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卧底王妃的男友们

更新时间:2020-06-12 13:07:58

卧底王妃的男友们 已完结

卧底王妃的男友们

来源:落初 作者:淑泉 分类:都市 主角:王氏忠 人气:

完结小说《卧底王妃的男友们》是淑泉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王氏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淳于萸,是丞相府邸最卑微的妾生之女。白日里,在丞相府邸我和一个粗使丫头无异。然而,在暗夜中我却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死士。从两年前完成了一次关乎国家存亡大计的任务回国后,自己就和三个有绝对能力,可以改变历史颠覆历史的男人有了命运的缠绕。丈夫,玉晟宁:对不起,我从来对您都是没有感情的。嫁给您,只是为了完成保护您安全的任务罢了。君王,玉晟靖:对不起,我对您生来就只有效忠没有爱情。敌人,寰宇:对不起,我是爱你的,却不能陪伴在你身边,我们只是有缘……终归无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念想!?”玉晟宁王爷的眉头更蹙了。

“王爷!王爷就依了粉黛吧,我们就别去找王妃嫂嫂了好吗?”粉黛对着王爷撒娇道。

“不行!”王爷决绝道。

粉黛一听柳叶弯眉也聚拢在眉心了,“王爷,为什么不行!”

“因为!她不配承受你的这份念想。”

“王爷,嫂嫂怎么会承受不起呢?我想嫂嫂对于这份念想的情愁是更深的!嫂嫂现在的心情粉黛可以想象,粉黛对嫂嫂是愧疚的,所以我要补偿嫂嫂,要成全她!”

“成全!“哼!你倒是伟大,用对自己来说世上仅有的、唯一的、最珍贵的一份念想,去成全她的‘红杏出墙’。本王告诉你,本王不答应!本王要你拿回那只镯子。”王爷此时如一头怒吼的雄狮一般可怕。

“王爷您怎么能说出这样伤人的话来!什么叫‘红杏出墙’?您这么说嫂嫂会不会太过分啦!”粉黛也气愤的喊道。

“她给你吃了什么**啊!竟然让你这样傻傻的替她着想,替她说话。”粉黛越是这样“傻傻”的维护淳于萸,玉晟宁王爷对淳于萸就越没好感,虽然他一直对淳于萸就没有过好感!

“淳于萸,你给本王出来!”当王爷与粉黛立在淳于萸的院落当中时,玉晟宁王爷带着怒气的,对着主卧房大吼道。

“王妃,是王爷来了。”随碧听到了王爷的声音,边放下手中的果盒,边对淳于萸道。

“你先去迎接王爷吧,我随后就到。”淳于萸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到内室的屏风后更衣去了。

“王爷吉祥!”随碧来到院中,向王爷行礼道。

“淳于萸呢?淳于萸!本王驾到你还不赶快给本王滚出来!”

“王爷您别这么大声嘛,让侍女们听到以为王爷和嫂嫂不和,这多不好啊!”粉黛轻声劝道。

粉黛正劝着,淳于萸已从卧房出来,来到了院子里。晚风吹在身上,着实有些让人受不了,连淳于萸这样的,都要打个哆嗦呢。“王爷吉祥!王爷有何事,请到房中说吧。”淳于萸见到自己的丈夫,如同见到了客人一般,她站在王爷身侧,一手为他引路的说道。

见王爷不移步,淳于萸便冷笑道:“王爷不要误会,妾身只是不想让王爷和粉黛小姐在院子里冻着。”。

“不必了!本王有话要问你,你就在这儿答便是。”

“是!”

“粉黛的镯子,你现在把它拿出来!”王爷的一只大手已经由身后放置身前,摊平在淳于萸面前。

低头看着那只大手,有抬头看向王爷“镯子?什么镯子?”淳于萸一脸疑惑的问道。

“淳于萸不要给本王装傻!交出来!”

“妾身……”淳于萸刚要请王爷把话说清楚,就听见一旁的粉黛抢言。

“哦?嫂嫂,是这样的。早上的时候我的镯子不小心掉了,想问问嫂嫂是不是掉在你的院子里了。”

“粉黛小姐的镯子怎么会掉在我的院子里?”从对淳于萸面部神情的观察来看,粉黛觉得淳于萸似乎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又是怎么回事?她的侍女怎么敢将这么大的事隐瞒住,不告知淳于萸呢?

