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娇妻小宝贝

更新时间:2020-09-12 22:01:37

娇妻小宝贝 已完结

娇妻小宝贝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羽 分类:短篇 主角:齐子衫齐延信 人气:

《娇妻小宝贝》为小羽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情定三生,回首一看,依旧是那一个人。 她,柔情似水,美丽动人,生来便是天姿国色,受到万人的追捧。 他,冷漠如冰,英俊帅气,站在事业的最顶峰之上,受到无数人的追随。 朗才女貌,天作地合,他与她两人本就是一对,结婚,生子,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正常和自然。 可惜,命运却是平等的,越是一帆风顺,越是需要经历过生活的历练。 仇家的追寻,情仇恩怨,一切的债孽终于来临,而他们,又能否经历过重重考验,最后走在一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身体,下意识的后退,尽力了?也就是说,文华他… 墨浩有些站不稳身体,摘下口罩,“他最致命的并不是身上的枪伤,而是大脑受到的刺激,我是外科大夫,只能保住他的命,至于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要看天意了。” 齐子衫猛然抬眸,黑眸里顿时亮起一抹光,“他…没死?” 墨浩慢悠悠地揉着自己的手臂,慵懒地看了他一眼,“你这是对我医术的侮辱!”他忙了一天,如果没有希望,何必浪费时间? 身体像是突然被人抽掉了力气,齐子衫退步坐在一旁的休息椅上,淡然地看着墨浩,“辛苦了。” 墨浩示意身边的护士处理后面的事情,“我是要收费的。” “我父亲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金都给了文华,所以他应该很有钱。”齐子衫半开玩笑地说着。 “是么?那么你最好让小达去查查他的账户。”墨浩斜靠在墙边。 “什么意思?” “我去整理一下证据,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冷式堂开会的时候,会通知你也一起,我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相互信任!”墨浩一本正经地说着。 齐子衫点点头,“那么文华呢?” “重度昏迷,现在加护病房观察几天,之后就会被转入普通病房,如果没有奇迹,他可能一辈子都这么睡下去了。” 齐子衫点点头,很淡,脸上并没有多余的情绪,只要还活着就好。 “对了,你身上的伤口裂开了,一会儿我会让红玫拿药给你,回去好好躺着,该注意的事情,我会告诉红玫。” “谢了!” “不用!”墨浩很潇洒地挥挥手,“下次见面的时候,记得把医药费给我。”说完,转身离开,他需要休息,不然一定会休克的。 齐子衫淡淡地坐在休息椅上,他也很累,可是现在,显然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比如控制齐文华心智的人是谁?还有,现在是谁在研制金轰? 只要那种药还有人在实验,那么他和小宝宝就不会很安全,希望那些人不要查到小宝宝的特殊体质,如果要实验体,找他就好了。 终于团聚了,小宝宝相当的欢乐,在密室的时候,他刚开始是有一点害怕,可是他坚信伟大的爹地回来救他的,所以当他第一眼看到来的人是齐子衫时,多少还有点失望呢,还好是爹地假扮的。 此刻,小宝宝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确切的说,是在爹地和妈咪中间,手里拿着可乐,而妈咪手里拿着薯片,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辛苦的爹地在看文件。 黄依美和小宝宝一致的劝齐延信书房工作,然而齐延信坚持在客厅,这些文件,他不得不处理,但是也舍不得放弃一家人温馨的机会。 “齐总,你确定我们不会吵你?”黄依美一边喝着可乐,一边问,他们在看电视,而且声音很大,所以这个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理想的办公场所吧。 “不会,”齐延信头也不抬,“这里比书房舒服多了。”书房是他一个人,但是这里有老婆和儿子啊。 “爹地,你不打算去看看齐文华吗?”小宝宝听墨浩说了他的情况,虽然他没有做什么好事,但是毕竟是一家人嘛! “改天吧,齐氏的事情已经够我忙了。”这些天为了小达,他一直没有去齐氏,所以很多紧急的文件都被放置了。 小宝宝很惋惜地靠在亲亲妈咪怀里,“好可惜哦,齐文华如果能醒过来的话,一定会知道很多事情的,至少可以告诉我们,那个神秘人是谁。”现在,他们又毫无头绪了。 齐延信放下手中的文件,转头看着小宝宝,“那天在密室,我见过他,他应该是跟我有仇,虽然我没看到他的脸,但是可以肯定,我们之前并不认识。” “不认识也也那么恨你,齐先生,你的仇人该是有多少?”黄依美看着电视,漫不经心地说着,这个神秘的人,摆明了是有备而来,这么说,他对齐延信的恨,由来已久。 “那个人叫我西门泉,看来是认识我有一段时间了,”齐延信仰靠在沙发背上,“这么有备而来,不会只准备得这么简单,我相信,他一定会有更大的阴谋在等着我。” “他的势力,好像要比冷式堂大很多,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来找爹地报仇呢?”小宝宝不是很理解,这样的话,对方的胜算岂不是更大一点? “也许他是在拖延时间,也许是在慢慢的折磨。”齐延信轻蔑一笑,琥珀色的眸子里闪出耀眼的光芒,“但,不管是那一种,他们的胜算都不大!” “爹地,你有办法?”小宝宝眸子晶亮。 “静观其变,见招拆招!”说完,齐延信继续翻开手中的文件,一副将一切了然于胸的样子,潇洒地在文件的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这句话好像是二伯哦!”小宝宝嘟着粉嘟嘟的嘴,如果是齐延信,应该会一脸的狠绝的表示,不管耍什么手段,他们都死定了! “儿子,以后叫舅舅!”黄依美纠正。 “遵命,亲亲妈咪!”之前,小宝宝一直认为那些偷偷保护他妈咪的事情是齐文华做的,原来一直都是齐子衫,而大家还一直都在误会他,想想还真的有点对不起他哦。 提起齐子衫,齐延信倒是想起了一些事情,齐文华说九年前,黄密并没有死,而且齐子衫还一直为他办事,甚至差点把小宝宝带走,那么,现在黄密去哪里了? 既然黄密知道黄依美的下落,为什么不肯认她,又为什么故意让齐子衫带走小宝宝?带走小宝宝之后呢,他的目的是什么? 这些问题,齐延信早就想亲口去问问齐子衫,但是刚回来的时候,忙着帮儿子处理冷式堂的事情,然后是齐氏,再然后就忙着哄老婆,现在虽然没事了,但是这么晚了,明显不是去找齐子衫的好时间吧? 恋爱中的人,一向很忙的,尤其是晚上的时候。 齐子衫的住处,红玫正在为他的伤口上药。 他身上的伤原本就重,伤口又多,现在,更是全部开裂,甚至已经有些感染,墨浩之前给他上的药是为了让伤口快速愈合,所以有很大的副作用,现在不仅要养伤,还要抵抗那些副作用。 只是不管红玫怎么折腾他的伤口,齐子衫的脸上似乎都没有太大的表情,永远那么风淡云轻,然而额头上的冷汗却悄然打湿了发。 “痛就说,这里又没有外人,那么死撑着你不累啊!”红玫一边为他上药,一边抱怨。 “这点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齐子衫淡然地回答,然而声音里却多了几分沙哑,这点痛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他经受太多比这个痛千倍万倍的痛! 红玫将手中的药放下来,将为他的伤口缠上纱布,“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以前遇到了什么事,怎么造就了你这么奇葩的面瘫性格。” 齐子衫淡然笑了笑,“看,我现在不是在对你笑么?” 红玫非常鄙视他,“你拿个镜子自己照照,看看自己笑的时候,除了嘴角之外,脸上其他的地方有没有改变?”这张万年的僵尸脸啊,红玫觉得改变他是不可能了,要尽快适应。 “以前我也没遇到什么值得我改变面部表情的事情,”齐子衫淡然地回答,“不过如果你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我以后可以改。” “改倒不用,反正以前我经常看着我们家先生那张万年雪雕脸也看习惯了。”缠好纱布,红玫将睡袍穿在他的身上。 “鲁云你们好像都很尊敬信,可是你们的能力并不输给信吧?”尤其是这几年来,齐延信退出黑道,而鲁云他们还依然在黑道滚打,不论实战经验还是名气,都比当年的西门泉要大很多,他们足以自立一派,却还是依旧对齐延信毕恭毕敬。 “我们原本就是西门冥为先生准备的帮手,培训的时候,也是有针对的性的,比如阿渊主攻暗杀,阿彦主攻情报,而我,则擅长近身搏斗,我们都有不同的技能,这是被设定好的,”红玫魅惑一笑,“不过真正让我们对先生死心塌地是因为他本身的魅力!” 齐子衫笑了笑,“的确,信是一个很有领导魅力的人。” 这点,齐子衫并不否认,不管是当年的西门泉,还是现在的齐延信,身上都有一种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让人无法不在他面前俯首称臣。 “其实我们一开始也不是特别服从先生,那时候,我们没有实战经验,又心高气傲,总是不停命令单独奋斗,结果每次出了事,都是先生去救我们,结果我们逃出了困境,他被困在了里面,被敌人打得半死。” 齐子衫静静地听着,之前就一直听说西门泉很传奇,他以为那些势力和人脉都是西门冥给的,现在看来,那些都是他一个人打拼出来的。 “我们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说,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红玫苦笑了笑,“因为这句话,我们一直跟他到现在,虽然我们都叫他先生,但是在我们心里,他是兄弟,与为我们生死相依。” “西门冥对信很好么?”这个问题,齐子衫一直想要知道。 “他给了先生最好的资源,把先生送去最好的培训,只是却从来没说过要把自己的势力给先生,而是让他自己去闯。”这点,红玫也很奇怪,难道他的势力是打算留给其他的人? 齐子衫皱眉,“西门冥有儿子或者女儿么?” “没见过!” 这就奇怪了,西门冥既然那么疼齐延信,为什么不直接将自己的势力交给他?他的死,并不是一个偶然,再次之前,完全有很多准备的,可是他没有,而且,他死后,他的原本的势力哪里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