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强宠危婚

更新时间:2020-10-27 12:02:11

强宠危婚 连载中

强宠危婚

来源:微小宝 作者:水晶萌娃 分类:都市 主角:陈文霖江之虞 人气:

《强宠危婚》作者:水晶萌娃,都市类型小说,主角:陈文霖江之虞,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江之虞一直觉得自己欠了陈文霖,不仅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更因为陈文霖的妹妹陈文月,但江之虞没想到的是,陈文霖竟然把一切都报复到了自己身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文霖怒吼了一声,狠狠的甩开了江之虞的手,江之虞往后踉跄了两步,身后正好是通往一楼的楼梯,她一脚踏空,整个人朝后仰倒,失重的滚下了楼梯。

“啊!!!”

江之虞尖叫着,天旋地转间,全身上下都传来一阵阵钝痛感,额头狠狠的撞在了楼梯的柱子上,江之虞的身体犹如破败的洋娃娃一样跌落在一楼。

剧烈的撞击下,江之虞只觉得头晕的厉害,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痛的,晕倒前她只看到二楼上的陈文月正对着自己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随后,她便失去了知觉。

江之虞再一次醒过来,已经是一周之后了,从楼上摔下来的撞击让她昏迷了几天,再加上先天性心脏病的缘故,苏醒的时间更加的缓慢。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个看见的居然是陈文霖,她讶异的看着他,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江之虞别过头,眼眸里闪着浓浓的苦涩。

“我还以为你永远醒不过来呢,不过对于你来说,可能一直睡下去会好过点。”陈文霖冷言冷语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

闻言,江之虞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不安,她扭过头,声音沙哑的开口问道。

还没等陈文霖开口,病房的门便被人用力的推开了,双眼红肿的段易从门外跑了进来,挥舞着拳头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要打陈文霖,可是却被他的保镖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你这个畜生!!我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早知道今天会变成这样!当初我死也不会让小姐来跟你谈判!宁愿破产!也不会落得如今家破人亡的境地!”段易使劲的挣扎着,泪流满面的嘶吼着,红肿的眼睛里充斥着满满的恨意。

江之虞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里被巨大的不安感充斥着,她慌乱的坐起身,惶惑不安的视线在段易跟陈文霖之间来回交替着。

“段,段叔,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江之虞控制不住声音颤抖的问道。

“公司破产了!被这个卑鄙小人吞并了!他还设计陷害江总进行商业欺诈!让江总被公安局的人带走!最后……最后……”段易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苍老的脸上悲痛欲绝!

“最后怎么了?段叔,我爸他只是被公安局带走了而已对吧?他还好好的在公安局吧?”江之虞面无血色,嘴唇发青的看着段易,精致的脸上写满哀切期盼的表情。

“最后,江总因为太过激动,在公安局突发心肌梗塞,去世了!!!”段易几乎是嘶吼着说出最后一句话的。

江之虞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整个世界的喧嚣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止了,漫无止境的绝望将她淹没在这死一般的寂静里,包裹着她的只有心脏剧烈跳动的响声,心脏仿佛被人死死地扼住一般传来剧烈的痛感。

下一秒,江之虞双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她以为她会就这样心脏病发作,跟随着江风一起离开这个让人绝望的世界。可是上天似乎觉得对她的折磨还不够多,不能让她就这样死去。

自从那日在医院心脏病发作被抢救回来之后,江之虞便一直被陈文霖锁在别墅里,与外界的一切消息都隔绝开了。

江之虞每天像行尸走肉一样活着,除了睡觉吃饭,剩余的时间都安静的坐在房间里,望着窗外发呆。一开始陈文月还幸灾乐祸的过来嘲讽过她几次,可是每一次都得不到回应,陈文月觉得无趣便再也没来过了。

反倒是陈文霖,只要一有空便过来看她,也不跟她说话,只是沉默的坐在她身后看着她发呆的身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之虞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时间这个概念,她以为自己的这一生已经在江风死去的时候结束了。

直到陈文霖带着一身酒气,粗鲁的推开她的房门。

江之虞仓皇的从床上爬起来,警惕的看着满身酒气醉醺醺的陈文霖。

“怎么了?你觉得自己很可怜吗?你知不知道比你惨多了的人每天是怎么过来的?”陈文霖一进来,便坐在沙发上自说自话。

江之虞冷冷的看着他,并不打算理会他。

“江风,死有余辜!你起码到今天才失去了你的父亲!可是我呢?我从三岁开始,就永远的失去了我的父母!你知道凶手是谁吗?凶手就是你该死的爸爸!江风!”陈文霖漆黑的眼眸里交杂着痛苦与仇恨的情绪,俊美的脸上一闪而逝疲惫的神色。

“我爸已经死了,你再这样污蔑他有意思吗?”江之虞对他说的话嗤之以鼻,她心中的江风永远是一身正气,光明磊落的爸爸。

“我污蔑他?你以为商业欺诈真的是我陷害他?哼!你真当那群警察是吃白饭的?没有证据人家能上门抓人?”陈文霖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份文件,狠狠地摔在江之虞面前。

江之虞犹豫着捡起了地上的文件,慢慢的翻阅着,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假的!这是你伪造的!我爸不可能是这样的人!”江之虞不肯相信的把手中的文件撕碎,沉静了几个月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别的表情,她愤怒的瞪着陈文霖。

“你不想承认不代表这些事情没有发生过,我以为你爸死了我高兴?我根本就不想他那么快死,我要慢慢折磨他,可是作恶多端的人上天都不容他在这世上多留片刻!”陈文霖冷笑着说道。

“你闭嘴!!你给我滚!!”江之虞捂着耳朵,绝望的嘶吼着。

“滚?我们的帐还没算完,我怎么舍得离开你?你爸死了,只能父债女偿了!”陈文霖眸色一冷,缓慢的站起身朝江之虞走去。

“你还想怎么样!”江之虞睁大眼睛看着他,仓皇的眼眸里噙满了泪水。

“我要让你们江家的人,生不如死!!”

陈文霖残忍的说道,一把扯过江之虞的头发,大手将她纤细的双手死死地扼住困在她头顶,另一只手粗鲁的扯开她身上轻薄的睡衣。

“陈文霖!!你住手!!你这个变态!疯子!我会去告你的!你不会放过你的!”

江之虞惊恐的挣扎着,剧烈的不安感从心头蔓延开,陈文霖身上的酒气铺面而来,可是她根本无力反抗。

“告我?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是夫妻,做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陈文霖眼眸冰冷的低头俯视着江之虞,手上的动作一刻不停的把江之虞身上碍事的衣服全部褪下,看着身下颤抖着的美好身体,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混杂着欲望的残忍光芒。

“不要!!”

江之虞悲痛欲绝的惨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漫长的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江之虞双眼红肿的看着躺在身边沉沉的睡着的陈文霖,精雕细琢般俊美的五官,阳光帅气的模样曾经是她少女时候的整个世界。

而如今的这个人,却是毁了她一生的噩梦。

如墨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决绝,江之虞强忍着浑身酸痛艰难的从床上起身,含着巨大的屈辱把身上的青紫的痕迹狠狠地擦洗干净之后,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再把房间里残留下来的欢爱过后的痕迹清理的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