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幻梦猎人

更新时间:2021-04-04 07:07:24

幻梦猎人 连载中

幻梦猎人

来源:落初 作者:王大狮子 分类:科幻 主角:大少爷陈 人气:

《幻梦猎人》作者:王大狮子,科幻类型小说,主角:大少爷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幻梦世界的游戏规则:脑波越强,绝技越多。花羽良是个落魄不得志的私人侦探,却在幻梦世界中获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绝技”。幻梦世界中的奇葩案件层数不穷,花羽良在侦破一个个离奇案件的同时,一个惊天阴谋渐渐浮出水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羽良在游戏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土屋的炕上。土屋不大,光线昏暗,除了一铺火炕什么都没有。花羽良第一眼看见圆拱形的屋顶时还以为自己身处一间墓穴之中,心里咯噔了一下。后来他才想到这里应该是一个窑洞,不禁暗暗嘲笑自己没见过世面。

花羽良走出洞口,发现自己站在黄土坡上。黄山坡的南面被挖成了梯田状的七层,每一层都排列着十几个相同的洞口,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这里是什么地方?黄土高坡上的客栈?花羽良正在纳闷,正好看见小林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小林,我下线时明明是在镇上,怎么会跑到这里?”

“如果你在公共场所下线,你的角色就会被游戏托管。”

“我的角色会被托管?”

“对。游戏中的人工智能会自动寻找合适的地方让你的角色休息。这样一来其他人的游戏体验就不会受太大的影响,你的玩家身份也不容易被识破。”

花羽良点了点头,“如果有人凭空‘消失’,确实会破坏游戏的真实度。”

小林警惕地向身后看了一眼,小声地说道:“我刚刚得了一件好东西,想让你看看。”

“什么好东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跟我来吧。”

花羽良见小林神色异样,没有多问,赶紧跟着他返回镇上。

临近傍晚,镇上的集市接近尾声,大多卖日常用品的商贩已经收拾摊位准备离开,酒铺、饭庄和贩卖各种小吃的店面却刚到开始忙碌的时候。街上人们熙熙攘攘,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

悦来客栈是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分为上下两楼,一楼由土砖砌成,二楼却是木质结构。花羽良和小林来到悦来客栈,沿着木梯上了楼,径直来到小林的房间。

花羽良看见桌上放着一把剪子,把它拿在手里挥舞了几下,怎么都找不到“称心如意”的感觉,苦笑着问道:“你要给我看的‘好东西’不会就是这把剪子吧?”

小林关上房门,瞄了一眼剪子,说道:“你把它落在兵器铺,我替你拿回来了。我要给你看的是这个……”他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了花羽良。

“这是什么?”

“黑衣社的悬赏令。只有拿着悬赏令的人才有资格在完成任务后从黑衣社那里领赏。”

花羽良点点头,又问:“黑衣社是什么?”

“一个杀手组织,我曾经替他们做过几个任务。”

花羽良从信封中取出一张黑纸,只见上面写着一行白色的大字:“本月十五,朱家大院,抢女杀男,一百两。”

小林皱着眉头说道:“本月十五是朱家大少爷娶亲的日子,黑衣社特地发出悬赏,要取朱家大少爷性命,抢走新娘……这个悬赏任务跟我上次接到的那个简直一模一样,就连赏金也一样多!”

花羽良原本打算拿到游戏录像设备之后再让沈梦诗重新发布任务,好让自己在场景重现时找到小林“放屁”的原因。想不到沈梦诗自己已经等不及,提前发布了任务。

小林见花羽良若有所思,问道:“你在想什么?”

花羽良没有把沈梦诗的事情告诉小林,赶紧说道:“没什么……这个悬赏任务你接不接?”

小林说道:“我找你就是为了商量这个事情——”

话音未落,一个黑衣大汉突然破门而入,恶狠狠地问道:“姓林的,你是不是拿了黑衣社的悬赏令?”

