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美人的长发

更新时间:2020-09-26 17:12:21

美人的长发 连载中

美人的长发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苗柏 分类:都市 主角:韩远阿蓝 人气:

火爆新书《美人的长发》是苗柏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韩远阿蓝,书中主要讲述了:屌丝小职员酒醉,美女总裁送他回家,却被妻子意外的发现蛛丝马迹,婚姻危机由此爆发。 在他人生陷入最低谷的时刻,美女总裁携手和他宦海浮沉,助他成功转型。 他想和她永远在一起,无奈却被那道枷锁牢牢绑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婚?不现实。孩子六岁,正是最需要父母的时候。

不能离!那就只能求和。

怎么求?

难道真要跪下来求她?可他什么都没做,他压根儿就没错啊!男儿膝下有黄金,岂是能随便跪地求和的?

不,坚决不能!

那只能解释,找个机会好好解释,先认错,再解释……

可是——想到自己啥也没做,却要如此委曲求全,他心里是一百个不情愿!

这种受气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他娘的,你爱信不信!韩远在心里骂道,老子啥时候活得这么窝囊了!

下班后,韩远马上开车去接儿子,没曾想儿子早被谷妍接走了!

打谷妍的电话,还是关机!奶乃的,居然做得这么绝!你可以不去,可你不该把我儿子带走!儿子是我韩家人!

韩远憋着一肚子的气,只好一个人去给妈妈过生日——

客厅里,谷妍坐在黑暗里,看着窗外别人家的窗户里透出的灯光,不知不觉泪水滑出了眼眶——

结婚七年,儿子六岁,难道真应了那句“七年之痒”的魔咒?

如果他不转业回海州,如果不跟着他来到这个鬼地方,如果还留在南城市,他们的生活是不是还会依然那么幸福?那么让人羡慕?

曾经,她是多么幸福的一个人女人啊!

韩远高大英俊,是部队的团职军官,她是经济学硕士,有一份高薪而又轻松的好工作,儿子韩泓聪明活泼可爱,这些美好组合在一起,让她在别人羡慕的眼光里,感觉到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那时候住在部队大院里,士兵们都恭恭敬敬地叫她“嫂子”,周末有人争着到家里来给她干活,她就像个女王一样,享受着众星拱月般的辉煌。

可是,这一切美好随着韩远转业回到他的老家海州,回到他父母身边之后消失了。

韩远不是官儿了,她就不是官太太,成了一个普通的妻子。夫荣妻贵的感觉,她再也体会不到了。

而且,她的高新工作没有了,来到海州到一家证券公司从基层做起,和一个普通大学毕业生一样。见了领导要点头哈腰,就连那个年龄比她小的女人,因为早她几年进来,都能对她颐指气使!

偏偏上司是个刁蛮的女人,把她分配到窗口去,让她做一个最辛苦的业务员。

这一切都让谷妍感觉到了巨大的落差!

面对现在这样的生活和工作,她的心情很差。每天坐在窗口接待那些小市民她就烦不胜烦,为此她已经和那个可恶的女上司吵了一次!

真是烦透了!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个时候韩远居然背叛她,和别的女人鬼混在一起了!

如果说此前都是她的猜测和怀疑,那这根头发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是谷妍最最最无法容忍的!

就在她坐在黑暗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韩远回来了。

他开门后直接开了客厅的灯。

谷妍抬起头看了看时间,十点差五分。果然回家越来越晚了!又是出去找那个女人鬼混了吧?

她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痕,换了一个姿势,十分愤怒而又厌恶地看了一眼正在门口换鞋的韩远。

韩远换好拖鞋,皱着眉头,黑着脸走了进来。

他刚从妈妈家回来。

他一个人去给妈妈过生日,妈妈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老人家落寞的心情他看得一清二楚。

弟弟韩近一家三口都去了,爸爸生病住院半年多也从医院回来了,妹妹韩娇一家在加拿大都通过视频给老太太祝贺生日,只有他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连妈妈最疼爱的韩泓都没有带去,让他如何向妈妈交代?

这是他回到父母身边第一次为妈妈过生日,却没想到谷妍这么过分,把他们之间的矛盾延伸到了妈妈那儿,故意带着儿子玩失踪,故意惹老太太不高兴!

太过分了!

老太太是那么好强的一个人,谷妍如此不给老太太面子,这是韩远最最最不能容忍的!

当他看到谷妍直直地坐在沙发上对他怒目而视的时候,他心里的火儿顷刻间就窜上来了!

靠!她还有理了?

“为什么带着儿子玩失踪?为什么不让儿子去给奶奶过生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韩远愤怒地盯着她压着嗓子问道。

他不想吓着已经睡着了的儿子。昨晚儿子已经被吓着了!到现在他的心都是疼的!

