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贪食蛇

更新时间:2020-07-31 14:59:44

贪食蛇 已完结

贪食蛇

来源:落初 作者:小野咪咪 分类:灵异 主角:文雅吉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小野咪咪原创的灵异小说《贪食蛇》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文雅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这游戏真邪门,冥冥之中打开了灵异的大门,带我卷入一场场危机四伏的梦魇。为何醒来只有我一人记得?“快醒来吧,我的爱人。”是谁在一遍遍呼唤我?究竟是阴谋?还是救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或许我应该更聪明一些,一早就看出这中间的‘阴谋’,可是我仍然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辨不清。我傻傻的沉浸在你为我设的局中,那么用力,那么辛苦,可是却仍然无法怪你。因为这是以爱为名的‘恐吓’,它值得被原谅。”

周天我在家睡了几乎一整天,始终觉得疲乏,醒来时,脑袋里留下了这段话,好像是我对谁说的,可是再回想,却连话的内容也记不清了。

靠在床上呆愣了片刻,心里莫名地不舒服。看看时间,已经下午4点了。

我去,睡了这么久!心慌啊。紧接着肚子“咕咕”两声。呃……胃痛。

利索地爬起来,梳洗打扮过后,滚去楼下的四川面馆吃麻辣肉丝面。

饭馆里没什么人,我掏出手机看看,手机很安静,没有任何消息提示。

好无聊,蛮吉爸爸在干嘛?一天不见,也不主动给我打电话。心里忍不住有些烦躁,莫名怨气横生。匆匆扒拉几口面条,汤也没喝就匆匆走了。

我要去找蛮吉爸爸,这会儿迫切想见到他。

驱车来到一片小区。远远地,就看到店门口蛮吉爸爸穿着工业围裙,潇洒自如地舞动着手里的水枪。水喷射在自行车架上,雾一般散去,在阳光中熠熠生辉。

看到他的一瞬间,心里忽然就明亮起来。

那浓密微卷的黑发,清亮如水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坚韧的下巴,红润的薄唇勾勒出些微的弧度,全神贯注的神情,最是让人怦然心动。不觉间,就将我来时的戾气卸的干干净净。

机灵的蛮吉先于他老爸看到了我,笔挺地坐直了身子,大毛绒尾巴不受屁股压迫,急不可耐地左右扫动着。

“蛮吉!”我笑着招手。

金色健硕的身影倏忽间一跃而出,向我奔涌而来!

“NOnono!……”说时迟那时快,蛮吉抬起前脚,狠狠地踹在了我的胸口……

“啊,啊啊,好痛啊……下次可以免礼了,不用这么热情啊蛮吉!”我揉揉被大蛮吉踩得生疼的胸口,哭笑不得。

蛮吉爸爸斜睨我一眼,嘴角勾起惊心动魄的坏笑,眼镜莹亮莹亮的。

见状我忍不住攀上去,从后面抱住他的纤腰,拿脑袋在他宽阔的背上拱来拱去,撒娇道:“一天了,你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本来要打的,结果店里人多,一直没抽出空来。”他微侧了头,我能看到他满是宠溺的带笑的眼眸。

“这谁的车?”我问到。

“贝勒的。你先进店里等等我,我忙完就来。”蛮吉爸爸晃晃身子,示意我这块狗皮膏药该下来了。

“好呢。”我依依不舍地撒了手。

蛮吉爸爸本名高喆,我亲亲英俊的大男友,是名山地速降爱好者,参加过国内大大小小很多赛事,成绩不错。曾有很多职业车队邀他加入,不过他说自己自由惯了,不想受到束缚。于是来到这城中村小区,自己开了间单车工作室,专接速降单车的维修养护以及改装的活,在圈里小有名气。

蛮吉呢,是条躁动单身男金毛,我和蛮吉爸爸的宝贝儿子,自从有了他,我就一直唤阿喆为蛮吉爸爸。

蛮吉爸爸工作起来往往专注到旁若无人,直到结束,我都是没什么机会和他搭话的。我脱掉鞋子,盘腿坐在沙发上,打开贪食蛇玩了起来。

“好烦啊,每次抢食吃都被撞死。明明头对头,凭什么死的都是我?”我气的咕咕叫,越发觉得没意思,围堵那些“没感情的蛇”有什么成就感?还不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独角戏?……