小林正要说话,突然觉得腹中如翻江倒海一般难受,一股气流顺着胃肠直冲而下,眼看就要“释放”出来。小林不愿在黑衣大汉面前丢脸,使出浑身解数才把屁憋了回去,颤声说道:“是、是又怎样?”

黑衣大汉见小林脸色苍白,大笑一声:“你最近‘身体不适’,不如把悬赏令让给我吧!”

小林想不到黑老三知道自己一动手就放屁的糗事,身上不由得冒出了冷汗,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嘿嘿嘿,我向来消息灵通得很!”

花羽良发现此时的小林完全没有斩杀黑风四煞时的威风,料想他不愿再放屁出丑,索性自己挺身而出,对那黑衣大汉说道:“悬赏令在我这里,有本事就过来抢!”

黑老三没好气地问道:“你是谁?”

“我是小林的朋友。”

黑老三盯着花羽良手上的剪刀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小林,心中满是疑惑,问道:“你跟小林是‘那种’关系?”

“哪种关系?”

“还能是‘哪种’关系?你拿着剪子,难道不是要剪掉小林身上的‘家伙’?”

花羽良:“……”

小林:“……”

花羽良无奈地说道:“黑老三,你不要多想,这把剪子是我的兵器!”

黑老三又轻蔑地笑了一声,说道:“什么兵器?你要么跟小林有‘那种’关系,要么是个裁缝铺的伙计!我劝你不要逞强。为了一张悬赏令丢掉性命可不值得!”

花羽良心中有火,故意将剪刀开合几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不冷不热地说道:“你说的没错,为了一张悬赏令丢掉性命可不值得!”

黑老三有些恼怒,刷地一下亮出了兵器——一把三尺有余的金背大刀。相较之下,花羽良手中的小剪子简直不值一提。

花羽良这才看出双方实力的差距,刚才的豪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赶紧低声问小林:“被人砍一刀是什么感觉?”

“就跟真的被砍了一样,疼得很……”

花羽良心中一万个后悔,却已是骑虎难下。

小林看出花羽良的犹豫,叹了一声,说道:“还是让我来对付他吧!”

花羽良苦笑着说道:“不用!既然我接了你的委托,替你挨一刀也是应该的!”

黑老三听不见花羽良和小林的“私聊”,不耐烦地说道:“‘小裁缝’,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花羽良不想挨刀子,打算随便招架几下就投降,嘴上却说:“要打就打,哪来那么多废话!”

黑老三完全不把花羽良放在眼里,却担心小林偷袭自己,他“嘿嘿”笑了一声,说道:“这里施展不开,咱们到街上比划比划!”

“好!”

黑老三说完就破窗而出,直接从二楼跳到街上,回头高声说道:“姓林的,还有那个‘小裁缝’!只要你们乖乖交出悬赏令,再磕三个响头,叫我一声‘爷爷’,老子今天就饶你们不死!”

街上的行人和商贩听见有人高声叫骂,知道又有好戏看了,赶紧让出一片空地。没过多久就围上来许多看热闹的人。

花羽良从窗口向外看了一眼,向小林问道:“悬赏杀人这种事情应该神不知鬼不觉才对,黑老三怎么在街上公开叫嚷?”

小林叹了一声,说道:“黑老三武艺不在我之下,只不过办事太过张扬,所以黑衣社从来不找他做事,他也因此对我心怀嫉恨。黑老三怕正面打不过我,故意招来这么多人围观,就是想让我当众放屁出丑……”

“你不用担心,我来对付他,大不了挨上一刀!”

小林对自己买剪子骗花羽良的事情感到有些后悔,试探着问道:“要不我把刀借给你用吧?”

花羽良把悬赏令交还小林,苦笑着说道:“不用了。用什么都一样,反正也打不过他,不如让黑老三落下个‘胜之不武’的名声!”他看了眼楼下围观的众人,又问道:“从这里跳下去不会摔死吧?”