“那……那是因为……因为早上的时候……”粉黛结巴了起来。

“早上?怎么了?粉黛小姐您有什么话尽管直说就是了。”淳于萸温和的对她笑笑道。

“嫂嫂,真的对不起!我的侍女早上的时候不小心撞碎了您院子里的瓷瓶盆景。”

“什么!瓷瓶盆景碎了!”淳于萸的面容顿时表现出震怒的情绪来。随即就见淳于萸面色阴沉的看着随碧问道:“碎了的不是窗台上,昨日我刚种植的兰花吗?怎么会变成是御赐的瓷瓶盆景?!”

“请王妃降罪,奴婢隐瞒了王妃,奴婢不是有心要隐瞒王妃的。此事原先奴婢是想要禀明王妃知道的,只是突然想起王妃近日身子不适,奴婢生怕王妃知晓此事后……再急火攻心昏厥过去,所以……所以就……”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隐瞒此事!”淳于萸勃然大怒。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嫂嫂,您别怪随碧了,这都是我的错。”粉黛难过的向淳于萸低头认错道。

“这怎么会是你的错!撞碎那盆景的又不是你!”王爷对粉黛说完,又对淳于萸道:“你连一个小小的侍女,有没有在欺骗你都弄不清楚,你这个王妃是怎么当的!”

“妾身知罪,请王爷责罚!”

“你虽有罪,本王却无法惩处于你……你毕竟不是导致盆景破碎的元凶。算了!只不过是一盆盆景罢了!我想皇兄即便是知道了,也不会怪罪的。见你原先也不知晓,看来粉黛的镯子还在这院落当中了,就在这院子里找找吧。”

“来人!在这院落各处仔细寻找小姐的镯子。”

“是!”

淳于萸见王爷这般,心想道:王爷说的好听。皇上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自然怪罪不到王爷头上。保护不利,使得御赐之物破碎是淳于萸我的过失。犯下如此严重的过失,是必要受到惩处的,而王爷您也不是宽宏大量不愿惩处淳于萸,只是这件事让您无权决定如何惩处!

十几名侍卫在院子里寻找,找寻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一侍卫刚说道:“王爷!全都找遍了,还是没有……”

“王爷!”一名侍卫“兴奋”的声音便响起了。他从不远处的那尊瓷瓶盆景的“残骸”处跑了过来。“找到了,王爷!”侍卫将手中的镯子呈给王爷。

王爷接过来对着月光看了看,确定是粉黛的那只后,交到粉黛手中道:“收好它!”

粉黛神色有些不甘的接过镯子双手拿着,又问那侍卫道:“在哪里找到的?”

“那边碎了的瓷瓶盆景下面。”

地点没有错啊!怎么只有这一个?不是应该……

“妹妹,镯子已经找到了,可你怎么看起来还是不太高兴啊!难不成妹妹还丢了什么东西在我的院子里吗?”淳于萸冷声问道。

“啊?没,没有了!”粉黛还在想,为什么不见她与这镯子一起放在那儿的,对王爷诅咒的白绸布偶。

“既然找到了,那我们就回去吧。”王爷温柔的搂着粉黛的肩打算离开了。

“王爷,这隐瞒盆景破碎的侍女该如何处置?”淳于萸问道。

“你的侍女你自己看着办!”王爷撂下一句话就走。

“不!不!王爷,王妃嫂嫂我想起了,妹妹,妹妹早上还丢了……丢了一个香囊,不知道是不是也在那下面?”粉黛赶紧用一手抵在王爷的胸口上迫使他不能前进,一边扭头“笑”对淳于萸道。

淳于萸在一旁漠然,心想:“还未死心吗?”

