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国民初恋:元气少女与冰山校草

更新时间:2020-09-14 22:29:08

国民初恋:元气少女与冰山校草 连载中

国民初恋:元气少女与冰山校草

来源:落初 作者:洛小雪 分类:都市 主角:苏晴子玉 人气:

洛小雪新书《国民初恋:元气少女与冰山校草》由洛小雪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晴子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个世界上哪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但是,顾清浅,我才不要像你一样装腔作势地冷漠,我要治愈你。爱是不会自己跑到碗里来,就算吃饭也得需要吞咽一下吧?所以,你要是总是这样逃避,是不会学会如何去爱的!”“苏晴深,你这是在对我表白么?我拒绝。”……多年以后,再回想起我们初遇的那个雨天,或许对话已经记不得。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在哪里遇到你,我都会喜欢上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不要太过分!”苏晴深抬起头迎上顾清浅的眼睛。漆黑的瞳仁,冷若冰霜的脸,有些轻视的语气,苏晴深把这些片段拼凑起来,却依然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眼前这个人。

在走廊上等顾清浅的陆屿将眼前这一切看在眼里。

在顾清浅开口讲话之前,陆屿走了进来,他一脸灿烂的微笑:“清浅,我们走吧。”“嗯,走吧。”又和上次一样,他就是这样视她如无物。谁知,陆屿竟然主动对苏晴深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苏晴深在两个人都离开教室以后才弱弱地回了一句招呼。

自从出了教师门,陆屿就开始喋喋不休。

“清浅,你觉得苏晴深怎么样?我觉得她还不错哦,很真实。”陆屿也没有等顾清浅回话就自顾自回答了自己提出的问题。

“她的智商有待商榷。”顾清浅淡淡地说道。

“诶?是这样吗?我怎么觉得这次有点不一样啊?”陆屿把双手指指交叉背在脑门后,漫不经心地否定了顾清浅的回答。他和顾清浅从小一起长大,顾清浅的为人他比谁都了解,甚至,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他。

“哪里不一样?”顾清浅转脸看了陆屿一眼。陆屿和他从小就在一起,只要是顾清浅出现的地方,后面一定有陆屿。顾清浅考哪个学校,陆屿绝对也会跟着来。两家的父母曾经打趣道,当初指腹为婚,谁知竟然我们都生了男孩。这亲家是结不成了哦。十七年,一直形影不离,你就像是另一个我,我就是另一个你。

“我记得你从来对班干部无感,也不会和女生主动搭话。但是,来了斯特拉以后,准确地说是遇见这个叫苏晴深的女孩儿以后,你的原则开始变化了。”陆屿说。

“你应该我不会允许有人凌驾之上,她既然是圣梓林的优等生,现在我们在一个学校,那就是竞争对手。我只是看不惯她而已。”顾清浅面无表情地解释道。虽然陆屿有点不太信,但是这个理由确实很有说服力。顾清浅从幼稚园开始就一直都是人群的焦点,无论什么都做的极好。如今来到新的环境,为了保持王者地位,也不得不又有所改变吧。

“反正你想做的,向来没有做不到的。”陆屿不再争辩,算是同意顾清浅的观点。“不过,这个苏晴深还真是不简单,毕竟她能让我们的冰山王子在意她。”陆屿过了数秒钟又补充了一句话。

“在意?她现在还不够资格。”顾清浅冷冷地说道。

“算了算了。当我没说,这个世界上能够配得上我们顾大校草的人就只有本少爷啦!”陆屿又调皮了。

真搞不懂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顾清浅一脸黑线往前走。

陆屿不知趣地追上去,“清浅,等等我嘛。”陆屿的脸笑得都要抽搐了。他最喜欢顾清浅生气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这样的顾清浅一般人是见不到的。

因为,顾清浅在外人面前就是个面瘫。

顾清浅喜欢安静,陆屿却很活泼,甚至有些吵。外型上两个人不相上下,Xing格上两个人却如同赤道和北极,一个沉默少语,一个开朗话唠。这样极端的两个人却是最要好的朋友。

顾清浅和陆屿的家相隔不远,同一个别墅区。每次到了小区,两个人都会去花园里坐一会儿再回家。花园对面就是篮球场,但是顾清浅从来没有去打过篮球,尽管他在初中时还是篮球队长。陆屿倒是经常去与人切磋球技,他的三分球命中率百分之百。陆屿打篮球不是因为喜欢,是因为女孩子都喜欢会打球的男孩子。简言之,他就是为了耍帅。陆屿去打球,顾清浅就坐在花园里看书,他的书包里总是放着一本小说。陆屿观察过了,每个星期的书都是不同的。陆屿不打球就坐在亭子里画画。他有很好的绘画天赋,对服装设计情有独钟。不过,除了顾清浅没有人知道。陆家是A省鼎鼎大名的大财团,他是独子,自然要背负起家族使命。二十岁之前的人生由陆屿自己做主,之后就必须按照父母的意愿来选择。这件事谁都心知肚明。

顾清浅很喜欢看陆屿埋头画画的样子,全神贯注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他就像是他的世界里的国王,自由自在。

陆屿没有说过他喜欢设计。他只是会把一沓又一沓的手稿拿给顾清浅回去看,顾清浅每次看都会被他的创意惊艳到。第二天还给陆屿,陆屿却毫不在意地说,“扔垃圾桶吧,我就是随便画画。”顾清浅就不再说其他,默默地把设计图收进了书包。回家以后,把它们收在一个抽屉里。

两个人很有默契,一个不多说,一个不多问,生活还是一如既往。

“我今天要去打球。”陆屿说着话,一边把校服给脱了,露出干净的白衬衣。

“要不先回去换衣服,等下又把衬衣弄得脏兮兮的。”顾清浅皱着眉头说道。

“那多麻烦。”陆屿把衬衣袖子卷子来。

“你多少也为你妈妈考虑一下,她每天都要洗你的脏衣服,多辛苦。”顾清浅说。

“辛苦的是我家的洗衣机。”陆屿不以为意。

“你不炫耀会死吗?”顾清浅没好气回道。

“你不要说你家没洗衣机。比起我,你家里还有专门的管家和保姆。就凭顾家在A省的势力,顾爸爸只要动动手指头整个圣梓林都要抖一抖。到底是谁在炫耀啊。”陆屿不服气。

“……”顾清浅瞬间哑口无言,如同打霜的茄子。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陆屿见状,知道自己嘴快,说错了话。他偏偏触到了顾清浅的痛处。“对不起啊,我没有其他的意思。”这还是他第一次对顾清浅道歉,他们俩个之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尴尬的局面。

“没什么。你去打球吧,我在这边看书。”顾清浅说话时,刚才脸上的阴霾已经不见,似乎一切都只是一场错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