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花间美人之医女惑世

更新时间:2020-10-24 12:47:40

花间美人之医女惑世 已完结

花间美人之医女惑世

来源:落初 作者:绿幕 分类:都市 主角:花田花灵 人气:

《花间美人之医女惑世》由网络作家绿幕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花田花灵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师父初见我时,敛眉叹道,花间缘分若如初时,何苦临风悲怜画扇?于是我的名字,便是花间若。我医术过人,学到了师父半生岐黄修为,可用世间珍异奇花治愈百病万伤,花之都的人都羡慕师父,捡回了我这样一个天资卓然的孩子。然,我却不属于花之都,小小的记忆里,总缠绕着同一个梦魇,我来自另一个世界,总有一天要回去。我的家人,还在病榻前边,潸然守望着沉睡中的那个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皇叔!臭丫头又要辣手催草,灭了你最疼的侄儿!三皇叔快救命啊!”

一声鬼哭狼嚎从屋子里传来,随即一个枫红身影翻跃而出,连打了好几个滚。

清新泥土地上,花之都二皇子凌烈悲惨的抱头大喊,脸上五官邹然拧成一团,随即一阵疯笑,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间若,你怎么又——嗨!小烈,你先忍忍。”

男子蓦然从石墩上站起,无奈的撇了眼手扶门柱,呵呵笑疼肚子的女孩儿,走向地上那蜷成一团的小少年,墨眉微锁。

拂袖屈腿,抬起少年打赤的脚,单手扼住其足下阴脉,用内力逼出了细若蚕丝的花刺。

“啊呀!我命休矣!”

“阵痛已过,你无事了,莫要胡说。”

“咦,真的耶!”小少年动动左臂,再晃晃右臂,方才松了口气,乌青脸色消淡。

“三皇叔,你可要为侄儿做主啊,她,她方才想害死我!”

“小烈,间若只是一时调皮。更何况,她是女子,你理应忍让于她,而不是成天欺负她。”

“女子?哪里有这么心狠手辣的女子?要不是我命大,早死了千回万回了!我——”

少年还不满的扬眉诉苦,可瞧见男子的眼神肃然,便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间若,你过来。”

“哦——”

少女自知行事过头,有些战兢的走到男子身边,干净雪白的脸,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希望以此躲过男子的责骂。

“你平日如何玩闹我都不会怪你,可你怎么能用毒玫花刺来扎小烈呢?”

男子的语气很温和,却透着股严厉,少女小嘴嗫嚅,心虚的垂下眼帘,剪影顿出。

“你告诉师父,花刺功用何在?”

“行医之时,可用作扎针;自保之时,可用作点Xue;除害之时,可用作利器。”

“那间若告诉师父,你方才用它作甚?”

“徒儿,徒儿知错。”

男子的脸色方才雨过天晴,正要再强调些话语,一旁的小少年早志得意满的大笑开。

“小烈,老实告诉皇叔,间若为何要用花刺扎你笑Xue?”

“哪有——哪有为什么,她气不过我各方面资质都胜她,整日都想杀我灭口呗!”暗想,看来还是不能太嚣张,三皇叔这下该拿自己是问了。

“真是如此?”男子挑眉问道,棱角分明的线条中多了分探究,目光凌厉。

“真是这样的,只不过——只不过我毫无恶意的让她碰了下花虫,就一下的,她便气成这般,真是个野蛮无礼的臭丫头!”

“你还敢说,要不是你使诈,我能以为这花状东西是只恶心的虫子?你分明是成心找来这只花虫,骗我去抓它!”

“小爷我才没那么恶毒,你这臭丫头可别诬赖好人!”

“哼!你若是好人,天都要塌了!”

“爷搜罗了好东西,不光分你看个稀奇,还让你白白摸它占它便宜,这还不叫好人?”

“我杀了你这道貌岸然的假好人,算是替天行道!”

