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老村鬼事

更新时间:2020-04-14 17:38:55

老村鬼事 已完结

老村鬼事

来源:落初 作者:忆珂梦惜 分类:灵异 主角:老太太史仁 人气:

《老村鬼事》是忆珂梦惜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老村鬼事》精彩章节节选:每一个小城镇,都有着自己的鬼故事。一人夜行,百鬼后跟,但凡走夜路,千万莫回头。你的肩上有两盏明灯,人看不见鬼能看见,不回头,两盏明灯一直亮着鬼不敢上你的身,一回头,你自己就会把灯吹灭,鬼就会立即扑上来。警告!!!亲们最好是大白天看,晚上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平安县现在发展迅猛,因为旅游季节带来的生机,很多开发商都瞅准这个时机,大老远跑来这里做生意。那一栋栋鳞次栉比的高楼,以及喧闹、人来人往的街道、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完全可以跟大都的繁华媲美。

夜晚、华灯初上、旅馆门口开始安静下来。三三两两的情侣、暧昧的拥挤在一起,窃窃私语中不时从旅馆门口经过。我伫立在窗口,视线不放过一切活动的物体。

橙色的灯光映照到地面,一团黑、偶尔也有一两个顽童嬉笑玩闹,从门口跑过。忽然、一抹僵直的身影闯入我的视线。

远远的看,这一抹身影应该是女人,纤巧的身姿,披散的长发。走路也很奇怪,不似正常人那种走法,有一不好的感觉,觉得此女……就在我愣神不知道应不应该继续看下去时,从门口传来笃笃的敲门声。

是赖利?她不是一直用QQ联系我吗?纳闷的退一步看向门口“谁啊?”

“史仁是我。”听声音、果然是赖利。

跟赖利在一起有压力,她总是以上司自居,不费吹灰之力的把我压制住。心里憋闷,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什么事。

确定是她敲门,也没有必要从猫眼里看,直接拉开门……拉开门一刹、一袭冷风嗖地扑来,搞得我嘚嘚打了好几个冷战,定睛细看,门口毛人没有,谁无聊来敲门玩?低头看地面上垫脚的毯子干干净净的,也没有看出有什么人来过留下痕迹什么的,特别是走廊、空荡荡的,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想到鬼、再联想到刚才的敲门声,我去!自己吓自己,神经质的回退,一下子把门狠狠摔来关上。心砰砰直跳,赶紧拿起电话跟赖利拨打过去。

“喂?”电话传来慵懒有那么点暧昧情调的声音。

“你刚才是不是来找我?”

“……”赖利好像在忍耐,之后就爆发式怒斥道:“你神经病啊!大白天显摆还没有过瘾是吧!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来找你?”

她这是神经质敏感反应,大白天我怎么就显摆了?不可思议的偏头一想,还别说,在茶吧那一幕,在我们看来是跟蒋蓉邂逅重逢见面,在别人看来却更像是我在泡妞,一起泡俩!算算刚才挨骂也不为过,我还稍微占了点便宜,就凭这个、丫的、我忍!果断没有多说话,挂了电话。怯意的瞥看了一下门口,希望不要再出现敲门声。

关于韩雯雯失踪事件,我推测大概在明天,咱师姐大人特定要去跟本地警方联系了。有了刘凯的死命令,她特定要在这里寻找突破口,必须得找点下手。不管怎么着,说不定误打误撞,还能搞出点什么名堂来。

闷闷不乐一阵洗漱,倚靠在床头,思维还陷在俩起离奇命案情节中。按照我怪诞的奇葩逻辑Xing推理,俩起离奇命案的始作俑者不是人为、跟传说的鬼魂没有关系,那么就考虑到是否跟苗疆蛊术有关联了。

说到苗疆,但凡有思维的第一印象都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神奇巫术和蛊。因为在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中,巫术和蛊都以阴险歹毒着称,神秘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现实中是否存在巫术、蛊毒呢?苗疆的巫蛊文化是如何形成的?巫蛊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神秘歹毒呢?这个问题我也不好多做解释。因为我也是道听途说来的,手机流量不多,不过好奇心作祟,不受控制的打开手机来百度。

如果我查找到苗疆蛊术,在确定有可能的情况下,我说不定就真的可以立功了呢!在自我陶醉中,手机百度开启,页面上显示出,关于苗族信息资料的文字。苗疆的主要信仰有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等原始宗教形式,苗族社会迷信鬼神、盛行巫术。比如贵州苗族认为他们的始祖姜央起源于枫木树心,因而把枫树视为图腾。

我在字里行间找,不放过一丝有价值的信息;上面说;苗族人虔信巫术。主要的巫术活动有祈求帮助,招魂,诅咒,驱鬼避邪,过阴、占卜、神明裁判、祭鬼,八字巫术,摄魂求爱术‘和合术’等,巫师掌握一定的医术,懂得一些草药,在为人驱鬼的同时,辅以科学的医药手段,这一点跟一些道士挺接近。

看到这里我眼睛雪亮,不漏过一丝儿信息,目不转睛的看接着看:此外还有蛊术、‘蛊毒和情蛊’等,蛊有分;粉、虫、液、卵、烟、膏。所以下蛊并不是难事,混入食物中其实也不见得多明显,也有一些蛊不依靠事物作为传播的媒介,而是其他的一些跟被施蛊者联系密切的物品,如袜子、头发等。以前的蛊术只有族里的大巫师可以使用,但因为有许多外地人去骗苗女的感情,所以大巫师便教导苗女使蛊术,苗女便以蛊术来以求心安,当外地人返回家时,若没依约定时间返回苗疆迎娶苗女,就会蛊毒身亡~!巫术咒术等是和蛊术是不同的。

有门,看到这里我激动了,一拍大腿,果断登陆QQ看赖利在不在。当我登陆QQ时,看她的头像是灰色的,有点泄气、却还是鼓起勇气拨通她的电话。

“喂!”想象中她一定是在梦境中被电话吵醒,以至于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电话号码才没有开口骂我,一定是这样的,我得抓紧时间,把要说的话,一股脑说出来,免得她骂我的时候,把想说的话给搞忘了。

“师姐,我看见一种诡异的苗疆蛊术,跟咱们的案件有一定的关系。”稍微楞了一下,见她没有出声,我急忙补充后半截话道:“师姐,我发誓,没有忽悠你,真的、要不你看看?”

“啊?你说什么呢?苗疆蛊术?这里有苗疆人吗?”她好像坐起来在怒目而视质问我,虽然是凭空想象,不过她的脾Xing在这几天接触中,已经是见惯不惊了。

“我在想,会不会俩离奇案件的死者,曾经有跟苗疆女孩发生什么勾扯,然后遭到苗疆巫师的报复。这上面可是说了,一个人的毛发、****衣物等都可以成为报复施用蛊术的推助物品。”

“真的?”师姐半信半疑,不过口吻似乎比之前柔和了许多。接着她打了一个哈欠,捂住唇角的模式,对我说道:“你继续查,明天告诉我这些,我继续睡觉。”

我去!哪有这样子的。我的手机流量……呆呆的看着手机出神,赖利已经挂了电话,她这样让我好无语,简直是法西斯时代的克格勃,不但剥削我的手机流量,还打击了对工作积极向上的兴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