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罅缝中的野草:大专生,照样年薪三十万

更新时间:2021-03-07 06:54:44

罅缝中的野草:大专生,照样年薪三十万 已完结

罅缝中的野草:大专生,照样年薪三十万

来源:落初 作者:李扭传 分类:都市 主角:龚罗瑟 人气:

李扭传新书《罅缝中的野草:大专生,照样年薪三十万》由李扭传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龚罗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书以李英杰为主人公,讲述了一个大专毕业生从月薪560元到年薪30万的职场拼搏历程。李英杰学历不高,专业知识不过硬,因而在求职路上四处碰壁,被大小企业拒之门外,历经千辛万苦,饱受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漠。李英杰并没有灰心丧气,几度磨难后回到学校重新学习,确定求职目标,最终如愿实现了进入世界500强企业的梦想。职场如战场,处处暗藏险滩暗礁。李英杰以独特的方式处处化险为夷,步步高升,最终走向管理层行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粮草日减,如果不改变一下战略,等到弹尽粮绝那一天就真的被动了,想起这事,心中不禁打了个寒噤。回到家,仔细看了一下简历,回想起这一个多月来的情形,觉得方向上还是出了问题,目前碰到的情况与当时在东莞智通人才市场的没有两样,还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而已,还是没有工作经验,所以还是不能去找什么主管之类的职位。学校那些经历毕竟是学生的行为,在社会上根本无法立足,也没有人能将你这些东西视为工作经验,唯一能算工作经验的就是我在东莞那家公司近三个月的工作经历,是不是可以拿出来一用呢?

于是我马上撕碎之前所有的简历,重新写,着重描写我在东莞那家公司的工作职责,并朝着这个方向去试。可是我能写什么呢?当时职位就叫储备干部,这样写的话,很多公司不知这是什么东西,因为那个什么什么保险公司天天在人才市场招储备干部,都没人光顾,所以如果这样写肯定不行。

如东莞人才市场一样,深圳的人才市场也有很多IE、PE、TE等职位,这PE和TE对专业的要求都很高,至少对电子电路是必须懂的。可我当时学电子电工时,被那些蜘蛛网一样的电路图折腾得头都大了,根本就分不出它哪个是头哪个是尾。唯有这个IE好像要求更广一点,没有那么钻牛角尖。于是我开始打听,这IE到底是什么,应该要懂哪些东西。凌云兄在工厂做了大半年了,做的是产品研发,对这:IE也是似懂非懂。我只好求助于网络,一有空就往楼下那个黑网吧里跑,两块一个小时,合算。是不是黑网吧与我也没什么关系,他有没有正式注册丝毫不会影响到网速。我在百度和谷歌里査找与IE相关的专有名词,在人才网上査找IE职位的职责和它的工作内容。结果有一条信息令人兴奋,那就是IE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编写标准作业指导书,而这个恰好是我之前那三个月的工作经历中做过的事情。

于是,我马上开始重新填写我的简历,将重点偏向于那三个月工厂经历,将当时的储备干部职位改为IE工程师,然后不停地在网上学习IE专业知识。

这个专业当时还很新,连相关的书都买不到,只能在网上査找相关的知识。下班了,凌云给我带回来一大叠A4纸,原来是他们工厂里IE知识的一个培训资料,四十多页,是他自己在办公室偷偷打印下来的。要知道,在民企和台企这方面的管控都是比较严格,只能偷偷打印。我如获至宝,当天晚上就读到深夜,恨不得一口气全读完,但这资料只是个PPT文档,也就是培训师用的一个题纲,对很多东西只说了一个概念,究其细节内容就不得而知了。

(什么是IE?这里我得多少解释一下,因为有一些没有在工厂待过的人可能不太明白。IE是Industryengineering的简称,中文叫工业工程,是负责工厂产品的工序设计机标准工时的研究,以及车间及生产线布局的一个部门。比如我之前那三个月做的写新产品的标准作业指导书,那就是IE工作的一部分,当然现在想起来,那也只是一点点皮毛而已。)

