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

更新时间:2020-09-28 18:14:13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 连载中

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

来源:落初 作者:啊哦哦 分类:都市 主角:谢檀慕容 人气:

主角叫谢檀慕容的小说是《萌宠毒后:王爷,本宫只劫色》,它的作者是啊哦哦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被害身死,重生在未嫁时,她有了力挽狂澜的机会,这一世,她不再步走老路,发誓要让那对渣男贱女付出代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嫦妍虽然心中奇怪,可是到底也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谢长安是因为受了惊吓,所以才不愿意见人,便拉开门退出去。

一夜过去,原本阴测测的天气已经变得晴朗了起来。阳光明媚照射下来,房檐上的残雪被照得融化,只留下一层薄的冰晶。

谢檀膝盖上放着一本翻开的《太平御览》,里面的内容却是怎么也看不下去。

昨天的事情虽然已经完美的解决了,可是前世,就因为这一次英雄救美,几乎将她的终身决定。

她和慕容长啸先是被圣上赐了婚,因为现在年纪还尚小的缘故,又等了几年,这才出了个。

这几年之间,她谢檀的名声,算是被败坏尽了。直到嫁给慕容长啸,洞房一夜,有夫君力证,她这才算是恢复了清名。

其实,本来是有老嬷嬷要给她验身,证明清白的,可是那个时候,她总觉得这是一件屈辱的事情,便不肯让老嬷嬷验身。

恶名缠身,心里却对慕容长啸无比的感激,感谢他还肯娶这样的自己。

可是现在她却知道,慕容长啸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现在,刚开始的结已经被他打破,接下来的事情又该如何发展?

今生发生的事情,还能够如同前世一般顺风顺水吗?

正想着,珠钗却走了过来,将一个托盘放在了谢檀的面前。托盘上有一盘香甜的糕点,还有一杯花茶。花茶是红彤彤的,在白瓷杯中显得煞是好看。

“把糕点和着一杯花茶都撤下去吧。”谢檀只是看了一眼,那完全失去了兴致。

或许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活得太久了,到头来现在的自己,倒有点儿少年老成的感觉,不太喜欢吃太甜的东西,也不太喜欢穿艳丽的衣服了。

从前衣柜里都尽是一些娇俏的桃红色和黄色,还有紫色,现在看着,真是觉得眼花缭乱。虽然重活一世,但是心境到底是不同的,她已经是活了几十年的老女人了。

“这不是想起以前最爱吃的吗?小姐已经在廊下读书的时候,总爱吃珠钗准备的糕点和花茶。”珠钗歪着脑袋,总觉得谢檀和以前不一样了。

谢檀淡淡的笑了笑,抬起芊芊玉手,取了一块芙蓉糕,塞到珠钗的嘴中,“真是太闹了!”

“小姐,你以前就喜欢热闹呀!”珠钗撇了撇嘴。

若非不是谢檀以前挺喜欢热闹,又怎么会愿意在这样的日子里去看花灯呢?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这花茶和糕点你自个吃了就是了。”谢檀淡淡的笑了笑,举着自己的手镯,在阳光下看了看,“你觉得这手镯怎样,好看吗?”

“这个手镯翠色极好,是由上好的翡翠师傅研磨了数十遍才打造出一双,边角料都扔了,独此一件呢。”

珠钗向来对谢檀的每个首饰的来历都记得一清二楚,所以,她在这个方面还算可以,知道什么样的场合该戴什么样的首饰。

“她谢长安就是一个贪名贪财的家伙,调教出来的奴才自然也是这样,只不过衷心嘛,倒是有几分。”谢檀淡淡的笑了笑,现在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谢长安对嫦妍的猜忌也只是怀疑。

主仆两个虽然离了心,但是谢长安只要稍加试探,说不定能够试探的出来嫦妍的衷心,所以为今之计,便是让谢长安连试探嫦妍的机会都没有。

珠玑走了过来,谢檀并不是那么注重身外之物的人,此时倒是对一个镯子如此的上心,倒不像是她的风格。

珠钗对勾心斗角这方面不是十分的明白,听完这句话,只是有些好奇的抬起头来,“小姐,怎么今日又提起长安小姐了呢?昨儿个可没把珠钗吓坏了,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如果那个土匪劫持的是大小姐,让奴婢们该怎么办?”

谢檀淡淡的笑了笑,除非没有十足的把握,她又怎么会在昨天那个时候出去?

她知道对付这种人,躲是没有用的,将计就计才是最好的。

“这件翡红玉镯子,谢长安看的时候眼睛可都是要瞪直了呢。”谢檀想起昨日谢长安看到的时候,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写满了贪婪。

她从前见过的东西很多,就算是前世,也觉得钱财乃是身外之物,这一世更是亦然。

她只想获得父母亲人一世周全,报得前世的所有苦难,无论是大富大贵,还是清贫度日,在她眼里看来,都不及一家人团团圆圆来得更加重要。

珠玑皱了皱眉头,“莫不是小姐想把这个玉镯子赠送给长安小姐?”