“再去那下面找找!”王爷对粉黛是千依百顺的,大晚上的连她的一只香囊也要找。

“是!”侍卫退下继续找。

可找了好半天还是没有粉黛想听到的消息,“王爷,属下找遍了整个院子还是没找到小姐的香囊。”

王爷在这冷嫂嫂刮着秋风的院子里也站了好半天,他也逐渐有些不耐烦了。于是便对粉黛道:“一只香囊而已,这个丢了倒是无碍,明儿本王让‘仙乡楼’的人给你送一只新的来,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仙乡楼’的香囊吗?这里风太大了,如若你再这样待下去,生病了本王可是会心疼的。我们回去吧,嗯?”

“可是……王爷!”粉黛还是不愿相信,不愿离开。

“随碧,盆景之事待会儿再与你算账。你先去命膳房准备些驱寒的姜汤来。”淳于萸在此时开口道。

“是,王妃。”随碧从地上站起身,退出了院子。

“粉黛小姐如若还不信,想继续在我的院子里寻找,那就喝些姜汤在找吧。”淳于萸冷声道。

此时王爷见粉黛的坚持有些不悦了,道:“粉黛你为何执意留在这里寻找?”

“啊?!”粉黛没想到王爷会这样问她,顿时紧张得手心冒汗,担忧而害怕的看着王爷。

淳于萸也到没想到王爷会如此问粉黛,这一刻她倒是对王爷有了一点赞赏的心情。

“王爷……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啊?”粉黛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王爷凝神的望着粉黛好一会儿也不言语,这让粉黛心中更是发毛了。直至秋风吹得一阵比一阵更紧了,直至粉黛的面庞完全失去了血色,王爷才移开视线,独自阔步往院外走。

待粉黛极其不愿意的随着玉晟宁王爷及一大批侍卫走后,淳于萸才回了卧房继续坐在暖暖的炕上喝茶。

随碧两手空空的回来了,也不诧异王爷的离开。只问淳于萸道:“王妃,可以传膳了吗?”

“嗯。”

放置好晚膳,随碧去暖炕请淳于萸,却不见她的身影。“王妃,晚膳已准备完毕了。”随碧到了最里头的内室才找到她。

“好,我知道了。”

虽然淳于萸是这样答应随碧的,可她却始终没有动过身子。随碧见此,也只是静静的退出了内室没有再“打扰”她。

随碧一直在膳桌旁等候淳于萸,好不容易见她来了,随碧道:“王妃膳食已经凉了,奴婢给您再热一次吧?”

“不用了,这样可以了。随碧你也没用晚膳吧,坐下同我一起用吧。”淳于萸坐回位置,拿起筷子用起膳来。

“是!”随碧也就着身边的位置坐下,陪着淳于萸默默的吃着。

“刚才你出去,四周可有什么异常吗?”淳于一边夹着菜放进随碧的碗里,一边问。

“没有,刚才王妃借故让我离开的时候,我观察四周没发现有任何异常。”

“他没有出现!无论是在王爷来时的屋内,还是屋外,都没有他的痕迹。”

“王妃,那人在和我们玩儿什么把戏?”

“是啊!他想玩什么把戏呀!”

“难道我们一直都错认为粉黛的身份了?”

“不是!”

“那为什么……”

“我猜今日的粉黛,只是他丢下来的一颗小石子。他应该是想知道:粉黛单纯的针对,能引起我们多大的反应吧。”

“他在测试我们?可是有这个必要吗?他在暗处自然知道我们,他不是应该急着要把我们赶出王府,甚至是杀掉我们才对吗?”

“没错,他应该要这么做才对。可是,他却出乎意料的没有这样做!”

“王妃,看来如今的形势对我们不利啊!我们现在到成了老鼠,他是猫了。”

“老鼠!猫!如果现在我们在他的眼里是可以随时耍弄的老鼠,那么我们就顺遂他的心意当一只团结同伴的老鼠好了。”

“王妃的意思是……”

“你不知道,蝼蚁也能搬到大象的吗?”

“随碧谨遵王妃之命!”看出淳于萸已经拿定了主意,随碧也有了十分的信心,她对淳于萸胸有成竹道。

淳于萸淡笑着站起身子走到窗户边,看着外头暮色深沉中的秋色吟道:“山雨——欲来——风——满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