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地狱公寓

更新时间:2020-11-21 11:25:06

地狱公寓 已完结

地狱公寓

来源:落初 作者:黑色火种 分类:灵异 主角:李隐阿秀 人气:

主角是李隐阿秀的小说《地狱公寓》此文是黑色火种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成为真实恐怖电影的演员,在恐怖片的世界中,挣扎求生!  进入这座公寓,就等于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只有被它选中的人,才能看到它,才能进入它。而一旦被选择成为了公寓的住户,便再也没有选择了。如果想要离开公寓,就只有被它诅咒而杀死。  在这公寓内,一旦房间的墙壁上出现了血字,就必须根据血字的指示,到指定的地点,在规定日期内待满那段日子,一旦违背也一样会死。而一旦到达指点地点,就会面临无尽的灵异恐怖现象,无数梦魇深处的幽魂鬼魅,将无处不在,索取你的性命。  即使能够活下来,回到公寓,也要面临着下一次,墙壁出现血字的时刻。  而可以离开这座公寓的方法,只有一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你们要搬去阿秀家?”

张村长听李隐这么一说,完全愣住了,连忙低声问:“这,我这里招待不周吗?阿秀家那么小,你们……”

“哪里,村长你招待得很周到,可我们是要体验农家风情,村长你招待得太好,反而没有真实在农村的感觉。”

这当然是连半汤匙真实Xing也谈不上的谎话。事实上,这个“体验农家风情”的蹩脚谎话,骗得了谁啊?村长明显是因为某个误会而留他们住下的,但现在也只能将错就错了。

村长见他坚持,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明白了。不过,李先生,你务必记住一件事情。”张村长异常严肃地对李隐说道:“请你务必牢记哦。阿秀她,如果对你提到什么闹鬼,以及村子以前失踪的一部分人的事情,你可千万别相信,那都是她瞎说的。对,的确是有一些人,在冰儿她祭日开始的一个月内,会神秘地失踪,不过,那都只是巧合罢了。”

“巧合?”

“现在的人,都想着去城市里发展,很多人都觉得一辈子待在村子里没前途,尤其是年轻人,他们会跑去城市里打工,谋求发展,总觉得城市里就遍地都是黄金了。至于为什么都选冰儿的祭日,我想,他们应该都想把一切归于闹鬼的传闻,这样,村里人就不知道他们实际上是去了城里,否则万一被那些罗嗦的村里人找到城里来就麻烦了。”

这个逻辑很牵强,李隐更感觉村长似乎是刻意在隐瞒着什么。

“总之……请李先生你,不要相信阿秀说的任何话,”张村长肃穆地说:“她和冰儿的感情太好了,所以才会这样子。”

离开村长家后,李隐愈加确定,村长知道着什么却不告诉自己。

而阿秀……阿秀她是不是也隐瞒着什么呢?

来到阿秀家附近的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正走向阿秀家的方向。而注意到李隐他们的时候,立即皱起眉头来。

“你们……就是那四个外来的城里人?”戴眼镜的青年正是梁仁彬,他不满地说:“来这做什么?”

毕竟村长和他们打过招呼,所以,看在村长的面子上,他也只是态度比较冷淡而已。

罗恒炎也认出了梁仁彬,今天早上他见到过这个人,当时阿秀去打葛玲的时候,梁仁彬也去拉过她。

“我记得你……”罗恒炎略微想了一下,说:“你是叫……仁彬吧?”

“梁仁彬。”他冷冷地回答道:“我父亲是村里唯一的医生,和村长家关系也很密切。我是不知道张村长在想些什么,不过阿武和我提过了,他说你们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我奉劝你们还是早点离开吧。闹鬼什么的,都是无稽之谈,你们就别想着挖新闻了!”

这时候,他忽然想到什么,忙问:“等等……你们都拿着行李……要去阿秀家?你们要住她家不成?”

“是的。”李隐回答道。

梁仁彬顿时勃然大怒,把村长的告诫忘记得一干二净,咆哮道:“你们算是什么人物!居然要去和阿秀一起住?你们敢!”

“你这什么态度?”罗恒炎也恼怒了:“我们就敢了又怎么样?阿秀是你什么人,你管得着吗?”

“她是我未婚妻!”梁仁彬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一把扯住李隐的衣领,说:“你给我立刻滚出村子!再敢踏进来一步,我就废了你!”

“医生的儿子,也该有点慈悲心吧?”李隐却是不慌不乱地说:“梁先生,还请你放手。我们住一个月就离开,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去你的!”梁仁彬怒上心头,猛的一拳就要打过去,然而李隐却一把抓住他的拳头,说:“梁先生,请你不要逼我!”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连半步也不可以离开幽水村。所以,必须表现得强硬!现在服软,将来如果村民联合要赶走他们的话就麻烦了。

“你……”梁仁彬还想再说什么,忽然,他看到了李隐身后跑来的两个人,于是,放开了手,喊道:“阿武,阿月!”

来人正是张村长家的张洪武和张素月。

“你做什么呢?仁彬?”素月刚才就看到仁彬要对李隐动手,连忙上前劝阻:“这,这样不好啦,仁彬……”

“阿月,你我都是和阿秀一起长大的,你说,难道我放任这群来历不明的人住到阿秀家去?我对阿秀的感情,你是知道的!”

素月点点头,说:“我知道啊,所以才赶来这看看的。”随后她看向李隐,说:“李先生,罗先生,秦先生,还有叶小姐……你们走吧。你看,村子里的人都不欢迎你们……”

“谁说的?我就很欢迎他们。”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大家把目光都转向了同一个人——阿秀。

她冷冷地看着梁仁彬,说:“梁仁彬,你长本事了啊。谁是你的未婚妻?你要废了谁啊?”

