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快穿新略:娘娘请上座

更新时间:2020-06-29 13:38:49

快穿新略:娘娘请上座 连载中

快穿新略:娘娘请上座

来源:落初 作者:骨思玦 分类:科幻 主角:林长泽么 人气:

主角是林长泽么的小说《快穿新略:娘娘请上座》此文是骨思玦原创的科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都说穿越要赶上好时候,谋个公主皇后娘娘当当,这运气差的就是进冷宫当弃妃了。  “弃妃好歹在宫里头,有东山再起的一日,这穿成了被丢在宫外废址的废妃是怎么回事?”  长思央望月长叹,真是倒了九辈子的霉了,得宠无望,就得钱财吧,长思央撸起袖子发财致富,搞服装,开副业,逛青楼……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只是,投怀送抱的玄衣帅哥是怎么回事?  还定情扳指?  还外加小包子?  哦,一世双挂还来一世?  长思央表示,死是老娘的鬼,生是老娘的人。林长泽,我们来日方长!  (二骨完结文《闪婚99分:王牌贵妻》、《宫少的专属:hello,小傲妻》)  (读者群—300576894)  (微博:dear-骨思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哎呦喂,长思央摸了下摔得疼疼的膝盖,怎么回事呢,疼死自己了。

哪个缺德的扔了西瓜皮还是香蕉皮,可要把自己摔死了。

刚要爬起来时,膝盖一个疼痛,又摔了下去,头磕在了瓷板上,长思央还没有来得及吐槽下这糟糕的事情呢就晕了过去,手心里还握紧着月牙玉。

醒来时,长思央发觉自己躺在一副古床上,还没来得及惊吓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环境呢,就要被自己的服饰吓得晕厥过去。

妈咧,这是个什么情况,自己明明穿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服装好不好,这……这长袖长衣是什么鬼。

这……这周围的……

这屋里的摆设,几乎全是木制品的,且看那种颜色,一看就知道上了年纪了。

这什么情况!

敢情自己来拍戏了?

长思央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起来,打着赤脚在房里走动,一定要明白这是哪里,一定要搞清楚状况。

墙壁上粘了一副画,画的边角有一行字,作为一个从来都写简体字的人,长思央表示,那是什么鸟语自己看不懂。

自己学的是文学系,现在文学,对于古代的各种甲骨文啊鱼尾文呐,真是不太认识。

钻研唐氏宋词之类的,拿的资料都是已经翻译过来的,遇到不懂的,都是找学翻译的同学来帮忙的,对于这种古文字,真是大字不识一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就是林长泽跟自己表白了送自己一枚价值一个亿的玉佩,然后自己太得瑟了瞎了眼睛的踩了香蕉皮还是西瓜皮的摔了一跤嘛,把头给磕了吗!

按照正常的情节,自己要么被抬回了寝室,要么被抬去了医院里,这……这醒来在这个地方,几个意思。

没听说最近要演什么角啊?

有什么角色也应该被表演专业的美女们给抢走了,这里哪轮得到自己什么事情呢。

对了,月牙玉呢,月牙玉可别掉了,管他这里是什么地方呢,定情信物不能掉了,那可是林长泽给自己的订婚礼物,订婚礼物呢,凭借这个,自己是能嫁给林长泽的。

找了半天,长思央发现那玉佩完好无损的挂在自己腰间,它多了一个穗,金黄色的穗。

“月牙玉啊月牙玉,什么都可以掉了,你可不能,凭借你,我还要跟我男神成神呢。”

月牙玉——花痴,那个未来的事情,别做梦了。

谁!谁在说话!

长思央望向四周,“谁在说话,出来,谁花痴了,我们是互相吸引好不好。”

月牙玉——互相吸引也过去了,你现在是在大央王朝,长思央!

大央王朝?

卧槽,那是个什么鬼东西,历史上有这样一个朝代?

“别给我装神弄鬼了,谁,出来,出来!”

长思央随手抓起了一个花瓶,作为护身符,万一遇到危险的情况,老娘一个花瓶就甩过去。

月牙玉——我是月牙玉!

长思央:“……”

这东西在说话?不至于吧,它又没有嘴巴。

戳了下玉佩,“是你?在说话,你不就是一块玉佩嘛?”

月牙玉一动,跳在长思央手里,竖起身板,自信满满的语气——人家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玉,人家是皇后佩戴过的玉,人家是有灵感的玉,人家是个有生命的东西,人家很厉害的。

人家人家人家……

听得长思央只想呕吐,如今这社会,怎么玉佩也嗲里嗲气了。

别这样了,人家很矜持的。

长思央,“……”

呕吐加剧,这真是自己见过最嗲里嗲气的玉佩了。

月牙玉——主人,人家是很可爱的,主人,人家是一个系统,快穿系统,专门带你穿越的,你现在是在大央王朝!

穿越?

哈哈哈哈……

开什么国际玩笑,自己穿越了,谁穿越自己也不会穿越,自己是个相信科学的人。

月牙玉——主人,不信你可以打开窗户看一看,你的两个侍女小元和明月正在院里打扫卫生呢。

what?

侍女?

