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一绣江山

更新时间:2021-02-08 07:19:39

一绣江山 已完结

一绣江山

来源:落初 作者:芝女 分类:都市 主角:谭知善慧 人气:

完结小说《一绣江山》是芝女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谭知善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带着自己的家仇,步步为营,无论前方是何等凶险,亦要找出自己的仇人。  他为她守护经年,总是默默无闻,亲眼看着她一步步登上那至高皇位,却不知在她的心里,究竟还有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  过往经年,终是风吹云散,每每见到眼前的人,总会勾起她午夜梦回里的那一袭白衣翩翩,在她眼前乘舟而过。支持作者,可入此群:314907884欢迎各位加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谭月如昏昏沉沉的睡着,醒来时已经是一天之后了。

“你醒啦!”谭月如睁开眼,一缕阳光从窗户的一角打进来,飞舞的尘埃在房间里飘来飘去。强烈的光线捆着眼皮,怎么也打不开。

她下意识的伸手挡住阳光,刚才那一声是谁在喊?谭月如努力适应,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大夫,她醒了,你再给她把把脉!”又是这个声音。

“是,二公子。”二公子?白洛林!

感觉到手腕被抓住,然后有人在自己的脉搏上静静地把脉。

“二公子,吏部派人来请你去修书。”这是一个下人的声音,好像是白洛林的小跟班小九。

然后就是白洛林的声音。

“好,我这就去。大夫,看看她还需不需要抓药,要的话就叫我府里的婆子,和你一起去。”

“是,二公子。”

白洛林说完,就响起一阵脚步声。谭月如终于能够睁开眼,入眼处,是白洛林离去的背影。背影匆匆,留在门口的光线里,发梢的尘埃中。

“姑娘,身子可好些?”进来的是柳妈,柳妈对谭月如很照顾,就像待自己亲生女儿一般。

“好些了,谢谢柳妈关心。”

柳妈走到谭月如身边,问把完脉的大夫:“大夫,十四绣怎么样?”

“偶感风寒,吃些药就会好,现在她需要多休息,别让她太累了。”说完,大夫走到案几上,刷刷写了一副药方,交到柳妈手里。

谭月如这一病,就病了十多天,不过自从她醒来后,又开始在阁楼里刺绣,只是平时头痛,做工做的慢,一副“满园Chun色”绣了十天才完工。

今天小九拿来一件白锦外袍,外袍的腰上有一道长约三寸的口子,大概是在哪里划破了。

谭月如一见这外袍,便知道这是白洛林的。大家纷纷低头忙碌,小九在阁楼里站了许久,一直迟疑着不知找谁,谭月如起身走到小九身边,接过他手上的外袍,说:“这个交给我吧。”

“好,那谢谢十四绣了。”

说完,小九的脸蛋不禁一红,他挠了挠头,飞快的跑了。

谭月如抱着外袍,走到自己的座位,开始检查。这样的口子是很好缝合的,她选好针线,便仔细缝起来。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到了吃饭的时间,居然没人叫她吃饭。唉,谁叫她在这绣楼里,太受小姐和公子的欢迎,其他人大概是嫉妒了,这才不叫她。

最后一针终于缝好了,然后就是打结,拿出剪刀,剪断线头,一件外袍再也看不出划破的痕迹。

“做的很好。”一个不协调的声音在阁楼里回响。

全身僵硬,谭月如一动不动,仿佛身边的人是吃人的老虎。

“你为什么害怕?”武知鉴凑近她的耳边,轻声说。

手不自禁的握紧白色的外袍,微微颤抖。

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她的颤抖握紧,武知鉴从她手中拿过外袍,说:“你那么认真,是因为这件外袍是他的吗?”

