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弃妇当道

更新时间:2020-05-21 10:29:57

重生之弃妇当道 已完结

重生之弃妇当道

来源:落初 作者:叶淼淼 分类:都市 主角:老夫阿良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弃妇当道》是叶淼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老夫阿良,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本是名门之后,以精巧刺绣之术名遍京城。貌美如她,却偏偏看中了寒门子弟,不惜下嫁。  可是在夫家尽心竭力三年,换来的只是背叛!觊觎她主母之位的庶妹,在祭典之礼前夕,与她的夫君联手,将她活活烧死!  再次醒来,她竟然重新回到四年前。这一次,她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她发誓要让所有背叛她的人,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她开绣坊,结权贵,一双巧手让江河日下的家族产业起死回生。至于那个曾经伤害自己的男人,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只是,随着复仇的展开,她发现每个人身后都有秘密……  看着这些意料之外的局面,她冷冷地勾着唇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这次她绝不会再任人摆布,游戏规则,要由她来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话一出,娇姨娘和长孙挽月都是心中一喜,但是接下来的话,却让二人如坠冰窑。

“所以,希望那日挽月能陪着镜容一同前去。只是你们也知道,女子诗社的参选条件苛刻,临时添加个梳云进去,恐怕也是不行的。所以只能委屈挽月,在女子诗社外的林雅小筑等候,若是镜容在里面有了不便之处,挽月也能有所照应。”

“什么!?”长孙挽月本以为那个病秧子识趣,能自动退出,没想到会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当下就变了脸色,挑高了声调质问道,“林雅小筑可都是下人呆的地方,我虽是庶女,但也是长孙家的女儿啊!爹爹,难道你也同意了吗?”

“挽月莫气,等你大姐把话说完嘛。”长孙震天一向都是老好人,脾气也温温和和的,看长孙挽月动了怒,便忙着安抚。

手指敲打着桌面,长孙镜容双眸微眯,说出了耐人寻味的话,道:“妹妹对女子诗社倒也了解,这林雅小筑名字风雅,若是没听说过的,还以为那才是正经八百的诗社呢。”

面色一变,长孙挽月垂下目光,不敢接话。一旁的娇姨娘便打着圆场,笑道:“挽月不过是个野丫头,哪有资格去那种地方?不过是听说镜容今年又资格去女子诗社,心里跟着高兴,才多问几句的。”语毕,娇姨娘侧身瞪了长孙挽月一眼,道,“你这丫头,是高兴过了头吧!大姐说要带你去长见识,竟也是你能拒绝的?还不快些谢过你大姐!”

长孙挽月满心所想,都是如何取而代之。现在竟然要自降身份,伺候着长孙镜容,这让她如何甘心?当下便侧过头,不说话。

见场面僵持住,长孙震天忙挥了挥手,满面和善笑容地说道:“都是自家姐妹,哪里来的那些说法?挽月啊,你就当帮你大姐一次,爹爹绝不会亏待了你的!”

“我……”长孙挽月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到有人拽着自己的衣角,当下只能咬了咬牙,声音僵硬地说道:“女儿知道了!”

见长孙挽月点头同意,长孙震天像是放下心头一件大事,不由喜上眉梢,开心地捋着自己的胡须。而他身边的长孙镜容,目光中却承载着深深的哀痛。

长孙震天胸无大志,只想过些安稳日子。可是他生在大家族之中,碌碌无为便是错,他只能硬着头皮去学他并不喜欢的东西。可是辛辛苦苦了一辈子才积攒了那点家产,到最后还被那个男人给谋算了去!这一次,她要亲自来守护爹爹的东西!

