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门棺

更新时间:2020-10-24 12:42:56

鬼门棺 连载中

鬼门棺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苗棋淼 分类:灵异 主角:白布明白 人气:

火爆新书《鬼门棺》是苗棋淼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白布明白,书中主要讲述了:跟鬼魂打交道的人里,有一类叫做杂门,这类人走的是野路子,算命占卦,风水,灵符,跳大神样样都会一点,样样都学不精。上面没有师门,下面没有帮手,谁都瞧不起。我就是杂门的传人,可我却把术道折腾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直到我想金盆洗手的时候,才发现我自己身上藏着一个惊天之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宗小毛立刻来劲儿了:“叫板是吧?那我问你,你要是找出来怎么办?咱俩打个赌啊!谁输了,谁跪下磕头认错,你敢吗?”

  “给我找!”警察的脸上差点拧出水来。

  律师上前一步道:“警察先生,我觉得你还是尽快退出院外,等着搜查令的比较好。刚才你冲进来,我可以理解,现在你要强行搜查,恐怕就不合规矩了。”

  “你……”警察脸色阵红阵白,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高挑的女警察走了进来:“收队吧!这位先生,我们因为接到假警,打扰了各位,十分抱歉。”

  我能感觉得出来,那个女警察虽然是在道歉,但语气里却连一丝歉意都没有,更大的成分是在试探我们。

  宗小毛笑道:“总算来了一个说人话的。行了,我这个人大度,不跟你们计较这些。拜拜吧!”

  “程队,我们……”刚才进来的那个警察话只说了一半,就被女警狠狠一眼给瞪了回去。

  女警察再次道歉之后,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才带人走了。直到他们离开,我才松了口气,宗小毛也悄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真他么悬!”

  姚洛妍送走了那个律师之后,说什么都不敢再一个人睡了,干脆在客厅里凑合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开车带我们往他们约定的地方去了。

  按照姚洛妍的说法,回头村离这儿属于偏西北的地方,那里一直被称为贫困山区,村里除了一些老人,就是留守儿童。

  我们差不多走了两天,才从国道拐进黄土路,越往山区里走,沿途越是荒凉,除了盘山道,连一户人家都看不见。汽车差不多开出去半个小时,我们才在山路上看见了一个人影儿。

  姚洛妍把车靠过去:“大爷,麻烦跟你打听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一个回头村?”

  坐在道边歇脚的老头看了看姚洛妍:“没听说过。”

  姚洛妍顿时愣住了,宗小毛干脆从车上跳了下来:“老爷子,你这是去哪儿?要不我们带你一段儿?”

  “那敢情好!”老头也不推辞,把身上的行李往后备箱里一扔,起身上了车。

  宗小毛递了根烟过去:“老爷子,这地方真没有回头村啊?”

  老头不高兴了:“你这小伙子,我都这么大岁数了,我能骗你吗?”

  宗小毛赶紧赔上了笑脸儿:“我不是不信你,是我一个朋友,前几天说是要去回头村,结果去了好几天也没回来。我们这是过来找人的,你说没有这么个地方,我就懵了,这不是心里急才多问了一句嘛!”

  老头的火气这才消了一半儿:“往前三十里地,只有老鸹沟有人家儿,再就没人家了。”

  我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老鸹沟,这名儿起得挺有意思啊!”

  “老鸹沟里,老鸹比人多,要不能叫这么个名儿吗?”老头说道:“我小时候,沟里的老鸹一出来就跟阴天的云彩似的,抬头都看不着日头。现在老鸹少了,也就星儿迸的能看见几个。”

  我问了一句:“老爷子是老鸹沟人哪?”

  “不是老鸹沟的还能哪儿的?”老头嘿嘿一笑:“我不是说了,除了老鸹沟,附近没有人家儿。”

  我看了老头一眼,道:“那咱们去老鸹沟看看。说不定,是我们朋友记错地方了。”

  老头伸手往前边指了指:“你想去就往前走,这条路走到头就是老鸹沟。”

  我抱着肩膀倚在后座上:“老爷子,我跟你打听个事儿。以前这一带有没有个叫应天来的?我听说,好像他家因为什么事儿,全家人都死绝了。”

  老头嘿嘿一笑:“应天来没有,阴天来倒是有一个。我们这儿的人,小时候都会唱一首歌:阴天来,阴天来,阴天一来门别开,门外是谁你别猜。门外是谁啊?门外是谁啊……”

  老头的声音越唱越细,听上去就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在那儿奶声奶气地唱童谣。

  坐在前座的宗小毛打了个激灵:“老爷子,你可别唱了,你那动静太渗人了。这天都要黑了,你听着心里不发毛啊?”

