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情深入骨:前妻不好宠

更新时间:2022-06-30 07:47:15

情深入骨:前妻不好宠 连载中

情深入骨:前妻不好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卿九九 分类:都市 主角:霍司霍先生 人气:

完结小说《情深入骨:前妻不好宠》是卿九九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霍司霍先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为保家族利益,她孤注一掷成为他的妻子。 婚后,纵然他百般刁难,只要能够留在他的身边,洛唯一便也心甘情愿。 当他至爱之人再度归来,她丢出一纸离婚协议,准备全身而退的时候,霍司年却搂她在怀,"洛唯一,你休想就这么走了。" 南城所有人都以为—— 洛唯一是霍司年最爱的女人。 可当她身怀有孕,他却丢出离婚协议,"把孩子打掉,你不配。" 洛唯一从一开始就知道,霍司年不会爱她。可是自己却固执在他的桎梏里,步步沦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一个小时后——

“收尾吧。”

洛唯一带着口罩,看着抢救过来的几个伤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场硬仗,所幸他们很赢得很漂亮。

手术室门缓缓打开,洛唯一一边取下口罩一边朝外走。

等在外面的家属看到医生出来,急忙围了上去。

洛唯一满脸的疲惫,眼眶熬得通红,却还是微笑着耐心保证,“手术很成功,不过病人的身体目前还很虚弱,你们要悉心照料。具体的注意事项,稍后护*士会告诉你们的。”

……

从换衣室里走出来,洛唯一抬头就看到了霍司年靠在走廊上,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他等了多久?

“霍先生有何贵干?”

洛唯一虽有疑惑,但还是习惯性地藏好了情绪。

看着眼前女人略带着疲惫的模样,耳边的碎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了下来,霍司年心头微动。

“这么着急,有事?”

借着窗台的光,洛唯一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男人的背影和那熟悉的刻进骨子里的侧脸,心弦悄然荡漾了一下。

霍司年喃喃道,因为背着光,让人看不清神情。

“是为了抓紧时间照顾那个男人吧。”

男人喉结滚动,低沉的嗓音从嘴里传了出来,却让洛唯一的心凉了半截。她就知道,他们两个人从来不会有好好相处的那一刻。

或许是因为刚好手术完太累的缘故,又或者是每个女人都有的小脾气恰好上来了,洛唯一冷哼一声。

“哦,原来霍先生知道啊,那我们就别浪费时间了,慕医生还等着我照顾呢。”

略带着任性的话语下,小女人姿态彰显无疑。

可霍司年是何许人,短短几句话,他听得出洛唯一是在使性子。

他好气又好笑,一步一步的逼近,洛唯一一步一步的后退,直到脚跟抵在了墙壁上,退无可退。

对上他的眼,有些气急。

“怎么不继续退了?”

霍司年轻笑一声,眼神中的色彩让洛唯一看不透。

感受到背上的凉意,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洛唯一捏紧小手,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侧过脸,才觉得呼吸通畅了许多。

“霍先生,这可是公共场合,难道你不觉得这样的姿势有些不妥吗?”

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似的,霍司年竟低声笑了起来。

伸出一只大手捏住女人的下巴,让她避无可避的看着自己。

洛唯一紧紧的抿着嘴角,忐忑不安的看向男人,他眼中,居然带着一丝情*欲?

她心中一惊,抖动的睫毛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另一边——

慕远沉推着轮椅在医院的长廊上,突然从医生变成了病患,心情还是有些不同的。

“慕医生好。”

走廊上不断有人认出了慕远沉,就算穿着病号服,骨子里温文尔雅的那股劲也没有变,俊美的五官给人舒服的感觉。

慕远沉一一笑着回应,有神的眼眸却在四处张望着。刚才听洛唯一的助理说,手术半个小时前就结束了,怎么没看见她呢。

总是有些心慌,不放心,这才准备出来看看,他坐着轮椅,路过手术室,上面的指示灯也早已经灭了,四处转了转,却还是没看到那个心心念念的身影。

划着轮椅,慕远沉皱着眉头,四处看了看,才在走廊的尽头看见了两个人的身影。

又是那个男人。

他的眉眼霎时间冷了下来。

远远的,他听不清俩人的对话,但是男人的动作他却是看的一清二楚,慕远沉眉头紧锁,一向温和的面容此刻也染上了怒意,他分明是在强迫洛唯一。

“住手!”

洛唯一推开霍司年,转过头,就看到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面色愠怒的快速划了过来。

洛唯一靠在墙上,慕远沉!他怎么会来?

霍司年看见来人,神情瞬间沉了下来,冷哼一声,两人之间原本暧*昧的气氛消失殆尽。

“很好,洛唯一,看来你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了。”

洛唯一闻言,抬了抬眼,看见距离越来越近的慕远沉,挣扎着站起身子,“话?什么话?别给你霍大少丢脸的话么?我没忘,也不敢忘!只是,慕医生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能给起码的尊重。”

朋友?

霍司年轻嗤一声,眼里的嘲弄显而易见。

朋友这个词,从一个劣迹斑斑的女人嘴里说出来,难道不可笑吗?

“唯一,你没事儿吧。”

飞快赶来的慕远沉还有些气喘,眼底的关系藏也藏不住。

霍司年沉下脸色,几次三番都是这个男人从中作梗,怎么,这是准备挖他的墙角?

霍司年神情漠然的看着慕远沉,突然沉默了半响,淡淡的瞥了洛唯一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笑的笑容。

“洛唯一,记住,别让我丢脸。”

霍司年深深地的看了眼慕远沉,转过头对着洛唯一淡淡的说道,话语里警告的意味儿让她心尖忍不住的跳了跳。

慕远沉征在原地,没有听懂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却也明白这是自己插手不了的事情。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慕远沉眼神里的戒备才缓缓的放了下来。

看着洛唯一疲惫的面容,眼里溢满了心疼。

“你怎么下床了?”

洛唯一这才注意到慕远沉坐着的是轮椅,连忙出声问道。

慕远沉摇了摇头,笑着把事情的起始都说了一遍,这才放心下来。

“你们到底怎么了?”

慕远沉沉默了半响,看着女人疲惫的神色,顿了顿,还是柔声问道。

洛唯一看着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润男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来,只能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以后他来找你,就告诉我。有我在,他也会收敛一点。”

看她缄默不言的模样,眼底深处的痛楚和绝望一闪而过,还是被他敏锐的捕捉到了。

眼底的神色暗了暗,闪过一抹厉色,和往常温润的形象大相径庭。

洛唯一抬起头来的时候,男人的神色已经瞬间恢复了正常。

“我推你回病房吧。”

洛唯一收回思绪,看着男人笑着说道。

走廊的另一边,霍司年冷漠的看着洛唯一推着那个男人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开,漆黑的眼眸眼神深邃。

“慕远沉。”

霍司年喃喃道,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棱角分明的五官,有着动人心魄的帅气。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