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亡秦必楚

更新时间:2022-09-22 07:35:28

亡秦必楚 连载中

亡秦必楚

来源:阅读云 作者:醒醒我们回家了 分类:科幻 主角:墨儿秦 人气:

新书《亡秦必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醒醒我们回家了,主角墨儿秦,是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人生就像一汪大海,有多少人不是寻找到一根浮木然后随之起伏? 她天性平凡软弱,无情的命运将她置于乱秦。本可以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引起秦始皇的注意,辅佐秦始皇完成大业扭转乾坤,可她选择漠视。也许自私、也许冷漠,但之于秦宫殿的种种她也能不改初衷,只因历史不可更改,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项羽眉头微蹙,想了好一会儿才叹气道:“花大侠打听她做什么?”

还真有美人?

难道虞姬出现了?

我呆住了,花离叶笑得更加灿烂地拍拍我的肩膀道:

“我家小弟倾慕项家美人多年,不知道将军想要多少聘礼才肯将项家美人嫁给我家小弟啊?”

项羽似是没料到花离叶会这么说,惊诧自眼中一闪而过,思考了一阵子道:“可惜她已经与项某有了婚约,劳花大侠白跑这一趟了。”

接下来花离叶说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脑海中盘旋着项羽的话。

“可惜她已经与项某有了婚约!”

为什么我会觉得心里闷闷的?项羽这小子总算讨老婆了,我不应该为他高兴的吗?为什么会……

如果当初我没有女扮男装,项羽会不会没有这个婚约呢?

我在想什么呀!

我连忙摇头,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出去。

花离叶嘲讽道:“弟弟啊,你再不愿意也只能认命了,将军文武双绝又一表人才,你又是哑巴又是驼背还有肺痨,人家姑娘嫁了你还不是进了火坑一般?你就祝福将军夫妇二人白头偕老吧!”

“既然如此,大美人我们还不快走!这里又没有人欢迎咱们!”我压制不住情绪,想都没想就开口了,然后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项羽的眼神犀利冰冷,像要把我看穿一般。

“额,是是是,弟弟等急了那我们还是快离开这里吧……”花离叶说着就抱住我的胳膊,脚下暗使轻功。

说时迟那时快,项羽大喊一声“慢着”,身形一晃瞬间闪到我们面前挡住了去路:

“花大侠,项某敬重你在江湖上的名气也不想刁难你,只是你带来的这人十分可疑,花大侠是不是欠项家一个交代啊?”项羽的声音不大却很威严,听得人一阵发寒,不由生出几分敬畏之情。

“这……其实是因为小弟性子太冲,花某怕他言语激烈冲撞了将军所以让他装哑巴,还望将军莫要计较。”花离叶连连道歉,我则低着头,不敢出声。

“另外……花少侠的声音倒是有些熟悉啊?”项羽步步逼近,我退了两步却抵到了墙无处可退。

“将军!将军这样会吓到在下小弟的……”花离叶急忙拉过我,挡在了我身前。

这时候好死不死地又传来龙且的声音:“大哥!走,季兄请咱们喝酒去……咦?”

“龙老弟你来得正好!咱们项家来客人了!”项羽朝龙且招手,龙且也加入了观众队伍,把我搞得跟个动物园里的动物似的!

“原来大哥有客人啊?那要不一块儿喝酒去呗!你看你最近总是愁眉苦脸的也该去放松一下了是不是?这位不是花大侠吗?幸会幸会”

“花大侠花少侠,请吧!”项羽冷冷的声音把我吓着了,我赶紧往花离叶身后躲,项羽却一个箭步走上前来抓住我的手腕道:“花少侠不用这么拘泥,项羽又不是洪水猛兽!”

我急忙向花离叶求救却见他和龙且谈笑风生!这个没良心的!

“花少侠怎么不说话?”项羽把我拉到他的房间,大大方方地解下战袍。

眼看着他下一步计划脱下里衣,我赶紧转身脸贴墙。

“花少侠太拘谨了。”

沙沙的脱衣声使我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我感觉自己的脸颊在升温,简直快自燃了。

索性项羽动作很麻利,不一会儿就换上了颜色厚重的罗纱服。

项羽一路只顾拉住我赶路,抓得我手腕火辣辣的疼。

我加快脚步,很怪异地发声:“慢点啊!”

