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锦云谣

更新时间:2020-07-23 14:30:45

锦云谣 已完结

锦云谣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镜中影 分类:耽美 主角:墨斯王大人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锦云谣》是镜中影最新写的一本耽美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墨斯王大人,书中主要讲述了:当“美少年”遇上千年狐,当巫界恶霸遇上傲娇狐王,水火不容的表皮下,是暗潮汹涌。 一个不愿被束缚,一个不喜被框囿,如此两个绑在一起,岂非千年绝配天生一对? 动辄以“巫界第一美少年”“本大爷”自称的秋观云,在承袭了其父的智商、其母的美貌之后,隆重降生在这个世界,遇上了冷脸冷面且傲娇的狐王百鹞,乍看是火与冰的碰撞,实际呢…… 猜,或者,且观本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4章 山高水远有相逢

百鹞此遭出现,自然仍是为了从虎视在侧的天岳山诸道人手中保护幼妹。留下秋观云,也是为多一个强大的助手,集合各方之力保幼妹无虞。

对此,秋观云却不以为然。照她的思路,完全不必这番严防慎堵的大费周章,直接打上天岳山,把那群食古不化的牛鼻子老道打发干净岂不省事?

可是,狐王还须顾忌狐族诸生,各界平衡;城主还须遵循人间律法,人道人言。在此世界,无论是神是人,都不可随心所欲,她心中纵百般不愿,也惟有替小嫂子身上多布几道符咒,力求防患于未然而已。

然后,她作别这对你侬你侬的新婚夫妇,离开飞狐城,继续自己的漫游之旅。

像这般的自由行走,三年前还只是奢望。三年前,如果不是寒月堂兄向母亲力陈堵与疏之道,只怕到今日也只能扮演偷偷离家的叛逆少年。虽然,至今也没有从母亲大人嘴里打听出来那时为何一直禁止自己擅离巫界,但既然大人已经恩泽广施,她也不敢深究就是。也因此,对于秋寒月这个血缘上并非至亲的堂兄,她总是比对别人来得亲近,不过……倘若他能答应自己将小嫂子带回巫界玩上几日,应当更加得她欢心,可惜了呀。

“这位爷,您只要一壶茶啊?咱们这店里有道‘脆皮鸭’的招牌菜,酥脆鲜嫩,一进嘴里就像化了一般,管保您吃了还想再吃。给您来一份咋样?”

“……”

“不然,咱们这里还有年数最久的老花雕,伴着老醋花生、拌肚丝、白切鸡这些小菜最有味最够劲,您不尝尝?”

“……”

“不然,小的给您添两碟点心如何?像千层玫瑰糕、油炸蛋黄卷,都是咱们店里最受客官们喜爱的。”

“……”

她特地错开饭点,挑了这家酒楼的二楼饮酒用膳讨个清静,后方那位小伙计热情如火,可听来听去全是一个人的自说自话,听得她聒噪且单调,忍不住回过头去。而后,真个是不看则已,一看惊人。

“老狐狸?”她放下递到唇边的女儿红,摇着手中折扇,悠悠然转到了背对自己的食客面前,“我还说哪家客官这般内敛含蓄,原来是阁下。”

看见她,百鹞亦稍稍一怔,继而眉梢浅掀:“你跟踪我?”

她呆了呆,嫣色的薄唇翕了翕,挤出一串字符:“ㄆㄊㄍㄔㄧㄨㄒㄎㄈ!”

后者略作思忖:“梵文?”

“梵你个狐族十八寨!”秋寒云登时气冲霄汉,“本大爷本想用脏话骂醒你这只老狐狸不可救药的自恋,却不想为你破坏了本美少年优雅斯文的表达!方才那番话,本大爷不反对你自行理解成梵文中的脏话来问候你全族上下!”

一会“本大爷”,一会儿“本美少年”,还真忙呢。百鹞轻嗤:“我竟不知你的意识里还有优雅斯文这几个字。”

她却丕地失笑:“你不知道有什么稀奇?如你这种心理阴暗行为扭曲的人,如何理解得了本大爷的阳光明媚?同样是狭路相逢,本大爷回头看见你这朵奇葩时,便不会自作多情地把你当成本大爷的跟踪狂,这就是阳光美少年与扭曲怪大叔的天差地别,你说对不对,伙计?”

候在一边的伙计等得就是见缝插针的机会,闻言精神一振,道:“这位公子,您既然和这位爷认识,就劝劝他吧。这位爷今儿个救了咱家的掌柜,掌柜拿金子银子谢恩,这位爷都不要,掌柜就嘱咐咱们好酒好菜的招待,可这位爷只点一壶茶,其它只是摇头,再这样下去,小的要被掌柜骂了呐。”

原来中间还有这么一段内情?她煞是振奋:“伙计你先去把本大爷那桌上的吃食拿到这边来,再把你们酒楼里的好酒好菜尽给端上,本大爷和这位仁兄一起领了你们的谢礼。”

伙计大喜:“小的这就去,二位且稍等。”话罢,他招手唤来两个同伴,三下五除二挪了酒菜,一溜烟向后厨报信。

没多时,酒菜络绎呈上,山珍海味,珍馐美馔,占满整张桌案。

秋观云看得心花怒放,精神抖擞地挽袖提箸,尽兴大啖。

百鹞径自揽杯呷茶,冷眼旁观。

尽管与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孔隔桌对座,巫界第一美少年的胃口丝毫未受影响,藏在薄辱内的贝齿奋力咀嚼,不亦乐乎。

“你……”百鹞皱眉,欲言又止。

“怎样?”她仰首一盅老花雕入腹,酒意下,双颊欲晕,目漾秋波。

他目光下移,落在满桌的菜肴上:“巫界的天分当真是与生俱来,不需要任何修行吗?”

