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火瀑——曙光

更新时间:2022-09-22 07:08:39

火瀑——曙光 连载中

火瀑——曙光

来源:阅读云 作者:七月雄狮 分类:科幻 主角:呼唤 人气:

《火瀑——曙光》是七月雄狮写的一本科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火瀑——曙光》精彩章节节选:在不久的将来,人类文明被一场灾难几乎毁灭殆尽。 主人公作为一名佣兵公司的小队队长率领自己的小队——利齿,在伤痕累累的世界中努力工作。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开一间杂货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烦恼与困难逐一解决,但紧随其后的惊天阴谋却与他的过去紧紧相连! 利齿小队每个人身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也渐渐的浮出水面。 亲情、友情、爱情;悲伤、痛苦、仇恨。 该何去何从? 小说交流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osen入侵事件的第二天,赞歌城所有能打广告的地方(甚至包括房屋的墙壁)上都挂满了各色风格的弗莱因•利齿的画像,街头巷尾无时不刻的在议论着昨天在贫民区发生事。

“弗莱因一个人轻松打败了一名C族战士,这次算是亲眼见到了。”

“弗莱因干掉那个怪物都没用武器!”

“弗莱因徒手撕裂了他的对手。”

……

被夸大了的事迹,在百姓间如是传播着。

只有事情的当事人对此纠结不已。原本始终低调行事的弗莱因•利齿这时候正在反思自己的行为。只是一旦回忆起自己被群众高高举起游街时,他们脸上洋溢着的发自内心的喜悦情感,他几近干涸的荣耀感会被再次注满。

貌似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不过细细算来,却也没多长时间……强迫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复杂矛盾的环境里,全然忘记了时间。

还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弗莱因•利齿在花店买了几束鲜花,向赞歌城中心医院走去。

每次C族人被击退后,都会在城里留下大量的伤患。因此,有人说医院是人类的第二战场。青年佣兵推开医院的大门,一股浓重的药品味道迎面扑来,刺鼻的味道几乎把人呛出眼泪,正门大厅的地上躺满了伤员,医生护士穿梭在临时病榻间狭小的走廊中,到处都能看到鲜血,或是干掉的血迹。

面对毫无头绪的嘈杂,弗莱因心里着实幸亏自己选择成为一名佣兵,而不是一名医生。

小心的绕开伤员,弗莱因走进了安静住院区,这里好像和大厅处在不同的次元,一个嘈杂混乱,一个安静有序。极大的落差感向他涌来,让弗莱因的耳朵里突然变得空空荡荡。他慢慢的踱到值班前台,那里有一名年轻的护士坐班,她手里正在收拾一些杂乱堆放的电子记录本,视线却被牢牢的系在前台墙角附近的壁挂大屏幕上。

屏幕里,一个高大健壮的青年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攻着上身的C族战士,周围百姓喊杀声震天,就好像手刃对手的人是他们一样。

然后镜头剪切,矫健的身影挥刀刺入C族脖颈,还有一个战胜者的面部特写。

“打扰一下。”弗莱因干咳了两声。护士有点恋恋不舍的把目光收回,但是当她看到弗莱因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

“我想找人。”他尽量无视那种暧昧的、不停打量他身体各个部位的目光,说出自己的目的……

他全身被医疗绷带过的严严实实活像个木乃伊,被打飞的软骨支架重新出现在他的鼻子上,只不过比原来大了一号,木然的双眼只在弗莱因进门的时候才转动过一下,之后再次回到静止状态。有那么一瞬间,弗莱因•利齿以为他瘫痪了,不过仔细看过病号牌之后,他断定这个家伙只需要在这里躺上半周,就又能去酒吧找他麻烦了。

弗莱因•利齿一声不吭的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

“谁让你坐下了?”病号说。

“你比看上去要好得多。”弗莱因回答。

有一阵子,两人都没有开口。他们并非无话可说,而是都不愿地一个开口。窗外年轻的护士小姐们悄悄地议论房间里高大的佣兵战士,每个人都想在近距离瞧上他一眼。

“你到底来做什么?”支架鼻问道,他实在受不了屋里屋外的这种氛围,如果不是因为受伤,他一定会跳起来再和这名佣兵楷模狠狠干上一架:“看我笑话?还是羞辱我,或是在我的医疗器械上做个手脚,让我死于意外?”