回到自己的院子,长孙挽月愤愤不平地坐下,一把就将红木八角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扫落到地面上。不明所以的婢女们显得惊慌失措,不知道这位喜怒无常的娇小姐又生了哪门子的怒气。而刚刚睡下的长孙含林听到声响,受了惊吓,当下就哇哇大哭起来。

看着混乱的场面,娇姨娘先让Nai娘去轻哄长孙含林,而后将房间内所有的婢女都赶了出去,满面阴沉地坐在长孙挽月身边,不悦地说道:“你现在是唯恐别人不知道你的怒气,你的不甘心吗?别忘了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怎么了,难道我就不是长孙家的女儿了吗!”长孙挽月香腮满泪,不甘地看着自己的娘亲,声泪俱下地说道:“她能风风光光地出席女子诗社,而我只能和卑贱的下人呆在一起,凭什么!!”

“就凭你是庶女而她是嫡女!”娇姨娘严厉地看着长孙挽月,不自觉提高了声调,说道,“只要有她在一天,你就休想从长孙家分夺半点好处!难道你到现在还没看清这个事实吗?”

听了这话,长孙挽月暗暗捏紧手掌,恨道:“要是那日长孙镜容被淹死了,就不会白白生出这些事端了!哼,她也真是好命,当时湖面上根本就没有其他船舫,谁知道会在最后关头冒出个人来,救了她的一条贱命!”

话音落下许久,长孙挽月都没有听到自己的娘亲有所回应,不由侧目看去,发现娇姨娘目光低垂,眉头微蹙,似乎正被什么事情所扰。

瞧见娇姨娘这幅模样,长孙挽月心生狐疑,开口唤道:“娘亲,您怎么了?”

长长舒了口气,娇姨娘眼底盛着阴沉和担忧,缓缓说道:“我在想,将长孙镜容救上来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会不会对我们产生威胁。可惜你慌乱之间,并没有看到那人的长相,不然我肯定会调查出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长孙挽月不屑地撅起红唇,说道:“虽然我没看到那个人的模样,可是他穿着下等人的粗布衣裳,肯定不是什么达官贵人,能有什么威胁嘛。娘,您就不要Cao心了,我猜呀,他就是个会点水Xing的普通农户。若不是他趁着四下无人,将长孙镜容放在岸边就溜走了,咱们还能以此大做文章,害长孙镜容失了名声,那她就没有参加女子诗社的机会了!”

瞧长孙挽月含恨不甘的模样,娇姨娘略微头疼,皱眉说道:“真是目光短浅!你觉得普通的农户能凭空冒出来救人?甚至还能在你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长孙镜容从水中捞起,放到了岸边??很显然,那个男人会武!”

长孙挽月的心思慢慢被娇姨娘的话吸引了过去,有些无措地说道:“会武功?娘,那个人……会不会来寻仇呀,女儿可不想有事!”

手臂被长孙挽月摇来摇去,娇姨娘心中的不耐越积越多,但在看到女儿眼中惊恐的泪光时,只能无奈地散去。

深吸了口气,娇姨娘说道:“若是对方真图什么,恐怕早就寻来了,而现在风平浪静,想来是我们多心了。这些事,有娘Cao心就好,你现在要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练习才艺上。”

话题又重新落在女子诗社上,长孙挽月手指抓着桌面,发出刺耳而不甘的声音,含恨说道:“我都没机会在女子诗社上露面,还辛苦练习那些做什么?”

“谁说不能露面,就夺不去众人的目光了?”娇姨娘露出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向长孙挽月招了招手,在她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之后,长孙挽月便眉开眼笑,眼中也恢复了神采。

……

看着托盘上金灿晃眼的饰品,长孙镜容兴趣缺缺,随便指了一根紫色簪花,说道:“就这个吧。”

闻言,碧荷不由瞠目结舌,说道:“小姐,这根也太素气了吧。能出席女子诗社的,非富即贵,您打扮得平常了些,定然会被比下去的!要奴婢看,您还是选这个吧!”

说着,碧荷举起赤金连穗金步摇,笑眯眯地看着长孙镜容,像是进献宝贝一般。

嫌恶地推开那根金步摇,长孙镜容连连摇头道:“那东西沉得很,这要戴上半日,非把脖子闪着不可。而且走起路来左摇右摆,走快一点就要打脸,生疼生疼的,我不要!”

