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双面妖娆

更新时间:2021-10-16 03:23:48

双面妖娆 已完结

双面妖娆

来源:落初 作者:之画 分类:都市 主角:欣肖筱 人气:

完结小说《双面妖娆》是之画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欣肖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物欲横流的当今,  并非特立独行的酷女,怀揣梦想双面妖娆,  生存,欲望,情爱,尔虞我诈,凭借银针点穴妖邪红尘。  是老天捏错了性别,还是没遇到潮男,型男?  老天指派了姻缘,又让姻缘路哭笑相缠。  相爱容易相守难,小三,小四伺候着,偶要和亲爱舞翩翩。  且看双面佳丽铤而走险的另类激越人生。  *************************  轻松搞笑爽文,贴近生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饭后,欧阳欣想提上电脑去山头,站在门口叫曲海:“我们去你说的那个山头,我得查些资料。”

曲海拿来药让欧阳欣先喝下,来到院落抬头望天,抬高音调叫她妈:“妈,你看这天是不是要下雨啦?”

曲海妈妈忙完厨房的活,来到院落望了望晦暗的天色,说:“是呀,快下雨了,雨好像还会不小呢,得赶紧去拔些菜回来。”说完就去了自家菜地,家里一下多了两个人吃饭,一旦下起了雨,这泥巴路就会像磁铁,走一路粘一脚泥巴,抬脚走起来特别沉。

曲海在她身后喊:“妈,我去吧。”又急忙对欧阳欣说:“今天就在家休息,你还不宜太劳累,上那小山头得爬山的。”说完去屋里拿把伞追她母亲去了。

欧阳欣想想也对,伤势没调养好能干成什么?估计现在做什么都觉得不清爽,头还有些闷闷的疼。

搬了张小椅子坐在堂屋门口,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些初步思维,添加些新资讯结合自身特点跟着学学就ok。

时下社会很多时候是金钱在衡量一个人的能力高低,迪吧的老板刘总不是有钱嘛,用钱来砸有势力的人,那个有势力的人自然是彪哥,而自己将要扮演的是保卫刘总财产的角色,面子更是刘总无形的资产,甚至在那些人看来比钱还值钱的东东,这就叫死要面子活受罪。

欠债收回来就意味着刘总在那一片混得比他彪哥还牛,花二十万一箭双雕,即收回欠账,又撑起面子,看谁以后还敢来赖账?用十万来买自己的面子,变态的牛啊!有点自欺欺人,又不得不那样去做。

正想得激烈,天空传来闪电后的一声惊雷,把闷头沉思的欧阳欣吓了一跳。看向曲海母子去菜地的方向,还没见他们回转的影儿。

雨说下就下了,淅淅沥沥的飘落了下来,使得地面一片斑斓,雨点溅起地面的尘土短暂的飞扬。

都说Chun雨贵如油,农作物都在Chunguang中发芽,需要雨水的滋润促长。虽然临近夏季,在这山里却也有些阴冷起来。

曲海家处的位置刚好是在山脚,南北走向,隐在几颗高大的榕树下。这几颗榕树看来有些年头了,树干粗壮得可以搭建一间树屋。

欧阳欣望着迷蒙的山峦正愣神,冷不丁从房子的一侧走出一个男人来,吓了一跳,相互好奇的对望一眼,那男人估摸有二十五六的年龄,有着曲海一般的肤色和眼神,不用猜想就是曲海的哥哥。穿着有点不伦不类的,浅色西服,旅游鞋,看不出是个山里人。

那男人走近欧阳欣,脸上勉强挂了点笑容说:“来了?我弟回来了?”

弄得欧阳欣站了起来赔笑的也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来了。你是曲海的哥哥吧?我叫欧阳欣,来看望曲海妈***。”潜台词仿佛就成了客人。

那男人似乎不喜欢和陌生人搭腔,嘴里一阵乌啦:“哦。我妈他们干嘛去了?你坐啊。”

就在这会儿传来曲海的声音:“哥!你是来拿山鸡的吧?一早我就去捡了回来。”曲海打着伞和母亲来到石板院落,使劲弹着黏在鞋上的黄泥。

曲海妈妈把抱在怀里的蔬菜丢在干坎上,笑着问儿子:“吃了吧?”典型的中国式问话。

曲海哥哥淡淡回了一句:“没呢!”

“那一起吃吧。”

曲海收起伞才对欧阳欣介绍:“这是我哥曲明,见下雨过来看我妈,平常就我妈一人在家的,他和我嫂子住在旁边的半山腰上。”

“哥,这是我朋友,来家里住几天,体验乡下生活来了。”

曲明有点木讷的对欧阳欣笑了笑,坐在堂屋小桌前等吃饭。

饭菜一会儿就上桌了,做的米饭。有黄亮亮的腊肉,香气直勾人垂涎。

曲海坐下说:“欧阳,这腊肉可是正宗的山里腊肉,不像超市里卖的那种。这是我妈用松柏树枝烟熏出来的,香着呢!一点不油腻,多吃点。”说着就给欧阳欣饭碗里夹了几片,“哥,山鸡你都要拿走吗?”