一边学习,一边还得按例每天跑人才市场,只是这次不再去面试像人事主管一样的职位了,专盯IE,见IE职位就投简历,管他有没有要求工作经验。从他们对职位的描述中,我不停地了解IE应该要学哪些东西,没有听说过的名词,我马上回来上网査,然后做下笔记,再把它背熟。一天一天的面试,一点一点的积累,一段时间后,我相信我已经是一个很专业的IE工程师了。

2

虽然自我感觉良好,但始终还是没有被哪个伯乐相中。我还是这样每天奔波着,为了得到更多的面试机会,我到处找人打听,哪些人才网比较有名,大家推荐中国人才热线、无忧人才网、中华英才网、深圳人才网、卓博人才网,我在这几个人才网上注册了我的简历,着重描写我的工作经验一IE工程师,然后每天上网刷新至少一次。白天跑人才市场,晚上上人才网,这样我的机会明显比以前多了很多,我几乎每天都有面试的机会,所以我每天都要在深圳各个没有去过的公司、工厂穿梭。

面试过的公司工厂已经有几十家了,可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要么是专业的问题,要么就是因为大专这个学历太低,统统被拒,我走在路上,望着这座现代化的崭新城市,望着这川流不息的各种不知名的高档汽车,望着这高耸入云的高楼,我仰天长叹,苍天啊,你到底还要不要人活啊?

走到白石洲前面的人行天桥上,看到桥上跪着一个年轻小伙,背着一个背包,看上去比我要小几岁,应该是初中毕业生吧。天空下着小雨,桥上密密麻

麻的人匆匆忙忙往家里赶,有打伞的,有没打伞的,总之一个比一个走得快,一股黑压压的人流向前奔涌,好像没有人看到地上还跪着一个人。

我走过去蹲下来问他:“兄弟,你为什么要跪在这里?”

他说:“我的钱包丢了,身份证也丢了。”这故事一点都不陌生,因为常

碰到。

我不知道是不是该相信他,因为外面这样骗人的见得太多了。可这雨越下越大,他都没打雨伞跪在那里,我不忍;5走开,如果他的情况是真的,大家却都不信那他怎么办?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旁边的人流依然在奔涌着,可我总是站不起来,挪不开脚步,我掏出钱包,数了一下,包里一共有130块现金,我拿出了一张一百块,握在手上,再问他:“兄弟,你家里电话是多少?我帮你打电话回去。”

他说:“家里没电话?”

我说:“那村里的呢?”

他说:“也没有。”

我基本上不相信这是事实,但我也没有证据证明他是骗子,我只知道这个雨天,跪在这里真的很辛苦,万一他说的是真的,我却不帮他,那良;5何安呢?我没有办法判断真假,我也没有心情再去做太多的判断。我把一百块又放了进去,拿出那三十元出来,对他说:“兄弟,我也在找工作,也没钱了,这里只能给你三十元,你先吃饭吧,身份证的事你吃饱饭后再作计议吧。”把钱递给他,我转身离开了。刚下完桥,感觉后面有一个人急匆匆地跟了上来,我回头看了一眼,是一位美女,不认识,应该不是找我的,我继续走,她走到我

旁边,对着我说:

“喂,你给那个人钱了呀?”

我说:“是。”

美女接着说:“那是骗子,他上周就跪在那里,我当时还给了他五块钱的。”我晕了,头大,果然是个骗子。算了,反正当时我也想到了,要不然会把那一百给了他。

你不要问我下次碰到这情况还会不会给钱,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只要身上有钱,只要我不能百分百肯定对方是骗子,我还是会给一点的。我深知一个人在落魄时的无助,深知一个人在那种没饭吃时的绝望,我宁可相信他是真的,给他以适当的帮助,即使这个帮助是有限的。

