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嫁给农夫

更新时间:2021-05-04 03:37:03

嫁给农夫 已完结

嫁给农夫

来源:落初 作者:秦家酥 分类:都市 主角:刘胡 人气:

《嫁给农夫》由网络作家秦家酥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胡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什么?成了又丑又病又臭名的村姑?不怕不怕有亲亲老公板砖童鞋  什么?被人算计掉到地狱?辛辛苦苦十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不怕不怕有亲亲老公板砖童鞋。  咱在山窝窝里种着几亩地过着悠闲的小日子。。。  咱在京都边有个小农庄啥也不想。。。  咱到了地狱?没事,板砖会种地,咱种完稻米种仙稻,继续过小日子。。  本文是古代……言情……玄幻……种田文……  新书《小户安好》小清新种田文……打滚儿,大伙儿去看看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美食厨房之豆豉,豆瓣酱篇——

话说由由想起做豆豉的时候不由的想起如今这简陋之极的调料,于是就同时想到了豆瓣酱这一烧菜圣品。

首先是洗豆子,洗罐子,需要拿到泉边洗当然是板砖同学做了。之后的放豆子加酒曲那自然也是板砖童鞋做了,据说由由不喜欢酒曲的味道。

最后罐子那么重自然还是板砖童鞋搬进厨房的了。终于完成了后由由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以一句话总结了今天的事情

“忙了一天好累啊!”

日子很快就到了腊月初,一大早板砖就去了山前村长家借了村里唯一的一只毛驴,虽然村长仍是鼻孔朝天不过他媳妇和板砖他娘之前是手帕交情。

所以村长还是借了,要知道在之前的二十八年里板砖虽说后来经常进城但从未办过年货。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过年,今天他心情极好,赶着驴车往城里赶。

这城叫梨州城,其实原本不叫这个名字的原本叫土墩儿,后来城里的读书人觉得这个名字太有伤大雅,便联名上书到知府那里要求改个名儿。

知府那天刚好来了土墩发现冬天里土墩到处都是白雪连绵不断到开Chun。这知府也是个有文采的,便做了句诗“一夜忽如Chun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名字也就定下了叫梨州。

因为这梨州城大里面的治安又好,所以大部分百姓都还是愿意把货物拿到梨州来卖的。

晚上板砖先是把驴车送还到村长家里,因为驴车有些破损挨了村长好一顿批,说以后别想再租借之类的云云。

后才把东西扛回家,由由先是把东西接下来一小部分,就看见板砖嘴角破了,一边脸颊肿的高高的,额角也是的都破了,衣服上也有不少地方破了。

便连忙去厢房里拿了要给他涂,一边看着他龇牙咧嘴的一边问:

“怎么回事?怎么会和人打架的?”

“没事”板砖有些不敢看她躲躲闪闪的。

“一看就知道有事瞒着我”由由把板砖的脸板正,正视着板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是不是别人又说你眼睛的颜色了?”由由知道村里人一直是排斥板砖。

板砖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由由以为他是默认了,就在一边开导“这世上那有什么贵贱血脉之说,大家还不都是一个鼻子两个耳朵,一双手一双脚的,只要自己过得堂堂正正的,自己瞧得起自己,你就比别人高贵的多!”

板砖抬眼看着由由,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他们说的水Xing杨花的人呢?别人不信她,我都和她相处了两个多月了,自她醒来从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而且Xing格也是极好的。于是下定决心要相信自己的媳妇儿。

的确,板砖和人打架为的是由由,今天在路上碰到了来自老刘头那个村子的年轻人也进城,于是就有好事者嘲笑他这个野种和刘艳丽那个婊子刚好凑成一对。

板砖从小被人明里暗里不知说过多少回野种了自然不会冲动,不过他们说由由他当时不知怎的就感觉心里的火一阵一阵的,也不管对方有七八个人,冲上去撂倒了三个后就被余下的四个人狠狠的揍了一顿,不过好在他皮糙肉厚的伤的也不重。

由由自是不知这其中的弯弯曲曲,她自小就是个不爱与外界接触的Xing子,穿越过来后也是随遇而安的。

如今板砖把什么都为她准备好,她跟是不会主动去跟村中的人联系,毕竟这是在古代人们的思想还很愚昧,接触多了漏了馅儿,她可不想被当成怪物活活给烧死。

嗯,今天就着办年货的机会板砖还是买了许多东西的,有她要的颜色最简单样式也较为简单在成衣铺子买的年关的新衣裳,还有小夹袄。

板砖自己则是什么都没买,不过听由由的买了玄色的布匹回来,由由是准备给他做身衣衫,这还得请教大山嫂子。

那大山嫂子开始也是十来天没过来串串门,后来实在是家里饿的不行了,才拉下脸来过来借粮,如今不用她做饭了,东厢那块儿也上锁了,她来了两次看是不能偷了才开口借的。

由由算了算自家的粮食储备量,才借了半袋谷子还约好了用鸡蛋还,算的那是一清二楚啊,看到大山嫂子那黑的像锅底的脸,心里暗爽,谁知道你之前从这儿偷得粮食有多少,怕都不止一袋了。

你要是对板砖好点儿我还不跟你计较,偏偏你哪回看见板砖不是鼻孔朝天,脸拉的老长的,怎么着你又不是大爷我们又没欠你什么还一边送粮一边看你脸色啊。

现在大山又跟着板砖打猎,没办法连陷阱都是板砖挖的,看你们还神气什么,哼!

