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身上有鬼 卷一:旧时意,沧桑过

更新时间:2020-10-12 16:09:43

身上有鬼 卷一:旧时意,沧桑过 连载中

身上有鬼 卷一:旧时意,沧桑过

来源:微小宝 作者:程小风贞 分类:灵异 主角:明白睛天霹雳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身上有鬼 卷一:旧时意,沧桑过》的小说,是作者程小风贞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我死了,我又在棺材里复活,我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死而复生后我发现我有阴阳眼,同时我亲眼目睹了亲人的鬼魂,之后我发现了在我身体里的还藏着另一个奇异事件,而这个奇异事件伴随着我直到大学。 在大学里我遇到了厉鬼索命,大难不死之后我卷入一个大事件,为了保命,也为了真相,我和我的道士朋友一起展开了调查。 本想自由自在地当个逗逼,结果发现地狱大乱事件背后藏着不可思议的大阴谋,而我居然就是这个阴谋的关键人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却说我躲开两个女生的攻击在两人额头各点一下之后,她们张在空的双手瞬间无力垂下,我清楚地看到两团黑气分别从她们脑后飞出,与此同时,小悦悦和两个女生一起倒在地上。

我赶紧扶起小悦悦,现在顾不得管妹纸了,小悦悦这个实力打手才是重点。我扶起他,看着在空中晃荡的黑气,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他喘着气说了一个字,“等。”

等了一会儿,那两团黑气在空中晃荡了一会儿,便成了形态,一大一小,一老一少,正是前几天想弄死我的老鬼和小男鬼。

看着这鬼爷俩,我内心真是百味杂陈,客观来说,如果不是他们,我不可能对金光有进一步的了解,但是他们差点弄死我,本来以为他们被救我的人顺手除掉了,那也就算了,但既然你们还没灰飞烟灭,那这个恨我就必须发泄了,怎么发泄呢?

二四道长,现在怎么办?

他恨了我一眼,大概是因为我叫他二四吧。

“我没事,你先把这两人弄出去,这里阴气太盛,待久了对她们身体不好。恐怕这次出去也是要大病一场了。这两只鬼暂时还没恢复,你不用怕。”

我点了一下头,望向空中的两只鬼,他们闭着眼,似乎还没恢复过来。

我一手抱住一个人,也就是风天澜重点,平儿倒是轻飘飘地,不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种重量根本不算事。抱着她们便向门外走去,而这时空中的两只鬼似乎有所触动,睁开了眼,小悦悦冲我喊了一句“快走”。

我三步并两步来到门前,把两个女生交给导员和保安,着着导员还是一脸茫然,他大概还是不信我就这么轻松就把两个女生弄出来了吧。我也顾不上跟说他什么,便转身想看看小悦悦的情况。

回头的瞬间便看到老鬼和小鬼一齐向我冲过来,吓得我直接后退出了食堂。

然后,我再想用力再挤一点正阳血的时候,就看着老鬼小鬼一起像是撞墙了一样在大门位置停下,他们又试了几次,仍然过不来,我惊魂未定地看着小悦悦。

他还在原地喘着气,然后用手指着两只鬼的脚下,我看了一眼,两只鬼的位置正好在“欢迎光临”四个大字上,我才想起那垫子下面有张井字符。

井字符是困鬼符,本质是一个小型迷宫和幻境,鬼进来之后就会失去方向感,只能退不能进,如果只进不退,那么在他们所看到的方向里,都是前方,看得见的人就会看到鬼在原地打转,除非他们智商高到懂得倒着走。

我向小悦悦比了一个OK的手势,至少暂时是安全的,又看了看导员和保安,他俩现在不是一脸茫然了,而是像看鬼一样的恐惧的表情看着我,我才反应过来,我和小悦悦刚才的举动,在他们眼里大概就是神经病吧,毕竟他们看不到鬼。

然后我故意压低声音对着导员和保安说,现在,在你们的右边,就有,两,只,鬼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他俩被我吓了一跳,抱着人还能像兔子一样敏捷地蹿到我身后,然后向食堂里看去,问我,“那鬼怎么样了,小胖他把鬼消灭了么?”

唉我说,你以为我们是来灭小强的么,两只鬼哪有这么容易灭,我让导员赶紧带两个女生去找校医,警察来了也不用过来了,食堂现在非常危险。他俩一听有危险,立马就跑了,特么之前还说什么如果我们有危险可以救我们,现在一听有鬼跑得跟啥一样。

这时我手机又动了,拿出一看,居然是小悦悦打的,我望向他,只见他坐在椅子上,倒也不怎么喘气了,显然是恢复得差不多了,我悄声问,怎么了,干嘛要打电话?

他说,“你小声点,那两只鬼现在暂时被井字符困住,你现在用你的血在手掌心画一个‘卍’字,虽然你不是天师,但你某种程度也算佛门弟子,‘卍’字真言是通用符咒,所以你应该能用,现在这里面阴气太盛,我灭不了那两只鬼,我得先拔出这里的聚阴阵阵眼,拔除的一瞬间,两只鬼会有所感应,一旦他们后退,井字符就留不住他了。”

那我画符干嘛呢,趁他们退,偷袭他们么?