回到家,像往常一样总结今天面试的那些问题,把一些答得不好的刁钻问题与凌云再从头到尾分析一遍,找出更适合的答案,以备下次应战。

然后我们就坐在阳台上看起了电视,没错,就是坐在阳台上看电视,是看对面人家房里的电视。你不要笑,我们这里没电视机,平时我们都是这样看的,因为这里的房子很密,两栋房子之间只有一手之隔,从阳台上伸个手就可以拿到对面人家卫生间窗台上的沐浴露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也是文明人来着,别人东西还是不会拿的。我们只是在阳台上看看他们的电视,反正他们开着,我们在自己家里带上个眼镜就清清楚楚地看了,也没有影响到人家,这是资源共享嘛。不过今天看得还真不是时候,电视没看到,却看到了小两口在沙发上激情地亲吻,我摘下眼镜,狼狈地走开了。

凌云姗姗来迟,把眼镜朝桌上一扔,若无其事地说:“这不算什么,那天我在阳台上挂衣服,看到的才过瘾呢,旁边那家的两口子在床上嘿咻嘿咻,那个才叫真人表演呢!”我说:“总之,下次你带女朋友来时可要记得拉上窗帘。”两人哈哈大笑。既然没电视看就上网去了,得去刷新一下简历,尽可能在网上多投一些简历,只要是招:IE的我全给他投一份。

3

专科生是悲惨的,有时就算你能力得到认可,可当你拿出这专科文凭时就会被拒之门外,在国企和民企更是如此。这天我同样习惯性地在人才市场的人海中找着我要的职位,只要没有出去面试,跑人才市场那就是我的日常工作,每天来回地奔波,来回地寻找,早已麻木,早已成了条件反射。

一番仔细地扫描,我眼睛突然一亮,国内相当知名的一家公司就在前面—Hw,这个名字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我戴上眼镜穿透展位前的人堆,看到他们的职位清单中也有一个IE的职位,对工作经验的要求并不太高,应届生均可。

一直以来,Hw这名字在我心中分量很重,早在上大学时就听别人说过Hw是深圳最好的公司,国内最好的企业,没想到让我给碰上了。欣喜之余,马上调节了一下情绪,结合我这段时间自学的专业知识,想想这:IE的东西也应该差不多了解了。鼓足勇气,一头扎进了那等着面试的人海中。我挤,我钻,我闪,终于带着一头汗水钻到了最前面。千万不要说我不文明,因为这人实在太多,要是真排队只怕明天也轮不到我。Hw果然是气派,大公司果然就是不同,这一排几个展位全是他们的,瞧人家这场面,这才叫大格局,大将风范。

站在队伍前面,我清了清嗓子,将简历交给前面那位精神抖擞、一看便是高管的人。对方接过简历,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我微笑点头,表示想应聘贵公司IE职位。他示意我坐下来,让我自我介绍。这套路我早就习惯了,每天就是“念着”这一段嘛,早就给背熟了,估计从梦中抓起来也不会说错,“我叫李英杰,来自……”

我说完了,对方看来比较满意,态度和善地问了我很多问题,比如什么叫IE啦,IE要做哪些事呀,我以前在那工厂都做了些什么呀,等等。我一一回答,看来这些日子在网上査的东西并没有白学,加上这反反复复各种面试的洗礼,早已不知什么是紧张了。这次面试的发挥超好,对方也非常满意,他又问我期望的薪水,以及最快到职日期。其实对我来说,还管他什么最快到职日期啊,这天天的奔波生活早已让我心力交瘁,今天下午到职那最好。当然在他面前还是不能这样说,不然人家会说我没计划。我就强装镇静地说,最快下周一可以到职,对方马上用笔在我简历上标注着什么,然后说要看看我的证件,我连忙拿给他,他接过去看了一会儿,随即露出为难的表情:“你是大专啊?”我说:“是的,刚才简历里也写了。”

他说:“这就麻烦了。”

我说:“为什么?”

