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曲血棺

更新时间:2020-04-17 14:33:22

阴曲血棺 已完结

阴曲血棺

来源:掌中云 作者:冰儿 分类:灵异 主角:阿洛哈达清水 人气:

主角是阿洛哈达清水的小说《阴曲血棺》此文是冰儿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小时候我们所熟悉童谣《马兰开花》,在那个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那不过就是普通的童谣,然而在哈达家族,这个守陵人家族里,这个童谣却诡异,恐怖的纠缠着这个家族。 随时出现的童谣,女孩子讲的童谣,都会在这个守陵人的村子响起,每次响起的时候,那库里村,恐怖就弥漫开来。 童谣入心钻髓。 那个唱童谣的五六岁的女孩子,如同一团鬼火一样,在库里的村子跑着,忽闪忽暗的,你永远也抓不住,童谣悲切的在她嘴里唱出来。 每当童谣出现,都会出现惊悚。 第一次童谣出现,那哈达家族守着的陵墓,就出现了诡异的事情。 守陵人进了那陵墓,失陵失墓,他们最担心的就是陵墓会出事儿。 童谣唱起来,他们进了陵墓查看,进去的瞬间,千年不灭的灵灯,在摇曳中,熄灭了,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随听,就听到了滴水的声音“答,答,答……”,声音清晰,让人头皮发麻,突然,那熄灭的百盏灵灯,有一盏,摇晃着,竟然亮起来,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那不是水滴声,而是血,一滴一滴的在往下滴,“答,答,答……”,那血滴到了棺材上,殷虹,那棺材已经成了半红血,血从棺材顶流下来,一道,一道,一道的…… 满眼的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青陵传来咳嗽声,一声接一声的,我吓得尿都出来了。 “谁?” 没有人回答我,但是咳嗽声停下来。 我站在那儿四处的看着,没有人,是棺材里传出来的吗? 我不知道。 我不动,突然又是几声咳嗽,我转身就跑,冲出陵室。 跑出青陵,整个人都虚脱了,但是这件事我不能和其它的人说,这样整个村子会更不安了,就灵灯熄灭的事情,传闻肯定会不少,只是没有传到我的耳朵里罢了。 我回房间,到中午才镇定下来。 二哥阿泰进来了。 “五弟,松明子七天就差不多能弄够了。” “多弄一些备着。” “这个我知道,告诉他们了。” “二哥,我跟你说一件事,你不能往外说。” 我说有青陵室里,听到了咳嗽声,二哥一下就站起来,脸都白了,腿也哆嗦了。 “我说是有事吗?父亲死了,大哥也死了,非常的邪性的事情。” “我想,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用紧张。” 我后悔跟二哥阿泰说这件事,其实,他解决不了什么,我想让他帮我分担一些,但是反过来的,是更紧张。 我决定再去见茶期,我拎了一些东西,还了一些酒去的。 在天黑的时候。 我这样频繁的见茶期,他会不会生气呢? 我再扣那门,听到“进来”,声音很洪亮,根本就像茶期那么大年纪的人,喊出来的。 我进去,茶期在院子里煮着什么东西,香味弥漫着。 “你小子有口头福,比你爹强。” “茶期,我又有事了。” “有事就来。” 我愣了一下。 “可是我父亲阿木说,没有重要的事情……” “我140岁了,从100岁的时候,我就想死,可是就是不死,等了40年了,也想有人陪着说说话,但是他们认为我是智者,有一种敬畏之心……” 原来并不是什么规矩,只是人为的一种敬畏。 我把东西放下。 “把这锅东西端进去。” 我把煮的东西端进去,倒上酒,开始喝。 这东西真好吃,不知道是什么,没敢多嘴。 “茶期,我在青陵室里……” 我说听到了咳嗽声,茶期盾了我一眼。 “你是太年轻,只有19岁,需要历练,空了就来我这儿吧,能学到不少。” 茶期给我讲,那不是什么什么人咳嗽的声音,死人是不会咳嗽的,那是蛤蟆喂了盐,才会咳嗽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去想。 茶期的意思是有人进了陵室,事先把一只蛤蟆喂了盐,放到里面,这个人这么做是什么意思?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晚上,我再次进了陵室,顺着咳嗽声找去,果然我看到一个盒子,纸盒子,我听到咳嗽在里面传出来,我抱着纸盒子出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我打开盒子,把蛤蟆给放了。 这个人是谁?我得找到,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有一点肯定的就是,他在制造着紧张的空气,不让人进陵室。 下半夜,我自己进了陵室,往里走,感觉着风的来向。 过走到棺路三百多米的时候,从一个棺室的门缝中,透出来了风,风是从这儿出来的。 我站在这个棺室边上看着,棺室都是石门,这八百米棺路,两侧都是棺室,每一个棺室的门都是不一样的。 这个棺室石门上刻着的是异兽蠃鱼,鱼身鸟翅膀,它的出现会有水灾,但是在这里是镇水作用。 