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师学徒

更新时间:2020-09-24 16:30:46

阴阳师学徒 已完结

阴阳师学徒

来源:落初 作者:丹风 分类:灵异 主角:小叔单元楼 人气:

《阴阳师学徒》为丹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不做亏心事,鬼就不会上门?  非要坟地、火葬场、太平间才会有鬼?  太岁头上动土?  女鬼取精?龙王报复?  还是干尸凶猛?  还好有大圣,虽然惊险,好在慢慢趟过了。  且看南方神打带你领略各种乡土人情。  喜欢灵异的朋友可以加群:灵异传说【29366258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去的路上,我偷偷问师父:“要是门槛里什么也没有怎么办?”师父高深莫测的笑了笑说到:“没有就还原了再找别的地方呗。”这老头,也认识了十多天了,啥也不跟我说,不懂的也不跟我讲讲,难道真的要我下跪拜师了才行吗?

到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好多人在师父那里。我们离开的这些天,天天都有人找,终于听说师父回来了,便一窝蜂的全来了。师父还是端坐在他的老位置,人群都以他为中心围着,一个一个的讲述自己遇到的什么怪事,有什么怪的遭遇。我扒开人群跟师父打了个招呼,便又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大圣的神像,哇,堆了好多红包,师父又发达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围着的人拿着师父给他们写好的黄纸符,一个个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刚吃过午饭,就有个中年妇女来了,照例是一顿自我介绍和寒暄之后,妇女敬过香就讲了她家的遭遇。

原来,在农村,住的正房和厨房都是分开的不同的房子。现在在广大的农村应该都看的到,这位妇女家里也不意外。只是之前家里的厨房很破旧,为了娶儿媳妇,妇女家里把正房重新装修了,把以前的厨房推倒重新建了一个。儿媳妇娶回来以后,也很贤惠,什么都干,可就是不愿意做饭。有时候老两口在地里忙了一天回来,看着家里冷锅冷灶不免会有点怨气。时间长了怨气积累深了婆媳就吵了起来,儿媳妇被逼之下便说厨房里有鬼,每次进厨房就感觉梁上在杀人,还有血滴下来。看儿媳妇不像撒谎的样子,而且儿媳妇进门之后除了做饭之外,其他方面确实很勤快,妇女便觉得厨房可能真的有什么不对劲。

听到这里我第一反应是厨房可能被做了手脚,抬头看了师父一眼,发现师父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只听妇女继续讲述到:“那是我们家住了几代的老地,怎么说有鬼就有鬼呢。隔壁邻居听到我家这状况的,就有人建议说是不是盖房子的时候得罪了瓦工师傅,房子被做了手脚,赶快去给人赔罪。”原来师父说的工匠口耳相传的报复方法真的存在!

“帮我家建房子的都是附近的师傅,我一一拜访,可是他们都赌咒发誓没做过手脚,无奈之下,只好求到您这里来了。”妇女说完殷切的看着师父。师傅想了想,指着我说到:“让我徒弟跟你去看看吧。”妇女将信将疑的看了看我,又转头跟师父说:“师父还是您去帮我看看吧,马上要收中稻了,家里没个做饭的人不行啊,况且儿媳妇老说有鬼,我们晚上睡觉也不安啊。”师父拿了些画了图案盖了章没有填内容的黄纸给我,说到:“我这徒弟看这方面比我还行,叫他去准没错。”我去,我就一普通人,什么也不会啊,师父到底要干什么?

无奈之下,我只好拿了黄纸坐上妇女的电动车跟着她去了。到了之后,她儿媳妇赶忙倒茶,我看了两眼,就一普通的农村小**,没什么奇怪的。进了她家的厨房后,妇女也跟着进来了,儿媳妇只在正房远远的看着。厨房里湿气很重,不过一般厨房好像都是这样。我闻了闻,没有什么怪气味,抬头看了看房梁,也没什么奇怪的。忽然墙角传来‘咕呱’‘咕呱’的声音,我浑身一紧。妇女似乎察觉我的神态,紧张的看着我。没办法,我硬着头皮循声去找,原来是秋蛤蟆。松了一口气的我又犯难了,我该从哪里下手呢?难道问她儿媳的生辰?可是我又没有神佛托梦给我,问了有什么用。看着妇女殷切的眼神,心里慌慌的。

忽然我想起这厨房是建起之后媳妇才进门的,难道是管厨房的灶王不认得儿媳所以吓她的?管他呢,病急乱开方,我叫妇女拿了支笔问了儿媳的名字,在黄纸上写到:***已婚配至本屋***为妻,请灶王予以接纳。当然了,字写得肯定比医生的还难认。写好一张后,剩余的黄纸我写上什么祖宗保佑,本方土地保佑之类的。怕这些不保险,我还让妇女找了块红布,写上儿媳的姓名生辰八字,再刺破她的手指滴了滴血在红布上,把红布折叠好之后放在梁下一角。然后再把黄纸到指定的位置烧了,做完这些我怕妇女要当场验证,戳穿我什么都不会,赶忙催妇女送我回去。妇女和儿媳倒是挺热忱,要留我吃晚饭,我哪里敢啊,推脱师父还有很多事等着要我办,一定得回去,妇女没办法,只好送我回去。

