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农家长女

更新时间:2021-02-23 06:30:54

农家长女 连载中

农家长女

来源:落初 作者:墨莫 分类:都市 主角:秋雨苗金德 人气:

主角叫秋雨苗金德的小说是《农家长女》,它的作者是墨莫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农家长女,打奇葩,斗极品,咱要让日子红红火火,生活欢欢喜喜。墨莫的墨:279853080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雨儿,雨儿,你怎么了?睁开眼睛,别吓娘呀!”耳边传来柳氏焦急略带嘶哑的声音,苗秋雨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只能看到柳氏包着一根花布的头顶,而她的怀里,却紧紧地抱着一个人,定睛一看,却是自己!

苗金德站在柳氏旁边,手足无措,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苗秋雨,虽然心里很焦急,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办。

秋玉还不知事,不明白为什么姐姐一进屋就往地上摔,可是也知道姐姐不会是无缘无故往地上倒的人,况且声音那么重,姐姐也会疼。可是她真的已经没有力气了,只能虚弱的叫道:“爹,娘,大姐怎么样了,大姐怎么样了?”

柳氏强打起精神,想要看看苗秋雨怎么样了,却摸到苗秋雨已经变得冰冷的身体。

“怎么样了?”虽然是父女,但男女有别,苗秋雨已经十二岁了,苗金德不应该和苗秋雨有任何接触,所以他没办法弄清楚苗秋雨的情况,只能看到她的脸色变得极其苍白。

柳氏将自己的手放在苗秋雨的鼻子下面,却没有感觉到苗秋雨呼吸,她原本苍白的脸色一下变得发青,看着苗金德,声音颤抖的说道:“雨儿……雨儿……没有呼吸……”

“不可能!”苗金德下意识就吼道,将柳氏拨到一旁,自己抱起苗秋雨,却只能感受到苗秋雨冷到骨子里的身体:“雨儿!”苗金德痛苦大吼。

他们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日子因为大雨,因为滑坡和缺少粮食,村里死了不少人,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到他们的身上,他们以为苗庆生和徐氏只是想要给他们一个教训,因为之前柳氏娘家送来的粮食没有给他们送过去。

可是,村里已经陆陆续续的死人了,家里没有粮食的第一天苗金德就到大屋去要粮食去了,大屋的人却没有给粮食出来,甚至苗金宝将苗金德狠狠侮辱了一番,苗庆生甚至还说家里的粮食不够,还不知道这些雨会下到什么时候,那些粮食给他们都是浪费。

苗金德是跟着苗庆生一起长大的,多年的习惯已经让他对苗庆生提不起一丝反抗,苗庆生都这么说了,苗金德只能回去在想办法。

可是村里的情况都不怎么好,谁又有余粮借给他们呢,苗金德找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大家都了解他们家里的情况,也都同情他,刚开始的时候也能断断续续的借一点,但是老天无眼,这雨一直就没停过,苗金德不管是找谁,也没办法养活苗金德家里大小五口人呀。

终于在三天前,苗金德家里彻底断粮了,村里的亲友也都借了一圈了。苗金德没有办法,柳氏就让苗金德去大屋,可是苗金德却不敢。

眼看着家里的情况越来越差,弟弟和妹妹那么小,撑不住了,苗秋雨没有给苗金德和柳氏打招呼,自己冒雨跑去了大屋那边,跪在大屋门口,乞求大屋里的人能够好心分一点粮食出来。

“德哥,去找大夫吧,找大夫来看看,我们家雨儿身体那么好,从小到大都没有生过病,怎会这样呢?”

“娘,大姐怎么了?说呀,大姐怎么了?是不是……”后面的话苗秋玉却是说不出来了,村里的人一个个消失,苗秋玉知道什么叫做死。

苗秋雨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出乎意料的是,她却觉得很平静,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她知道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个简陋的葬礼,或者说是葬礼也没有,毕竟村里死了不少人,这样的事情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然后,她的身体就会被埋在黄土下面。

结束了吗,一切都结束了吧,她再也不会被小幺欺负,不会被爷爷嫌弃,不会让村里的孩子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最重要的是,她不用吃东西,省下的粮食可以让爹娘和弟妹多活一段时间。

苗秋雨看着悲怆的爹娘和妹妹,还有完全不懂事因为饥饿不停哭泣的弟弟苗秋明,说了一句:“爹,娘,你们保重!女儿走了!”

