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嘘,地下有人

更新时间:2020-08-01 15:11:04

嘘,地下有人 连载中

嘘,地下有人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步走麦田 分类:都市 主角:原以为阳光 人气:

新书《嘘,地下有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步走麦田,主角原以为阳光,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我本是一个屌丝侦探,成天混吃等死度日子,有一天一个长腿大胸的美女找到我,希望我和她一起......作为一个资深屌丝我怎么能轻易的就上钩呢,我再三拒绝,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与她一起去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铁站,正要.....她却瞪大了眼睛对我说:嘘,地下有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高雅并不像我想的那么胆大。随着墙上的涂鸦越来越少,人气也渐渐消失殆尽。空旷的黑幕再次拉了起来,哪怕光束再强,穿透的也只是飘渺的虚空,实际上,强光打在物体上产生的阴影,就像躲在角落里的人影,随着光线角度的变化,慢慢拉伸移动。

她紧紧跟在我身后,手里的机器歪斜的举着。我不知道这样拍摄出来的画面是不是更符合此时此刻的心境,但我知道她开始怕了。只觉得背后一只小手轻轻扯了扯我的衣角,声音小的像蚊子叫一样:“为……为什么这里会没有灯?”

“灯?这地方连人都没有,装灯给谁用,鬼吗?”

她隔着衣服轻轻拧了我一下。“你知道这地方让我想到了什么吗?”

“你最好别说出来。”

“让我想起两年前去的一个主题公园,里面有个鬼屋,和现在的感觉很像,只不过营造出来的气氛要比这里恐怖的多,时不时会传出鬼叫,还会有手突然伸出来摸你的头……”

“是这样吗?”趁其不备,我突然回过头,用手电照着下巴做了个鬼脸,结果换来一声尖叫和手臂钻心的疼。

“你要死啊!”她惊魂未定的抚着胸口,脸色煞白。“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我拼命揉着被她掐红的胳臂,龇牙咧嘴的说:“谁让你好端端的提什么鬼,我看你呀根本不像是来找狗的。”

“那像什么?”

“像是来找刺激的。”

“切!”她白了我一眼,没有正面回答,不过我觉得她心态轻松,倒的确不像办正经事的。

沉默片刻,她又用手电打量了下四周,轻声问道:“你觉得这世上有鬼吗?”

这问题让要是两天前问我,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可现在,我倒真有点含糊了。因为就在昨天,相同的地方我还见到了两张鬼脸,一张苍白无血,样子酷像之前被我救下的轻生女子,而另一张恶心的让我几乎无法形容。

我用手电将能照到的墙洞挨个查看了一遍,结果什么也没发现。

“你说的那个女鬼在吗?”高雅躲在我身后,只探出一个小脑瓜轻轻问道。

我摇摇头,不仅没看到什么鬼影,就连神秘的摩擦声也没听到。我拉着她继续向前,跳下坑道,来到墙洞跟前指了指头顶。

“还记得那张趴在管道上的脸吗?就在这墙后面。”

她脸色一沉,胸脯起浮明显加快,表情也随之紧张起来。“你确定那不是幻觉吗?”

不知道,之前我坚信看到了,然而就在一分钟前,这种信念消失了。我已经对自己产生了强烈怀疑,甚至都不敢确定昨天是不是真的来过这里。

或许应该再翻过这个墙洞看一下。我冲高雅做了个手势,告诉她我要过去,她看上去还是很紧张,拼命摇头,嘴巴里轻声嘟囔着不知在说什么。

我心里清楚,要想顺利找到‘坦克’,就必须先克服心里障碍,尤其是我,只有彻底把事情搞清楚,才不会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梦,也唯有如此才能彻底摆脱心理阴影,战胜自己。于是我没再犹豫,纵身攀上洞口跳了过去。

坑道里,不知从哪儿吹过一阵阴风,让我打了个寒颤。我觉得身后这道墙仿佛分隔了两个世界,当脚一落地,黑暗中无数双眼睛睁开了,它们密切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毛骨悚然的感觉又立刻回来了。尤其在距头顶两米多高的通风管道背后,隐约看到一双快要鼓爆的眼球,它被箍在眼眶里,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与那些软组织断了联系掉下来。还有那条恶心的舌头,不会已经垂挂在头顶上了吧。我下意识用手摸了摸,还好什么也没有。