“阿……阿秀,你听我说,这四个人绝对不怀好意……”

“那也比你强!”阿秀根本不正眼看他,径直走向李隐,说:“李先生,你别在意,你跟我来吧。”

忍无可忍的梁仁彬立即一把抓住阿秀的手,说:“阿秀!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我不是你的什么未婚妻,也不会嫁给你!你是怎么对冰儿姐姐的,我记得清清楚楚!”

接着她还把目光看向阿武和素月,说:“你们两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阿武,你,曾经想要**冰儿姐姐对吧?”

阿武顿时脸色煞白,怒道:“你……你别血口喷人!”

“我知道的!你对冰儿姐姐说,反正她也是她母亲红杏出墙生的贱种,骨子里也一定流着放荡的血,那一次……你把她压倒树丛下强行要对她施暴,如果不是张村长恰好经过那,冰儿姐姐她……”

阿武立即看着四周人投来的目光,忙辩解道:“她,她胡说!你们别相信她!素月,你,你相信哥哥的对吧?”

“还有你,素月!”阿秀冷冷地指着她说:“你虽然没有直接对冰儿姐姐做什么,可是,你也是和她一起从小玩到大的,她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你始终袖手旁观,她母亲去世的时候,你也没来慰问过她!”

“阿秀,我……我……”素月似乎想辩解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李隐看着这一幕,心想:这个阿秀对李冰的感情还真不是一般的深,甚至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感情了。

“阿武,”梁仁彬也是惊诧地问:“你不至于吧?那种事情,你,你真做了?你疯了你!”

“不是我!”阿武还是不死心地辩解:“阿秀的话,你信?她还说李冰的阴魂不散要找我们报仇,难道你也信?”

“我和你从小光着屁股玩到大的,你说的话是真是假我看不出来?”梁仁彬接着不再理会他,继续对阿秀说:“阿秀……好,我知道了。以后,不,不用以后了,今天不是李冰的祭日吗?我会和你去拜祭她,我为我做的错事向她忏悔,好不好?请你别这样!我是真的喜欢你啊!”

阿秀却是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说:“你喜欢我?好,那证明给我看。”

“证明?怎么证明?”

她指着远处山边的瀑布,说:“你,从那上面跳下去,哦,别忘记先把你的舌头割掉。你那样做,我就相信你的确是喜欢我的。”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味道。而且,双眼,变得充满怨毒和残忍!

这让李隐感到心一寒。

“阿,阿秀……”梁仁彬也被她这目光看得有些害怕,说:“你……你不是说真的吧?”

“不去跳吗?那,只割掉舌头也行。做不到的话,就别说喜欢我。”

阿秀这番冰冷的怨恨目光,让李隐、罗恒炎等人都是不寒而栗。

同一时间,葛玲飞奔回了家中,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门牢牢地关上!

“我,我杀人了……我杀人了……”葛玲倚靠着门,回忆着刚才那一幕,依旧惊魂未定。

这时候,里屋传来丈夫宋天的声音:“怎么了?丢了魂了?”

她挣扎着站起来,走进里屋,对正在房间里坐着的丈夫说:“喂……我说,我们,去给李冰烧点纸钱吧。”

“啊?”宋天一愣,说:“你……你没事吧?难道你真以为浩天叔不见了是因为闹鬼?”

“我,我心里不踏实啊……”她这时候,还不时盯着窗外看。

“你就别想太多了!”宋天连忙把她扶到床上坐下,说:“你受到阿秀的影响了对吧?是有几个人失踪了,但也不多啊!也就是村长家的女婿是死得有些蹊跷,好好的居然浑身是水地倒在村长家门口……不过,这也不能说是闹鬼啊!还不都是阿秀编出来的!其实啊,大家都在议论,是不是阿秀杀了那些人。不过我觉得不可能啊,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杀得了那么多人。”

“我……我不知道,我,我看到,我……”

“你怎么语无伦次的!算了,你别多想了。有件事情,我刚才想着,感觉应该和那四个外来的城里人有点关系。”

“什么?”葛玲一听,连忙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概……一个多月前吧,有人给村长带来一封城里寄过来的信。这还满少见的,村长看了那封信后,态度变得很奇怪,对于闹鬼的说法变得更加忌讳了,所以谁都不敢在他面前说什么了。”

“送信?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你一直都不太关心村里的事情。我估计,说不定那四个人,和那封信有关吧?否则村长干嘛招待他们住他家去啊?”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

“好了,你别多想了,好好待着,我先去上个茅房。”说着宋天就走了出去。

茅房就在房间外,宋天拉开门后,就来到里面的便池,解下裤子,蹲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他只感觉屁股处传来一股凉意,巨大的水声传来。

还来不及反应……极其骇然的一幕出现了!

冲刷便池的,不是清水,而是……殷红的鲜血!

而混杂在鲜血中的,还有许多碎肉块、内脏、甚至……一颗被切了一半的头颅!

“哇啊啊啊啊——”宋天连忙提起裤子站起来,冲向茅房大门……

然而,茅房的门居然锁住了!

他立即用身体拼命撞去,可是,怎么撞,也没有反应!

他立即捶起门来,拼命大喊:“阿玲,阿玲!你个败家娘们,快点给我开门啊!快开门!”

这时候,他无意中回了一下头,结果……整个人僵住了。

一只满是鲜血的手,从便池下面伸出!宋天顿时整个人瘫软在地上,想说什么,可却卡在喉咙里,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接着,一颗完全被浓密长发覆盖的头颅,也缓缓地从便池里露了出来……

落初文学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