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旧日时光:自酌情深

更新时间:2020-10-26 11:35:48

旧日时光:自酌情深 已完结

旧日时光:自酌情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秦双 分类:都市 主角:景枫潘樾 人气:

秦双新书《旧日时光:自酌情深》由秦双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景枫潘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婚姻,把景枫和叶烨两个不可能有交集的人硬是拉到了一起。 可她是拒绝的,他也是抗拒的,然而随着时间,他慢慢的感受到了她的好、她的可爱、她的细心和她的体贴…… 就算一开始是莫名其妙,但是最终的甜蜜是无法阻挡的。 且看欢喜冤家如何上演一场爱情大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烨到公司的时候,秘书是战战兢兢的将他今天的行程汇报了一下,叶烨还特别吩咐了一下在这个月腾出三天时间出来,秘书问是什么时候。

叶烨想了想,说道:“中秋节那几天吧,三天左右,我会离开几天。”对于景枫的承诺,他还记得了的。

秘书哦了一声后,迟迟不肯出去,叶烨抬起头,奇怪的目光打量了这丫头一眼,“还有事?”

秘书是他一哥们的妹妹,本来是正宗的白富美,可是家里非让她出来体验下生活,所以那哥们就将人给安排进了他公司里,但又怕自己的妹妹被狼盯上所以又安排在了叶烨的身边有个照应。

“说!”

“傅小姐从英国打了电话过来,她说自己中秋节回来,让你去接他,你去不去?”这个小丫头是清楚叶烨跟那个傅家大小姐之间的关系的。

叶烨沉默了,眼神也跟着黯淡了下来,许久后才回答道:“不去!”

叶烨跟傅恩月之间的事,一直是叶家与他们那个圈子最公开的秘密,当初两人是爱得死去活来,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到长大了自然就在一起了,一个是非君不嫁,一个是非卿不娶的样子,可是后来还不是为了一个音乐学院放弃了叶烨,傅恩月走那两年,也是叶烨过得最放荡的日子,直到跟景枫结婚后才有所收敛。

叶烨恨傅恩月,因为她打碎了自己为他们制定的计划,她为了去国外放弃了他们的感情,叶烨最后也被逼着接受了其他女人,现在他结婚了,她说回来就回来,当他叶烨是什么人,收容站?

笑话,叶烨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人,既然是自己先放弃自己的,那他凭什么在回头,“说我没空,就不去接她了。”心里始终是舍不下的。

可是姿态他是要做足的,傅恩月,他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主动给她打电话,还是让他的心蠢蠢欲动了起来。

景枫在单位接到了萧父的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景枫想既然叶烨是答应了自己,那他们就一定可以一起回去的,这点诚信,景枫还是可以相信叶公子的。

不过更让景枫惊讶得是叶公子竟然晚上约他吃饭,景枫欣然答应了下来,因为晚上马珍珍不陪她吃饭了,好象那丫头也谈恋爱了。

可是为什么会约他吃饭,叶公子不是从来不带她出席任何活动吗?而且带她出去,叶公子早就说过了他丢不起那人。

景枫从毕业工作后,虽然一直在跑新闻,可是一直也是吃得睡得,就是这样所以体重才一直没减下去,她知道自己这样不行,最近单位检查身体,她的血压又升高了,她才二十七岁啊。

看来她真是要减肥了,好吧,她想,吃完叶公子这顿就减肥吧,毕竟叶公子对吃饭的地方很讲究,而且每次带她去吃的东西都很好吃。

“那好,晚上见?”叶公子这次说话非常的温柔,而且带着明显的商量的口吻,景枫只觉得是不是和他家人吃饭,只有在和他家人吃饭,需要景枫一起去演戏时,他才会跟她有得商量,其实时候就是什么都没得商量。

“好,晚上见。”景枫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用餐的餐厅确实与叶公子的品位很相符,骚包又不失奢华,城中最贵的一间法国餐厅里,据说叶公子在这间投资过亿的餐厅里也有些股份。

菜是叶公子来前就由主厨亲自配好了的,等他们入坐后开胃菜就上来了,景枫吃着美味,可是心里觉得着个叶公子是不是又想到了整她的办法了,比如吃到一半就跑了,留下她一个人在餐厅里,然后她会被警察带走,理由是吃霸王餐。