不过就在我低头的一刹那,发现了另外一个线索,脚下生锈的道轨上,竟然有一滩干涸的红色痕迹,量虽然不多,却染红了一大片枕石。

“哎,发现什么了吗?”高雅趴在洞口小声问道,手电光晃的我睁不开眼。

我没答话,而是用余光朝上面瞥了瞥,意思是告诉她,这头顶之上就是那张狰狞的脸。她好像看明白了,捂着嘴巴一动不动看着我。

其实我心里也一直惴惴不安,尽管做了这么多年警察,可从来没遇到过什么鬼怪。会不会是自己太敏感了,说不定这次也和前面一样,抬起头的时候,其实什么也没有。但愿如此吧。我深吸一口气,想好了所有可能看到的情景,然后慢慢将光束抬高向头顶望去。

两条平行的通风管道夹缝中果然藏着一个人影,头部探在外面,露出狰狞的五官,身体却看不见,像是趴在管道上,又像被拦腰截断生生吊在那里一样。我屏住呼吸仔细观察,发现那只是一副栩栩如生的涂鸦。昨天之所以会被迷惑是因为作者画的实在太逼真,他甚至已经考虑了人的观赏角度,连阴影也做了处理。生动的造型,逼真的色彩,让任何人看了都会汗毛竖立。以至于高雅一看到它便忍不住尖叫起来。

“这……这画画的人也太变态了吧!”她蹲在地上不停咽着口水,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还画的这么逼真,要不是我之前有心理准备,早被它吓死了。”

我觉得好笑。看她之前死活非要下来的坚定劲儿,还以为胆子有多大,没想到居然和其他女孩儿没啥区别。我掏出烟,坐在站台上点着,“怎么样,这地方没那么简单吧,要是害怕咱一会儿就上去。”我看了看表,“现在5:10,回去吃饭还来得及,我请你吃大餐怎么样。”

她摇摇头,低头看脚下明亮的光圈,一字一句沉吟道:“头顶上的是涂鸦没错,可……可脚下这滩血迹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我心里咯噔一下,见鬼,怎么把这茬儿忘了,就在昨天,自己还粘了一手鲜红,而且……我急忙把目光转向墙洞下沿,那条长长的划痕果然还在。我蹲下身,用手捻了撮墙脚的粉屑,然后掏出车钥匙在墙上重新划了一道。

“你这是干吗?”高雅很好奇。

“这条拖痕不是最近的。”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粉屑里有潮气,虽然墙体里也有潮气,可与新划出的相比还是要湿很多。不过……”

“不过什么?”

我捻着手里的粉屑,突然觉得有点硌手,用手电照了,发现里面夹杂着很多白色颗粒,大小不一,有点像石子,却又比石子细小。而且颜色也相当均质,就像统一处理过一样。

“到底怎么了?”高雅急着问道。

“没什么。”我想可能有地上的杂质混进去了,于是并没太在意,拍了拍手站起来说:“我判断这些粉屑应该暴露在空气中有段时间了。”

她歪着头靠过来看,“那你的意思是摩擦声不是划墙发出来的?”

“嗯,至少不是来自这条划痕。”

“那会不会是你的错觉,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摩擦声。”

“不知道。”我摇摇头,又蹲下来观察那些血迹。发现对着这片区域的正是涂鸦人像的舌头,舌尖的颜色最深,然后一点点向外晕开来,直到嘴唇。我心中一禀,急忙用手电向其它墙角打量,结果发现墙角与房顶的其它交接部位也存在这种现象。

“我明白了,这根本不是血,而是水渍。最近北京多雨,上面堆积了大量建筑垃圾,造成排水不畅,雨水渗入地面再通过混凝土缝隙漏下来形成霉渍,而这涂鸦人的舌头刚好就是一个渗点。”

“漏水?不会这么巧吧。再说就算是雨水也不该是红色的呀。”

我用手摸了摸地上那片“血迹”,又抬头看了看涂鸦人,说:“你知道画这些墙画要用到什么颜料吗?”

她摇摇头,一脸茫然。

“我在派出所任职时,曾见人在墙上画过宣传画,所以我知道画这种画最好用的颜料是丙烯,这种颜料一旦画上便会马上干燥,要想再溶开就难了。所以这个涂鸦的人不是没有墙绘经验就是故意为之,总之,这不是丙烯,而是一种广告画颜料,这种颜料无色无味,若是长时间浸泡还会流淌。”

“唔……”高雅恍然大悟,“这么说我们都是自己在吓自己。”

“是啊,世上本无鬼,鬼在人心中,没想到破了这么多年案,自己也乱了阵脚。”我深吸一口气,觉得那些躲在阴暗角落里的灵魂似乎已经在一念间悄然隐退,而四周也瞬间变得亮堂了许多。

不过就在两个人准备继续向前寻找“坦克”的时候,耳蜗深处却又响起了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嚓……嚓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