“不是。你想干什么?”谭月如强作镇定,她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大胆,一个人来绣楼。

“我想你了,月如。”武知鉴的话语很温柔,像Chun天的暖风,不知不觉就闯进了自己的心房。

谭月如猛地推开武知鉴,力气出奇的大。

“不,大姑爷,你,你是有妇之夫,你怎么能做对不起大小姐的事,你……”。话还没说完,一辍柔软瞬间封住了她的唇,让她拼命的挣扎,却还是陷入他的温柔乡。

一个脚步轻轻的响起,唤醒了谭月如敏锐的听觉。这个脚步声是绣娘的。

她猛然推开伏在身上的男人,轻声说:“绣娘来了,你快点走吧。”

武知鉴扬起嘴唇,胜利般的笑了。

“今天晚上,我会来这里找你,你等我。”

没办法,武知鉴杀了谭月如,死了的谭月如也许会永远活在他的心中,他知道自己最爱的是谁。可是谭月如还活着,这对他既是威胁,也是诱惑。他实在太爱她了,可是这个女人居然把他忘记了,他不甘心,就算忘记了,他也要让她重新爱上自己。

谭月如愣愣的看着地面,他晚上会来找她,为什么,为什么他一个有妇之夫居然还要做这种事,为什么偏偏是她?

楼道口出现了绣娘的身影,绣娘起先愣了愣,然后微笑的走到武知鉴的身边,说:“原来是大姑爷,大姑爷是不是有活交给十四绣做,大姑爷吃晚饭了吗?”

武知鉴微笑,说:“我吃过了。”

然后,他看着愣愣的谭月如,递给他一方巾帕,说:“我之前用的巾帕丢了,现在你再给我秀一个‘节节高’,明天我来取。”

谭月如从怔愣中回神,接过一方空白的巾帕,点点头。

武知鉴转身离去,和上次一样,头也不回,走的干脆。

“十四绣,愣着做什么,不想吃晚饭啦?”

谭月如看了看天色,这才想起来,该吃晚饭了。

“哦,我这就去。”

谭月如放下手中的东西,匆匆离去,离去的时候,背后响起绣娘的话语。

“他是大小姐的夫君,大小姐与你情同姐妹,而且,是白府救了你,留下了你,希望你不要做出不仁不义的事情。”

谭月如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绣娘,她知道绣娘是在提醒她,但是她实在不想解释,因为她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天色又暗下来,今天的夜空没有月亮,而是沉沉的乌云。

谭月如在自己的房里点上了油灯,脑海里不停的回响着武知鉴走之前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今天晚上,我会来这里找你,你等我。

她拿出那一面空白的巾帕,努力让自己的心绪稳定,回忆着节节高的画面,可是耳朵里仿佛有人在说:你等我,你等我……

放下手中的巾帕,她干脆熄灯,脱下外套,躺在自己的床上,闭上眼,努力让自己睡着。

淅沥沥,淅沥沥……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雨水打在阁楼后面的竹子上,让她想到了节节高的画面。

她很兴奋,立即起身,想要将节节高绣完,但是很快,她的耳朵里又响起武知鉴的话:今天晚上,我会来这里找你……

他真的会来吗?他为什么要来?他可是大小姐的夫君,大姑爷,他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忽然,她仿佛又听见那个声音:我想你了,月如。

他想自己了。谭月如的手不禁颤抖,她没想到,大姑爷居然会喜欢她,可是,为什么?

她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不想听见那个声音,不想去想为什么,更加不能去等他。

哗啦啦,哗啦啦……

雨似乎越下越大,大的令人害怕,仿佛这雨能把房子冲垮,能把人冲走。

不行,如果他真的来了,这么大的雨,在这里等自己的话,会生病的。

她猛地起身,走出房间,打开二楼阁楼的门,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人。

谭月如舒了一口气,太好了,他没来,自己就不用担心了。可是,他没有来,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好像很失落,难道自己希望看到他来吗?

谭月如躺在床上,听着屋外的雨声,久久不能入眠。那个人,那个身影,大概已经跑进自己的心房了吧!唉,居然被勾引成功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