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热恋冲冲冲:轻熟女的春天

更新时间:2022-05-12 05:42:40

热恋冲冲冲:轻熟女的春天 已完结

热恋冲冲冲:轻熟女的春天

来源:落初 作者:醉酒香 分类:都市 主角:阿姨程悦 人气:

醉酒香新书《热恋冲冲冲:轻熟女的春天》由醉酒香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阿姨程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单身待嫁女程悦和两个闺蜜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在闺蜜们的支招闹腾下,遇上真人渣,遭遇伪爱情,创业受打击,婚姻被考验……  这些算什么?姐就是都市里的一朵奇葩!生存还是嫁人,都要活的精彩!  ——*——*——  感谢美妞小碧帮我做的漂亮封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时候儿了还去东方之珠,肯定订不上了,只能去酒吧热闹。

酒吧对我这个资深宅女来说绝然没有被窝舒服,更别提人家才俊根本瞥都没多瞥过我一眼。现在既然饭也陪了,找个理由回家也没什么失礼的地方了,就示意舒默我先走。

舒默跟着我出来:“别走啊,哪儿都没到哪儿呢,多少生意都是在酒杯里头谈成的你造吗?等酒过三巡姐给你创造机会。”

“别了,”我虽然第一眼对才俊中意,但这中意才真的是哪儿都没到哪儿,犯不着当生意来做,“还是算了吧,上赶着不是买卖。我先走了,你们再玩会儿。”

舒默不答应:“这么晚了,我哪能让你自己回去?万一路上遇上个劫财劫色的,我怎么跟你外婆交代?不行,我也走,咱俩一块儿回去,让老范陪我哥。”我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她哥就是才俊康月明。

看来多年不见,这“兄妹俩”关系疏通的还算不错。

我答应了一声,就想跟她进去跟大伙儿道个别。谁知我俩刚一转身,就看见那边霓虹灯底下站着俩人。女的是个娇小玲珑的年轻女孩,长得清水芙蓉,看那一颦一笑就是你说啥她听啥的软妹子,男的正是周晓的男朋友南强。

我还没反应过来,舒默就一把把我拉进一个方便继续观察的阴影里,探头探脑的偷偷往外瞧。

南强把双手揣进大衣口袋里,看不出有什么不对,那软妹子则不然,笑语嫣然的撒娇,摇晃身子,双手拉着南强的胳膊扁着嘴哀求。后来南强似乎也有点犹豫,就探出一只手搂着软妹子的肩膀说了一句什么,还亲亲热热的刮了软妹子的鼻子一下。软妹子立刻就笑了,看口型像是在说“我等你啊”,就被南强塞进一辆车里绝尘而去,南强也呵着双手三步并作两步跑回酒吧。

“肯定是小三!”舒默迅速用手机记下车牌号,说话的语气也狠巴巴的,“走,去跟周晓说去!”

“姑NaiNai,”我连忙一把把她拉住,“还没整明白呢就说,说什么?要说也回家再说,咱们喊周晓一块儿走……”

“你缺心眼啊你!”舒默使劲戳我的脑袋,“刚才那小妖精一看就是想让南强陪她,瞧最后乐得那**就是南强答应了,说不定晚上就去呢!周晓跟咱一块儿走了,正顺他心了!”

“……那怎么办?”

“让周晓今晚跟定他!”舒默说这话的时候跟要吃人似的。

“周晓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会跟男的在外面过夜?天王老子也不行啊!再说南强要真的脚踩两只船,也不是跟定他就能解决的事儿啊……诶——默默!”

我话还没说完,舒默早就没耐心听了,甩开我就往酒吧里头跑,踩着十厘米的高跟还健步如飞。我赶紧追进去想拉她,但里面人多得跟厕所里的苍蝇似的,嗡嗡嗡的有点风吹草动就都转过头来看热闹,让我没地儿躲没地儿藏的——这么稍一迟疑,又让她给跑了。

没办法,我只能追进去。

谁知舒默进去并没撒欢,而是忽然改了主意嚷嚷着累了要回家,还非拉着周晓一起。结果自然是我们仨顺顺利利的出来,只南强跟着当护花司机。

路上舒默像醉了似的,谁都不理只是醉醺醺的打电话,让一个关系莫逆的客户朋友帮她查一辆车的车主,说的就是刚才小软妹开走的那辆。周晓看着她撒欢儿,笑模笑样地问这车牌号是打哪儿看来的啊,我则靠在椅背上通过后视镜看着南强,想瞧瞧他会有什么反应。

那家伙果然久经沙场,竟然一点不寻常的表情都欠奉。

打完了电话的舒默神秘的回应周晓:“是一个小妖精的车,事关咱仨某一个人的幸福。”

周晓愣了一瞬,却不接着她的话题继续说,而是问我们过年回家的安排,看那样子像是误会了,以为是范逸臣那边的风流事儿,不打算当着南强的面说。

也难怪了,最近最不幸福的其实是舒默,比我这个孤家寡人的还不幸福,只不过她成天装得欢欢喜喜的,像是没心没肺的早就忘了这档子事儿似的了。

舒默也没再提,只陪着我随口应付两句去问开车的南强:“南强,你跟我们家周晓也一年多了,过年可该见家长了啊。”

周晓眼睛里都是笑,嘴上却装着不乐意:“我嫁不出去了是吗?要姐们儿帮我提要求?他让我见我还得考虑考虑呢。”

“在事务所周晓听我的,出了那楼门我就听周晓的——她想见,明天就见。”南强又开始说便宜话了。

“美得你。”周晓笑得跟朵花似的,但显然颇为受用。

要是放在以前,我一定会羡慕到流口水。但看过酒吧外那一幕,忽然发现自恃聪明的周晓原来也这么傻,被人哄弄了还美滋滋的高兴呢。不知道天底下有多少这样的人?

