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往后余生终是你

更新时间:2020-12-05 11:33:03

往后余生终是你 连载中

往后余生终是你

来源:微小宝 作者:永远十七岁 分类:都市 主角:小焕冷艳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永远十七岁的原创小说《往后余生终是你》,主角小焕冷艳,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爱情,总是来得措手不及。一切都是如此地理所当然,谁都没有拒绝的余地。她,白净函,眼眸中只容得下这两位男人。干爹金析苑,阳光般地温暖,总是无怨无悔地为她付出一切。学长官日晞,月亮般地纯洁,总是时时刻刻相伴在她的左右。有一天,名叫金玹焕的男人莫名其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天,任谨翰感冒了,若薇贴心的到谨翰的住处,又是熬粥,又是熬姜汤的照料他,一碗瘦肉粥,熬得香浓,端到谨翰嘴边,只见谨翰脸色讷讷,若薇还以为是谨翰生病所致,正想宽慰他,没想到,谨翰开口了 “若薇,我们分手吧!我和你真的不适合,我不想耽误你了。”谨翰接过粥,放在桌上 “谨翰,怎么了?”若薇的心往下一沉 “若薇,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也骗了我自己。”谨翰垂下双眼,不安的说着 “你对我没感觉了?”若薇眼眶红了 谨翰的沉默,仿佛默认 “还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若薇的眼泪扑嗉嗉掉下来 “没有,你没有不好,你对我太好了,所以,我不能继续欺骗你。” 谨翰诚挚的看着她 谨翰的这双大眼睛,是那么让若薇深深着迷,那么漂亮的眼睛,那么长的睫毛,怎么就长在男孩子的脸上,配上他的浓眉以及白析的皮肤,活脱脱就是白马王子,她也曾经怀疑,怎么班上的这位花美男竟然对自己情有独衷,而不去追求更出色的高智熙或是白净函?原以为这就叫做命中注定,没想到,现在要面对的却是如此心痛的结局。 “你口口声声说欺骗,你到底骗了我什么?”若薇觉得不甘心 “若薇,对不起,我,我没有爱过你……”谨翰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低着头 “那,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若薇崩溃了,语气变得激昂 “从一开始,就是我和哥儿们的赌局,他们打赌,我追不到你。所以,我就……去追你了。”谨翰头低得更低了 “太可笑了,我就这么可笑?是啊,现在证明我很好追,所以,你赢了……”若薇气极,觉得谨翰真可恶,竟把她的感情当赌注 “不是这样的,是因为你太乖巧了,所以他们觉得我不可能追到你,但是,你真的太好了,我怕再这样下去,我会伤你伤得更深,所以,离开我吧,好不好?”谨翰抬起头来看着若薇,那眼神里竟是哀求 “好啊,很好,真的太好了,我太蠢了,我怎么可能配得上你这个公子哥,对,是我自己太笨了。”若薇背起背包冲到门边,止不住的泪水奔流 “若薇,我送你回去吧!”谨翰也冲到门边 “不用了,我虽然很笨,但我还认得回家的路。”若薇使劲的拽着门把 “若薇,是我对不起你,但,希望我们以后还可以好好当同学。”谨翰试着去握若薇的手 若薇甩开谨翰的手,逃了出去,第一次的爱恋,第一次的情伤,太痛太痛,他怎么还能要求她好好当同学?她的初恋竟然只是一场赌局,没想到自己的真心竟落得如此不堪,她泪洒街头,痛哭失声,然后,她拨了电话给自己的好姐妹,智熙和白净函。 是智熙和白净函,陪着若薇度过这一段难熬的日子,她们两个最清楚若薇,一个太过善良的女孩,连狠话都不准智熙和白净函去对谨翰说的,宁愿自己默默承受,这些苦,姐妹都看在眼里的不是吗? 所以,此刻在体育大楼顶楼的白净函,听到高智熙宣布和任谨翰在一起的宣言,真的是错愕至极了。 冰雪聪明的智熙,当然可以想像白净函的错愕,当谨翰跟智熙告白的时候,智熙也错愕,但是爱情降临是无法用理智去分析的,任谨翰没有什么不好,唯一的不好就在他是好姐妹徐若薇的前男友,如果,智熙就这样接受了谨翰,是不是对若薇来说很不讲义气呢?那,对白净函来说呢?白净函早已经把任谨翰判了死刑,现在要她无罪开释他,恐怕一时三刻不容易,但是,要因为姐妹的感受而放弃爱情?智熙也没有这么矫情,她只是希望,可以开诚布公的跟姐妹们说清楚,得到她们的谅解。诚实,是智熙想到的最好方法。 任谨翰是怎么走进智熙的世界呢?