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祖医

更新时间:2020-04-20 15:13:45

祖医 连载中

祖医

来源:落初 作者:砭一山人 分类:都市 主角:伏小卓成圣 人气:

《祖医》由网络作家砭一山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伏小卓成圣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砭二针三灸四汤药。。。。。。  超级都市宅男伏小卓在一次偶然的抽烟过度导致的昏迷中醒来,脑海里倏然出现了这疑似天书的。。。。  就此宅男伏小卓在这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现代都市走上了一条奔向‘祖医’的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伏家出了个小神医!

随着伏小卓神奇的医好这急Xing肠胃炎的小孩,这一消息在四里八乡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老伏家的小诊所也变得门庭若市、红火异常!这倒也不见怪,山村里医疗条件本身就差,再加上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一些黑心的医生拼命的抬高药价,所以很大一部分山民有些小病小痛的完全想不起诊治,除非有啥特别紧急的病症,这些山民们是绝对不会去医院的。

这回听说这老伏家小神医手到病除,并且在伏爷爷的坚持下诊治的费用也不算高,山民们自然是蜂拥而至。直把伏小卓爷孙二人忙了个不亦乐乎。

虽是十分忙碌可除了骨折大多是农村常见病、多发病。诊治起来倒也不难,倒是淳朴的山民们回馈给伏小卓的那一缕缕暖流很是让伏小卓得意。每日一大早便赶到诊所,伏爷爷则是完全退居二线有患者给伏小卓当助手,没有患者就翻阅一些中医书籍。

这日爷孙二人趁还没有患者正一人一本中医理论看着。这时,进来一对儿大约三十左右岁的夫妇。

“请坐。”伏小卓忙站起来让座。

“哪位是伏大夫?”

“我就是。”

“我是下坡小任庄的林大头,大名林子康。请你看看我媳妇梅子得的什么病?”

“你看看吧。”那女的把衣襟解开,当她揭下左Ru覆盖的医用纱布,伏小卓爷俩看到后都吃了一惊。

只见她的***溃烂成岩洞状,整个***烂掉三分之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腥臭味道。

“疼痛连心,流血水。是吧?”

患者点点头儿。

“得几年了?”

“三年多了。这是不是与生气有关系?她平时就爱生气。一开始只是**里有活动的小疙瘩不疼不痒的,没拿它当回事儿。可隔了二年,里面的疙瘩不但推不动还逐渐大了。谁知现在。。”

伏小卓仔细观察片刻,这才动手给她把把脉、看看舌苔。又思考了一会儿,这才微微的点了点头。

“伏神医,我这婆娘她这是什么病?”

“Ru岩。”伏小卓看了眼自己爷爷这才肯定地回答道。

“那这玩意好治吗?”

“治治看看吧。”

“那药费多少?”

“这是我第一次治疗者种病,我也没有经验。咱们治治看吧,这病由于情志失调,肝气郁结或因冲任失调,气血运行不畅,气滞血凝,经络阻塞,结滞于Ru中所致。简单地说就是和你说的那个常生气有关,所以你们要配合,切莫再让病人生气,来先到里屋来行针一次我再开些草药,服上一个疗程。”伏小卓把自己对着妇女的病情详细的解释了出来。

“嗯,古籍明代陈实功编著的《外科正宗》和清代吴谦的《医宗金鉴》都有记载,数《外科正宗》记载得最详细。这的确是Ru岩,也就是现在那些大医院里说的Ru腺癌,初如豆大,渐若棋子,半年、一年、二载、三载,不痛不痒,痛则无解。日后肿如堆栗,或如覆碗,紫色气秽,渐渐溃烂,深者如岩Xue,凸者如泛莲,疼痛连心,出血则臭,其时五脏俱衰。。名曰Ru岩。可小卓儿你真有把握吗?”伏爷爷说了一通症状,最后略有些怀疑的问着伏小卓。