欧阳欣想这小子不就担心曲明都拿走了,一时没有山鸡做给她吃了,值得一个劲问嘛,真是的。嘴里吃着腊肉,牙齿一嚼满嘴串油,还真感觉不到油腻,一股沉香溢满味觉。

曲明嘴里包着饭瓮声瓮气的回答弟弟:“不拿,你们吃。”

一顿饭话语都不多。

吃过饭曲明就回去了,临走说着让曲海领着欧阳欣去他家里坐坐的客套话。

欧阳欣对着曲明笑了笑,心想这儿子当得,美名其曰来看母亲,蹭一顿饭就走了,或许亲人之间就这么单纯直接吧,好过那些虚伪华丽的言辞。

欧阳欣实在无聊,拿出电脑来打开,没有网络,就听下载在电脑里的歌曲。

曲海帮母亲收拾完厨房的家务,来到欧阳欣的身边说:“很闷吧?山里就是这样,逢下雨就无聊的想睡觉,电视都没得看,没有网络。你要睡觉吗?要不我给你清洗伤口吧?”

欧阳欣懒懒的说:“明天清理伤口吧,我们说说话好了。”

曲海给了欧阳欣一个闷骚的眼神,说道:“跟你贫啊?你说你除了贫还能做什么?”几天一起生活,两人的关系还真如好哥们了,说话也不再有所忌讳。

听曲海话锋一换,欧阳欣就乐了:“老祖先造文字出来,不就是要发扬光大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么?不贫整天说正经话,不累死也要神经分裂。来,把耳朵伸过来!”

“要干嘛?别胡来啊,这可是我家!”曲海毕竟是农家男孩,对欧阳欣的言行早已了解,这丫头常常不按规则出牌,一时有点惶恐。

“切!来嘛!不会学霍利菲尔德咬你耳朵滴,告诉你我还能做什么呀!”

“少来!知道你又要涮我。”但还是慢慢把耳朵凑近欧阳欣。

欧阳欣一脸正经的埋头贴近曲海的脸庞,轻轻的说:“我想要一个家了。”好不容易抵制住了近水楼台想亲一口曲海的冲动。

曲海没料想欧阳欣会说这样一句话,有点无厘头的感觉:“那还不容易,照你的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哥哥支持你!”

欧阳欣细瞅曲海的反应,本以为臭小子会沉默,谁知竟冲口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竟莫名的失落起来,也不说话,闷闷的看一下曲海,再看一下黑漆漆的窗外。

随口说:“谁稀罕你这愣头青当哥哥,切!自不量力。”

欧阳欣心里的曼妙变化,愣小子曲海怎会看出来,只以为欧阳欣不习惯山里的生活,没有电视没有网络让她着急呢。

“曲海,我在大学学的是表演。和许多有梦想的孩子一样憧憬着一个明星梦,曾以别人十倍的艰辛努力过,可现实很残酷。从超级女生初选,复赛,一轮一轮和别人pk,又在亿万观众面前被残酷的筛选。那种感觉就像是从地里拔出的胡萝卜,被雕琢成适合大众口味的美味。”

曲海默默倾听。

“一个赛区挤进前二十,然后又是选歌曲,练歌,练台风,学成功者说话等等,有时忙得顾不上吃饭。那一段时间过得紧张刺激,疲惫不堪还得在镜头面前表现出精力充沛。最终还是被无情的淘汰出局。。。。。。”

“社会是现实的,首先得生存,得挣钱喂养这身皮囊,慢慢也就偏离了最初的梦。但梦想就沉寂在心的一个角落,随时会呼之欲出。我做过很多工作,不停的在跳槽,希望自己挣钱的工作离梦想近点,再近点。就混迹各个夜总会,看到那些在夜总会最底层的演员,开始偷偷学习,跟媒体学习。。。。。。”欧阳欣给自己点燃一颗烟,学爷们般的砸吧了几口,仿佛要把不快香咽下去,仿佛她的梦想是一条不归路,深邃得看不到亮光。

“说啊,我在听。”曲海几天来从未见过欧阳欣这般景象,好奇心被勾起来了,把书桌的椅子拉得离欧阳欣仰靠的床头近些,并伸手递给欧阳欣一杯水。

看着曲海,欧阳欣突然就一笑,说:“切!现在的人怎么都那么变态?喜欢挖掘别人的隐私玩!你也八卦!”

曲海惊异的望着欧阳欣,这丫头这么快又变回老样了,就像寄居蟹稍有风吹草动就退回到自己内心的堡垒中,有点憾憾的,但明显感觉到欧阳欣的不遂人意。

也就很痞Xing的回道:“你真以为自己是明星呢?嘿嘿!也就我还有耐心听你瞎掰。”

欧阳欣一脸平静的说:“曲海,你是第一个听我说那些话的人。”

曲海再笨心里也一颤,随即学着欧阳欣的语气说:“谁知道你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又作秀一回吧?不听你鬼扯了!”其实内心在想:这丫头过得不开心呢!但为什么跟我说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