要从那一场大雷雨说起 那天下午,智熙要去社团参加排演,偏偏碰到倾盆大雨,那雨势之大,仿佛要把所有地面上的人都吞没,眼看着已经迟到了,智熙顾不得大雨,把背包往头上一顶,就想冲进雨中,正要起跑,就听到有人叫她 “高智熙……”任谨翰,一伸手,将伞整个遮蔽住智熙整个人 “任谨翰?”智熙皱了一下眉 “你要去社办?我也要去,一起撑吧!”谨翰微笑着 “不用了,我不用撑。”智熙说完,欲走出伞外,倾泄的雨水打在智熙头顶 “嘿! 伞给你!”智翰又把伞遮掩住智熙,自己却站在伞外淋雨,他又说了一次:“伞给你撑!”雨水瞬间把谨翰淋个彻底,他的发,他的脸都形成无数的小水流,从上而下涓涓流着,虽然他整个人是湿的,但是看在智熙眼中,却觉得他好温暖。 “来吧,一起撑吧!”智熙拉了他一把,把他拉回伞中,伞不大,两人只能并肩而行,落在伞布上哗啦哗喇的雨声,遮掩不住智熙的悸动,她可以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谨翰撑著伞,尽量把伞偏向智熙,反正自己已经淋湿了,也不在忽多湿透了半边身体。 “我知道,我在你们三个人的心目中,形象很差,但是,我真的希望你不要误会我。”沉默半响的谨翰开口了。 “……”一段路因着大雨而走得漫漫,智熙在大雨滂沱中听着谨翰的自白,不知道接下来,他想说甚么?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我不是你们想像中的花花公子,别人怎么想,我不在乎,但是我在乎你的看法。”谨翰握著伞柄的手微微颤抖,他真挚地望着智熙。 智熙看着他,只见他的脸是湿透了,或许是错觉,智熙发现谨翰的双眼竟也是湿湿的。智熙的心飘飘的,原来谨翰也是在乎自己的吗? “你的意思是……”智熙试探著,不想被谨翰发现自己的脸红心跳 “我很喜欢你,从大一入学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应该就是一见钟情吧!”谨翰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智熙 “喜欢我?一见钟情?那,若薇,是怎么回事?”智熙疑惑 “我说过了,那是一场赌局。其实,我喜欢的人是你。”谨翰脸微微一红 “任谨翰,你很差劲ㄟ,喜欢我,你为什么不追我,要去追若薇?”智熙这个问题埋在心里很久了,就趁机今天问个清楚。 “太多人追你了,学长,话剧社长,都在追你,你的光芒太耀眼了,我怕……追不到……”谨翰腼腆的一笑 “那你现在又不怕了?”智熙俏皮的看着他 “我不想让你看不起我,我不是花花公子,也不是爱情骗子,我只想跟你说,我喜欢你。真心的。”谨翰的语气好诚恳 说著说著,两人已经走到社办门口,智熙双颊绯红,她快步的离去,匆匆丢下一句再见 “高智熙,你,你没有回答我。”谨翰撑著伞伫立在雨中 “就,看你的表现喽!”智熙留下一抹灿烂阳光般的笑容,然后转身进去社办。 谨翰的心情飞跃,他大声的对自己说著:“YES!!原来,她并不讨厌我” 受到莫大鼓舞的谨翰,看着智熙穿梭在社办中的身影,只觉得自己好幸福,居然可以受到她的青睐。智熙这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孩,有着一双修长的美腿,童星出身的她,长相并非艳丽,而是清秀可人。或许因为有着童星的光环,她一入学,就是众人瞩目的焦点,班上的同学喜欢围绕着她,学长常常来班上找她,连话剧社的社长也时常以护花使者的姿态出现。智熙总是灿灿烂烂的笑着,像一个发著光的小太阳。 这个时刻的任谨翰,带着幸福的笑意,收起伞,抖落一地的雨水,虽然外面依然大雨倾盆,虽然他浑身大半都湿透了,但是他一点也不觉得湿冷,因为心里的小太阳正暖暖的升起。 此刻在体育大楼顶楼的白净函,听完智熙述说和谨翰的爱情缘起,白净函已经不再错愕了,但是取代错愕的是疑问 “熙熙,原来你一直喜欢任谨翰?”白净函睁大眼睛,像是有了重大发现 “不是喜欢啦,只是有注意到他。”熙熙脸微红 “那,妳现在跟他在一起快乐吗?”白净函继续追问 “嗯,他对我很好,很体贴。”智熙露出难得一见的娇羞状 “那……”白净函还想说些什么 “小白,你不要再问了,我们祝福熙熙吧!”薇薇拍拍白净函的手背,打断她的一连串问句 “薇薇,谢谢你。”熙熙感动的抱抱她 “来,熙熙,小白我们来举杯,恭喜熙熙找到她的Mr Right” “熙熙,要幸福喔,他如果敢对你不好,来跟我说,我会揍他。”白净函交待着 “小白,谢谢你,我的好姐妹。”智熙说完,眼眶微红,搂抱着两个好姐妹,好久好久。