他说:“我们要求的是本科,因为应届生只有本科才能帮着办理户口,专科是办不了户口的。”

我说:“不用办户口,我以前在东莞上班时是没有办户口的。”

他说:“不行,这是公司统一的规矩,没有例外,这个职位要求本科以上学历。”

这下我就不知该说什么了,他又接着说:“其实你的面试还是不错的,就是因为这学历问题,我没法录取你,你还是先到别的地方看看吧。”说着就把证件和简历一并还给了我。

我正在为刚才的面试表现而高兴,为下周的上班而憧憬,不想被这突如其来的不成文的理由给搞蒙了,感觉一下掉进了十八层地狱。接过我的东西,我迅速退出了人才市场,失望,悲愤。难道大专就真的这样不受欢迎?难道大专就真的没有了出路?学校啊,你为什么要开这个大专呢?既然大家都这么不看好,你们还每年招这么多人去读?我真的不理解。回想起过去种种受歧视的情形,回想起大专没有面试机会的镜头,回想起这面试上了又因为不是本科文凭而被赶出门外的事实。

我突然明白了,国企啊,你压根儿就不会给我大专生的机会。民企啊,你从来不会相信我能为你作出什么贡献,不是我不爱你们,是你们坚决要抛弃我而不给我活路呀!

垂头丧气地回到家,把今天错失这条大鱼的情景讲给凌云听,凌云听完后继续安慰我,说什么机会有的是啦,天无绝人之路啦。可再说什么也掩饰不住他上的。

我说:“凌云兄啊,其实人活在这世上真没什么意思。”

凌云也毫不隐藏:“英杰,其实这人活在世上本来就没意思,只是大家都是这么个活法而已,当没有意思的时候,想办法去找点意思就行了。”

是啊,人就得要在没意思的时候想办法找点意思,如果没有意思就死往那个没意思的方向去想,显然只会更加没有意思,从而更加失望而颓废,甚至都会觉得没法活了。我记得在学校时我最喜欢一段话,将它写在我的每一个笔记本的第一页,写在我的QQ个性说明,写于同学录上的班级首页,也许这个时候应该再拿出来晒一晒:

既然有一个辉煌的年龄,就当有一个辉煌的灵魂!

既然有生当作人杰的理想,就该有英杰的气宇轩昂!

4

下楼吃完晚饭,顺便在路口丽日百货走走,散散心,今天这事情的确让人

一时还难以释怀。这么好的企业,我也已经面试上了,就因为这个学历的问题,唉,郁闷!路过一个桌子,桌子上放着各种印章和证书,一块牌子放在桌子上,写着“专业办证”几个字。其实每天经过这里都看到,只是今天特别留意了一下。这个摊一看就是实力派呀,瞧那摊主年轻有为,臂膀上的肌肉在黑背心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劲爆,胸前的青龙文身若隐若现,好不威风。手拿刻刀向川流不息的人们大声张罗着生意,完全不像站在人才市场天桥旁给人们塞卡片的办证婆娘们那般“偷鸡摸狗”。

见我停下脚步,文身哥马上招呼我:“大哥,办证呀?”

我说:“我先看看。”

文身说:“看什么,保证专业。”

我说:“怎么个专业法?”

文身说:“用人单位看不出真假。”

我说:“人家上网査怎么办?”

文身说:“一般都不会査的啦。”

我说:“办个本科文凭多少钱?”

文身说:“一百块。”

我说:“人家都会上网査的,我先考虑一下吧?”

文身说:“那你拿个名片吧?随时电话联系。”

果然专业,还有名片,看来生意做得还不小呀。接过来一看,真牛,这哥们不仅是办个证,手上还有很多兼职工作呢。从他的名片上可以发现,比如走私车、套牌、替人报仇、私人侦探、迷魂药、春药、帮人讨债等。看着名片我心里早已发抖,一面答应着日后联系,一面赶忙离开。

马路对面也有一个相同模样的长方形桌子,两个身着制服、手握微型冲锋枪的人民警察坐在那里认真地执勤。他们每天按时上下班,24小时两班轮岗,兢兢业业,克己奉公,风雨无阻!让人无不感受到安全之感。

相隔一条马路,相同的长方形桌子,两种绝然不同的用途形成了一道特有的风景线,果然是“警民一家亲”,看来这地方也许真的是很和谐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