“说实话,我并不知道我在你们的圈子里那么不受欢迎。不过这也无妨,时候一到,你们自然再也不会看到我。”弗莱因用带来的鲜花把床头上的绢花(这里的绢花好像一大部分都是丽莎做的)替换下来,“我今天来是道谢的。”

“道谢?”支架鼻吃了一惊,这家伙疯了吗?

“你的所作所为我们都看到了,如果不是关键时刻你挺身而出,贫民区可能会有更多的人会被杀害。当然也很有可能包括我那些住在贫民区的亲人,所以我来道谢。”

“你别逗了,你只是来看我笑话的。”支架鼻地吼道:“你现在是大明星,赞歌城所有的女人都为你着迷,所有的商铺都愿意免费为你服务,而我在舍命阻止一场残局的发生之后,却躺在可怜巴巴的呼吸着把你举过头顶的人群脚下所荡起的烟尘!”

他顿了顿:“你知道那种滋味吗?作为Accord的战士,我以消灭爬虫和外星为己任,为了城墙内的人们能够安居乐业!我坚信全世界活着的人都能够同仇敌忾,肩并肩的和我们一同作战!但是!”

“却惨遭背叛,就是你们这些佣兵,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了恶魔!和走私贩、无法者勾结,我十几名弟兄就这样埋在福塔雷萨的荒野!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你永远不会知道!”

支架鼻几乎撑起了身子:“一个个告诉他们的家属,他们的亲人已经离世!把那句话说出口,我宁可冲进虫海死个痛快!你无法知道目睹一个个家庭的痛苦崩溃是多么的……”

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的怒斥。护士推开门严厉的批评了他们两个,在得到弗莱因的保证后终于转身出去。

[你错了,我理解,眼看自己朝夕相处、情同手足的战友们惨遭背叛一个个死去……]弗莱因拍拍额头,不想让哪些痛苦地回忆钻出脑海。[却无法伸出援手,这种渺小、无力的感觉,又有多少人知道?]

弗莱因等他平静下来,声音低沉的说:“别人我无法保证,我的小队里虽然爱财的家伙不在少数,但是每一个能够呆在我的队伍里彼此信任、依靠的队友,都不会是那么浅薄的人。福塔雷萨、Dredge方面无数次过来挖人都被回绝,在我们眼中,金钱不是第一位的。”

“那你们要的是什么?”

弗莱因想了想:“如果是鹰眼的话,他希望更有尊严的活着,因为他无法忍耐别人的冷嘲热讽。鹰眼追求的是众人的肯定和更为稳定的工作环境,所以他离开佣兵公司去Accord我想我可以理解。至于其他人……应该是一种归宿吧。”

“至于什么是归宿,我想每个人的理解都有所不同,”他接着说:“有人只喜欢结束任务后找个酒吧狠狠的醉一晚,或者是找个姑娘好好的快活快活,但是其间不乏一些更为另类的人,他们结束任务后只是安心的舒了一口气,感叹死神没有带走他或他们中的任意一个,然后找到自己的知己、或是家人似的存在,将自己这一次外出的见闻细细的说给他们听,他们并不会因为有孩子好奇而打断他的叙述而生气,也不会因为周围的质疑之声而心情忧郁。因为这类人深深的知道,美好宁静的生活在如此苦难的世界中,只是痛苦与绝望之余的小小片段,若不抓紧,则转瞬即逝。”

“如果硬要我说我的追求是什么,”弗莱因站起身准备离开:“我最终的愿望是经营一个杂货铺,终老一生。但是在此之前,我会为了活着的人,哪怕只是自己身边的人能有更多希望而战斗。”

支架鼻微微的皱着眉头,用那种混合着多种情感的目光望着弗莱因•利齿走向屋门的背影。

“你像个诗人,利齿。”他突然说。

“回想起杜德老师传授文字奥秘的那段时间,我到现在仍然觉得还是当佣兵更轻松一些。”他拉开门微微一笑:“希望你这家伙早日出院,有兴趣的话我们再好好的较量一番。”

“我不叫‘你这个家伙’,”支架鼻不满的说道:“我是Accord的突击手‘辉耀’,记住这个名字,不然下次这个支架就会戴在你的鼻子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