将信将疑的长思央走近窗户边,轻轻的打开了一点点的小缝隙,果然看见两个丫鬟模样的人在院里打扫卫生。

卧槽!搞不好自己真的穿越了?

这么厉害的!

“那你说,我现在是什么身份?”

月牙玉非常诚恳的说了两个字——废妃!

长思央,“……”

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废妃,有这样损人的吗?

“胡说!”

长思央才不信自己运气有这样糟糕呢。

人家穿越都是穿成格格公主郡主、皇后贵妃宠妃的,比较差的也穿越成了侯门大小姐,自己穿越成废妃是几个意思?

——主人,接受现实!你现在是大央王朝的第九位王上秦正泽的废妃,也是大央王朝第一个废妃,现在是大央王朝央正66年!

第九位王上的废妃?还是大央王朝第一位废妃,大央王朝存在66年了?

这是来搞笑的吗?

这身份,真是太尊贵了,自己享受不起。

月牙玉——主人,你在这一世有情劫,你等渡过这一世的劫难才能解脱,到时候,我带你去另一个世界。

渡劫?

你给我住口,我又不是修仙,渡什么劫,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月牙玉——以后你就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了。

长思央抚摸了下月牙玉,语气甜甜的说出滚字。

月牙玉——主人,我说的都是实话,一会儿小元会端水进来,你可以探讨虚实。

说完后,月牙玉乖乖的飘到长思央的腰带上去了,自觉的系在那里,动作连贯,就像是有一双手在系一样。

目睹这一动作的长思央目瞪口呆,竟然……竟然还有这种操作,这……这会要是有人跟自己说这个世界是有妖魔鬼怪之类的话,自己绝对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这……这简直就是一个月牙玉精。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吱嘎一声,门推开了,小元端水进来,“小姐,该洗涑了。”

这时,月牙玉给长思央输入信息——小元,废妃长思央的陪嫁丫鬟,跟随长思央多年,情比姐妹。

长思央,“……”

捏了把月牙玉,能不能说妃子的时候别带上废字,这多不吉利。

月牙玉继续给入信息——央正60年长思央,十二岁嫁给十五岁的太子为侧妃,央正66年,大央王朝第9位王上秦正泽继位,后宫佳丽二十人,央正69年,宠妃央贵妃善于妒忌被废,牵宫外废址元明宫居住,无召见不得入王宫半步。

长思央,“……”

这简直不是用一个CNM可以表达心里的愤怒的。***,穿越成什么不好,非要穿越成废妃。

成弃妃也好啊,弃妃好歹在王宫里,有东山再起的一天,自己穿越到这鸟不拉屎的废址元明宫,成为无召不得入宫的废妃,这……这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自己做错什么了,不就是答应了男神林长泽的求婚吗,贪心的拿了价值一个亿的玉佩嘛,怎么就遭遇这门子报应了,这……真是天理难容,天理难容呐。

还没有开心的跟龙姐说自己的恋爱呢,就下了十八层地狱,真是命里带煞气。

长思央捏了下腰间的月牙玉——死玉,现在是多少年。

月牙玉提示——人家是月牙玉,是林长泽送给主人你的定情信物。

长思央,“……”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心里气得很,恨不得一脚踩碎了这个破玉。

摘下玉佩刚要扔掉的时候,小元冲了过来,“小姐,小姐别做傻事啊,小姐。”

“小姐,你心里有气,做什么都行,千万别摔了这玉佩,这是夫人留给你的唯一的念想了!”

“夫人?”

“对啊!”小元点点头,“这是夫人家族里传下来的,小姐一出世,就随身佩戴这玉佩的。”

见小姐听说是夫人留下来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心里舒坦了一口气,小姐现在啊,是埋怨王上到骨子里了,压根不敢提王上,更别提说这月牙玉是王上送的了。这……这小姐要是知道了,非当场把玉佩给摔碎了不可。

长思央举着玉佩,“现在是什么年份?”

那臭玉说的一切是不是真的?

“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连这个都忘记?”

小元担忧的说了句,开始检查长思央,看她是否哪里撞伤了。

待看在长思央打赤脚时,啊啊的大喊出声,不知道还以为长思央杀人了呢。

“小姐,你怎么能不穿鞋就下地呢,地上是有湿气的,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小姐,来,来,”

小元扶着她在床边坐下,快步的把水端了过来,这水里加了些药,美颜润肤用的,特意调啊下,打算给小姐洗脸的,现在看来,洗脚要紧。

“小姐,来,洗脚!”

长思央,“……”

这样被人服侍着,甚是有一些的怪异。

“小姐,你可要爱惜自己,不能做傻事情了。”

“小元,我……我是怎么回事了?”

“小姐,你……”

小元欲言又止,“小姐真的忘记了吗?”

长思央想了想,还是装失忆得好,谁知道这个大央王朝的习俗是什么,万一说是穿越来的,人家把自己当成妖魔鬼怪抓了起来架在火上烤那就真的要玩完了。

揉了下眉头,长思央假装有些不舒服的样子,“小元,我醒来,头有些晕,好像忘记之前的事情了。”

“小姐,那些事情,忘记了更好,都怪王上,王上太无情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