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绝对女王

更新时间:2020-07-22 15:00:31

绝对女王 已完结

绝对女王

来源:掌中云 作者:雨中漫步 分类:短篇 主角:徐夏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绝对女王》的小说,是作者雨中漫步创作的短篇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是谁说爱了不该爱的人,就会满身都是伤痕? 是谁说犯了不该犯的错,就会满心都是悔过? 是谁说受过伤的女人就冷了心,绝了情? 清雅一直坚信,每个女人都是凤凰,不在浴火中死去,便涅槃后重新翱翔,坚韧的羽翼注定会高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在劲头上的徐一懒,哪里管那么多,就要硬生生的闯入的时候,却听到清雅无力而绝望的说着“徐一懒,我恨你...”然后昏了过去。 “隅儿,隅儿?”看着身下这个娇弱的女人昏了过去,徐一懒顿时清醒了,他晃着清雅的身.体,见她没有反应,于是着急了,赶紧给她穿上衣服,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将清雅打横抱起,走出卧室。此时花店里已经不见了清雅和夏花儿,徐一懒无奈,只得径直出了花店,将清雅抱到自己车上。 “喂喂喂,徐一懒抱着清雅出来,怎么回事?”夏花儿在宠纯木的车子里,隔着车窗看到徐一懒抱着清雅出来,两个人都穿戴的好好的,夏花儿愣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戳了戳身旁的宠纯木。 “嗯...大概是想换个地方做?”宠纯木好像很认真的在思考一样。 “瞎说什么呢你!”夏花儿狠狠拧了一下宠纯木的胳膊,嗔怒到,“你是不是你姐亲生的呀,怎么跟你姐有关的事情你这么不上心哪?真的是专业卖姐二十年啊你...” “矮油疼,”宠纯木躲开夏花儿的魔掌,“我肯定不是我姐亲生的,我是我妈生的。”宠纯木说的一脸认真,却让夏花儿恨不得一鞋子扔过去贴在他脸上。 “不是,花儿姐,说真的,我怎么觉得我姐不太对劲啊,这是累晕过去了吗?”宠纯木仔细盯着渐渐走进的徐一懒怀里的清雅,终于得出这个结论,心里放心不下了,于是赶紧下车迎上去。 “姐夫,我姐怎么了这是?”在昏暗的灯光下,宠纯木还是看出来清雅面色苍白,于是担心的问道。 “我不知道,她突然就晕过去了,我现在带她去医院。”徐一懒说完就要上自己的车,却被宠纯木拉着到他车子前,给他打开车门。 “姐夫,上我的车,我开车去,快!” 终于赶到医院,清雅的主治医师已经下班了,于是值班医生给清雅做了个简单的全身检查。 “医生,她怎么样?”夏花儿第一个着急的问道。 “嗯...”值班医生迟疑了一下说道,“我给她的主治医师打个电话,还是由他来做个全面检查比较好一些,毕竟,我不负责脑科方面的疾病,所以不敢乱下定论。”值班医生说完就出了病房给清雅的主治医生打了个电话。 “什么?”宠纯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姐姐不会又头痛了吧,要请她的主治医师来,天哪天哪...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宠纯木急的在病房里不停的踱步。 “你说什么,清雅到底有什么病?”徐一懒一把拉住踱步的宠纯木问道。徐一懒只知道清雅有过头痛难耐的时候,可是却不知道她有什么病,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竟然粗心的没有察觉到.... 清雅的主治医师赶到后,见到宠纯木,连问都不问一声就劈头盖脸的对着他责骂了一通。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她不能再受刺激了吗?她是不是又头痛了,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发作过了,按说这样下去会慢慢好转的,你现在又刺激她,你想她死吗?起开...”好像劈头盖脸这么骂了宠纯木一通,主治医师心里也很解气是的,认认真真给清雅做了个脑部检查,然后又在宠纯木的要求下给她做了个全身检查。 “医生,他怎么样了啊?”徐一懒看着躺在病床.上还是昏迷不醒的清雅问道。 主治医师瞪了徐一懒一眼,认出他是B市赫赫有名的徐三少,没好气的说道:“就是跟你们花花.公子扯上关系,这丫头才被祸害成这样吧?你看看你们一个两个的,搞不清楚你们这复杂的关系,上次还有这个男人来呢,这次就你们两个男朋友一起过来是不是?” “你这医生怎么这么多废话啊,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徐一懒被主治医师这莫名其妙的态度弄的心里特别的不爽,于是冷冷地说道。 “啧啧,还生气呢...”主治医师越发不屑的看着徐一懒。 在一旁的宠纯木看不下去了,笑嘻嘻的对着主治医师说道:“医生你误会了,这是我姐,我亲姐,这个是我姐夫。我们之间也没那么复杂关系。