看了看手中的华美发饰,碧荷不由奇怪地说道:“这些是夫人的陪嫁之物,今日第一次拿给您挑选,您怎么会知道佩戴之后会不舒服呢?”

动作凝了凝,长孙镜容扯动着嘴角笑了下,调转了目光,声音轻缓地说道:“你还真是个笨丫头,那么有分量的东西,看着就很沉,还需要试戴吗?”

长孙镜容说着,伸手在那金步摇上摸了摸,眼底滑动着异样的神采。

当年她出嫁时,府中并没有给她准备一样嫁妆,还是母亲偷偷为自己准备个小包裹,里面,就有这根赤金连穗金步摇。徐家远非富贵之门,平日里也没有机会能佩戴如此华贵的东西。而长孙镜容第一次佩戴这步摇,却是徐子筝纳妾的一天。冰冷的步摇打在脸颊上,让长孙镜容欲哭不能,这样的感觉她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偷偷瞧着长孙镜容,碧荷总觉得小姐那里变得不一样了。目光落在手上的步摇上,碧荷独自喃喃道:“既然小姐不喜欢,那就……”

口中的话还没说完,碧荷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便转身寻看过去。而这一打量,碧荷便脸色一展,如同只快乐的鸟儿蹦跳过去,轻轻唤道——

“柳姑娘,您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铛——

手中正把玩着一对金边掐丝玉镯,长孙镜容便听到让自己陷入梦魇的名字,手下不由一松,双镯应声而落,跌在桌面上,提溜打着转。

温柔地看着碧荷,柳梳云笑道:“我刚随爹爹回来,听说镜容醒过来了,就忙来瞧瞧。”

柳梳云一面说着,一面向着长孙镜容走去。嘴角噙着Chun风般的笑容,眉眼弯弯,红唇轻启,柳絮拂面般唤道:“人家来看你,你怎么背对而立?好像不愿见到我似的。”

此刻的柳梳云,笑得天真烂漫,不知道话语中几分真,几分假。但是在长孙镜容听来,千言万语都汇成了一个词语,那便是背叛。

身子僵硬地转过来,长孙镜容深深看着面前娉婷而立的粉裙女子,指尖不自觉深陷掌心,扯了抹僵硬的笑容。

似乎察觉到长孙镜容的异样,柳梳云靠近她的身边,面带焦色地伸手探在长孙镜容的额头上,皱眉道:“脸色怎么如此苍白,是哪里还不舒服吗?”

面对这亲昵之举,长孙镜容后退一步,躲开了柳梳云,这让后者面容上闪过一丝尴尬。

碧荷是个直心眼儿的丫头,她知道柳梳云是小姐最好的朋友,平日里两个人见面都会说不完的话,今日相会,小姐肯定会很开心,当下便笑嘻嘻地说道:“小姐与柳姑娘稍后,奴婢这就去取些茶点来。”

碧荷的离开,让房内更显安静,而安静之中,还浮现着一丝诡异。

柳梳云到底还是年轻,迫于经历过世事沧桑的长孙镜容的气场,先垂下了头,略显不自在地说道:“镜容,你……怎么啦?可是因为我没能提前来探望你,而生气了?我本来是要……”

“我哪里会生气,”看着面前人畜无害的可人儿,长孙镜容深深吸了口气,而后昂起下颚,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说道,“只不过这几日又要养病,又要准备才艺,身子有些吃不消,比较没精神罢了。”

听了这话,柳梳云重重吐了口气,拍着自己的胸脯,言笑晏晏地说道:“呼,你刚刚那模样,真是吓死我了,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似的。”

垂首的瞬间,长孙镜容掩盖住唇角讽刺的笑容,待再次抬头之时,长孙镜容混若无事一般,语气轻松地说道:“只不过是吓吓你罢了,没想到你还是那么胆小。对了,你不是同你父亲一起去江州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呢?”