明儿就是大山嫂子送鸡蛋的日子,反正她每次过来都强行拿走两三个馒头或饼子,叫她教教自己要是还在那里啰啰嗦嗦的以后就再也不让她拿饼子了。

反正自从自己开始做饼子后,那饼子是越做越小了,在现代哪还有篮球那么大小的饼子啊!不过自己的美白大业还是有望的,原因是板砖童鞋真的很听话的买了只产Nai羊回来,美丽的Ru白色肌肤,我来了……

很快,年关就到了。果然腊月初八的等到由由起来喝腊八粥时就听板砖说大雪封山了,才小小的推开门缝。

透过厚厚的门帘就看见整个院子都是白皑皑的一片,而且鹅毛般的大雪还在下,暗叹一句:还是自己聪明,把腊八粥昨儿晚上就搁在在房中取暖的火盆上熬着。

早上就可以直接吃了,现在屋子里好像都能闻到香味儿。裹上厚厚的棉衣先到院子那厨房前用柳条沾了青盐把牙洗了再回到生了火的厢房里洗脸抹黄瓜水。

板砖童鞋在她赤Luo裸的鄙视的眼光下也不得不去外头把牙洗了,再回来把脸也给洗了。

这会儿由由正在对着房里唯一的一面小破铜镜梳她那长到膝盖的头发,有些稀疏,不过主要原因是醒来时已经是太久没洗过了所以第一次洗的时候扯断了好多。

正准备剪得时候被板砖给阻止了,说什么身体发肤授之父母之类的。于是就挑了个最简单的发型,上面的断发梳个发髻下面的头发则是梳个辫子,果然之后的头发是好梳多了。

嗯,再照照看有没有白点儿最近可是刚开始喝羊Nai用羊Nai加茯苓洗脸呢,一回头,那边儿的板砖同学正对着自己这边发呆呢。过去用梳子敲一下

“板砖,想什么想的这么入迷?”

“啊?”板砖呆呆的看着靠近的由由,因为在室内又烧了火盆所以不是很冷,所以由由并没有穿很厚的棉衣。

只是穿着简单的夹衣,腰间用约掌宽的腰带束着更是显得盈盈不堪一握,梳着简单的发髻插着根木簪子,长长的辫子整个人像是从画里走出来般的漂亮。

由由再迟钝也知道板砖是看自己看呆了,不有的羞涩了起来,更用力一推结果板砖直接向后仰去,她又担心连忙又伸手拉,这一下子也没站稳摔了下去,刚好跌倒在板砖身上。

正想起来,腰间已经被一只手牢牢的锁住了,低头就看见板砖亮晶晶的眼睛,由由有些羞恼却也是甜蜜,这会儿也不知道说什么,两个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和着腊八粥的甜香整个屋子似乎都甜蜜了起来。

过了许久,由由才撑着板砖的胸膛“板砖,该喝粥了。”板砖也是笑笑,这会儿笑起来可就自然多了。

放开由由,做起来开始盛粥,里面干果不说八样五六样还是有的,经过一晚上的炭火熬制,这会儿味道非常好,喝完粥后把厢房里打扫干净。

两人就商议着说干什么,由由也觉得这么闲着无事也不好,突然就想起了前几天板砖被打伤的事,自己曾经有学过一点点武术的皮毛不知道教给板砖有没有用,想到这里便问了问板砖

“板砖,你想习武吗?”那边板砖还在回味着刚才美人在怀的滋味呢,冷不丁一问倒是愣了下

“啊”

“你今天怎么呆呆笨笨的?”由由见他一直都这么傻傻的,不由得抱怨道。

“哦,想啊,但是没有地方学”板砖连忙应道。

“那我教你”由由立刻兴致勃勃。

板砖疑惑的看着她,她一个女子怎么会习武呢。

看到板砖的疑惑由由不由的咳嗽了下

“咳咳,我以前看过那些图画,就是人拿着武器在比划的那种,就在城里的卖书的铺子里”的确铺子里有那些很是无用的拳谱之类的东西。

顿时疑色少了但苦色却多了起来,那些花拳绣腿的招式那有什么用。不过看由由兴致极高的样子也只能是摇摇头,在厢房里拣出些空地让她比划比划起来。

由由决定还是先教自己记得比较清楚的,上学期体育课学习的枪法,寻了根棍子,双腿马步,手腕内翻“拦”手腕外翻“拿”持平侧身刺出“扎”“这是枪法的基本动作,枪你知道吗?就是用黄铜木加上铁制的枪尖……”

原本抱着敷衍态度的板砖这回也收起了玩玩的心态,这枪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大气的枪法,虽说没有什么攻击力。

于是停了停把才比划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的由由扶着坐在软榻歇会儿,自己则是出去找了根较重但不粗的棍子,站在风雪中练起了最基本得“拦”“拿”“扎”由由本来还担心呢。

结果推开窗帘一看,好家伙正练得热气腾腾的,暗叹自己果然不是练武的料,学了那么多都是为了考试不挂的科的。

于是开始了每天早上的练枪之旅,从此板砖童鞋是外练三九伏,内练筋骨皮,当然目前由于大雪封山的缘故没办法去城里铁匠铺打枪头他练得其实还是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