“花少侠是哪里人?”

“小地方,将军不会知道的”喑哑着嗓子,喉咙磨得很难受。

“且说说看吧”项羽看来不打算放过我了,我必须编一个很离奇的身世来混淆他良好的判断能力!

“其实我以前一直流浪天涯,直到漂泊到沭阳,有一天撞见了哥哥,哥哥当时正在百花楼里左拥右抱,我看到他觉得有些熟悉于是就请求进百花楼,可是**把我撵了出来,后来我就进百花楼做小厮,被人欺凌,有一天哥哥刚好点了一个很照顾我的姐姐,然后我就见到了哥哥,可是哥哥却不认我,我负气离开,来到了会稽,在街上差点饿死,可是这时候却看到一个美若天仙的姐姐,她救了我一命,听说了我的遭遇就很同情我,给了我勇气还给了我很多钱,那姐姐说她和项家有些关系,所以在我和哥哥相认后我就急忙来找那位姐姐了。哥哥却硬要我娶那位姐姐,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乌龙事件”

项羽沉默了一会儿,悠悠地吐出一句:“可惜你报不了恩了。”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

“她被人劫持,现在生死未卜……”项羽拳头攥得死紧,咬着牙头上青筋暴露,表情很可怕。

难道项羽说的是我?

这是什么大乌龙啊?我什么时候和他有婚约了!

“你一定也很痛心吧?看你脸都气红了。”项羽严肃道:“如果你一定要怪罪的话就怪我吧。你口中的姐姐是替我挡剑受的伤,若不是我掉以轻心她也不会被人劫持了!总之都是项某的错!”

额……我心里翻腾的不知是什么滋味,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好在不多久,我们就到了一家酒楼。

一进酒楼就有很多乡亲毕恭毕敬地朝项羽行礼,嘴里大声喊:“将军!”然后匆匆离开。

项羽扫视了一下酒楼,不一会儿就见季布在一个不明显的角落朝项羽招手:“大哥!坐这里吧!”

项羽放开我的手,我赶紧揉了起来,一边跟上他的脚步。

“季老弟,大哥给你介绍一个兄弟,他是花离叶的弟弟!”项羽跽坐后,向我招了招手,我傻笑着坐在他对面。

“花……这个姓氏倒是少见。”季布仰头喝了一杯,咂嘴道。

“花离叶这个人你当真不记得了?”项羽语调一沉,季布恍然大悟:

“哦……当年项氏一族倒是有这么一个……可是……”季布皱眉万分不解状。

“可是他已经战死了?”项羽饶有兴趣地盯着季布的表情。

“大哥莫要为难我了,我是一个粗人哪里懂那么多?”季布大掌挠头,抱歉地笑笑。

“不急,就拿花少侠来说吧----”项羽突然刹住尾音,头转向心猛地一滞又安了马达般狂跳的我。

“我……我有什么可说的?”

“花离叶今年少说也已经是百岁高龄了,可是突然蹦出个十来岁的弟弟……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百百百百……百岁?”我惊诧地舌头打结----大美人已经一百岁了!怎么可能?

“花离叶以前是项氏一族的部下,战无不胜!楚败后,花离叶也失踪了。蒙恬攻打楚国杀了我祖父,害的我项氏一族颠沛流离这么多年!”

“段……断不可轻易悲伤!”差点脱口而出叫他段哲!我暗吐一口气:“项家早晚可以血洗前耻!项将军,小弟敬你一杯!”

“兄长一走你就乱来了?小白,快把酒杯放下你抓疼它了!”

我满脸黑线地看着装腔作势的花离叶,用眼神示意道----看你编的烂谎话!敌方已经识破了你就别装了!

花离叶理解能力果然惊人的差,他咯咯咯地大笑着入席,一边拉着龙且道:“我弟弟快到适婚年龄了也没个中意的,好不容易看上个项家美人吧又名花有主了!唉……做兄长的真是操碎了心啊!”

项羽也不揭穿他,应和道:“不是项某夺人所爱,只是陈姑娘与项某是娃娃亲,上一辈早就给我们两个定下了,改不了了。”

哪尼?

