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孤魂梦

更新时间:2020-10-24 12:20:16

孤魂梦 连载中

孤魂梦

来源:落初 作者:原野的呼唤 分类:灵异 主角:吴福连 人气:

主角叫吴福连的小说是《孤魂梦》,它的作者是原野的呼唤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八十年代初,农村少女林紫岚在公路建设中因爆破身亡,来到阴间后一直想报复在爆破时不允许她们逃远的村长李土法。只奈星宿太小,无可奈何,只好把报复的目标指向他的后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阵如狂风暴雨般的颠鸾倒凤之后,吴福的身子像是一股巨大的电流通过,随接着,身上的某个部位的开关便被打开,启闭机开启,他的整个身子就像是被放了气的皮球,只觉得一阵颓软,便一下干瘪了下去。

当他从女人的身上滑下时,女人却是无限怜爱地将他拢入到怀中,一只莲藕般白嫩细腻的手臂,垫在他的脖子底下,让他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温情。而另一只手则是先轻柔地拭去他额上的汗水,再将他那散乱到额前的头发归捋到两边,她的额头就轻柔地顶到了他的额头之上。

吴福就这么静静地躺在温柔乡中,忘记了天,忘记了地,也忘记了时间,更忘记了在外面还有他的女人李亚娟正为他的失踪而焦急万分。

也不知那样静静地躺了多久,他好像是睡着了又醒了,感觉身上的气力又悄悄地回来了,面对如花似玉,风情万种的女人,不知不觉地,身体的某个部位又发生了反应。

女人身体的敏感部位全都紧贴在他的身上,见他醒来,用柔软细嫩的纤手在他的背上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上洋溢着让人一触即醉的甜甜的微笑。

“感觉还满意吗?”女人深情地拥着他问。

吴福没有回答,只是报以深情的微笑,随后,那双也抱着对方的手在她的身上从上到下不住地抚摸着。

就这么来回地循环着,他们在床上扎扎实实地云雨翻腾了三次。

当第三次完事睡着又醒来后,殊不知为何,吴福感觉心里慌慌的,突然间就有了一种想走的念头。

女人仍然是深情地拥着他。无比柔情地说:“我知道你现在想走了,”她的脸色仍然洋溢着甜甜的笑容,“你有你的生活,我也不能不放你走,对吧?我只是想你告诉我,回去之后,你还会想我吗?还会来找我吗?”

对于她,莫说有了今天再度的相会,她给他带来的无限柔情与销魂蚀骨,就单凭昨夜的一夕缠绵,就足以让他心挂神牵,无法排斥了,他怎么可能会不想她,不会来找她呢?

“我会想你,并且一有时间就会来找你的,只要你以后不烦我就是了。”

回答是肯定的,看他那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女人满意地了点了点头,而那甜甜的笑容背后,却又隐藏了一层别离的惆怅。

起床后,她带他来到洗簌间,用一块粉红色的香罗帕,蘸了点水,亲手为他擦了擦脸,然后挽着他的胳膊,依依不舍地送至门口。

说别离,难分离,他立住了脚,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她的脸。

突然,她的一双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一口樱桃,在他的额上,脸上,脖子上疯狂地吻了起来。

吴福也是,环抱着她的柳腰,热烈地回应着的她的每一个动作。

真的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临别依依难分开!

直到不得不分的时候,他像似突然想起了什么,动了动嘴唇,想问而又没能发出声音。

她莞尔一笑,又勾住了他的脖子,樱桃小口附到他的耳边,轻声地说道:“叫我紫岚!”

他惊叹,为什么我想问什么,却连话都没说出口,她就知道了?莫非……莫非我这是遇上神仙姐姐了吗?

不!应该是神仙妹妹!

告别了“神仙妹妹”,吴福竟不知这一路是怎么走的,没有半丝来时的印象,莫名其妙的,就已回到了家里。

此时,李亚娟还在外面像一只没头的苍蝇,商店、公园、甚至是电影院,漫无目的地到处乱找。

直到半下午,她实在是感到无处可去了,只好拖着疲惫的身子,一步一步艰难地朝着家里走去。

可当她无精打采地来到门口时,突然发现自己出去时锁上的房门,上面的挂锁已经没掉时,心,不觉重重一震,忙一把推了进去,急匆匆地跑进里间,竟发现吴福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她猛一步上前,发现吴福的眼睛是睁着,只是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心中窝着的火儿“腾”地蹿了上来,不禁大声地问道:“你这是去哪儿了呀?出去也不说一声,你叫我好找啊?”

