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臭屁丑妃:踢爆花心皇帝

更新时间:2020-09-28 18:01:48

臭屁丑妃:踢爆花心皇帝 已完结

臭屁丑妃:踢爆花心皇帝

来源:落初 作者:昕叶 分类:都市 主角:玉溪李 人气:

主角叫玉溪李的小说是《臭屁丑妃:踢爆花心皇帝》,它的作者是昕叶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自己的新身份是一个满脸豆豆,面似包公的黑煤球。太子嫌弃她,其他嫔妃打压她,好在她不是吃素的,不就是变白,变美吗,小菜一碟,只是变脸后桃花开始泛滥鸟,她该选择正牌老公还是后来的小三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赫连溟猛灌一口酒水,眼带鄙视,“我不屑于回答你这样幼稚无知的问题!”

“呵!恐怕不是你太子殿下不屑于回答,而是你跟本就答不上来吧!?”文玉溪早就料到好面子赫连溟会这样说,聪明的他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你……”赫连溟气得握紧拳头,手指的关节啪啪的响,他一向不会在众人面前生气的,也不会有人能轻易的让他生气!可是,自从文玉溪死而复生后,自己就很容易动怒,她也很会激怒自己!

“太子,你答不出来不可怕,可怕的是输了还做垂死挣扎!”这一番话是文玉溪附在赫连溟的耳边偷偷的说的,在外人看来,他们的样子极其暧昧!

“丑女人,你别得意,我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的!”赫连溟低声抖狠。

“哎呀呀!我好怕怕!”文玉溪拍拍自己的胸口,嘴上说着很怕,可脸上却是笑靥如花!

“各位,刚刚呢,太子对臣妾说,要臣妾将答案告诉他呢……”文玉溪的此话一出,引得底下众人议论纷纷。

赫连溟差点一跃而起,不过他也想到了,如果自己真的站出来说她是诬蔑自己的,恐怕没人会相信,而是更加的确定自己真的像她所说的那样做了!所以,要镇定,要装做若无其事,这样文玉溪的话最多只能让他们半信半疑了!千万不能上了她的当,千万不能不打自招!

“不过臣妾没有答应他,臣妾说了,臣妾要公平对待,不能以公济死私!可是……可是他竟然威胁臣妾,说臣妾如果不告诉他答案,他就休了臣妾,还不让臣妾有好日子过!”话落,大殿之中的议论声更大了!

赫连穆向赫连溟投去寻问的目光……

赫连朔虽说是面无表情,但是他的眼中却是非常明显的嘲笑……

百笑阳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左在青却是为文玉溪鸣不平,“太子殿下,您不能这样对太子妃,她是个好人!”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里要说的话,只会用一句她是个好人来概括!在文玉溪刚刚入殿时,他还在为能再次见到她而欢喜,后来听旁边的大臣说她是太子妃,他的心情瞬间坠入谷底,非常的失落!他自己也不弄不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他只知道自将军府一别,他会经常想起她,想起她那个吻!期盼再次与她相见!可是……现在却听说太子要休了她,他就愤愤不平的起身斥责赫连溟!

文玉溪见是他,冲他笑笑,也算是打招呼了!左在青却为她那个笑而羞红了脸……

赫连溟此刻是有冤不能申,只能痛苦的忍着。

赫连弘一声“他敢”震住了全场的杂声,现在的场中也是静得连呼吸声都灭绝了!

文玉溪刚刚准备演出哭戏的,后来考虑到今日是赫连弘的大寿之日,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看这个情景,文玉溪庆幸自己没有演哭戏,不然到时可真是不好收场咯!

“玉儿,他以后要是敢动你一根毫毛,朕决不轻饶他!”赫连弘厉声道。

文素雪怕此事闹大,连陪笑道,“皇上,请勿动怒,溟儿有错就该罚,可是皇上可不要为了此事而破坏了大好心情,这样不值得呀!”

“是啊,父皇,儿臣想太子也知道自己错了,有您和母后给儿臣撑腰,他不会对儿臣如何的!”文玉溪也趁机去哄正在气头上的赫连弘!

“好吧,这次看在玉儿的面子上,朕就不追究了!”赫连弘叹了口气,退让道。

“好了,言归正传,不知在座的各位有没有人猜出题目的答案?”

众人都摇头,说太难了,猜不出!都自觉的罚酒让位了!