父亲阿木告诉过我,这些小的棺室都有上百年没有打开过了,千万不要去碰,除非是有什么事情。 我推了一下石门,纹丝不动,我不知道打开的办法,但是一定要打开,这里透了风,就说明的问题了。 我回去,天亮后,我把几个哥哥和弟弟叫来了。 我说了这件事,他们看着我。 “五弟,这事你来决定,你可以指挥我们。” “四哥,你就管种植的事情,今年不种粮食,种草药,那二叔地下的金银你弄出来一些,去换粮食。” 他们都呆住了,从来没有不种粮食。 四哥阿飘点头出去忙了。 “六弟,明天让二哥带你出去,出去找地方读书,我和三哥进陵室。” 我的决定,让几个哥哥和六弟都发愣。 他们走了,我坐下,点上烟,这烟是自己种的,很香。 天黑后,我和三哥阿来进了陵室,三哥毛愣愣的,走几步,站下,再走。 “五弟,没事吧?” 我回看了一眼三哥阿来。 “你平时不是胆子挺大的吗?如果你害怕了,就出去。” “这地方谁不害怕?” 三哥阿来跟着我,到了那个棺室门口,风很大。 “就是这个陵室,我们需要打开,但是不知道方法。” 三哥阿来看着。 “说实话,五弟,看着这上面雕刻的图我都害怕,这是什么兽?” “这是异兽蠃鱼,鱼的身子,鸟的翅膀,是镇水的,有这东西,水就不会进来把陵室淹了。” “你这么一说,到是不觉得那么害怕了。” “人对事情,或者是事物的害怕,就是因为不懂才害怕的。” 我看着陵室的门,三哥阿来说。 “你说这是镇水的,用水呢?” 这想法真是奇特,那就试一下。 三哥阿来出去弄来了水,倒到陵室的门上,那异兽蠃鱼变了颜色,门竟然开了,滑开的,发出来巨大的声音来。 我们两个都跳出去好几米,特么的,吓死我了,我以为不能开。 三哥阿来得意的看着我笑。 三哥阿来从小鬼点子就多。 陵室里摆着一个漆黑的棺材,冲着门,看着有点吓人。 三哥阿来看着我,不动,我不进去,他是不会进去的。 我进去了,陵室里不大,除了棺材,还有不少的陪葬品,都是一些生活用品,看棺头,我知道是一个女人。 风竟然是从棺材里冒出来的。 “五弟,你真要开棺吗?” “不开,怎么能知道这风从什么地方来的?不把风口堵上,灵灯就永远也点不上。” 三哥阿来摇头。 “五弟,这棺我看是不能开,我们把门的缝隙弄上,就没事了。” 我犹豫了,这个不彻底的解决,我担心会出问题,如果是父亲阿木,是绝对不会这样的。 “三哥,我们出去吧,这事我们再商量。” 我看三哥阿来是害怕了。 出去后,三哥阿来回去了,我回房间,呆了一会儿就出来了,再进陵室。 这三个哥哥父亲阿木很少带他们进去,他们才会害怕,大哥阿合进去的多,但是父亲说,扶不起来。 现在看来,指望不上三个哥哥了。 我进陵室,进去异兽蠃鱼棺室,我看着那棺材,只能是打开。 突然,我听到了童谣声,一个女孩子在唱,不是多个,一个,很清楚,很轻。 “小皮球,架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六五六六五七,六八六九七十一……” 我第一次听到童谣在这个山坳响起来的时候,我并没有这么紧张,此刻听着,感觉全身一冷,一层一层的起着鸡皮疙瘩。 “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在重复着,童谣是谶,预言,这童谣流传了上千年了,到底是什么预言?这谶,是什么? “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重复,十几遍,停下来了。 这是在提示着我什么吗?如果是这样,这个棺是真的不能开了,我擦了一下汗,转身出去了,那门竟然关上了,我退了几步,冷汗直冒。 从陵室出来,上山坐着,我喜欢那块跟床一样的大石头,它伴着我成长。 第二天,我去村子后山,去找茶期,1600多级台阶,我慢慢的走着,真不知道,茶期能给我一个怎么样的答案。 这个童谣成谶? 我父亲阿木给我讲过,在古代有一些人,为了把一个重要的事情流传下去,就编出来童谣,传唱千年。 这个童谣,已经传唱了千年,最终落到了这个叫库里的村子,库里的意思是有坟墓的村子,就是这个青陵。 茶期在煮茶,我过去坐下。 “小子,又遇到难事了吧?” “是呀,那个异兽蠃鱼棺室的棺材冒出来风来,可是当我要打开那棺材的时候,那童谣就会响起来,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十一,重复着,二八三九怎么就成了三十一呢?二八十六,二九十八呀!” 茶期就如同没有听见一样,煮着自己的茶,久久的不说话,我也不再说了。 喝茶,一个小时后,茶期说。 “你先回吧。” 茶期没有给我答案,我并不意外,他虽然活了140岁了,但是也不一定什么事都知道,什么事都清楚。 我回去,坐在外面,看着这个库里村,一个很美的村子,这青陵让库里村生出来了诡异之气。 父亲阿木死了,灵灯灭了,就死了,人死灯灭,这个和父亲的死有关系吗? 我去父亲的墓前,坐在那里,这里已经埋下了一百多个坟了,这都是守陵人的坟。 三哥阿来来了。 “五弟,想父亲了?” 我点头,我们兄弟一直是在父亲的呵护下长大的,父亲阿木一死,让我们感觉失去了顶梁柱。 那童谣又响起来 “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可恶的童谣,谁唱的呢?五弟,我看是要出大事了。” 三哥阿来下面的话让我惊慌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