舒默显然也跟我有同感:“你这老狐狸,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是吗?”

我赶紧掐了她一把:“诶,今儿晚上那葱烧海参不错,特入味儿。”惹得舒默眼镜瞪得像是大铃铛似的看我。

周晓大概也觉出不对劲儿来了,但并没有追问,而是顺着我的话头揶揄舒默:“你跟她说?减肥减的眼儿都蓝了,一晚上就吃了几片菜叶儿。”

好容易熬到了楼下。

南强故意等我们走开拉着周晓的双手说悄悄话,周晓的样子还是笑盈盈的,就是笑得明显跟那软妹子不一样。那软妹子一看就是陷入爱河的痴情女,眼睛里除了南强再无旁人,估计身边跑过去个裸奔的神经病帅哥也发现不了;周晓的笑则是清醒的,每一刻都像游标卡尺,像是在一边笑一边进行各种精确计量。

“周晓,我今儿看见你家南强……”舒默一进家门就抓着周晓详详细细说了个底儿掉,“……你放心,我把那车牌号记下来了,明儿就能知道那小妖精的底细!”

周晓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知道是绷着呢,还是绷着呢。我心里同有戚戚,拉着她安慰:“现在还什么都不清楚,等查清楚了再说——你先别着急,说不定是个误会呢。”

“误会个屁!”舒默立刻就急了,“那小妖精要是跟南强没点儿猫腻,你们把我脑袋拧下来当尿壶!”

周晓居然还笑得出来:“我有马桶,比你脑袋好用。”

舒默愣了一秒:“不是,周晓,你什么意思啊,不信我啊?悦悦单了好几年了,早忘了情人儿之间是什么黏糊样,我舒默可清楚着呢:那眼神,那动作,那神态,肯定不止谈上了,肯定还亲过摸过了,说不定都睡过了!”

周晓的笑开始有点冷了:“你真的清楚?清楚你们家老范能爬到别人床上去?清楚你还能忍,还拿他当宝贝儿似的捧着不松手?”

我一听她提到范逸臣就知道今晚不能善了,想再拦着为时已晚,舒默已经翻脸发飙了:“我好心好意告诉你,是怕我十多年的姐们跟大傻子似的让人家当猴儿耍了吃亏,你居然反过来嘲笑我!老范跟人上床是为了我,你们家南强跟小妖精上床是不是为了你?真他妈笑话!”说完几步冲回自己房间,啪的一声重重把门摔上。

周晓的眼泪这才流下来,只是神色冷冷,表情也绷着强装没事儿。

我担心舒默,周晓也不能不理,只能拉着她的手替舒默说话:“咱别自己人跟自己人闹别扭了……舒默把车牌号记下来了,咱们看看车主到底是谁,把事情搞清楚再说,但愿是个误会。”

“是我不对,她是为我好,我还提老范气她。你看看她去吧,我没事儿。”周晓冲我挤出一个笑来,同时把我往舒默房间那边推。

我连忙捏了捏她软乎乎的的小肉手以示安慰,随即起身去舒默房里看她怎么样了,谁知正好看见她收拾东西,,一副要离家出走的样子,连忙扑过去拦住她:“别冲动行吗,她是气头上说的话——自家姐妹,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自家姐妹?就是自家姐妹才让人心寒!说不定人家以为我跟她说这些是羡慕嫉妒恨,看不得她好呢!”舒默冲着半掩的房门大发脾气,“真特么可笑!”

“行了行了,我错了,我道歉!”周晓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不该哪壶不开提哪壶!今儿这事儿查清楚再说,我肯定不会蒙着眼过日子!”话音落处,也是房门“啪”的一声,显见着也是回自己房间偷偷哭去了。

舒默一脚把整理箱踢翻,想想又自己捡起来继续收拾,边收拾边嘱咐我:“甭管我,我脸皮厚,心大,赶紧劝劝她去。”

“她那脾气我劝得了吗?”折腾这么一天了,我早就没力气了,“你老说我不省心,那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都多大啦还离家出走?”

舒默仍旧继续收拾:“我打算跟老范一块儿住去,早就跟你说过的,忘了?”

“那也犯不上非赶在这个节骨眼啊?”

舒默停了一下,终于还是把收拾了一半的整理箱用脚踢到一边,气呼呼的踢翻高跟鞋往床上大喇喇一躺:“收拾一下而已,又没说现在就走。”

我歪躺在她身边,安静了好一会儿脑袋才清醒点:“注册公司的事儿怎么样了?”

“有点小麻烦,”舒默装着无所谓的样子,眉眼里还藏着些烦恼,“正想跟你说呢,注册资金不够,打算跟你借,都办好了再还你。”

“行,你也甭还了,就当我投资,记得给我分红就行了。”我知道这事儿她心里压力有多大,故意说得轻轻松松。

舒默噗的一声笑了:“那你可有得等了。我打听过,开一家这样的广告公司,三五年之内能回本就不错——我们打算再进台菲林机,前期也能多点收入。反正咱认识的同行多,给个好价钱,肯定能照顾照顾生意,说不定工作室的房租就先有了。”

我点头称是:“别有压力,我早说你是黄道婆转世——别说皮儿了,连心儿都是黄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