赶紧的医生,我姐情况到底怎么样了,真是急死人了。” “急什么急什么,没什么大事儿。”主治医师瞪了宠纯木一眼,要是有大事儿,他这当医生还能这么不紧不慢的骂他们么,“估计又是怎么你们把她怎么地了,刺激到她头痛了,所以晕了过去。不过还好,这次没什么大碍,没刺激到脑部神经。不过下次你们可得注意了,做什么事情注意点分寸,这小身子骨你们看不见哪,能经受得起多大的刺激啊。” 这主治医师说话也不客气,可是宠纯木和清雅就是喜欢他这股说话的横劲儿,说话直但是心肠好的很。所以徐一懒受不了这医生说话的腔调儿的时候,宠纯木却对着他俏皮的敬了个礼,说了一声“知道了,请医生大人放心,我保证照顾好我姐”。 “对了医生,”徐一懒刚想起什么,于是叫住医生问道,“刚才给她检查身.体,还有没有发现别的什么?” “别的什么?光这个脑部神经脆弱还不够啊,你还想让她的什么病啊?” “你...”徐一懒不爽医生说话的语气,但是想想是为了清雅,就忍住心里的怒火,平静的问道,“我想知道她的身.体还有没有别的什么症状,比如说有没有怀孕什么的。” “哎呦,这个...”听到徐一懒这么说,医生迟疑了一下,看到徐一懒迫不及待知道答案的神情,笑了笑说道,“这个可让你失望了,没有怀孕。”末了还不忘了大家他一下,“就这身子骨,就算怀孕了能留得住吗?想生孩子,还不赶紧给她好好养着...”医生说完就叫宠纯木跟着出去,嘱咐一些用药的问题,顺便把住院的费用交了。 原来...没有怀孕啊。徐一懒看着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清雅,心里失望的叹了口气。 “我说徐一懒...你对清雅就不能好点儿吗?”一直在一旁没说话的夏花儿突然开口说道,“我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能生那么大的气,不就是因为楚萧那臭小子不知道怎么欺负清雅了,哦,亲了她,所以你就窝火,就生气。你生气怎么不去找楚萧啊,你来找清雅干嘛呀,还冲她发那么大的火啊,你知不知道今晚她被楚萧亲了,结果不巧的还被蒋欣儿看到了,她心里一直很内疚,觉得对不起蒋欣儿,结果你又来这么一出,你真是...” 夏花儿叹了口气。“你这么生气,不就是因为你在乎清雅嘛?你干嘛不直接告诉她你爱她,想要跟她在一起,想要让她做你孩子的妈妈,直接说出来就那么难吗?” 夏花儿目睹着清雅和徐一懒这一路走来,曲曲折折,都是因为两个人不够坦诚,明明相爱是件好事,可是为什么却不明明白白的说出口呢。 “事情不是你想想的那么简单那。”被夏花儿说了这一通,徐一懒也不恼。夏花儿说的这些他都懂,可是自从清雅失忆之后,他总觉的他们之间少了些什么,或许是少了以前两个人一起经历过的悲欢离合的那些牵绊吧,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看起来那么单薄,那么难以维系。 “是,我是把你们想的太简单了,可是你们之间为什么那么复杂,还不是因为你们左一出右一出的不知道在搞什么。对了,我还没问你,你前面在花店的时候跟清雅吼着说什么债主,什么欠债人,是怎么一回事?”夏花儿并没有从清雅哪里听说过什么,她甚至都不知道宠纯木的事情是徐一懒一手策划的,如果被她知道,估计她操刀砍了徐一懒的心都有了。开玩笑,她要是有这种胆量,当初就不会收那么苦了。 “没什么。别问了。”徐一懒压根就不想跟夏花儿说这么多。他坐在病床旁边,握着清雅纤瘦的手,呆呆的看着她昏迷中的样子。他们之间到底走的是有多艰难,他们一个比一个都要要强,都不肯服软,所以当其中一个表现的绝情的时候,另一个就比对方更绝情,好像绝不肯输给对方一样。 另一方面,在楚家的别墅举办的晚宴已经结束,宾客们都各自离场。 楚萧满面倦容的回到卧室,在卧室里的浴室里冲了个澡,然后准备休息。 “楚萧...”蒋欣儿看着楚萧躺在床.上,她站在一旁,眼泪都快飙出来。“难道,你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楚萧没有注意到蒋欣儿声音的哽咽,他闭着眼睛,懒懒地说道:“说什么呀,没什么好说的,早点休息吧。” “楚萧...我一直以为,我们结婚以后,就算你不喜欢我,但你也不会越轨跟其他的女人...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她,为什么偏偏是清雅姐?”蒋欣儿当然是满腹委屈,毕竟主动亲清雅的人是她的老公。 “你都看到了?”楚萧睁开眼,看着眼角带泪的蒋欣儿,并没有一点怜惜,只是冷漠的说道,“我只是从一开始,心里就没有放下她,我当初也是因为要救她的弟.弟,所以被爸妈逼着跟你结婚。这是我对她的感情,我们以前经历过太多太多了,虽然她现在失忆并不记得了,但是我的感觉还在,你明白吗?” “所以,你是当真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蒋欣儿想起婚礼上的那个吻,楚萧吻着她,但是却吻的那么生硬,不带一丝感情。可是她从来没有怨恨过他,因为她喜欢他,她爱他,所以就连他喜欢着的人,她也愿意努力让自己去喜欢她。可为什么这么残忍,要让她看到那一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