“嗯,全部治愈的话,孙儿我也没有十分把握,不过控制一下,暂时延缓病情是能做到的。”伏小卓说着带领妇女走进里屋。

进了里屋,只见伏小卓非常迅速地,取出一套银针,点起了酒精灯,迅速取出两只支细若毫毛的银针,在火上烤了一下。对着妇女手上合谷Xue先扎了进去。伏小卓虽然初学乍练,但出手却十分快捷、精准、沉稳,颇有几分宗师气度,双针齐下,一下就扎进了足足一寸深的肉里,丝毫不见血。“提、插、捻、转。。。”伏小卓一边小心谨慎地运着银针。采用捻转泻法,通过左侧逆时针捻转用力,然后自然退回,再右侧顺时针捻转用力,自然退回,再配合提插,双侧同时Cao作。

伏小卓施展这种手法约一分钟后,就拔出银针,继续连续刺向曲池、四白、三阴交、血海太冲鸠尾。伏小卓这个生手真是胆大,他现在所用的这却是一种快进慢退,或者可以形容为重按轻提的施针手法,技术含量相当地高。

伏小卓满头大汗地忙碌着。。。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多钟。倏然伏小卓的神情变得十分庄重,前边这些Xue道已经全部刺上银针,剩下最后一个却是最重要的一处,也是这次刑侦的关键--膻中Xue!

其实,这个时候,他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的,自己毕竟是初学乍练,有些细节方面自己都拿捏不准,这膻中Xue又是人体最重要的要Xue之一。

不过伏小卓同学依然继续坚持着,默背着口诀,努力进行着紧张而标准的手法!

辩准Xue位,倏然一针刺下!

气氛紧张万分!

全神贯注的捻转银针又过了大约二三十秒,床上平躺的妇女忽然发出一声舒爽的叹息!

“啊。。。”

有效了!

“医生,丫的医生呢!”就在这关键的时刻,一声突兀的叫嚣声不适时的回荡在这简陋的小诊所里。

“小伙子别急,你什么病呀,先说来听听。”却是伏爷爷低声安抚着。

“去,你这糟老头子,你才有病!”嚣张的叫嚣声毫不客气的向伏爷爷吼着。

“没病?那你来诊所干啥?”伏爷爷依旧不稳不怒的问着。

“去去去,本少爷不找你,听说这里出了个小神医,我找他!”

“哦,找卓儿呀,那您稍等,卓儿正在帮病人行针。”

“切,什么病人有本少爷娇贵,去把那小子给本少爷叫出来。本少爷要给我的女朋友要看病!看病!”叫嚣的声音依旧嚷着就向里屋走去。

”唉,你不能进去,里边正在行针是不能打扰的,小伙子你自重点!”伏爷爷的语气也变得稍微强硬了点。

“去你的自重点吧,给我闪开,你个糟老头子。”这嚣张的叫声刚听伏小卓就听屋外面一阵七里哐当的声音,好在此时针已全部施完。剩下的只是要养针片刻,伏小卓看了眼床上的妇女这才微微皱眉转身向着外屋走去。

面无表情的走到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嚣张男子面前,站定,微笑道:“这位先生,我是这里的医生,不知你有什么病,我帮你看看。”语气,态度与伏爷爷是截然不同。

“你才有病,有毛病!本少爷怎么可能有病!本少爷是来给女朋友看病的。”男子身子歪歪扭扭,说话的同时,手还不时指着伏小卓,一嘴的口臭以及一身的酒味。

伏小卓眯了眯眼,来这耍酒疯?哼,这不看看对象是谁!

“这位先生,既然你没病,就请离开这里,这里不适合你待。你女朋友有病的话请她排队就行了。”伏小卓依旧是微笑,依旧是轻声细语。

“混蛋!竟然敢让让老子排在这些泥腿子后边?”男子打了个嗝,继续骂起来:“你可知道老子是谁!不给本少爷面子,老子让他有的好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