一路上,回想之前的表现,觉得自己真像个神棍。到了师父那里,妇女感谢一番之后离开了。很奇怪师父居然不问我怎么处理的,我也不好怎么说,难道说自己像神棍啊。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师父接到了妇女的反馈电话,说她儿媳妇觉得正常了,再也看不到滴血的情景了,抽空自己一定要来敬香感谢神灵云云。我放下手中的筷子,疑惑的看着师父。师父挂断电话看了我一眼说到:“你一定要问为什么,其实做我们这个,都是唯心的,没有什么依据,神灵给你指示后你照着感觉做就对了。就像在福建,你的感觉就很对。当然了,如果是灵力看的到的那些鬼怪,处理起来虽然凶险,但是比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还是要简单点。”顿了下师父又说到:“不过今天这事我年轻的时候碰到过两三回,基本上都是上梁的时候工人不小心碰伤了自己,血搞到梁上了。你想想农村上梁的时候都要挑良辰吉时,哪里还能见到血?还好这些都是小问题,基本上一道符就解决了,我之所以不跟你说,就是要培养你独当一面的能力。看来你真的很有天赋,我没有看错。”我一口老血喷死你,害我白担心了。

吃过晚饭回到家里,不知道是不是在福建时间呆长了渐渐遗忘了那个女鬼的事情,晚上我一点都不害怕,睡的很香很甜。

连续混了几天,熟悉了很多事情,比如师父每天都在黄纸上写的内容,开头都是和之前给我的那些空白黄纸符一样,是些稀奇古怪的字,后面就是‘四方土地保某某某家宅安宁、保出外平安、生意兴隆之类的’。写完之后师父就会盖印,印面上刻着不知道什么体的‘齐天大圣’四个字。师父也要求我没事的时候开始练习画符,就是写那些奇怪的字。我还认识了好多师兄,有种地的,打工的,也有大老板和标榜不信鬼神的某集团成员。甚至隔壁邻居我都认识几个了,其中有一个不信鬼神的老说师父是老神棍。大家也都逐渐注意到我这个将来继承衣钵的入室弟子,主动和我搭讪起来。

这天师父正在教我画符的时候,有个做生意的师兄带了个年轻人进来了。见过师父之后,师兄就带年轻人去敬香。能来这里的,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闲话少叙,且听这年轻人敬香之后讲他的遭遇。

这个年轻人姓何,我们就叫他何总吧,家里是开榨油厂的。油厂是他爷爷年轻的时候从榨油作坊一点点做起来的,有六十年的历史了,现在都成了我们这里的一个地名了。今年年初,爷爷去世之后,家里就很不太平了。先是他父亲和伯伯相继离世,本来他父亲也是60多的人了,但一直身体很硬朗,突然就无疾而终了。家里一年死三个人,那肯定是有蹊跷的。接着油厂的称不知道怎么出问题了,别人拿十升的油壶来买油,装满了称重居然只有7升的重量。开始的时候因为家里接二连三有人去世,没有注意到这个上面。后来油厂生意突然越来越好了,还有邻市的开车到油厂来拖油。整天忙碌的何总总算摆脱了一点哀思,可是到了月底算账的时候,居然亏损的厉害。到处找原因才发现称出了问题,换了一批称还是这样。他听从长辈的建议请了阴阳师来做法,可是没什么改观。于是现在油厂都只少量供应一点维持一下,让别人知道油厂没有关门。后来又请了个道士,道士一个人在油厂转了一圈之后劝他赶快卖了油厂远走高飞,问道士原因,道士却三缄其口,只说天机不可泄露,再不走,家里剩余的人Xing命都难保。

可是走又能走到哪里呢?家里所有的亲眷、关系都在本市,而且经营了三代的祖产怎么能就这么轻易放弃?抱着一线希望,就求到了师父这里。听完他的讲述,师父皱眉想了一会儿,问到:“油厂以前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或者死过人么?”何总很坚定的回答:“没有,榨油也不是危险的事情,不会死人之类的。”想了想又补充道:“只听我父亲生前常提起,说爷爷年轻的时候有个外号叫‘犟驴’,别人说不能做的事情他偏要做。最早爷爷打算开榨油作坊的时候,有人劝爷爷说这个地方不能动土,动土就怎么怎么的,吓的工人都不敢动了,爷爷偏不信邪,夺了工人的铁锹一锹下去破了土,后来工人们才敢跟着干。”何总越说声音越小了:“不过整整六十年过去了,油厂一直很正常,当初即使有什么事,也不会到现在才发生吧。”听他说完,师父又想了想说到:“这样吧,我先跟你去看看。”何总求之不得,于是一行四人坐何总的车去了油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