谷妍这才知道韩远今天不停地打电话是为了让她去给他妈妈过生日。

别说现在她心情不好,夫妻之间有了这么大的矛盾,就是平时,她也不愿意去见韩家老太太。

谷妍最怕的就是韩远的妈妈。

老太太一辈子精明能干,退休了还重新创业,开了一个家政公司,做得风生水起。

这让一向好强高傲的谷妍很有挫败感。

她一个经济学硕士,来到海州只能当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赚的钱还不抵老太太的零头,让她情何以堪?

所以,她不愿意去见老太太。

“你知道为什么!韩远,你敢做就要敢当!没这本事你就别做!”谷妍也压着嗓子吼道。

“谷妍,你别不讲理!”韩远气得捏紧拳头,“一码是一码!不管我们之间怎么争吵,我儿子都应该去给奶奶过生日!再说,我什么都没做当什么?我和同事吃顿饭,你就怀疑我们有问题,这合适吗?你也是个高知女人,怎么连这点儿常识都没有?对我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至于床上的头发,你就更是误会了!那天可能是我喝醉了,哪位朋友送我回来的,我都不知道,因为我喝醉了!”

“韩远,你居然喝醉了!这么说一定是个女的送你回来,然后你们就……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床上都有头发了!你让我相信你们什么都没做?当我是白痴?”谷妍顿时怒不可遏地瞪着韩远说道。

终于承认了!好你个韩远,居然喝醉了把女人带回家!喝醉了还能有好事儿吗?喝醉了还能控制住吗!喝醉了什么事儿不会干啊!

天啊,千真万确!韩远铁定背叛她了!

她万万没想到,她一心一意爱着的男人,她曾经引以为豪的男人,居然这么快就背弃了他们的感情,践踏了他们的婚姻,和另外一个女人鬼混到了一起!而且是在她的家里,在她的那张大床上!

韩远,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

“你——简直不可理喻!”韩远紧捏着拳头,气得简直要爆炸了!

果真是越描越黑了!靠!这不是找死吗?

“你才不可理喻!韩远,你让我觉得恶心!”谷妍站起身,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无限心痛地说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儿,就是嫁给你,跟着你来到这个鬼地方!”

说完,谷妍迅疾扭头转身,去了儿子的小卧室。

完了!这下死得更彻底了!韩远绝望地跌坐在沙发里。

韩远无法理解,谷妍为什么就不能选择相信他?他的为人她还不了解吗?他从来不招惹别的女人啊!他心里只有她一个人啊!

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难道她不相信他们之间的感情了吗?难道她不爱他了吗?难道她真的要这么对立着仇恨着痛苦着过下去吗?

这样的日子太痛苦了,简直生不如死啊!

来到卧室里,韩远的脑子一直嗡嗡作响,久久无法入眠。

好不容易睡着了,朦朦胧胧中,他感觉自己的耳朵有点儿痒,睁开眼睛,看到儿子韩泓正用小手挠他的耳朵——

“爸爸,起床了,我要上学了!”韩泓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韩远说道。

“哈哈,乖儿子——”韩远一把把儿子抱到了胸口,“爸爸亲一个——”

“嗯,爸爸没刷牙,臭臭——”韩泓噘着小嘴别过脸去,不让韩远亲。

“呵呵,臭小子,爸爸去刷牙洗脸,三分钟搞定!你洗刷了没有?”韩远边起床边说。

“我已经洗脸刷牙了——”韩泓仰着小脑袋看着眼前高高的爸爸,“爸爸,以后你不要和妈妈吵架了,让妈妈天天陪我睡——”

韩远一愣,继而笑道:“好,不吵架了!不过,泓儿是男子汉了,今晚不能让妈妈陪你睡了啊!”

“那爸爸不是男子汉吗?为什么以前要妈妈陪你睡?”韩泓噘着嘴不服气地说道。

“呵呵,傻儿子,你妈妈是我老婆,当然要陪我睡,你呀,等将来长大了,娶了老婆就有人陪你睡了!”韩远弯下腰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笑道,“傻小子,快点儿长大吧!”

“不,我要娶妈妈做老婆,这样妈妈就能一直陪我睡了!”韩泓依然噘着嘴说道。

“哈哈,傻儿子,你可不能和我抢老婆——”韩远彻底被儿子的话给逗乐了!他幸福地把儿子抱了起来,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童言无忌,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可爱!

看着和自己长相酷似的帅儿子,韩远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昨晚的不快也一扫而光。

女人嘛,就是喜欢闹脾气,喜欢耍小性子,等这阵子过去就好了。他不信谷妍真能这么冷战下去。

没凭没据,就凭一根头发就能判他死刑?他不信。

等谷妍心情好了,他再好好道个歉,把这事儿好好解释一下,再一起到妈妈家去给妈妈再过一次生日,这事儿就算了过去了。

只是,韩远没有想到,这事儿还真过不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