景枫小心的问叶公子,“你今天还有其他事吗?”其实景枫想问的是他今天是不手受了什么打击了,不过怕叶公子当场发飙就忍了下来。

“没事啊。”叶公子一如既往高雅的拿着刀叉将自己盘中的羊排切成整齐的块状,却每次都不吃,景枫觉得他这个习惯好象已经很久,好象他在等待着什么一样,而那被精致分割的小羊排在等它真正的主人。

景枫觉得这样的叶烨是陌生的,他就像是完美的一个白瓷瓶,拥有它天生的贵气与尊容,可惜却不容人靠近,一靠近就会碎掉一样,景枫觉得自己这样想,实在有点对不起叶公子那样的姿态。

她是个粗人,整天在外面跑新闻,而且每次都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她是配不上这个男人的,不过她也没想过自己要配他,一年时间到了之后,他们自然是分道扬镳。

这时迎面而来的一个人,身后还跟着不少人,其实这样的高级餐厅里只接待会员,能进来的人都是非富既贵的人,景枫认识前面的那人,他叫高诚还有他身后的老三欧阳华宇,都是叶公子的死党,京城四个爷里叶公子是老四。

“老四。”高诚这人,景枫曾经给他做过一个采访,表面上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见人就笑,可是背地里是阴坏,当然这也是叶公子告诉她的。

“小四。”叫叶公子小四的叫欧阳华宇,是他们之中的老三,还有一个老大叫习建军,也是他们之中年龄最大的,而且据说今年坐正的大BOSS就是他的亲叔叔。

京城四爷,现在到齐了三个,这差一个习建军,每人身边都带着一个美女,不过高诚身边的女人特别一点,景枫如果没看错,这个女人应该是最近娱乐新闻都在报道的从国外什么音乐乐团回来的钢琴家,年纪不过二十几岁就已经开过自己的钢琴独奏会了,这样的极品女人怎么会跟高诚这样的渣人在一起的,景枫在心里惋惜了一下,可是高诚却在这时玩味的一笑,自己站到一边去,他与欧阳华宇都没有说话,只见那女人一身长裙翩翩而至叶公子的面前,娇滴滴的喊了一声:“烨。”

景枫如五雷轰了顶,而且是连被轰了好几遍,听这口气,这一声单字烨就已经让景枫从头绿到了脚,景枫也终于在霹了好几遍后终于知道了叶公子今天约自己出来的目的,原来是找她做炮灰的。

景枫觉地自己这个炮灰做得可怜,人家只需要往那一站,一声烨就让叶公子停下了手上的刀叉,眼中充满深情了,而她是从一开始就懒得被叶公子看一眼。

“老公,你们认识啊?”

景枫觉得自己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一定是脑子抽了,不然为什么那么多双眼睛都奇怪而鄙视的看着她,而傅恩月也在她这一声后,眼含着泪光的看了看叶烨,以及狠狠盯了景枫两眼后转身就跑了出去。

景枫不知道欧阳华宇是什么意思,他竟然是上前拉起叶公子,让他去追,景枫低着头,其实也是想看叶公子是身态度,毕竟现在他老婆是她,虽然彼此都知道大家是什么关系,可是她还是需要些面子的,不是吗?

景枫望天看着自己悲催的站在马路边上,叶公子啊,景枫觉得自己绝对是欠了他的,不然今生不会这么悲催的被他遗弃一次又一次。

刚才在餐厅里,叶公子一副负心人的样子,可是一吃完饭就让景枫自己回来,自己则是一脸担心的上了车就飞驰而去了,景枫就算在傻也知道他上去哪了。

那个傅恩远,景枫知道的,是城中傅家的小姐,和叶公子是青梅竹马,傅家从商,叶家从政,只可惜当时傅小姐是诶珍惜这段感情。

以前景枫就看过她的一个采访,上面就有她的真情告白,什么自己没珍惜以前的那个男孩,不知道那个男孩还有没有在原地等她云云的,当时她们办公室五个姑娘全部认为这傅小姐非常的矫情。

现在看来是贱人就是矫情!绝对是没错的!

还有就是那个男孩是叶公子啊!

景枫打电话给马珍珍,没把自己的悲惨遭遇告诉她,不然准会被她骂是活该,这没明显利用她去报复另一个女人的事,她也会去,马珍珍一定会指着她的鼻子骂她:萧景枫,你活该!