电话里传来他的笑声,道:“是的,他们不退,我偷袭,你正面上,他们退,你偷袭,我正面上。就用画好‘卍’字府的手去打他们,随便打哪儿都行。懂了么?”

我嗯了一声,挂了电话,和他对视了一声,便开始挤手上的伤口,没想到我恢复能力太强,才过去没多久,伤口不流血了,挤了半天挤不出,没办法只得再咬一次了。一会儿,我便在左手掌中画好了‘卍’字,看着两只鬼,时刻准备着上。

还没看到小悦悦,也不知道他拔阵拔得如何了。却在这时,我似乎听到有人叫我,回头一看,两个警察,他们越走越近,边走叫我,“喂,同学,你在这里干嘛?”

卧槽,别来捣乱啊。

果然,两只鬼似乎听到了动静,不再在井字符里挣扎,而似乎小悦悦也在这个时候拔除了阵眼,两鬼凄惨地大叫着,然后往回退,我听到小悦悦大食堂里卖力地大叫着。

“程长夏!!!上啊!!!”

幸亏他还不笨,知道我听不清。

两只鬼鬼叫着向食堂内冲过去,声音凄惨至极,破空而来,两个警察也能听见,他们和我同时反应向着食堂内跑去,但他们哪有我快。我尽全力追着两只鬼,小悦悦站在食堂正中的位置,一动不动。

很快,我追上了两只鬼,他们在半空中飘飞,我在椅子上借力一跃,跃到小鬼身后,左掌用力向着小鬼后背一掌劈出,眼看就要得手,千钧一发之际,没有腿的老鬼却突然在空中变了方向,挡在了小鬼之前受了我一掌。

老鬼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顷刻间,化作一团黑气,四散在空中,不一会儿,就看不到痕迹,大概这就是灰飞烟灭了吧。

我落到地上,再看向小悦悦,他也和我一样,看着老鬼飘散的黑气,而小鬼却没有继续进攻小悦悦,而是在空中和我们一样看着飘散的黑气。

过了一会儿,他看着我,一如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张童真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我能感受到他的悲伤。

半晌,他开口说话了:“你叫程长夏?当时没能吃了你,没想到你还能找到一个天师来帮你。爷爷折在你手里,也算解脱了,现在我杀不了你,我也不想在你手里灰飞烟灭,再会。”

小鬼说完,转身穿墙走了。卧槽,穿墙走了?

我问小悦悦,他能穿墙为什么刚才不走。

他松开握紧的拳头,说:“因为刚才有阵,走不了。现在聚阴阵没了,但八卦阵还在,他不可能四处漂,很可能回他的老巢,我们得去那儿灭了他。”

却在这时候那俩警察也过来了,“你们俩在这食堂装神弄鬼,我们现在怀疑你们跟刚才的报警事件有关,跟我们走一趟吧。”

什么,我瞬间就急眼了,谁装神弄鬼了,我刚打死一只鬼你没看到么,你是不是眼瞎……

呃,突然想起,他们还真看不到,瞬间我也怂了,解释也没用了。现在我们成了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了,小悦悦倒是很坦然,说走就走。

上了警车,我问警察要把我们带去哪里,他说先带我们去见辅导员,我一听就放心了,至少导员和保安是看到我们救人的过程的。

很快警车把我们带到学校校内医务室,刚才导员带着婴儿肥和平儿过来了,还没下车我就看到还有几辆警车停在那,来的人看来是比较多啊。

我们下了车,那两个警察就把我俩押着往医务室里走,我说他能不能轻点,他让我闭嘴。我瞬间就不乐意了,我俩又没犯法,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你俩现在是杀人嫌犯。”一个警察大声说道。

“杀人嫌犯,”

我和小悦悦面面相觑,什么意思啊,难道说婴儿肥她俩,死了?

我看到长走廊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门口站了几个警察,看着我和小悦悦,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我俩已经被宣判了死刑一样。我再也忍不住了,看了小悦悦一眼,他大概也是一样的想法,于是我俩使了个身法挣脱押着我们的警察,向着那个房间就冲过去。

押我们的警察反应过来,大叫着“抓住他们……”

太慢了,这些人的动作在我眼里太慢,面前的四个警察,看到我俩过来,第一反应居然是想拔枪?有没有搞错,就算我俩真是杀人犯你们难道还能在这开枪射我们么,所以我和小悦也没管他们。

很快我们就冲到四个警察面前,而他们枪根本就没来得及拔出来,有离我最近的两个张开手想抱住我,我稍一矮身,便从他们腰侧钻了过去,直接闪进了病房。

可我站定下来,眼前的情景却让我愣在当场。

婴儿肥趴在一个女警身上哭着,而平儿躺在床上,双目圆睁,嘴巴张得圆圆的,双手无力地摊在床上,额头上被我用血戳出的印记还清晰可见,可是那张脸,却是苍白到了极点,一点血色都看不出。

医生和导员还有另一个警察站在床边,医生正在拿一张白床单把平儿盖起来。

显然是死了。

看到我和小悦悦进来,导员居然一下子指着我们说,

“就是他俩。”

这不可能啊,怎么就死了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