赫连弘笑呵呵的道,“玉儿,朕看他们都猜不出,你也就别卖关子了,公布答案吧!”

“好,我刚刚的问题是什么东西它唱歌的声音小,别人拍巴掌的声音却大?呵呵,答案是蚊子!”文玉溪得意洋洋的将这个答案公布于世。

在众人屏气凝神的听到这个答案时,却发现是这么简单的一个答案!而这个简单的答案却无一人答出,可见这题目的巧妙之处!不仅能小小的娱乐一下,还能活动活动脑子!

赫连溟以一声不屑的“切“来回应文玉溪的答案,内心实则是觉得她的这个题目果然很妙,有那么一点点佩服她!

赫连穆颇为无奈的笑笑……

赫连朔则在心里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的臭屁丑妃,不是说她是个有脑无智的傻子吗?怎么今日一见,她倒不像傻子,在座的众人却像傻子!他在怀疑文玉溪是有人顶替冒充,或是之前的呈现在众人面前的又丑又脑残的太子妃只不过是一个假象,而这个假象却欺骗了天下所有的人!

白笑阳再次震惊文玉溪的智慧,他越发想了解她了!

左在青一听这答案,在仔细一琢磨,还确实是那么回事,他叫好鼓掌,“太妙了,太妙了!”

众人也都跟着叫,“妙也,妙也!”

赫连弘笑着点头,“好,好,有赏!”

文玉溪拜谢,“多谢父皇!父皇,现在儿臣赢了,儿臣要按规则办事了,请父皇主持!”

“好,玉儿,你赢了,按照题规,玉儿开始选位子吧!”

文玉溪谢过之后,徘徊在众人的坐位前,看着众人的赞赏的目光,文玉溪心里特爽!特别是看到颜妃敌视的目光和赫连溟厌恶的目光,文玉溪就特想报复他们!

文玉溪的脚步最后停留在赫连溟与颜妃的坐位前道,“你,起来,我要跟太子坐到一起!”

颜妃极不情愿的反问,“我?”

“对呀!怎么?不愿意?”文玉溪故意将不愿意三字说得特大声,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听清楚!

颜妃见此情景,无奈低头不语,只有乖乖的让位!

文玉溪心安理得的坐到颜妃的位子上,朝颜妃挑衅的挑眉。

赫连溟则当文玉溪是空气,既不打招呼,又不看她!

就在这时,一个尖锐的太监声打破大殿的安静,“西岭国的国君,平阳国的国君到!”

天下分四国,以东南西北为国土划分,东方国家翎澜国,国君是赫连弘。南方国家平阳国,国君杨绍兴,是一位新国君。西方国家西岭国,国君江桀,也是一位新国君。北方国家景域国,现以灭亡,归降与翎澜国,现属于是翎澜国的土地的一部分。

以前的四个国家的实力相当,后来翎澜国战胜景域国后,实力就是三国之中实力最强的一位了!

众人都屏气看向门口,两个挺拔俊俏的公子缓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左边的那位公子身穿淡蓝色的锦袍,面带微笑,缓缓的朝殿堂上走去。

与他并排走在右边一位公子鬓发高绾,黑衣锦袍,眼神犀利,不苟言笑,从他的穿着与举止,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冷酷,淡漠的人!

左边的男子向赫连弘拱手行礼道,“平阳国的国君杨绍兴特地来给赫连君贺寿,恭祝赫连君寿比南山!”

右边的男子也是拱手行礼道,“西岭国国君江桀前来给赫连君祝寿,祝赫连君寿与天齐!”

文玉溪总算看明白了,左边的是平阳国国君杨绍兴,右边的是西岭国的国君江桀!虽然两人都是帅哥,但是文玉溪还是比较青睐江桀,因为他不仅是帅,还很酷!让人有种欲望,就是把他占为己有,然后把他当文物一样的研究,看看他为什么会这么酷!

赫连弘离座,扶起他俩,爽朗的笑着,“哈哈,两位君主的到来,令这卧龙大殿蓬壁生辉啊!来人,赐座!”