忽然间,商场里空无一人的洗手间一下在脑海中清晰起来,我心里猛然一紧。

究竟发生了什么?那种恍惚,让人脊背发凉。我用力甩甩头,想摆脱这种诡异的感觉。

哎,还是没什么精神,我将自己从冥想状态强行拉回,打了个哈切,撇眼看到窝在脚下的蛮吉,心里顿时老怀安慰。这大傻狍子,每每有他在身边,都还挺让人安心的。

昨天逛街太累了吧,我向下缩了缩,横躺在了沙发上。木沙发膈地人哪里都不舒服,然而我还是不知不觉间迷糊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有没有做梦,恍然间,我感觉脸儿边上有个男子,低着头快速向我顶来!

啊!我惊叫着躲闪,一头撞在了椅背上。

“怎么了?睡个觉一惊一乍的?”

蛮吉爸爸拎着车架推门进来,疑惑地看着我。我惊魂未定,忍不住哭了起来。

“怎么了宝宝?怎么哭了?”蛮吉爸爸一下慌了神,匆忙放下车架过来看我。

感谢老天,他终于想起过来关心我了。我抱住他嘤嘤地哭了起来。

“刚才有个头撞向我!”

“啊?什么头?哦,没事,做噩梦了,没事没事。”蛮吉爸爸温柔地摩挲着我的后背。

“昨天和文雅逛商场,去厕所排队,进去发现没人。”我扬起小哭脸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哦,那是好事啊,那就上呗?”

“啊?你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啊?”我哭笑不得。而他却眨着大眼睛,一脸无知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觉得有些累,趁机又将头埋进他怀里。“哦,对了,贪食蛇真的是电脑设定好的,我昨天断网了,居然还能接着玩。”

“是吧,我说吧?”蛮吉爸爸神色有些开心,“我一早就猜到那些蛇是电脑的,你想啊,我每次围着那些蛇绕圈圈想堵死他们,但是从来没有蛇会这样对我,如果真是玩家Cao作的话,怎么可能不这样做?一早用同样的方法报复回来了!”

我有些无语,一点也不觉得这件事值得这么开心。男人和女人的脑回路,果然是不一样的。

“所以说我一早就不玩了,没意思,浪费时间。你也别沉迷了,一会把贝勒的保养单做出来!”他拍拍我的脑袋,又起身离开了。

哎……我深深叹口气,与此同时,蛮吉也从鼻子里重重地喷出一股气,把下巴贴在了地上。

忙完店里的事,已接近夜里12点。这是常有的事,自己创业大多如此,早十晚十二。我也总是下班后过来帮他打打下手,关店后再自己回家,第二天一早再滚去上班。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了两年时间,有时候还真是感觉筋疲力尽,可是我就是想和他多在一起一些时间,看着他的脸,都觉得足够了。咳咳……谁让他,实在秀色可餐呢?我这样的颜控,没道理不着道啊呵呵呵。

“宝宝辛苦了,回去早点休息。”

“嗯……”我依依不舍地告别。

他眼里透出些心疼,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

驱车渐渐驶离,后视镜里蛮吉爸爸仍在招手,蛮吉在身边蹦来跳去。

回到空荡荡的出租屋,包随手扔在沙发上,就一头倒在了床上。

舒服啊!感觉五体分家。

习惯Xing地拿出手机刷了刷朋友圈,还是忍不住手残地去点了“贪食蛇”。

贪食蛇的音乐响了起来,几圈下来,我的眼皮渐渐沉重起来……

“滴滴滴滴滴滴……”隐约中,贪食蛇的音乐还在播放。

“该死,又睡过去了,明天手机又该没电了。”我伸手去摸索手机,忽然间,感觉有什么东西重重撞在了床榻尾部,“咚”!。

我心里一凉,瞬间就清醒了,睁大眼睛迅速调整视力适应黑暗。我扒着床沿向床尾探去,貌似有团黑乎乎的东西趴在地上。

是不是衣服掉了?我心里嘀咕。

暗自揣测着,我调整呼吸,慢慢向床尾挪动。

应该是搭在被子上的衣服掉了。我努力肯定自己的想法,慢慢地伸手够向那团东西。就在我以为就要捡起它的时候,忽然那东西腾空而起,直奔脸面而来。一瞬间我的心脏剧烈收缩,顾不上思考跌下床来,那东西贴着我的耳际擦边而过,一头撞在了墙上跌落在床头。

