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魂路

更新时间:2020-08-01 15:14:08

阴阳魂路 连载中

阴阳魂路

来源:黑岩网 作者:扬土的菩提 分类:灵异 主角:安一然沐小小 人气:

扬土的菩提新书《阴阳魂路》由扬土的菩提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安一然沐小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阴阳魂路》是扬土的菩提写的都市灵异小说,主角是安一然沐小小,小说连载中,精彩节选:我叫安一然,是我父母从人贩子那里买的。事情是从十年前开始发生的,那会儿我刚硕士毕业,在本科期间有一个女朋友,但是和一个大老板跑了。从那之后我就失去了与她有关的记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阴阳魂路第九章:安羽溪的神秘电话

我当然明白,古时候有吓破胆一说,民间也有从背后吓死人一说,尤其是在夜晚行路过程中,走到乱葬岗必然是极度恐惧。

事后大部分人精神极为萎靡,要么大病一场,并不是鬼附身一类的,而是一个人精气神流失,精气神是看不见的,但是它的表象却能看见,你熬夜和没熬夜的精神就是不一样。

再想想女孩犯病时一直处于这种恐惧之中,时间长了死亡是唯一的归宿,这让我想到了大学时看的美剧里面的里世界,其实就是人类恐惧形成的世界。

“但是余鱼儿和这个女孩的症状并不是太相同呀。”我疑惑道。

任不凡又一次笑了笑:“这就是你经验少的缘故了,可以这样说每一个精神病人犯病都是不一样的,症状也都是不一样的,包括抑郁症。”

“抑郁症产生的根源多种多样,大部分都是因为生活压力,孤独,情感产生抑郁症。但是表现出来的形式却是多种多样的,为什么那些知道自己患有抑郁症的人康复的概率低于那些不知道的人?”

“因为当你意识到自己抑郁症时,此时其实病情很严重了,需要社会,家人,朋友的帮助,我始终认为造成抑郁症的原因是社会的原因。”

这个我有点不太苟同,一个人患病和社会有什么关系呢,任不凡仿佛看出我的想法,摇了摇头说:“我举个例子,比如一个人想单身,那么你觉得他会受多大的社会舆论压力,这里的社会是指他身边的社会。”

我悚然一惊,任不凡说的很有道理和我研究生阶段做的一个调查基本吻合,想到这里我毛骨悚然:“你是说现在的余鱼儿的病情还没有到中期,还是有救的。”

任不凡翻了翻白眼:“后期了也是有机会救的,余鱼儿其实在形式上和那个影子女孩是一样的,只是余鱼儿现在还没有意识到她所遇见的是想象,从这一点来说她的病情不算是太严重。”

“然后我再给你个建议,前面我说了抑郁症的主要产生原因,那么你可以按照这个模式去解决余鱼儿的问题,那就是通过她的人际关系,她的家庭背景,以及她的情感变化综合起来去寻找原因。”

“呐,你已经见过了余鱼儿,根据的所说的她确实是有问题的,有问题就好办,就怕没有问题,没有问题就无从下手,就很难去解决。”

任不凡把我送到了宿舍之后就离开了,给了我一张名片,名门非常简洁,钟十二表行,钟十三,以及一行电话。

好奇怪的店铺名,好奇怪的姓名,我心中暗暗猜测这两者的关系,我打算周日去拜访这位十三先生,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

每到周末保洁阿姨都不在,整个别墅只有我一人,这个别墅是连体别墅只有两层楼但是空间还是挺大,在我没来之前是公司其他人在住,只是后来大家都因为各自的私人原因搬了出去。

所以现在的别墅相当于我一个人的别墅,回到卧室我没有休息而拿起了电话拨通一个很久我没有联系过的人,说实话我是有点紧张的毕竟很久没有联系过了,有节奏感的嘟嘟声如同冥钟一般敲打着我的心脏。

“喂,你好,这里倾城工作室安羽溪。”一个清脆的女生响起,声音很有韵味。

我在迟疑到底要不要接听...

“喂,您好,能听的到我讲话吗?”

我压下心中的紧张,对较为熟悉的同学我总是不知道如何交流,说:“羽溪,是我安一然。”

电话那边沉默好一会儿才传来声音:“安一然?那个...请问我们之前见过吗?抱歉,这段时间比较忙可能我们接触的时间比较短,请您担待。”

我心中一滞,不禁苦笑连连,我这边还紧张的伤春悲秋呢,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记得有我这个人,关键是我记得本科阶段在班里还是很活跃的呀,要说研究生阶段这么快忘了我也正常,毕竟整个研究生阶段我认识的人极少。

不记得我,怎么找人家帮忙呢,难道在本科阶段我这么没有存在感?心中无比郁闷,不过为了任务只能厚着脸皮了。

“额,我们是同学,大学本科同学,我记得毕业前聚会的时候你们宿舍和我们宿舍还坐在同一桌呢,嗯.....我想一下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你还记得大一时候的红歌会吗?当时你在唱歌下面有个男生举个挺大的红旗在摇吗,那就是我啊安一然,有点印象不,我那天刚好参加钓鱼岛的集会,晚上回来直奔红歌会正好手里有旗子。”说实话我还真不记得和安羽溪到底有什么深刻的交集。

只有红歌会让我印象比较深刻:“那次你没有得到冠军,我记得你还哭鼻子了呢,哎对了,我那红旗就是你一把扯走的....”

电话中没有声音又是一阵沉默,我很有耐心的静静的等待着,半晌过后安羽溪才说:“我忘记了那件事,可能过去太长时间了,这都毕业三年了,离大一那年也有七年了,至于毕业上的聚会我那天喝醉了记得不是很清楚,只是第二天好多人都没来得及告别就走了。”

我揉了揉脑袋有点苦恼,这安羽溪语气有点不对,我摸不准她到底是真没想起来还是故意这样,毕竟确实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了,我在大学期间虽然比较活跃但是和安羽溪接触也是一般般。

我硬着头皮接着道:“那我说下其他的毕竟重要的事情,这样你的印象就很深刻,这些事情不是同学都不知道.....”

“不用了,就当你是我同学吧,就算是同学这么多年没联系和熟悉的陌生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你直接说你有什么事情吧。”安羽溪的语气明显有点不耐烦了,估计她认为我是从某些渠道得到她的联系方式和她搭讪?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揣测。

说实话我有点尴尬,很不习惯她这种交流方式,但是为了达到目的我只能忍忍了。

“那就占用您三分钟时间,我说说我这边的情况,好吗?”我小声说道。

没有回应,我心中也有所烦躁,正当我准备结束这场通话时:“还有两分钟三十秒,说事儿。”

我赶紧说:“我现在的工作是心理咨询师,上周我接到一个奇怪的客户,反正她的情况很复杂,我现在也不敢确定她是否是精神病,但是她的一些东西让我产生了兴趣。”

“在和她接触过程中我发现了一张张国荣的相片,不过是被人撕裂的半张相片,背景是香港红磡体育馆,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张国荣在香港红磡体育馆开了好几次演唱会,照片上的背景除了体育馆我都不太熟悉。”

“我听其他同学说您是做新媒体娱乐这一块的,也算小半个娱乐圈的人,想让你帮帮忙看下这个照片的背景,以及当时的一些事件等等。”既然人家不认识我这个老同学,那么我只能敬称人家了。

这次电话中的安羽溪倒是回复很快:“你现在是给患者进行心理辅导吗?怎么对人家的照片感兴趣,照片好像和心理辅导没有什么关系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