有些奇怪为什么没有看到牛头马面,苗秋雨也不在意,转身飘出这所破败的茅草屋。既然牛头马面还没有来抓她,也许就是她时间还没到,倒不如趁着现在好好走走看看,她长这么大,还没有离开过梅村。

梅村脚下是桐华庄,柳氏的娘家就在桐华庄,小的时候苗秋雨去姥爷家里玩耍过,还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表姐柳琴儿,只比她小几个月的表妹柳琪儿。

后来家里的事情都压在了他们肩上,苗秋雨也跟着苗金德和柳氏上坡下地,就在也没有去过柳家,只是几个舅舅每年都会来几趟,给家里带不少东西。

想到舅舅,苗秋雨决定先去看看姥姥姥爷。

离开柳家的时候,姥姥似乎有所察觉。

以灵魂状态存在的苗秋雨随着风到处飘荡,一路上见过了不少好吃的好玩的东西,只是有些遗憾这些东西上一辈子没有好好玩过吃过。

飘飘荡荡,不知不觉苗秋雨又回到了苗家那破败的茅草屋上面,时间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雨早就停了,通向山外的道路也疏通了。

小小的梅村散发着从未有过的青Chun活力。

飘荡在苗家破屋上面,一向心情平静的苗秋雨不知怎的有些激动,也许是因为有许久没有见到苗氏夫妇了吧,也许是因为可以见到妹妹苗秋玉和弟弟苗秋明吧,也不知道他们长成什么样子了,自己还能不能认得。

灵魂体的她已经习惯了穿墙而过,心情激动让她没有觉查到茅屋的异样。

进了茅屋,却看到了她几辈子也无法忘怀的事情。

屋子里面还是很潮,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霉味儿,而正对着门的打床上,直挺挺的躺着四具尸体。

虽然床上的尸体已经有些变形了,而且因为长期没有补充营养而变得瘦骨嶙峋,不Cheng人形,但是苗秋雨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正是她的家人!

里面靠墙躺着的,是娘柳氏,进挨着柳氏的,是刚出生没有几个月的弟弟苗秋明,苗秋玉拉着苗秋明的小手,将苗秋明护在自己怀里,爹苗金德躺在外面,不过短短时间没有见到,这个老实木讷但是健康硬挺的汉子头发熬白了,身子也佝偻了。躺在床上的样子,看起来是如此让人心酸。

“爹,娘,秋明,秋玉……”苗秋雨喃喃喊道。

怎么会这样,不应该这样的呀,一碗米虽然不怎么多,可是撑上一段时间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他们不应该就死了呀。

眼睛环视屋子里面,二爷爷三爷爷五爷爷幺爷爷都来了,就连苗庆生也来了,然而除了苗庆生,其他的爷爷脸上眼里全都是不忍,爷爷苗庆生眼里却是解脱。

为什么是解脱?爹和娘何曾对不起他!

就在这个时候,小幺苗金宝跑了进来,还是那个样子,下大雨的打一段时间村里的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一点苦,只有他长胖了,精神头很是不错。

为什么都是一家人,差别会如此大?

苗秋雨想不通。

她看到苗金宝将苗庆生叫了出去,神秘兮兮的样子,她突然觉得爹娘和弟妹的死和这两个人脱不了关系。

所以,她跟上去了!

“爹,他们都死了,这屋子是不是可以拆了,到时候您建一所大院子,将大屋那边都包含进来,嘿嘿,反正隔壁几家都死绝了……”苗金宝的声音听起来让人觉得很恶心:“到时候大家都知道我爹是这方圆几百里的大老爷了!”

苗庆生深深地看了苗金宝一眼,眼里的东西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宝儿,我记得柳氏她娘当初给提了不少粮食过来的,对吧?”

“是呀!那又怎样!”

“那些粮食若是省着吃,也能吃不少时间对吧!”

“我怎么知道!爹呀,你也看到了,苗金德这一家子人都好吃懒做,什么东西到了他们手里也管不了几天。再说了,我可是天天和爹在一起的,难道爹这么厉害还不知道我每天在做什么吗?”

苗秋雨有些狐疑这父子两人的你来我往,一直都知道小幺深得爷爷的喜欢和信任,也不知道当初是什么原因导致如今这个结果的,不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为什么她不过离开的时间,回来家人都没了。

她很想上前去质问,可是她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她说话根本就没有人能够听得到。

她看到苗庆生摇头,然后苗金宝的神情有些尴尬,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看起来古色古香的烟斗,递给苗庆生,说道:“嘻嘻,爹,我不是看到苗金德他丈母娘给他背了不少好东西过来么,那些个鸡呀鸭呀什么的,我不好拿,可是粮食我偷拿一点不碍事,所以呀,我就趁着苗金德和柳氏不在的时候,进去拿了一点出来,然后藏了起来,没想到天公作美,那一点粮食呀,买了不少钱,这不,买了一个烟斗孝敬我老爹!”

看到那个烟斗,苗庆生喜笑颜开,说道:“算你小子有良心!”

苗秋雨只觉得天降霹雳,原来他们一家子饿死,是有原因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