什么时候嬴政给咱们定亲了?我怎么不知道?

“陈姑娘?”花离叶永远抓不住重点。

“姑娘家的名字怎么能随便说出去,可是项某夫人失踪了倒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内人单名一个墨字,花大侠江湖上认识的人多,还望花大侠帮忙寻回夫人!他日必当重谢!”

“重谢?”花离叶果然还是没能抓住重点……

项羽微微一愣,击掌道:“花大侠是否想先收定金?”

“这个陈墨我倒是在哪里听说过……”花离叶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宏图伟业拉开了序幕:“花某曾经饿昏在皇宫大牢里,一个叫陈墨的狱卒给了我一个差事,他让我每天搓丸子,等到了夏天,丸子能臭晕不少狱卒,若是放到冬天,丸子就会冻成石头般硬度,然后就可以当武器使用……”

“后来你逃出来没有?”季布感兴趣地挺起身子,几乎要贴到花离叶的身上了。

我,项羽,龙且无语加错愕地看着季布,用眼神鄙视道----孩子,你听不出这是瞎话吗?

“唉……没有……”花离叶仿佛忆起往昔,心痛地喝下一大口烈酒。

“怎么会呢?”季布不依不饶。

“因为……”

“因为你和狱卒产生了感情,你不想走了?”

“因为我即使把狱卒统统杀光我也出不去啊!没有钥匙如何是好?”

季布恍然大悟,我和项羽龙且痛心疾首。

“花大侠武艺超群,可曾考虑过继续为项氏一族效力?”酒过三巡,项羽神色未变,深邃的眼眸中几缕沉伤一闪而过。

花离叶淡笑:“花某早就想重归项家,只是……”

“花大侠有难言之隐?”龙且优雅地品了口酒,用广袖轻轻擦拭嘴角。

“花某受人之托……”花离叶用眼神偷偷示意我,我赶紧在他乱说话前打断道:“兄长一位朋友被人毒哑了,兄长这几年四处寻找名医替他医治!”

“既是如此,项某恭候花大侠效力项氏一族!”项羽起身整理了一下衣物道:“项某出去透透气,天色不早了,今天花兄就在项家歇下吧!”

项羽走后,我开始心不在焉,花离叶坏笑地盯着我道:“哎呀,出门太急忘了带衣物了!小白你吃饱了就去帮忙买些衣服吧!”

“啊?”我略一惊讶后连忙回道:“哎呀!还真忘了带了!行吧哥你先吃着,我去去就来!”

龙且起身想拦住我,被花离叶拉下身去大笑道:“行!花兄弟你早点回来,我们不醉不归!”

我急忙跑下酒楼,夜幕悄悄降临,屋外一片昏暗只有少数几家店门门口的灯笼惨弱的光线将道路染上一片火红。

路面树叶沙沙的扫拭翻飞,相约着飘向远处一架孤桥。

孤桥中央一抹深蓝格外耀眼,项羽伟岸的身体此刻看来有些单薄。

项羽手撑在桥上扬着头专注地看着缺月,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不知不觉我已经挪到他身旁,我听到自己有些颤抖的声音:“项羽……”

“花离叶跟随祖父作战的时候,我还是个十岁不到的孩子……”项羽的声音飘渺的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突然有一天,一个浑身是血的士卒跪在我面前告诉我祖父殉国了……他告诉我我的仇人是蒙恬!是嬴政!是整个秦国!”

“十岁那年,我一个人冲出家门独自在外漂泊了很久……不知饿晕了多少次也不知自己到了什么地方……报仇的血液烧坏了我的理智……”

“项羽……”我大概是世界上最不会安慰人的家伙了:“你祖父看到你在这儿吹风……额会心疼的……咱们喝酒去吧?”

“恩?”项羽蹙起眉头,有些埋怨地盯着我。

“项羽……”

“恩。”

“你是好人!真的……”天哪!杀了我吧!我在说什么?

“回去吧,你穿太少了。”

项羽轻轻拢了拢我的衣服,然后转身自顾自地往项家走去,留下我站在桥头把他的背影在心里描摹了一遍又一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