  “嘿嘿……”老头干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姚洛妍把车开下了盘山道。天色本来就快黑了,那条盘山道却偏偏越来越往下走,道边儿的山梁子差不多挡住了半边天。

  从车里往外看,除了黑漆漆的荒山,什么都没有,整个山道静得出奇。

  姚洛妍下意识地放慢了车速,顺着盘山道慢慢前行。

  汽车开出去不到五十米,车门一侧忽然响了两下,那动静听上去就像是有人蹲在车边上伸手敲门。汽车虽然开得不算快,但是也有四十迈的速度,谁能跟着车敲门?

  姚洛妍和宗小毛同时打了一个激灵,姚洛妍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怎么办?”

  “继续开!”我的眼睛虽然在看前面,余光却一直盯着身边那个老头。

  姚洛妍刚刚强行镇定了一点,敲门声就又从副驾驶位置上响了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急,敲击的位置也越来越往上去,短短片刻之后,敲门声就挪动到了车玻璃下面。

  宗小毛吓得快要炸毛了,身子拼命地往旁边挪:“平哥,怎么办哪?”

  “坐直了,别往边上躲!小心把姚洛妍挤下去!”

  宗小毛吓得一下坐直了身子,但是屁股却还是不敢往边上靠,半个身子都坐在手刹上,带着哭腔道:“平哥,你倒是想办法啊!”

  这倒不能怨宗小毛胆子小,换成是我坐在副驾驶,也一样会往驾驶室那边躲。现在敲门的动静是贴着玻璃下面响,谁听了,会都觉得有人猫着腰躲在玻璃底下敲门,而且随时随地都可能从车窗下面站起来……

  我没理宗小毛:“小姚,你专心开车。打开大灯,眼睛看着地面开,不管小毛怎么挤你,你都别往旁边去,万一你一把轮儿拧过头了,咱们都得摔崖子下面。”

  “我知道!”姚洛妍已经吓哭了,两手却一点不敢离开方向盘。

  我抱着肩膀道:“老爷子,你说外面是什么东西在敲门?”

  老头低着脑袋道:“不是跟你说了吗,门外是啥,千万别猜,说不定,你想啥外面就来啥。”

  我冷笑道:“我要是想外面出来个金元宝,它也能咕噜过来撞我门?”

  “那肯定不能。财神爷不可能在阴天的时候出来。”老头伸手指了指天:“你没看看天色?”

  宗小毛下意识地想要抬头往气窗上看,我却伸手一下按住了他的脑袋:“我可不想往上看。我这一眼抬起来,说不定能看着什么。”

  “啥?”宗小毛一下把脑袋给低了下去:“咱们头顶上有啥?”

  我按着宗小毛的后脑勺:“老爷子,你还没告诉我,阴天到底能来什么东西呢?”

  “我也不知道能来啥!”老头尖着嗓子道:“老鸹沟的人,阴天从来不出门,谁敲门也不给开,早些年就这样。谁要是不知道咱们规矩开了门,谁家就得遭殃。不开门,等外面的东西敲累了,也就走了。”

  我听着外面越来越急的敲门声:“那他要是一直都不走呢?”

  “往外撒纸钱呗!”老头指了指后备箱:“我那包裹里就有纸钱!不知道你敢不敢拿。”

  “小毛,你坐稳当,我拿纸钱试试。”我忽然一使劲儿,把宗小毛给推回了原位。他刚往椅子上一靠,脑袋后面就露出来一张灵符,灵符上的“镇”字正好对上了老头的双眼。

  那个老头的身子往前稍稍欠了一下,马上又坐回了原位,双目无神地看向宗小毛的后脑勺,一动不动。

  我飞快地摇开了车窗,从车座上站起身来,身子尽可能贴向汽车棚顶,把手一直伸出车外,举过汽车顶棚,一把灵符往汽车另外一侧扬过去之后,自己飞快地缩回了车里。

  我这边还在拼命地摇着车窗,汽车顶上已经像是放鞭似的,噼里啪啦响成了一片。流水似的火星子从汽车两侧洒落而下,宗小毛那边也炸起了一声鬼哭。

  我厉声喝道:“开门,伸手把外面的东西拉进来!”

  宗小毛迟疑了一下之后,咬牙推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一件沾着血的衣服被风吹得顺着车门的方向飘了起来。宗小毛仅仅一愣,马上伸手往衣服上抓了过去。

  他刚把衣服抓在手里,还没来得及往里拉扯,身子就被衣服上传过来的力道拽得往外一偏,脑袋不自觉地转向了窗外。他这一转头,被我贴在他后脑勺上的灵符立刻脱离了那个老头的视线。那老头一下醒了过来,满头冷汗地喘了两口粗气,推开车门,蹦到了盘山道上。

  “停车!”

  姚洛妍一脚急刹,把车给停在了路上。此时,那个跳车的老头已经手脚并用地趴在了山道上,像猿猴似的对着汽车嘿嘿一笑,四肢着地、臀高头低地窜上了山道……

  “平哥,快点下去追啊!”宗小毛急得连连跺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