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追逐山边的风:错嫁邪魅总裁

更新时间:2020-10-27 12:08:06

追逐山边的风:错嫁邪魅总裁 已完结

追逐山边的风:错嫁邪魅总裁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无双1 分类:都市 主角:童诗诗阳光 人气:

主角叫童诗诗阳光的小说是《追逐山边的风:错嫁邪魅总裁》,它的作者是无双1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一次意外她失了身,那个桀骜不羁的男人甩下一张支票,一句“当我的女人。”你丫的,当她是钞票识别机吗?认钱不认人……从失身到到后来的失心,他给过她甜蜜给过她伤害,他女人不断,为何偏偏要与她纠缠?他害死了她的母亲,她却狠不下心害死他的孩子。遇上这样的一个男人,是何其幸运又是何其不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氏集团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而凌隽一的办公室则是在其中最高写字楼的顶层,从顶层飘窗外面的一片堪比小花园的绿地看去,一切尽收眼底,仿佛一切都在自己的脚下,说不尽的豪情快意。

而此刻,凌隽一正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的皮质转椅里专心的画着设计图纸。

他纤长的手指握着专用的笔,在纸上快速的滑动着,眉头微皱,眼神无比的专注。

一阵敲门声响起,他头也没有抬,喊了一声:“进。”

韩中直直的走向他,盯着在桌子后面画图的凌隽一,手撑在桌子上问道:“Steven,去巴黎参展的事情你决定了没?”

“你没有看到我在准备作品吗?”凌隽一的手指唰唰不停,笔尖与雪白的图纸间发出有韵律的响声。

“可是,你那件压轴的作品不就可以吗?我们可以拿它去呀,反正昨天也没有人看到它,你要知道,本来这次的时间就紧,我们现在应该已经在巴黎的会展中心准备了,可是……”韩中不禁收住了声,无奈的一闭眼。

因为他发现,凌隽一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那自己在喋喋不休些什么?

韩中是凌隽一的大学同学,两人未毕业时,凌隽一便向他发出了邀请,请他来帮助自己,韩中性子沉稳,冷静干练,而凌隽一则是更冲动一些,所以这些年来,两个人合作的非常默契。

可以说,凌氏的壮大和Value能够快速的在这个行业展露锋芒,并一举成名,韩中功不可没。

而凌隽一自然是非常器重韩中的,人前是助理,其实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两个人是好朋友兼兄弟,根本不分彼此。

这次本来是要去巴黎展加世界展览的,如果成功的话,那么对于Value来说,无疑会更上一层楼,可是竟然与昨天那场秀时间有些冲突,而凌隽一与自己商议的决定是先派人去安排会场,等秀一结束立马飞过去。

可是,现在居然出了这么狗血的事情,秀没有结束,凌隽一就跑了,剩下自己去处理这个烂摊子,而今天他和没事人一样,居然在这里画什么图。

即便韩中再沉稳,再冷静,现在也如同被放在了热锅里,如同一只蚂蚁一样疲于奔命了。

“你说那个啊?”凌隽一终于停下手里的动作,食指轻轻抓了一个眉毛,眼神清亮,丝毫看不出什么着急的样子,而韩中满身冒火的模样,倒是落入了他的眼睛里。

而他的话,则让韩中差点晕过去,“那件衣服坏了。而且,我不打算用。”语气轻描淡写,像阵无关痛痒的风吹过。

但是在韩中听来,无异于一身的怒火被腾腾的煽得更旺。他的身子往前一探,眼里射出两道寒光,“你说什么?”

“韩中,”凌隽一向身下坐着的皮转椅一靠,脚轻轻一踩,椅子向后划开了几十公分,把韩中的怒气轻轻拉开来,“我们会有办法如期参展的。”

韩中看着他目光炯炯,一脸的淡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又想起他刚才认真画图的样子,不由的稍微松了一口气。

他收回自己撑在桌子上的手,斜了眼道:“这样最好。”说罢,似乎想起了什么,眼中放光问道:“Steven,你让我查的那个童诗诗怎么说?礼服是因为她的不小心才坏的吗?”