柳梳云之父,本是位私塾先生。之前在书院教书之时,被江州太守相中,欲请回家中,教习他幼子的功课。这对生活清苦的柳家来说,是名利双收的好事,曾经的长孙镜容也以为,这位“闺中密友”起码也要三五年之后再回来。不过柳家到底没有那个福气,短短数月之后,江州太守之子病逝,柳家只能收拾包裹打道回府。

其实柳家本可以在太守府上另谋一份差事,但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柳家在江州再也抬不起头来,而个中原因,长孙镜容也是在柳梳云嫁入徐府之后,才略知一二。现在的柳梳云,估计也只能将所有的委屈都咽到肚子里了。

柳梳云不知道长孙镜容早已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坐在桌旁,面带惆怅地将这几个月的经过讲述一番,言语之间,还带着一丝失望和落寞。至于她真正离开江州的原因,只字未提。

碧荷快手快脚地布好茶点,长孙镜容捻起块桂花芙蓉糕放在唇边,只咬了一小口便放下,低垂着眉眼,说道:“江州本是荒蛮之地,你一个姑娘家跑了那么远,本就不是万全之事。现在回来也好,一来咱们姐妹又可以互相做伴,闲话家常,二来我可以让爹爹帮你物色个好人家。”

柳梳云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刚举起的茶杯又放回桌面上,扯动着手上的帕子,有些无措地说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些了?我可不想嫁人,就呆在爹娘身边多好。”

柳梳云颔首低垂的模样,的确能够让人一见倾心,这也让长孙镜容心思一动,嘴角冷冷地勾起,说道:“年纪到了,自然是要嫁人的,不然你一直呆在娘家,是会愁坏双亲的。”长孙镜容说着,微微向前探出身子,眼中透着蛊惑的光,轻柔的声音能够拨动人心底欲望之弦,道,“不如此次女子诗社,你与我同去,瞧瞧是否有中意的人物,可好?”

闻言,柳梳云神色古怪地看着长孙镜容,嘴唇动了下,过了半晌,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说道:“镜容,女子诗社岂是我能去的?你莫不是在拿我取笑吧!”

“谁有那个功夫取笑你,我是真心实意为你考虑的,”长孙镜容双目直直看着柳梳云,言真意切的模样,能以假乱真,“你也知道,女子诗社上尽是王孙公子,若是能入得了他们的眼,你后半生就再也不必看人脸色而活,你的爹娘也会跟着沾有荣耀,难道这些不足以让你动心吗?”

“可是我……”

“在女子诗社之外,有一处林雅小筑,是供人休息之所,长孙挽月也会出现在那里,”长孙镜容并没有给柳梳云说话的机会,徐徐走到盛着首饰的托盘前,手指随意地划过,漫不经心地说道,“爹爹和娇姨娘心疼挽月,觉得在此事上亏待了她,便想借机让挽月也能在贵人面前露面。我当时就想着,反正也要帮庶妹,那么顺势再加上我最好的朋友,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此一来,不就好事成双了?”

转身走回柳梳云面前,长孙镜容笑容和煦,声音却透着一股寒意,缓缓说道:“机会不可多得,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吗?”

贝齿咬着唇角,柳梳云似乎挣扎了一番,才抬头看着长孙镜容,说道:“此事,我还要回去和爹娘商量一下,待有了消息,便来知会你一声。”

“我不着急,反正该准备的,也都准备妥当了。倒是你要快着些,毕竟机会难得。你的资质很好,远在长孙挽月之上,现在她都有机会攀上高门,你凭什么还在池塘里挣扎?”手掌拍了拍柳梳云的肩膀,长孙镜容将一根明晃晃的东西塞到柳梳云手中,说道,“不论你去与不去,这根金步摇便送给你,权当做是份小礼物吧。”

“这可使不得!”柳梳云自然知道这东西的珍贵,连连摆手拒绝着。

“你这样的美人,本就应该佩戴珍饰,而且我知道,你肯定会随我同去,没些像样的首饰怎么行?”长孙镜容笑得温柔,却不容拒绝地推回那根步摇,丝毫没有退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