KFC,半夜十二点,景枫是终于等来了翩翩而来的马珍珍,她差点没流下眼泪,这绝对是大学做了四年室友结下的深厚友情才能这样的。

“你就继续这样吧,我们寝室四朵金花的脸都要被丢完了,嫁个有钱又帅的老公有个屁用啊,把你当猴在耍呢。”

景枫还是没忍住将刚才的事跟她说了,果然是被她数落得想找地洞钻。

“我怎么知道那个什么傅恩月就是叶烨的前女友。”那时的景枫看了傅恩月的采访,傻西西的祝福人家呢。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够讽刺的,“叶烨那货身边的那几个也不是东西,是他们把傅恩月带到餐厅去的吧。”

“恩。”景枫是狠狠的点下了头,“确实不是东西!”可是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不是很多时候都只关心自己,或者关注跟自己一样的人,他们都很自我,他们根本不会管其他人的死活,更何况她这个半路杀出来,始终融不进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人,而且叶烨也不喜欢她,他们大概也是知道的。

这时一辆崭新的骚包的黄色蓝博基尼,车牌为四个一的跑车停在了KFC的门外,景枫看着叶公子下车,冒着雨从车里下来,跑进店里买了一个甜筒,然后钻进了车里。

车里坐着一个女人,跟在餐厅里景枫看见的一样的裙子,一样的颜色,只是现在她笑得很灿烂。

“叶烨,你这个混蛋!”

当马珍珍怕出去时,车子已经滑进了车流中,也许他们连看都没看见车后追赶出来的马珍珍。

当她转头看过去时,景枫已经双手搁在桌上,趴在了双手之上,马珍珍走过去时,听到了哭声,“算了,景枫,这嫁入豪门看着像是风光的,可是看着是一回事,真正进去了又是另外一回事。”

“请让让。”

“干嘛!”

马珍珍正在火头上,也知道现在是谁又在她身后不知死活的在催,转身一看,原来是高诚,高诚大概是没看到趴着的那个是谁。

不过眼前这个挡人去路的长得还不错,而且看着够清纯的,嘴唇自然的勾起难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好听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就是好听,“我可不想在这跟你干嘛,不过换个地方就随你先干嘛。”今天他心情好,倒是有兴趣玩玩。

高公子你这是要闹那样啊?马珍珍认识这货,杂志上经常看见这人身边跟着一个女明星,然后又出现在哪个女明星的香闺里。

上次某个台湾的漂亮女神据说是被人拍到了大肚子的照片,而且狗仔就隐约的提到这个女明星肚子里的种很可能是这位高公子的,而且这位高公子还对别人说就算是他的,女人他是不会娶的,孩子可以生,婚不能结。

结果这间杂志社在第二天就被人纵火烧了,十几万本新刊都毁在了火里,据说这也是这位高公子的杰作。

马珍珍想起这些,不由得汗毛直立,直接装死退散到了一边去,而且还拉起同样装死的景枫,高诚倒是很意外在这里见到景枫。

高诚一转身将景枫拦了下来,他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但也绝对没有什么恶意,看着景枫憎恨自己的目光,他忽然笑着问她:“恨我啊?”

“我为什么要恨高先生你啊?”景枫觉得他们这几个人的说话风格真是好一样,连问话也是一样的,只可惜她不吃这一套,以为能把谁吓着一样。

难道她要破口大骂他们当着她的面破坏人几夫妻关系啊,毕竟她是一个有内涵的人,如果景枫没记错,这个高诚和那个傅恩月还是堂兄妹的关系,高诚的姑姑嫁给了一个姓傅的,对,他们就是兄妹,难怪能这么下作的事出来。

景枫说话的姿态很高,至少看着高诚时是非常不屑的,她说:“高公子,原来你喜欢做破坏人家夫妻关系的事啊,而且还是帮自己的妹妹,怎么啊,当我这个原配是死的,主动让你妹妹做第三者吗?”

高诚倒是不受她话的影响,刚才叶烨在餐厅外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这个女人为了去追恩月是拉也拉不住叶烨。

“萧小姐,你觉得自己有资格说她是第三者吗?”这话怎么听着像是景枫是第三者啊,果然马珍珍一个眼刀子射了过来。

那眼神就像是在说,怎么连骂人也不会啊,丢人!马珍珍忍不住了,立刻是上前一步,大概的事情她也知道了,不过她平时骂起人来也挺溜的,她骂道:“妹妹做第三者,哥哥牵线搭桥,你就是拉皮条的,走,我们不和这种没节操的人说话!”

