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烽烟古战场

更新时间:2022-09-20 08:02:28

烽烟古战场 已完结

烽烟古战场

来源:阅读云 作者:樛木 分类:军事 主角:李天禄 人气:

主角叫李天禄的小说是《烽烟古战场》,它的作者是樛木最新写的一本军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古梁山好汉啸聚之地。血与火的融汇,爱恨情仇交织。土匪豪强奋起抗倭,书香人家逆子投敌。在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一代男女在古战场演绎了一部新的铁血演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赵啸风再次进入白家,完全是冲着白家父子去的,特别是那个二少爷白起元,在他眼里就是害死爹娘的元凶。有了上次的经历,他知道自己即使到了后院,也很可能找不到白起元,甚至根本没有对白家父子下手的机会。但是爹娘的仇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在进去之前,就已经想好这次进入后院,只要白家父子有人出来,不管是哪一个,谁先遇上算谁倒霉。

他进入后院和上次一样很顺利,但是进去之后才发现,白家后院的戒备比上次严密了许多。白家的家丁上次是不进后院的,这次却是在他刚落地不久,就被进后院巡查的家丁察觉。家丁们大呼小叫地围了上来,同时惊动了各个房间里的人。家丁人还不多,只有三个,远远地逼近赵啸风,但不敢过于靠近。

赵啸风没想到今天还没有开始找仇人,就已经被发现了。他看到家丁远远地呼喝着,此时自己如果赶紧逃走,说不定还来得及。但是他很不甘心就这样空手而归,同时他也知道,今天这么一来,今后再想要进入白家寻仇就更难了。就在他犹豫之间,不远处的一扇房门开了,从里面出来的人大声喊着:“快!都给我上去!别让他跑了!”喊声刚落,那人就朝赵啸风所在的方向开了一枪。

黑暗中,赵啸风本来只能看到回廊下的一个黑影,根本辨不清出来的人是谁,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分明。那人一出门就大声呼喊,反倒让赵啸风听出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想要找的冤家对头白起元。他没有丝毫犹豫,抬手就向着离得并不远的那个黑影连开了四五枪。

赵啸风听到白起元惊叫了一声,黑影倒下,看来是被打中了。他还想朝白起元倒地处冲过去,这时候进入后院的家丁多了,又有几扇房门打开,响起了白起龙的声音。原来已经逼近的三个家丁,朝着赵啸风开了枪,虽说没有打中,也还是把他逼退了回去。

后院里的人越来越多,朝赵啸风开枪的家丁也增加了,他只好一面还击,一面向来时翻越院墙的地方跑去。但是这次他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家丁们在白起龙带领下步步紧逼,当他退到院墙边的时候,手枪的子弹打光了。还没容他爬上墙头,几个枪口就对准了他。他不愿意束手就擒,随手抓起身边的杂物和家丁拼命。但家丁们知道他的枪没子弹了,于是一拥而上,将他牢牢地摁在了地上。

白起龙过来看了看,确认了就是赵啸风,他不知道弟弟白起元情况如何,暂时没空管赵啸风,只是吩咐家丁:“先把他押到看押房去,你们严加看管。”

家丁们将赵啸风绑了个结实,然后押着他朝白家平日关押抗租的佃户或者抓住的要犯的‘看押房’去了。白起元目送赵啸风被带走,连忙过去看白起元怎么样。

白起元此时已经被抬进了他自己的房间,家丁中几个懂点救治的正在七手八脚给他止血。白起龙看了看,见弟弟的伤是在腹部,不过是斜着打进去的,子弹没有深入腹腔,而是从左侧腰间穿了出去。他知道这个伤看着挺可怕,但是要比他娘的伤轻得多,特别是子弹没有留在腹腔内,可说是不幸中之大幸。他的心中稍稍定了一点,但也不敢掉以轻心,他明白腹部中枪以后,受伤者是很难受的。现在就等柳先生来,让他看看弟弟的伤要不要紧,然后再定行止。

白起元刚受伤时还没怎么样,现在反倒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叫,弄得白景明忧心如焚,也害得家中上上下下跟着他喊叫声的高低,一阵一阵的忙乱不止。

白起元的呼喊,还惊动了一个人,那就是本就只剩一口气的孙金锭。孙金锭在自己房中,先是被一阵枪声惊醒,接着就传来了小儿子的惨呼,让她突然就像服用了仙丹一般,居然强撑着要从床上坐起来。这些日子,一直在她身边服侍她的是丫环水儿,另两个丫环仙儿和花儿则轮流换着伺候。刚才外面一阵忙乱,仙儿就被叫出去了,只有水儿在她身边。

孙金锭撑起了半个身子,水儿一看连忙将她扶了起来,并且给她身后垫上了枕头。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孙金锭已经喘得接不上气来,靠在那里闭着眼睛倒气。好一阵子过后,她才略好了一些,眼睛睁了开来。水儿见她睁眼,明白她牵挂的是什么,抽空到门边问了问经过的家丁。水儿问过之后回到床边,告诉孙金锭:“太太,我已经问过了,二少爷受了点伤,不过不是很重,现在已经派人去叫柳先生了。大少爷见得多,他也说二少爷的伤不要紧。”

孙金锭似信似疑看着水儿,看得出她还是耽心着小儿子,只是没有气力挣扎起身而已。

这时候只听外面一阵骚动,有人在传话:柳先生到了。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纷沓而来,还听到白起龙在和柳先生打着招呼;再接下去外面的声音少了,白起元的*也低了下去。

