐刀。

“滚开!”鼠蹊脸一脚把克里斯蒂娜踢开,接着把枪管顶在了李泽额头上,大拇指坂起击锤,嘴里狂喊着:“贱民!你在说一遍!你再说一遍!”

“你不能杀我,咳咳……”李泽咳嗽了两声,白如薄纸的脸上泛起两团病态的绯红,他继续嘲笑着鼠蹊脸,“是我干掉了**牌骑士团的方块7小丑,他们一定要活捉我,而且他们也知道我是为了救那笨女孩……”李泽望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克里斯蒂娜笑道。

“你一定接到这样的命令了吧?今天这笨女孩已经在整个四区转了一圈,谁都知道你来了我这里,”李泽笑道,“你这个*骑士,不怕死的话就杀我试试!”

“不可能!你这样的贱民低等生物怎么可能杀掉那种精英!你这个骗子!”鼠蹊脸红着脸,用力戳着李泽额头大喊,但他拙劣的表情已经把他的内心暴露无疑,“你敢骗我!我……”

“我,我什么我,咳…咳…”李泽咳嗽着大笑,“你该不会是想舔我的屁股吧?抱歉,我怕你舌头上的痔疮传染给了我……哈哈……”

“去死……你这个贱民!”“砰!”“不要!”鼠蹊脸在克里斯蒂娜的惊呼中一枪打在了李泽耳边!子弹擦着他的耳朵射入了地板里。

李泽笑得更加放肆了:“*骑士先生,怎么,不敢杀我这个废人?还是你想向我证明你自己引以为豪的舌技吗?”

“你这个贱民!…我杀了你!…”“砰砰砰……”鼠蹊脸对着李泽腿上的毯子上连开三枪,其中两枪打中了,打中的是李泽同一条腿,血液在毯子上沁了开来,克里斯蒂娜哭喊着跑过来,再次被鼠蹊脸一脚踢开!

“我错了,我错了……我认错,”李泽忍着疼痛,咬着下唇这样说,“你不是一个新人类,你早就是一名进化者,你的觉醒的能力就是……”

“砰……”再也受不了的鼠蹊脸终于杀意暴起,对着李泽恶毒的嘴巴扣动了扳机,然而李泽仿佛预先知道了枪管的方向一样,微微一让,子弹再次射在了地板上!

李泽的脸上突然露出让鼠蹊脸骑士莫名恐惧的笑容。李泽亮出了藏在毯子下的左手,和手里闪亮的匕首!鼠蹊脸刹那间冲着李泽的头部惊恐地猛扣扳机,然而发出只有击锤的空响声!

“唰!”李泽一刀割断了满脸惊恐的鼠蹊脸两腿的膝盖韧带,“十点五口径密特雷**,弹巢容量五发,”李泽这样说着,鼠蹊脸摔倒在地,那只夸张的**甩出老远,“连自己枪里还有多少子弹都不清楚的骑士,哪怕我全身废了,也能干掉你!”李泽再一刀割断了他的咽喉。

“是不是……咳…咳…”李泽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是不是特别想知道,最后打我的一枪,是怎么躲开的?”

气管被割破的鼠蹊脸骑士点点头。

“你这个遗愿,”李泽突然大笑起来,“我偏不告诉你答案!哈哈……咳……咳……”

鼠蹊脸只得带着极度的怨恨离开了人世。

“蒂娜……蒂娜…怎么了…?”李泽问正在给他包扎腿上新伤的克里斯蒂娜,刚才的事发生后,她就再没说过一句话,只是木着脸垂泪。

“你怎么了?有什么就和我说啊,不要这样,我看着难受。”李泽拉住了她的手。

“我恨我自己!”克里斯蒂娜猛地抱住李泽,眼泪无声地流淌下来,“我那么没用!我真恨我自己!我除了流眼泪和给你带来危险外,什么用都没有!什么忙都帮不上!……呜呜呜……”她放声大哭起来,“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一次次地受伤一次次流血……我……”

别哭了,别哭了,要不是你,我今天早晨或许就死了,”李泽安慰她,“作为一个女孩,你已经很能干了……别哭别哭,我们得赶紧走。”

李泽这句话立刻起了作用,克里斯蒂娜马上掩着眼泪收拾东西,“那把枪,尸体上肯定有子弹,他袋子里应该还有钱或者通行证钥匙什么的,都收起……好!我们走!”李泽说。

“你这样怎么走?”克里斯蒂娜搀起李泽望外走去,幸好作为新人类体质要比纯人类强得多,不然以克里斯蒂娜比只到李泽肩膀的个头是无法搀动他的。

“你会骑机车吗?”李泽笑着问。

“不会……”克里斯蒂娜脸色一暗。

“没关系啊,没多少女孩会骑,”李泽笑着说,“我马上教你!”

“哪来的机车啊?”克里斯蒂娜不解地问。

“笨蛋,我就是听到外面机车的声音才究问你的。”李泽说,

“我太没用了,”克里斯蒂娜脸色更黯了,“我把那个青铜骑士引来,害你腿上又中了两枪。”

“他要不来,我们就没什么交通工具离开了,”李泽看到那机车眼前一亮,“哇,崭新的雷鸟MAX2000啊!那家伙真舍得花钱,发达了,我做梦都想要一部呢!挨那两枪太值得啦!”李泽兴奋地捏了捏克里斯蒂娜情绪低落的脸。

“真的吗?”看到李泽兴奋的样子,克里斯蒂娜问。

“是啊!真的要谢谢你了。”李泽回答

“哦,是吗?那你应该谢的是那个死掉的家伙。”克里斯蒂娜将信将疑,但脸色好了很多。

“我们来骑车吧。”

“为什么是‘我们’?”

“我现在只有一只手一只脚啊,你坐我前面,转钥匙。”

机车低吼一声,发动了,但因为握车把的手是李泽和克里斯蒂娜一人一只,再加上克里斯蒂娜过于紧张,机车歪歪扭扭的颠簸得很厉害,而这样的颠簸让全身是伤的李泽痛的咬牙直吸冷气。

“啊……阿泽……”

“不错了不错,咳……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