一般情侣要分手已经不容易,班对要分手,更是难上加难,因为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你们,一有不对劲,同学之间就会开始散布耳语,这些白净函都可以不理会,随便他们怎么说吧!林凯风的电话可以不接,简讯可以不回,但是,上课却是非碰面不可,这真的是比较难避免的难堪状况。白净函心里揣度了很久,最好的方法就是避不见面,尽量不碰面。 今天下午的共通科目,白净函和薇薇,两人早早就去占了位置,熙熙呢?当然是跟任谨翰谈恋爱去了,人啊,所谓的有异性没人性,男女皆然啦! 白净函挑了一个靠墙最角落的位置,薇薇就守在她的旁边,刚好熙熙和谨翰来了,分坐前方两个位置,这下白净函可安心了,凯风没有机会接近她。四人打着招呼,贴心的熙熙帮薇薇和白净函一人送上一杯清玉翡翠柠檬 “任谨翰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好喝唷”熙熙补充著 “收买人心喽!”白净函笑着对任谨翰说 “那有啊,熙熙说你们会喜欢的,喝喝看吧!”谨翰笑笑 白净函心想,这任谨翰看起来人模人样,也懂得收买人心,目前是有往上加分的状态。白净函瞄了眼薇薇,只见薇薇神色淡定,倒也没有什么尴尬的神情,白净函打从心里佩服薇薇,面对伤过心的人竟可以如此镇定。换做是自己应该没有办法。 四人吸著冰凉的柠檬汁,说笑间,白净函发现一条修长的灰色人影飘了进来,不用正眼看,用眼尾余光,白净函就知道那人是谁,那个人也瞥了白净函一眼,坐在另外一个角落。 “林凯风来了。”薇薇拍了白净函一下,小声的说 “嗯,我知道。”白净函连头也没抬,定定的望着手中的饮料 熙熙往林凯风的方向看了一下,又看了看白净函,熙熙从白净函脸上的神情可以了解,白净函心意已决,这条情路已经是回不去了,但是林凯风抑郁的神色,却透露出凯风的焦虑,这两个人如何结束,目前还是未知。 课堂上,白净函尽量收敛眼尾余光,做着笔记,偶尔跟薇薇交头接耳说笑,无聊恍神时就逗弄前方的熙熙,传传小纸条,姐妹三人依旧默契十足,心灵相通,两堂课很快的过去了。 接下来是班会时间,班代张家民上台,宣布了一些班上的常态事务之后,就进入了临时动议,班代宣布,下个星期天是班导的生日,班导已届退休年纪,所以班代想召集大家为班导举办生日以及退休庆贺聚餐,本是一番美意,却引来班上一些同学的争议。 “为什么要帮班导办庆生,我钱多喔!我钱要拿去买书ㄟ!”班上素有”大便”称号的陈建志首先发难,语毕,全班笑翻,因为他说要拿钱买书这件事情,可列为年度最不堪一击的谎言。称他为大便,原因是他很爱结屎面,因以为号焉。 “”大便”钱要拿去买书,我是没这么认真啦,但是我下星期天有事,不能参加怎么办,可以这个礼拜天吗?”李明春也上台发表高论 “不行啦,这礼拜天有话剧公演,班上有一些同学要去演出,就不能参加啦!”班代忙着说明 “那我们下礼拜天也不行啊,班代你换个时间啦!不然就让大家表决。”李明春继续说 班代大人果然从善如流,热心的提供日期,让大家举手表决,但是每一个日子都有不能参加的人,班**始流汗,陷入胶着 “各位同学,班导对我们那么好,从大一开始就很照顾我们,帮我们打点很多事情,大家尽量拨时间参加,好吗?”高智熙按奈不住古道热肠,上台劝说大家,大家依然意见纷岐 “班导是对你们好,又不是对我们,我还被记过!”大便又在大放阙词,大家都知道他是因为在校内抽烟被抓到,才记的过,相当理所当然啊! 白净函越听越上火,忍不住冲上台去 “我的想法是这样,下礼拜天是班导生日,本来就该以班导为主,时间就定在下礼拜天,不用改了,至于要不要参加,就请大家自由心证,来的就分摊费用,不能来的就算了,班代,你就约地点,再通知大家吧!”白净函看看班代说完就看着台下的同学们,但她还是避开了林凯风的眼光 “白净函,妳这样说,就是说我不用参加喽?”李明春也火了 “是,不然大家七嘴八舌,各个时间都有人不行,你说该怎么办?”白净函说完,下台去,回到座位。 班代打着圆场,说著这事还可以再商量,不过,张家民心里是很佩服这位小辣椒的,说话有力,行事果决,但是也担心她得罪班上太多人。一场班会不了了之,班带宣布散会。 “小白,我真佩服你,你就不怕得罪李明春?”薇薇一边收拾包包,一边对白净函说,脸上有担心的神色 “为什么要怕他?我只是讲我想讲的话。像他们那样讨论事情也不会有结果吧!”白净函一点也没有惧色 就在此时,灰色人影突的闪到白净函面前,只见林凯风脸色铁青 “小白,你为什么就这么爱出风头?为什么要管别人的事情?”林凯风带着怒气,口气冰凉 白净函抬起头来面对着他,一颗心宕到谷底,她没有想到,到此时此刻,林凯风都不忘记要来指责她。她的心中缓缓升起一把怒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