杨绍兴坐在赫连穆的前一位,江桀则坐在赫连溟的前一位,分别左右落座。

这时,随着一位太监的一声“歌舞起”,数名身着艳红色长裙的女子缓缓出场,她们舞动着长袖,时前时后,时左时右,绚丽欢快的舞姿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这时,一个貌美如花的红衣女子抱着琵琶,手指轻点,一曲流畅动听的音乐缓缓而出!脚步轻盈,跳动出快乐喜庆的舞姿,奥妙的身姿,甜美的笑容让人神魂颠倒!别说是在场所有的男人,连文玉溪都看傻眼了,她情不自禁的惊呼,“好美呀!”

文玉溪身旁的赫连溟满脸的不屑,有多美,有缥影美吗?

众人都忘记了呼吸,众人的眼睛只想跟随着场中的女子的身姿转动,众人完全被这个美丽的女子给征服了!

曲毕舞止,如雷的掌声响遍了整个皇宫,久久不停息……

“哈哈,好啊!不仅琵琶弹的好,连舞都跳得动人心弦啊!朕记得你好像是尤丞相的女儿尤露,朕没记错吧?”

那个女子俯首行礼,“小女子尤露给皇上拜寿,恭祝皇上寿与日月齐!”

“哈哈,好,重赏!”赫连弘的心情非常好,此刻只要谁说几句好话,就能得到赏赐。

尤露谢过皇恩之后,就坐在了尤丞相的身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向低头饮酒的赫连穆瞟去,而另一双眼睛自尤露出场,却从未离开过她的身上,那就是赫连朔……

场中歌舞不断,文玉溪也看厌了,索Xing为自己斟酒饮用。以前在21世纪的时候,文玉溪因为没有男朋友,所以一到了晚上她就会去泡酒吧,试图以此麻痹自己空虚寂寞的心!现在她突然很想喝酒,而且是大醉一场!

文玉溪一杯接一杯的喝,她旁边的赫连溟则是非常鄙视的看着她。文玉溪看了那眼神,心里就特不爽,她杯子一放,语气挑衅,“怎么,看不惯?看不惯就别看,哼,还看不惯我呢……喂,你要是有胆,你敢跟我比比吗?”

赫连溟不吭声……

文玉溪继续激怒他,“呵,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太子,就是个孬种,是个缩头乌龟!”

“你说什么!”赫连溟一拍桌板,怒声而起,殿堂内顿时安静了下来,都向赫连溟行注目礼。文素雪则是朝他挤眉弄眼的示意他坐下……

文玉溪低声道,“你想让众人以为我没有向你透露答案而遭到你向我施暴吗?如果你不想你太子的名声变臭的话,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坐下吧!”

赫连溟何时受过此等侮辱,现在让他忍让可见有多难,但是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当然不能因为这等小事,而毁了自己的大好前途!所以赫连溟选择了忍让,他面无表情的归坐,举杯,“比就比,不过我有个条件!”

“说!”文玉溪达到目的后,心情非好,也非常爽快的让他提条件。

“我的条件是如果你喝输了,你就消失在我眼前,消失在太子府,永远不要在出现在我的眼前!”赫连溟立此等条件,就说明他胜券在握,跟本就不把文玉溪放在眼里。

“好,我答应,但是为了公平起见,我也立个条件!”文玉溪丝毫不畏缩,也讨价还价起来。

“说!”

“如果你输了,以后你的所有行踪都得向我汇报!怎么样,能接受的我们就开始!”

“好!干!”

“干!”

两人如同在喝矿泉水一样,大碗大碗的饮用起来。

这一切都被坐在他们身边的江桀看在眼里,也听在了耳里。从文玉溪与赫连溟的对话中,江桀大约能猜到他们是何关系,他对文玉溪与赫连溟的关系感到很好奇,因为说他们是夫妻,但从他们的对话,神态,在他看来连外人都不如,却更像对仇人!

令他更好奇的是,以往他素闻翎澜国的女子温柔贤淑,可她却与那四个字毫无关系,连边都沾不上!看她灵动的眼神,能看出她是个很狡黠的女子。看她大气的举止,能看出她是个豪爽的女子。但是看她的外貌,并不出众,甚至是很丑,但是她却丝毫不觉得自卑,她的言行举止都是那么自然大气,敢做敢为,……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众人也都注意到了文玉溪与赫连溟在拼酒,他们都觉得很新鲜好奇,于是都停下饮酒谈笑,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局势。

这古代女子喝酒就有失形象,却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大肆与男子拼酒的,文玉溪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