想着,她便觉得有些心疼,这年头水头极好的翡翠玉镯子,已经没有几件了,想必宫里也找不出比这还好的玉镯子。边角料都齐了,就是为了那举世无双的寓意。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谢檀淡淡的笑了笑。

这一天玉镯子,她其实也是十分看重,毕竟是有些来头的,这是她的哥哥谢逸在远游求学的时候,专门找了工匠替她打造了一对,算是临别的礼物。

谢逸还要在游学几年才会回来,那个时候他已经学有所成了。

只是这一对玉镯在她眼中十分的真是珍重,前世,到最后关头,也没能保住。一对玉镯碎成了渣,斩入泥土,还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天气越来越冷了,梅园中的那几株梅花开了吧。昨日还在长安的屋中见到了,开的是很好呢。只是从花枝折下来,缺少了几分风骨。今儿个天气不错,去赏赏梅花吧。”谢檀淡淡的笑了笑。

梅园离谢长安居住的地方很近,地方比较偏远,谢长安吃穿住行皆不如她,便努力的把自己的房间布置得雅致。每一天这个时辰,她都是要让嫦妍去梅园里折梅花的。

这件事情按理来说,是轮不上贴身丫鬟去做的,但是谢长安的房里人少,折花插花瓶,又是一件雅致的活儿,便也只好让嫦妍去做了。

谢家的梅园,在外面也是声名远播的,因为谢家总在冬日里支个暖账,宴请天下才子,有不少能人异士慕名而来。梅园斗文斗武,到了冬天,好生热闹,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

但是谢家大老爷从不做无用之工,也不做附庸风雅的事情,只不过想通过这样的活动,招一批入幕之宾,作为谋士,养在府里。

现如今,在朝的官员们,一部分是通过科举考试,在偏远地区历练了几年而来,有一部分则是得到了大官的青睐举荐给皇上,皇上再酌情使用。

谢家的门生也算得上是满天下了。

谢檀知道爹爹这样做,只是为了巩固谢家的地位,但是权势太过滔天,总会引起皇上的猜忌。

如果前世,谢家不是根基深厚,桃李满天下的话,谢檀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

她听他的一口气,微微的摇了摇头,这一生,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谢家的悲剧重蹈覆辙。

进的梅园里便闻得一股清香,冷冽的香味扑鼻而来。梅花在一夜之间已经全部开放了,娇嫩的花瓣像是美人儿似的,玉蕊轻轻的颤动。

谢檀娇笑一声,扑倒在雪地上,团了一个雪球,便朝着珠钗珠玑二人掷去。

两个人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被两团雪砸了个正着,雪水顺着脸颊滑落,好一团狼藉。

这边树冠遮天,奴仆们还没有来得及扫,树下便有很多的雪还没有融化,踩上去,一个个清浅的脚印,咯吱咯吱的。

珠玑蹙了蹙眉头,说了一声,“好啊,小姐,贯知道偷袭的。”

说完,两个人便怪笑一声,先拿着雪团子扑上前去。

谢檀吓了一跳,娇笑着提起斗篷,便朝着梅花深处跑去。那一道青色的影子,像是一道烟似的,飞速的穿过梅花丛丛。

不远处的一个角楼上,横躺着一个白色的身影,手里还提着一个白色的玉葫芦,玉壶里冒着阵阵的酒气,看样子是在这呆的久了,拿酒暖暖身子。

若是不注意看,只觉得那角楼亭上的那一抹白影只是残雪。

谢檀跑着,便看见不远处躲进去一个身影,是蓝色的,她认出来,那是嫦妍没错了。

她轻轻的笑了笑,在嫦妍不远处的地方停下,转过头来,举起手,一副投降的样子,喘着粗气说道:“不跑了,不跑了,可真是累死人了。”

两个人缓缓的逼近,笑了一声,“小姐砸了人就想逃过吗?也必须得受着这雪球一砸,要不然我们两个可不依。”

两个人是随着谢檀一起长大的,有时候无法无天起来,便也不顾这主仆的身份了,便拿起雪球,重重地朝着谢檀身上一砸。

谢檀连连求饶,伸出胳膊想要挡过那雪球来袭,于是今天特地穿了一个广口的袖子,收一台,两节袖子,便推到了胳膊处,露出一截白花花的玉臂。

珠钗心思虽然不够细腻,但还是看到了谢檀洁白的胳膊上什么都没有,那一对玉镯早就不翼而飞了。

“呀,小姐,您的那一对翡红玉镯子怎么没有了?刚才出来的时候还有呢!”

谢檀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臂,那一双玉环本来就做得大了些,极其容易飞脱,她便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大概是方才笑闹之间,丢了吧,没听到玉碎的响声,大抵是被甩到了雪中,或者是梅花枝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