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名门挚爱:帝少轻轻宠

更新时间:2020-10-17 13:56:48

名门挚爱:帝少轻轻宠 已完结

名门挚爱:帝少轻轻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棠溪 分类:都市 主角:陆峥白慕擎 人气:

《名门挚爱:帝少轻轻宠》作者:棠溪,都市类型小说,主角:陆峥白慕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黎语慈,黎家的丧门星,是被扫地出门的黎家二小姐。五年前被逼上绝路,被迫同心爱的白慕擎分手,害得他成为植物人!五年后,白慕擎回归,失忆,将她忘记。可是一次意外,又让他们纠缠在一起。爱在绝望之后,因为那个男人,难道能又一次重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人来势汹汹,黎志勇拧着一道老眉,揪着黎语瓷的细白胳膊就是不肯松手,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一帮人,尤其是为首的那个几乎是高了他一个头的人身上。

这些人看着就很有势力,黎语瓷这个贱丫头怎么可能认识这些人。

白家在北茗很有声誉,但是白慕擎本人却很低调,极少在大众面前露脸,所以像黎志勇这样身份不够的人还未曾见过白慕擎。

黎志勇哼哧一声,不知死活的开口,“你们什么人?在这里多管闲事!”

白慕擎不理,眼神阴沉沉的往身后的赫连城瞥了一下,后者立马会意,招呼身边的黑衣人将黎志勇拉开。

“你们干什么?这是我女儿!你们要拉我去哪里?”黎志勇愤怒的吼了起来,粗嘎的声音在走廊里尤为难听。

黎语瓷没了黎志勇的束缚,整个人立马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她撑着脑袋,眯着漂亮迷蒙的桃花眼,想要看清眼前的人,然而头脑昏沉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轮廓。

是白慕擎吗?真的是他来救自己了吗?

她鼻子一酸,想伸手去抓,却在抬手的一瞬间,晕了过去。

白慕擎看了一眼晕过去的黎语瓷,眼神莫测,浓眉皱得更紧,却是半天未动。

——

身体仿佛被沉进水里,浮浮沉沉,想要挣扎,四肢却像被藤蔓缠绕,动弹不得。

耳边有虚空的声音传来,忽远忽近。

“白慕擎,你真的不接着我?那我可跳下去了。”

模糊中,一个女人坐在半高的墙面,晃动着细白的一双腿。

墙下的男人两手插在口袋里,深邃的眸里藏着浓浓的笑意。

“你若还不下来,我便走了。”说罢,男人侧过身去。

墙上的女人一听,连忙扑腾着双腿要往下跳,却因为着急,中途磕绊了一下,以一种狼狈的姿势摔了下去。

“啊!”

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男人接住了她,她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男人担心皱眉的样子,咯咯笑了起来。

画面徒然一转!

大桥之上,狂风呼啸,黑色的轿车被撞得变了形,车内俊美男子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身上精致的白衬衫涌出大片的血迹……

女人站在路边,痛苦的哀嚎。

“慕擎!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白慕擎看着床上痛苦梦呓的女人,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然后慢慢滑进鬓角,消失不见。

心口有一瞬间的紧缩,闷痛。仿佛那泪不是滑进她的头发,而是滴进他的心里。

不过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而已,怎么会引起他心里的异样。他想,一定是因为她偷了他的东西,他心里不快,才会这样。

一定是。

这么想着,他眼里的神色冷了几分。

黎语瓷……

在北茗还算有名声的黎家二小姐……

幼年克死生母,后来克死爷爷,成年那一年又克死了养父母,外界传言黎家二小姐,生得妖媚之相,乃是狐媚转世……

两年前与未婚夫创下一个公司,却在前一个月被未婚夫背叛,踢出黎家,现在圈子里甚至有传言,顾祁言悬赏一千万杀黎语瓷……

呵!

所以……

这就是她千方百计爬上他的床的原因吗?

想要靠着他,打击报复?

忽然,床上的人儿湿润的睫毛颤了颤,醒了。

白慕擎的眼神陡然转冷,从床沿站起,垂眸冷睨着她。

“醒了?”薄凉无情的声音居高临下的传来。

黎语瓷只感觉脑子嗡嗡的,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眼前的视线才渐渐清晰了起来。

她眼珠子转了转,看清周围的环境之后,才回想起晕迷之前的事情。

是白慕擎救了她。

是他救了她!

一股暖流击中心底。

“唔。”黎语瓷弯了弯唇,觉得有些口干,嗓子也泛着丝丝的火辣辣的疼。

“东西呢?”没有温度的声音落下。

东西?什么东西?

黎语瓷慢慢的坐了起来,有些艰难的抬头看他,面露不解。

白慕擎浓眉一挑。

装?

女人仰着头,一双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他,那眼神要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他倏地想起昨晚这个女人,在他身下时迷乱的眼神。

白慕擎心底一阵烦闷,他忽然欺身而下,长指狠狠的捏住她尖瘦的下巴,狠狠一抬,开口嗓音浸了冰霜一样,“今早你拿走的东西呢?”

那个脚链,那个女人唯一留下的东西,他怎么能够让别人拿走!

女人的那双大眼睛里闪过惊诧,卷翘的睫毛颤了颤,而后缓缓垂下,不知是不是白慕擎看错了,那眼里似乎还有一闪而过的悲痛。

片刻后,她又缓缓抬起眼睛,对上白慕擎的眼镜,“我觉得好看,所以拿走了。”

黑眸瞬间阴鹜,“现在那个东西在哪里?”

睫毛又是抖了抖,“不知道,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不知道?!

这才多长时间就不知道扔哪里去了,骗鬼呢!

“把东西交出来,不然……”话未说完,白慕擎像是想到了什么,手下的力道更重,深邃的眸子也似乎要射出寒光来,话里却听不出情绪,“你是不是以前见过那个脚链?”

或者是认识脚链的主人。

否则为什么在有那么多贵重物品的卧室里,她偏偏挑了那个脚链拿走?

手,微不可查的有些抖。心,也是怦怦跳动。

这么久了,终于有那个女人一星半点的消息了吗?

黎语瓷疼得颤抖,视线落在他那只大手上,抿了一下苍白的唇,“没见过,只是觉得好看罢了。”她的视线慢慢向上,对上白慕擎那双看似平静却冷岑的眸,“而且我不是陪白先生睡了一觉吗,当然要拿点东西。”

心里那一小点希望之火,瞬间被浇得干净。取而代之的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他手指微用力甩开黎语瓷的脸,面上不动声色,只有一双冰眸里有什么东西在焚烧着,蔓延着,要将人吞噬。

最终,白慕擎直起身来,从西装口袋里掏出蓝底印花手帕慢慢的擦拭手指,开口的嗓音已经变得不疾不徐,“尽快把东西交出来。

你的一晚,还配不上那条脚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