“这里是武侠世界,每个角色多少都有些功夫底子,摔不死。你轻功根基尚浅,直接跳下去恐怕有断腿的危险,最好先找个地方缓冲一下。”小林指了指楼下客栈门口的石狮子,说道:“那个石狮子有一人多高,你可以试着先跳到狮子头上再落地。”

花羽良点了点头,心想就算死也要死得“帅”一点。他站在窗台上,深深提了一口气,瞄准石狮子跳了下去。岂料他离开窗口以后,身体没有自由下落,而是慢慢飘了下来。

围观的众人没想到这人竟有如此厉害的“轻功”,不禁目瞪口呆。

花羽良见自己飘在空中,不明所以,眼看就要错过石狮子,想起武侠小说中的“千斤坠”功夫,试着向下使了使劲儿。这一试不要紧,花羽良的身体突然急速下落,让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一头撞在石狮子上面,竟然把那花岗岩的狮头撞了个粉碎!

围观的人们本以为花羽良即使不摔个脑浆迸裂,至少也会头破血流,没想到他竟像没事一样站起了身子,不由得发出一阵阵惊呼。

黑老三没想到这个“小裁缝”不仅轻功了得,就连铁头功也是如此利害,这才知道自己刚才过于轻敌得罪了真正的高手,赶紧急思对策,想找个台阶下。

花羽良被刚才惊魂一幕吓得一身冷汗,看着众人惊愕的目光,本想夸几句海口,却半个字也说出来。

小林顺着楼梯跑下了楼,匆匆来到花羽良身前,问道:“你没事吧?”

花羽良被撞得眼冒金星,除此之外并无大碍,故作镇定地拍拍身上的尘土和石屑,勉强笑着说道:“我没事……”

客栈老板带着几个伙计闻讯赶来,看见门口的石狮子被撞碎了头,心疼不已,大声问道:“这是谁干的?”

黑老三立刻指着花羽良说道:“是他干的!”

客栈老板走到花羽良面前,上下打量他一眼,问道:“你是谁?竟敢砸碎本店的石狮子,是不是故意找茬?”

小林赶紧赔笑着说道:“我的这位朋友无意之中损坏了贵店的财物,我们一定照价赔偿,还望老板勿怪!”

客栈老板提高了嗓门,说道:“花岗岩的石狮子碎成这样了,还说是‘无意’?我心爱的石狮子被你的朋友一锤子砸碎了,今天你不给我个说法就别想走了!”

人群中有人不嫌事大,大声说道:“石狮子不是锤子砸碎的,是这个人用头撞碎的!”

“对!这人用铁头功撞碎了石狮子,我们都看见了!”不少人随声附和。

客栈老板大吃一惊,看了看花羽良的头,又看了看已经不再有头的石狮子,将信将疑地问道:“石狮子真是你用头撞碎的?”

花羽良有些难为情地说道:“不管多少钱,我想办法赔你就是!”

客栈老板突然哈哈大笑一声,拍了拍花羽良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道:“一个石狮子跟我女儿的婚事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花羽良立刻感到不妙,问道:“婚事?什么婚事?”

“实不相瞒,我女儿半年之前许下心愿,如果有人能用头撞碎门口的石狮子,她就嫁给这人!”

这算哪门子“心愿”?如果老板的女儿是个丑八怪,我刚才还不如一头撞死!花羽良赶紧说道:“这一切都是误会,赔钱可以,要人可不行!”

客栈老板仿佛看穿了花羽良的心思,一本正经地说道:“我的女儿美若天仙,来求亲的人把我家的门槛都要踏平了,却没有一个让我女儿中意的!大侠不妨亲自去见上一见,若是看不上眼,我们也不勉强!”

花羽良听说老板女儿美若天仙,心想去看看也好,正要去问小林的意见,却不见他的人影,就连黑老三也不知去了哪里。他正在纳闷,看见围观众人投来羡慕的目光,觉得应该错不了,索性就不再挣扎,半推半就地跟着客栈老板去了后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