高公子嘴角一抽,连额角的青筋都爆起了,他一字一顿的问道:“你说什么!”那眼神就像是要把马珍珍咬死一样。

马珍珍当然没在说一遍,拉着景枫就跑,此地一宜久留,两人一路闲逛到河边,河边的小亭中,两人各抱着两瓶啤酒,景枫抱着瓶子就灌下去一大口,打了一个酒嗝后,她对马珍珍说:“我不是喜欢那货,你知道的,只是觉得自己很没用,一个两个都是这样,什么都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你说我怎么这么作孽啊。”

景枫指着自己,第一个潘樾是这样,第二个还这样,完全是不把她放在眼里,景枫有苦自己咽下去,被人轻视的感觉不好。

马珍珍静静听着,景枫是说累了就开始抹眼泪,她说道:“我爸让我带女婿回去过中秋,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带回去,让我爸知道还不得抽死我啊。”

马珍珍一副抱不平的样子,自己都快站不稳了,“凭什么抽死你!又不是红杏出墙!”

“对,又不是我。”

“对,又不是你。”

两人连说话都步调一致,这么多年,当年一起的同学都各奔东西了,只剩下她们两相互扶持到现在。

“我丢人了。”景枫悲戚的说道。

马珍珍道:“对,你丢人了。”

景疯回到家后,她没想到叶公子竟然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似乎很累的样子,景枫斜眼看去,大概是运动累了吧。

“你怎么才回来?”叶公子本是闭着眼睛在听到她换鞋的声音后就睁开了,景枫不得不承认叶公子的那双眼睛真的很漂亮,不仅漂亮又像是有魔力一样能吸引住人。

景枫想,如果自己以后要死在叶公子的手中,也是死在他的那双眼睛里的,“是啊,我跟珍珍出去喝了点东西。”

“恩~我饿了,家里有吃的吗?”叶公子似乎真的是累了,又像是在等着她回来,她回来他才倒进沙发里,这一句问家里有吃的就像是在等着她给自己做吃的。

景枫也觉得自己是贱的,手怎么就那么不听使唤啊,她竟然径直去了厨房里,然后给他炒了一碗蛋炒饭,饭香飘进客厅引醒了他。

当叶烨走进厨房时,还着实是吓了景枫一跳,“你醒了?”叶烨点头,饭很香,“你炒的?”

“是啊,你要不嫌弃也吃点吧。”其实就是给他炒的,叶公子也真就不嫌弃,自己拿一旁的勺子坐到了桌前,景枫端来后,他先上皱了皱眉,似乎不怎么相信景枫的手艺,随后说道:“没想到你还能炒饭。”

景枫是神色一抽,心想,叶公子你是不食人间烟火,我可是要养家糊口,而且我不仅会炒饭还会做饭做菜啊。

景枫肚子挺饱的,刚才喝了酒,和马珍珍撒了酒疯后心情好很多了,本来就是啊,叶烨要跟谁在一起,给谁买什么关她什么事呢,她有什么资格来生气呢,这一切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这样想了一晚心情也舒服不少了,景枫也没刚才那么气的,现在气的也是气叶公子没绅士的把自己丢在餐厅或者大街上吧。

那个餐厅的消费她可是负担不起的,“谢谢啊。”

“什么谢谢?”叶公子是吃得大口大口的,听到她这么一说觉地有些奇怪,今天他有做什么让她谢自己的事吗?

“没什么,就是谢谢你没把我丢在餐厅而是丢在大街上。”

景枫这时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包包,她笑道:“我可能你一月的工资都在那间餐厅里吃不起一顿饭啊。”

这么简单的问题,他还问,叶公子的眼神黯了黯了,似乎有抱歉在里面,可是刚才他确实管不住自己的双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所以现在他也不想解释什么,只是好象有一切都已经是过去的感觉,可是又想现在抓住,他很矛盾。

“你不怪我吗?”