“什么鬼???”我拼命支撑身体后撤到窗边,牢牢盯住那团东西,以防它再次飞过来。

那东西倒是没了动静,半天一动不动。我飞快地在脑海中思索那东西飞近的时候是什么模样,感觉……感觉倒像是……人的头顶?……

这个想法一出,我惊得鸡毛倒竖,忍不住又向后缩了缩,无奈后背已被墙顶住。

得拿点什么在手里,棍子或是什么,如果它再飞过来,可以一棒子挥它出去!我暗暗盘算。

可以拿什么呢?我一边盯着那坨东西,一边极速环顾四周,什么可以充当武器呢?

正在焦急忙乱的时候,我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从右脖颈轻轻扫过。脑中短暂的空白,随后我一下弹开,是头发!那是头发滑过脖子的感觉!

接下来,我看到了我发誓这辈子都不想看到的画面!

一个女人,挺尸一般,从窗口缓缓飘了进来。她面目朝下,从我脸前略过,一双空洞惨白的眼睛没有瞳仁,长发垂落,刚刚好触到我的鼻尖。

我捂住嘴,无法呼吸。

忽然,她像发现了什么,加快了速度,“咚”地向着床头撞去,和之前那坨东西堆叠在了一起。

什么情况?我的大脑完全失速,已经无法判断眼前的状况。

我扒住窗沿,想要支撑自己站起来,无意间向窗外撩了一眼,身体完全僵住。

窗外,无数具像尸体一样的东西悬浮在空中,全部面目朝下,缓慢地飘动着。

我惊得睁大了眼睛,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才勉强自己没有发出惊叫。

忽然,尸群中有一具像是“看到”了我,脑袋像指南针一样,对正了我的方向,倏忽间飞速窜了过来!

啊!!我终于惊叫出声,惊慌间挥手去挡,正拍在那尸体头上,它一头撞在了窗框上,极速向楼下坠去,“砰”地一声闷响,四分五裂。

立刻有尸体聚拢过去,散开后,地上什么都没有了。

我瞬间懵逼,怎么回事?

愣神间,眼前一具尸体从窗侧探出身来,忽然90度摆动向我撞来。我惊的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东西从我头顶呼啸而过,瞬间又调转方向向我门面撞来。我一骨碌爬起来撒腿要跑,却感到后腰被重重一击,“啊!”,我扑了出去。顾不得疼痛赶忙回身,不料那东西不知为何却散落在地上,我转身之时正正压在那东西头上,一瞬间,我看到它分散的躯体和四肢,纷纷向我飞来。

“啊!……”我用力挡住头部,只觉得身体气血涌动,好像香下了一整瓶清凉油,从腹腔到喉咙冷气穿梭无比畅通,我的脸因这无法形容的感觉,抽动不已。片刻,奇怪的感觉才慢慢退去。

我迟疑着放下手臂,却看到房间空空如也,不见了刚才的尸身。

忽然,“滴滴滴滴滴滴滴……”熟悉的旋律响起。床上的手机陡然发出光亮。是贪食蛇?

对了,手机!打电话,打电话报警!我奋力挣扎着爬向床侧,抓起手机。

这时,我看到蛮吉妈***小蛇扭动着,拦截了一只青蛇,把它吃掉了。

我愣住了,我并没有在Cao作蛮吉妈妈啊……

这一愣神的时间,窗外又有那东西悄然探身进来。

打电话!打电话!

我回过神,拼命地按返回键,可是屏幕上仍然是游戏的界面无法退出。

“Comeon!”我疯了一般地按着返回键,眼泪止也止不住喷涌而出,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朦胧中,我看到尸体一条接着一条从窗口飞进来,顾不上躲闪顾不上思考,我紧紧抱住被子,蒙住头,无数个头颅撞向我的后背,然后是那种打通任督二脉般的膨胀充斥全身,我忍不住嘶吼起来。

不知经历了多久,我感到拥挤不堪,睁开眼睛回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拖了长长一条,盘旋着挤满了房间,而我的头,已被顶到了房顶的角落。

“啊!……”我彻底崩溃,晕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