她微微沉吟,问:“你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你对不必饮朝露食清风修心养口却法力无边的本大爷羡慕嫉妒恨吧?”

“…迎…”当他没说。

鉴于自幼受自家老爹“寝不言、食不语”的教诲熏陶,她也无意在享用美食的时候与人争辩,只待酒足饭饱,用茶漱过口齿后,方道:“这家脆皮鸭委实好吃,小嫂子虽然是鸡腿党,一定也喜欢这个滋味,老狐狸带一份给小嫂子吧?”

他摇首:“她不宜食过多荤食。”

她黛眉微颦:“敢情你还没有放弃将小嫂子引回修行之路的打算?我还以为你这只不屑与上界那些自命不凡的神仙为伍的老狐狸有多么超凡脱俗,到末了不还是迂腐老头一枚?”

他淡淡乜去一眼。

“难道不是?”她理直气壮,“小嫂子过往食风饮露清心净体又如何?依旧被打入凡间不是?既然走一遭凡尘,这个花花世界里的可取之处不外就是美食美人?你已经准她与美人相伴,索性准她与美食为伍嘛。”

……美人相伴?他唇角微勾:这说得可是秋寒月那厮?

“两位爷!”伙计兴冲冲上了楼来,“咱们掌柜腿脚还不方便,托我问两位爷用得还好吗?可有不入口的地方?”

秋观云笑颜可掬:“很好,很好,贵酒楼的厨间师傅有好手艺,贵镇百姓有好口福呢。”

“公子过奖,公子过奖。”这位公子长得实在好看,尤其这喝过酒后,更、更是……好看呐。

百鹞提步就走。

“喂,老狐狸你去哪里?”秋观云追了两步,又驻身回头,“伙计我问你,你家掌柜是准备拿这一餐抵过救命之恩吗?”

伙计紧着摇头:“公子爷这是哪里话?这救命之恩哪是一顿饭能谢得了的?咱家掌柜说了,从今儿开始,那位爷的饭咱们酒楼就包了,哈时吃啥时有。”

她眼前一亮:“你们这里离飞狐城也不算远吧?”

“是不远,估摸着也就三十几里。公子您问这个……”作甚?娘喂,这位公子怎么有这么一双眼睛?

“那你去跟你们掌柜说,方才那位爷最亲的妹子嫁给飞狐城城主做夫人,那位夫人最爱美食,能不能请你们的大厨一个月内至少一次到秋城主的府里为她做一回脆皮鸭?不是白做,本公子押一锭金子放在这里。”

……

走出这家酒楼,她左顾右盼,终归在人群中捕捉到了那抹白影,提足追了上去,绕其一圈,笑容可掬;“老狐狸在等本大爷呀?”

“你想太多。”后者目视前方,从容踱步,浅声淡嗤。

“没在等吗?”她嘻开红唇,“不然以你的脚力,早该走到八千里路之外……罢了,罢了,阁下就保持着山一般的骄傲活着呗,本公子厚道,不拆穿。”

其实,她想点破的不止这一桩。方才自己自作主张同桌用膳,这位无意收受回报的狐王大人大可一走了之,她也以为他必定如此,谁知他用一壶清茶全程陪坐,直至她尽兴作罢。这么看来,狐王大人神圣不可侵犯的面具之后,尚有一颗乐意与人为善的柔软心灵嘛,她领情好了。

“那家酒楼的掌柜许诺每月会派大厨到寒月堂兄的府内为小嫂子烹一次脆皮鸭,且坚决不收本公子的押金,我也因此瞅见了那位掌柜的模样……”她瞟左右无人,低压着声儿,“你在他身上以及这个酒楼的几个方位皆布了符咒吧?以那掌柜的平凡模样,是开罪了哪家的妖魔鬼怪,以至于被吸食精髓?若不是遇上了你,他此时应该已经走在黄泉路上了。”

百鹞面色稍沉:“你既然看出他被吸食精髓,可看出了他所中何方邪术?”

“这……”她攒起眉儿详加回想,倏尔一惊,“难道是修罗界的术法?”

百鹞颔首:“我也怀疑。”

“修罗界分两派,所谓食肉与食草是也。食肉的喜欢吸食至阴时分出生的凡人精髓以此促进法力,可是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到凡界掠夺生人,许多是趁着那人阳寿将尽时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看那掌柜顶头白光笼罩,应当还有一大段的寿命,这是哪一只修罗这么肆无忌惮?”

听她分析得头头是道,却被“食肉”与“食草”瞬间破功,他问:“不是餍修者与禅修者吗?”

她大摇折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身为狐王何必计较那些个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

他唇角微抿:“我正在搜寻对方行迹。”

顿时,她右臂高举:“算我一个。”

“你?”

她美眸眯起:“不欢迎?还是怕我抢了你除魔卫道的功勋?”

“……随你便。”百鹞脚下提速。

“哈,老狐狸你明明很欢迎本大爷,还硬装无谓,傲娇也要有个度嘛,从今日开始,你我可就是并肩作战的伙伴了呀,快乐一点不是更好?”她追在后边,不住地跳脚欢呼。

狐王大人一径充耳不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