“苍天啊,疯丫头又要残害花之都才貌双全的二皇子了啊!”

男子哭笑不得的望着眼前肆意打闹的两个孩子,摇了摇头,继续回到亭子里,拿起黄簿。

不经意间,视线又兜转回了他们身上,淡淡的叹息,你们若能永远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也好。

“三皇叔,你带这么个疯丫头回来,分明是故意整治我来的!”

“你才是疯子,不安分守己呆在皇宫,整天跑到师父这儿碍手碍脚。要是称你做白痴,白痴都感到耻辱!我若是花之都的人,也为你无地自容,好在我家乡没你这么无赖的人——”

“间若,你过来一下。”男子神思一震,眼神凌动,家乡?她想起什么了么?

少女双手叉腰,双颊涨红,正欲继续嘲骂,男子起身看向她,温和的唤道。

“待会儿再收拾你!”

“哼,谁怕谁!”

少女狠狠瞪了少年一记眼刀子,转而甜甜笑开跑到男子身边,仰起小脸,注视着他。

小少年突然心头发酸,臭丫头,对着我就只会横眉竖眼,对着三皇叔就笑得跟湖面的紫雪花一样灿烂,真偏心!

“间若,你可曾忆起什么了?”

“忆起什么?”

男子温柔的点了点头,抚了抚她打闹中凌乱了的发丝,静静的等着她的回答。

“徒儿未曾想起什么,师父为何这么问?”一丝慌张,无措。

“哦,如此说来是为师多虑了。往后,你一旦想起什么,便告知为师,为师好让你和家人团聚,记住了么?”

说完,男子心中突然有一丝抽痛,很清楚她迟早是要回去的,自己怎么会感到难过?

“徒儿什么都没想起,以后也不会想起!”少女眼眶一红,咬唇擒泪,扭头便跑。

到了石阶上,狠狠甩开小少年忧心而挡的手,遽然消失在药苑。

“三皇叔,间若她——她看起来在生气。”看着臭丫头难过,少年戏弄她的心思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只想看到她平日里气急败坏的模样。

“嗯,我知道。”

“可她作甚要生气?”

“皇叔也不知。”

“那我去看看她。”

小少年匆忙迈开的脚步突然顿住,转而回头,不放心她,却又去不得。

“怎么不去了?”

“三皇叔也知道,她很讨厌我,我去了,只会给她添堵,让她更不开心。”

“呵呵,你错了。”

“我错了?”

“小烈,间若这孩子惜字如金,若对于厌恶的东西,是不舍得浪费一点力气口舌的,她肯对你发火,必定是喜欢你的。”

“啊?她喜欢我,所以才对我凶?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丫头呢!”臭丫头喜欢我,哈哈,皇叔说她喜欢我!少年惬意的想着,薄唇微扬。

“是啊,间若的确很特别。”间若的独特,就如她一样。

“那我现在就去安慰她,皇叔要和我一块去吗?”

“不了,你去吧,皇叔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嗯。”小少年一溜烟离开,男子一扫温婉,利落的朝不远处挥了挥手,一个黑影飞过,宣王府管事便立于亭子下边的石道之上。

“可有何收获?”

“回主子,属下派出的东隐卫已全数回了兰亭水榭,可一无所获。”

“嗯。”

“主子,是否要让西、北、南隐卫继续——”

“暂时不必,莫笙,这一路你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

“是,主子。”

莫管事轻功一闪,立刻便离开了药苑,宁静如初,仿若从未来过。

男子遥望远方,目光深邃,陷入沉思。

一无所获?

间若,你究竟是谁?

为什么连我的隐卫也查探不出一点蛛丝马迹?

蝶舞,间若出现在除我们三人之外无人能进的蝴蝶谷,必定是与你有关。

本以为可以通过她找到你,可你居然藏匿得如此高明,真有意思。

我说过,一定会等你的,不管你要和我周旋多久,多久都可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