孙金锭一直睁眼半躺着,关注着门外的动静。她这边没人进来,水儿一个人在,也不敢离开,陪着孙金锭静静地等待着外面传来消息。这一阵等待实在是漫长,好不容易外面的人声又嘈杂起来。水儿看着孙金锭,慢慢挪到门口,想要喊住哪个路过的人打听一下消息,却不料仙儿正好回来了。水儿看仙儿的脸色就知道二少爷度过难关了,连忙将仙儿拖了进来,两人来到孙金锭的床边,仙儿向孙金锭禀报:“太太,二少爷没事了,柳先生打了保票,说只要十天半个月,二少爷就可以下地行走了。”

孙金锭神色紧张地听着仙儿说话,等到仙儿说完,她神色放松了下来。大概是这短时间的紧张,消耗掉了她仅剩的一点精力,她神情一松懈,就朝后靠在枕头上,双眼再次闭上。水儿和仙儿看孙金锭脸色平和,似乎是睡着了一般,也就没有在意。水儿向仙儿问起二少爷那边的详细情况,仙儿尽其所知回答着。等到两人说完悄悄话,再次看向孙金锭时,见到她还是那样平静地躺着,于是水儿上前询问道:“太太,我扶你躺下去好不好?”

孙金锭没有回应,水儿又问了一声,还是没有得到回答,而且孙金锭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水儿顿时感到大事不妙,连忙上前轻摇着孙金锭,连声呼唤着。她呼唤的声音越来越响,摇动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太太还是毫无反应。水儿这才大声哭喊着朝门外奔去,随着她的哭喊,一大群人涌进了房里。白景明和白起龙、白起凤都来了,可是任凭他们怎么呼喊哭叫,孙金锭都再也听不到了。

赵啸风被关押的地方是白家私设的牢房,是用一间坚固的大屋改造的,里面用粗木栅隔出了几个大笼子一样的空间,原来的窗口都被封死了,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但是靠近屋顶的地方另开了几个小窗口,是在木笼子之外,人没法爬上去,外面的声音却还能传到里面。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外面的声响,乱了一阵之后稍稍平静了一会儿,忽然又嘈杂起来。他不知道自己那几枪打中了谁?只是感觉好像打到了白起元,但是不知道他伤得重不重?门口的看守只有一个,似乎也被嘈杂声所吸引,只是偶尔进来看上一眼。赵啸风对看守不感兴趣,也不存在逃出去的幻想,他只是希望自己那几枪能要了白起元的命,那也就算是对得起自己的爹娘了。

忽然,门口有了响动,是有人来了。赵啸风能听出来人好像是赵立本,但听不清他们说的是什么。他没对赵立本存什么分外之想,只是希望他能进来,自己就能向他打听一下白起元的情况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门口,居然真的看到赵立本走了进来,还看到他走到门边,从墙上取下了牢房木栅门锁的钥匙。赵啸风不明白赵立本这是要干嘛?或者说是不明白他接受了白家什么指派难道白起元死了?白家要马上杀了自己泄愤?可是看着也不太像,这个赵立本身后没有其他家丁跟进来。

赵啸风还在那里惶惑不解,赵立本已经来到了他所在的木栅门前,二话不说就过来开锁。门上的锁链打开以后,赵立本没有回答赵啸风的问话,只是急促地说:“你快走!白起元被你打伤了肚子,他娘一着急咽了气。现在他们正在那里乱着呢,等到他们一消停,你就没生路了。这里的看守被我骗去后院了,赶紧走,什么都别说了,他们很快就会发觉的。”

赵啸风连忙跟着赵立本跑出了牢房,赵立本带路,七拐八弯的居然没有遇到一个白家的人。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门边,赵立本打开门栓,和赵啸风两人跑出了白家。两人在镇上跑了一段路,眼看就要出镇了,后面还没人追来,赵啸风这才有了问话的机会。他问赵立本:“立本,你这样放了我,这是为什么?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赵立本说:“我早就看不惯白家的为人了,我娘也一直要我离开白家。我现在回家一趟,和我娘说一声,马上就会离开魏岗镇。你快走吧,被他们抓住,你必死无疑。我就算是被抓回去,顶多也就挨上一顿打,他们还不至于杀了我。再说了,他们也未必抓得住我,你不用替我担心。啸风兄弟,快走吧,要是有缘,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

赵啸风知道现在不是拖泥带水的时候,道了声谢,就和赵立本分手了。他们两人刚分手,赵啸风刚刚跑到镇子边,还没有跑到山脚下,后面就传来了白家人追赶的呼喊声和脚步声。

他连忙加快步伐,拼命朝不到两里地外的山脚跑去,只要进了山,要想在夜里追上他就没那么容易了。可是要命的就是这不到两里地,虽说是在夜里,但后面的追兵打着火把,还是能够看到前面奔跑的人影的。

赵啸风玩命的跑着,这时候的他又不想就这么死了,既然跑出来了,他就要活下去,继续找白家人报仇雪恨。好不容易,他跑上了山路,眼看就要消失在山上的树林中,后面的追兵开了枪。这一阵枪还不是一两支枪开火,而是至少有十支以上的长短家伙,“乒乒乓乓”一通乱射。

赵啸风在跑进林木中的时候,忽然感到背上受到重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凭着一股想要复仇的意念,坚持着没有倒下,继续朝山上林木深处奔跑,也不顾脚下到底有没有路了。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耳中只听身后的呼喊声越来越远,他的神智有点迷糊了。就在这个时候,他一脚踩空,从一个斜坡上滚了下去,至于最后滚到了哪里,他就全然不知道了他昏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