吴福机械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她,像似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一样的,毫无表情地说:“什么好找?你去找我了?我叫你去找我了吗?”

听到他的话,李亚娟的心就像是被刀子捅了一般,一下就伤透了。“吴福,你好没良心啊!好好的在医院治病,你却突然就不见了,作为你的老婆,我难道就任凭你失踪了,连找都不去找吗?你知不知道,从你不见后到现在我跑了多少地方吗?就差这双腿还没跑断了。”

只觉得一股酸水涌到了喉头,眼眶里顿时盈满了泪水。

对于她的酸,对于她的痛,吴福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他仍然是那样眼睛无神的,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在李亚娟的心目中,吴福一直以来都是一位善良、勤劳、而且是比较本分,比较善解人意的好男人。自从两家的大人为一对儿女说成了亲事,无论是吴福还是李亚娟,两人都感觉到无比的幸福。所以,在尚未摆过酒席,正式宣布结婚之前,随着吴福顶替了父亲的班来到了城里,李亚娟也就跟到了城里。尽管吴福现在是正儿八经的工人,而李亚娟仍然是农村户口,但两人之间都没感觉到有丝毫的差别。恩恩爱爱,相敬如宾地过到现在。谁能想到,就在吴福刚刚出师,在单独出车的第一天之后,他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难道……

心中的痛、心中的酸,在一瞬间突然变成了一股子巨大的气。她顾不上许多,狠狠地推了吴福一把,“你说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吴福有点莫名其妙地斜了她一眼,“什么怎么一回事呀?”

“你装的是什么死人?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李亚娟突然间火了。用她那只乡下姑娘干活练成的有力的大手,一下将吴福提了起来。

一双眼睛像似喷着火焰般地灼着他的脸。但是,直到此时,吴福仍然没有半点的震动,一双无神的眼睛迷茫地看着她。

毕竟是青梅竹马自幼一起长大的,也毕竟是一起生活了有一年之多。从根本上说,她李亚娟还是了解吴福的。看他一直都是这么痴痴呆呆的,她不可能丝毫感觉不到反常。

熊熊燃烧的火焰,像是被泼了一瓢水似的萎缩了下去,抓着他衣襟的手不禁松开了。正当她准备好好地与他说话时,却不料吴福又“嗵”地一下倒了下去。

李亚娟的心中陡地大惊,一连串的问号像军人列队一样“唰”地站到了她的面前。他这是病了吗?凭着她一贯以来对他的了解,就算身子有太多的不舒服,他也会好好地跟她说,并要她陪着一起去医院的呀!莫非……莫非这是中邪了?

这个想法的出现,让她的心里大吃一惊,以至于连心脏都重重地一跳。

应该是……肯定是中邪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年轻人真的还没碰到过。亏得李亚娟还算是个沉着稳健的人,所以心里还不至于大乱。她倒是又想到了师父。

到了这个点上,师父出车也该早回来了吧?她想去找师父。可当她走到门口时,一个新的担心又爬上了心头。

她不敢离开吴福,怕只怕,只要他一刻不在视野之内,就有可能突然失踪,到那时,如果人不见了,就算是再怎么折腾,就都已经是徒劳的了。

想来想去,她终究不敢离开半步,也不好站在门口的走廊上高声大叫师父,只好坐在床前,一刻不离地对着,她想,只要师父有空了,就算不叫,他也会来这里看吴福的,到时候再好好地跟他合计,看事情该怎么办。

人这东西有时候就是奇怪。你想谁时,谁就会出现。

正当李亚娟殷切地期望着师父到来时,张海还真的就上门来了。

一见到他,李亚娟马上起身,将他拉到外间的凳子上坐下,极为小声地将吴福的情况与症状说与他听。

张海毕竟是过来人,从年轻时就开始干这行,见到的听到的事毕竟是多了。在听过李亚娟的叙说后,脸上的表情立即就变复杂了。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呢!那边百丈岩与上寮的事还没去处理,这边吴福又莫名其妙地失踪两次。莫非吴福的失踪是跟上次小姑娘的事情有关联?

如果是真的有关联,那还好说点,就算是做佛事,摆道场,弄一次也就行了,要是没关联,那可真的麻烦大了。要是一个人连连遇到鬼,那这个吴福的命也真的是不长了。

张海的心里不寒而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