“我为什么要怪你啊。”

景枫反问道,觉得奇怪叶公子今天的态度,她说道:“其实中秋我可以自己回去,如果你有事,我会跟爸爸解释的。”

“不用,我说过会陪你回去的。”这句话,叶公子说得很坚决,景枫也就那么听着了,就权当是他为今天的事在向她难得的一次示好吧。

“还有饭吗?”

叶公子伸出了空盘,景枫摇了摇头,“没有了,这是昨天的剩饭,不多,只够一盘。”

没想到这时叶公子幽幽的来了一句:“没想到剩饭这么好吃。”

马珍珍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没睡醒或者是今年犯太岁了,竟然会在老板巡视卖场时将一大碗的臭豆腐汁倒在了新老板高诚的昂贵西装上。

当高诚用一种不可思议以及想杀了她的目光下,马珍珍立刻是萎靡的缩成了一团,一副任宰任杀的样子。

马珍珍以为她会被立刻开除,这个工作她才做了不到两个月,如果在不超过两个就换工作,她的妈一定会抽死她的。

大厦外,当马珍珍经历了一天的胆战心惊等待宣判时,她出门就遇见了此生的克星,高公子是用他那量骚包的蓝色宾利挡住了马珍珍的去路,梗着个脖子看着她。

两人对峙着,可是马珍珍现在是明显的处于下风,高诚喂了她一声,然后问道:“你是不是喜欢我?想引起我的注意?”

马珍珍觉得自己像是被雷霹了个外焦里嫩,然后她低下了头,然后有一种反正都做了,一不做二不休的心态了。

这时柔道黑带的马珍珍是飞起来就是一脚给了车门一下,结果就是她被保安正式请出了高氏的大厦,附赠一句高诚送她的:你这个疯婆子!

马珍珍被开除了,她不敢回家,只敢回到景枫去年买的一公寓里,那里也算是一个窝,虽然不大,可是景枫说以后那里就是她一个人的家。

“你怎么回事啊!”景枫是看见灰头土脸的马珍珍就焦心啊,这心焦得就像她是她的妈一样,“没敢告诉阿姨啊?”

“废话!”马珍珍是回了一句嘴,然后立刻说道:“当然不敢。”

景枫是知道珍妈妈的,早年跟丈夫离婚,一个人将女儿养大,既当爹又当妈,而且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女强人,现在更是对这个女儿严厉。

“也不能一直不说吧。”景枫只是个建议。不过看她那没出息的样子也不敢。

果然,马珍珍蹭的一下钻进了被窝里,然后闷声闷气的说道:“这段时间我会尽快找工作的,以后我就每天回家,然后每天照常做样子去上班,然后就躲你这里了啊,别赶我走。”

“当然不会了。”景枫是笑着将她被子的一角盖好,马珍珍的声音已经有些弱了,她说道:“让我睡会。”

景枫走前,她已经睡着了,不过她还是给她先叫了外卖送来,今天是回家的日子,叶烨会在家里等他。

景枫回去后,叶烨并没有如约的在家里等她,景枫给他找着借口,可能是工作太忙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后已经是景枫的极限了,她拨了电话定了火车票,然后又打了叶烨的电话。

他的电话很久也没有接听,过了很久,在景枫几乎已经放弃要按下键子时,那边终于有了回应,是个女声,娇弱的女声,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景枫觉得是不是生病,或者她没猜错,这个拿着她老公电话的女人就是傅恩月。

“请问谁找叶烨。”

景枫觉得自己不该她退缩吧,所以她是大着胆子说道:“我是她老婆,请帮我告诉她,我先走了。”

那边明显是沉默了下来,这时景枫忽然在电话里听到了,叶烨的声音隐约的传来,他说,谁来的电话,你生病怎么不好好盖好被子,快把药吃了。

景枫是识趣的挂上了电话,出门时她接到了叶烨的电话,可是她却没有接听,她觉得没有必要了,叫了车去火车站,一刻不停的上了火车,那个电话在没有打来。

景枫已经很多年来回过家了,从跟叶烨结婚到现在,已经三年了,记得刚结婚那边她都是在B市的酒店套房里出嫁的。

有些想念父亲了,母亲死得早,父亲是军人,一直不怎么回家,是奶奶见她带大的,现在奶奶也已经八十几岁了,她觉得不孝,很多年都不回去,只在电话里跟她说说话。

父亲退伍回来后就一直在老家种植玫瑰,景枫没记错,玫瑰是母亲最喜欢的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