听到这个问题,凌隽一俊美的脸上浮现一丝别样的兴致,轻轻动了动眉峰,有几秒钟的失神,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温柔,居然让韩中揉了揉眼,怀疑自己是否看错了。

还没有等他发问,只见凌隽一挥了挥手,身体带着转椅往桌前一凑,重新低下了头,朗朗的声音从图纸上发生的沙沙发中传来:“如果不想我们错过参展的日期,请麻烦出去的时候帮我带上门。”

这个家伙……

韩中听他下了逐客令,也知道他不想说的自己无论再怎么问他也是不肯说的,便轻哼一声带上门出去了。

窗外的阳光闪过绿地上的花草,透过光亮的玻璃带着斑斑的光影投入到这宽大明亮的办公室,凌隽一坐在那里脑海中思绪如潮,瞬间闪现的灵感被他巧妙的抓住,通过右手的笔尖流淌到洁白的图纸上,他专注的神情在这样明媚的阳光里更有着独特的性感。

一阵微风吹过,绿叶的沙沙发和阵阵的花香,让他暂时住了笔,看了看图纸上的,不由得眉头一松,抬眼看了看窗外明媚的蓝天,如同被水洗过澄净的蓝丝绸,朵朵的白云轻柔飘荡,让他想起童诗诗那夜妩媚的模样。

嘴边,荡起一丝的笑意,无声无息。

两天的时间已经过了一半,不知道这丫头的决定是什么,说实话,平时自己看惯了女人讨好自己的故作娇羞的做作模样,而这丫头,却偏偏对自己一屑不顾的样子。

平常的也倒罢了,只是这失了身,她依然能够在自己的面前清高孤傲,甚至没有一般女人的哭闹让自己负责,乘机偷笑赖上自己,这倒是真的让自己有了兴趣。

不知道这次,面对这两个条件,她会如何抉择?

他真的是急不可待。

童诗诗看着时间一秒秒滑过,心中不由的一阵忐忑,而下课铃声的响起,让她不得不正视,两天的期限就要到了。

她长出了一口气,不住得给自己打气,收拾好了东西,往校门方向走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童诗诗的心反倒定了下来,事情到了临头,反而让她心生一股无畏的勇气,左右已经如此,怕也没有用,不如勇敢的迎上去。

她此刻心中坚定,如同一只准备战斗的小鹰,已经展开了翅膀,尖锐的鹰嘴和锋利的爪子时刻准备。

看到在门口停着的那辆奔驰,童诗诗不由得眯了起眼睛,眼中迸发的恨意和怒火真想把这个钢铁做成的家伙熔化。

她迈着步子走了这去,脚步轻利,丝毫没有恐惧的模样。

凌隽一早就看到了她,见她走过来,没有担忧害怕的模样,不由得轻轻一笑,这个小丫头,有意思。

凌隽一摇下车窗,给童诗诗绽放了一个迷人的笑,他知道,无论哪个女人看到这样的车子,这样的自己都会心跳如鹿撞,用尽一切手段都要粘上自己。

然而,童诗诗带着冷光的眼睛,如同两把锋利的刀滑过他的俊脸,一时间让他绽放的微笑无声凝结,尴尬的碎了一地。

童诗诗拉开车的后门,坐了进去,脸上似乎带了冻了千年的冰霜,细嫩的脖颈用力挺着,圆润小巧的下巴微微向上扬起,一股倔强和骄傲瞬间在整个车厢流泄了下来,被凌隽一尽收眼底。

不等他发问,童诗诗如水的目光一闪,嘴角微微一丝讥诮的笑意,轻轻张开如花的唇瓣,“凌先生,我决定赔偿您的衣服。”

“噢?”凌隽一倒不觉得意外,只中略微的一怔,如果她选择了第二个,倒是让自己觉得这游戏没有什么意思了,而现在,旗逢对手,才有长久的意味。

“请凌先生说个数。”童诗诗清朗的声音不卑不亢,眉目间也是无比的坚毅,“我虽然家庭条件不如您的好,但是我也会努力赚钱赔给您的。”

“童小姐大概误会了,”凌隽一揉了揉太阳穴,手腕上名表的光芒晃过童诗诗面无表情的脸。

她的耳朵如今已经前所未有的认真,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又会说出什么话来,直觉上有一种被猛兽慢慢靠近的危险气息在向她袭来,她不由的心口一紧。

“我凌氏并不缺钱,”凌隽一带了如阳光一样温暖的笑意,只是那声音却如冰冻结了童诗诗的心头,“我只是要那件衣服,你知道,一个设计师的心血作品是不能够有钱来衡量的。”

“你想怎么样?”童诗诗微微眯了眼,不愿意让他看到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内心的紧张的脆弱。

“很简单,我要那件衣服。”凌隽一淡淡说道,似乎那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随便从街面上哪个服装小店里就能够买到一样。

说罢,他直立起身子,看着童诗诗,他身材高大,即便都坐着,也比童诗诗高出一大截,一时间,有一种高高在上向下俯视的王者气势。

童诗诗让这种压迫感弄得非常的不舒服,而凌隽一刚刚的话更让她心忽的一沉,像是落入了无底的深渊。

可是迎头看到他精亮的眼眸,那里面的得意和戏弄,如此的分明,让她的自尊一下子如同一个小火苗被点燃,她一咬牙,唇间吐了一个字:“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