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绝宠皇妃

更新时间:2021-07-21 03:26:11

绝宠皇妃 连载中

绝宠皇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米 分类:穿越 主角:洛清萧烨 人气:

完结小说《绝宠皇妃》是一米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洛清萧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已经分不清爱的是谁?已经分不清到底爱不爱他?那日,碎了苏落的心,再怎么拾起来都是破的!薄情狠心的帝王逼得她毫无去路,河池的栏杆之上,与天边的晚霞染成一色,雪白的玉足挂在栏外,底下是死寂沉沉的河水,枯黄的落叶轻浮在水面,如她无助地任人宰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过分了,怎么诋毁夫人?不过,夫人你为什么不反对侯爷纳妾啊,柳儿夫人的孩子快要生了,现在又有人进府,夫人你以后可怎么办?”筱筱又是生气又是担忧道,怪不得夫人会哭,原来这些人在背后羞辱夫人。

洛清淡笑说道:“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办?”说完,黯淡的眸光突地发亮,低声道:“或许这是离开的机会。”

书摊对面是酒馆,馆内不少人听着说书先生的故事。

楼上雅阁包间,紫衫男子倚窗而坐,尝吃南城的美肴,对面站着侍从正恭敬地与他说事。

“萧府里头的人身份可查探清楚?”紫衫男子淡淡出口。

“已经查清楚,不过,有一人属下不知道她的来历?”侍从愧疚地回道。

紫衫男子瞧他一眼,啄了口美酒,接道:“侯府夫人!”

侍从有些惊讶,对,就是此人,“是。”

男子扯嘴冷笑,“下面说书先生正说着。他们南云候府自父皇死后,没有再入帝都,在四候最是平静。萧烨,朕幼时见过,听闻,不是美人不要,而这个候府夫人听起来是个丑妇又是妒妇,她若真是如此,老夫人怎会容她两年?”

他分析过后,冷眸扫向侍从,淡道:“关于她,查到了些什么?”

“属下无能,只知洛夫人叫洛清,二年前落难到南云城,恰被老夫人所救。”

“洛清。”秦墨玉合了眼默念着名字,有些怪异的感觉充斥心头,过了会,睁开眸子站起身,走向窗边。说书先生激情高昂地将侯府夫人说得是“惨不忍睹”,他往下随意地一瞥,双眸里突然出现一抹影子,衣裳浅蓝,她一侧身,耳鬓处的青丝轻飘,抚得秦墨玉胸口剧痛,飞快地冲出酒馆直奔楼下的书摊。

书摊处聚满数人,他忍着心痛,慌乱寻找梦里千百回萦绕的身影,可是,他一个接着一个,仔仔细细地瞧着,没有,怎么会没有?

“主子,你在找什么?”

“主子,你瞧见什么?”侍从追问道,是什么让一向冷静的主子慌了神?

“落儿。”秦墨玉启唇愣愣地说道,他目光猛地随着这个名字变得哀伤心痛,急急再次环顾四周,此时,书摊故事结束,人渐渐地散去,他一人穿梭在人群中,焦急找寻着,心底唤着:落儿,落儿,是你吗?

当他惊喜地从一个个女子的背影瞧见容貌,一次又一次地失落,不是她,不是她。

侍从知道主子口中的“落儿”是谁,先是诧异,然后说道:“主子,夫人去了两年。”

“她没有死!”哪知秦墨玉撇头冷声淡道,没有找到她的尸体,谁都不可以说她“死”了。

绝对是你

“挖南云城三尺,将她给朕找出来。”回到客栈,秦墨玉冷寒着脸,对侍从们下令道。

四位侍从面面相觑,十分为难,世人都知苏贵妃离世二年。

“帝君,南云城已按计划顺利行事,应早些回帝都。”

“找!”秦墨玉看着窗外,咬牙冷冷地吐了一字。

“帝君,娘娘已经跳河殁了。”有大胆的侍从出声提醒道。

秦墨玉这才正视他的近侍,双眸冰寒彻骨,宫外人以为惠明帝君性子清冷,而熟悉他的人心知他喜怒无常,暴躁怪异,特别是提起那个女人时。

“啪”地掌声,紫影一掠后,说话的侍从只“嘭”地撞向墙角,口角不断地溢出鲜红的血水。

“朕说过,她没有死!你们谁都没有资格说她死了!”秦墨玉怒瞪着受掌吐血的侍从,再次寒声道,就算是跟随他多年的近侍都不可以诅咒她。

没有见到尸首,谁都不可说她死!

苏落,没有朕的旨意,你连死都不可能!

你以为朕会瞧错吗?是你!绝对是你,等着!朕就算杀光南云城的女子,也要将你揪出来。

天变得很快,回到侯府不一会,天色沉暗,压抑着让洛清觉得有事发生,萧烨在她前脚回府,后脚便去了青楼。

过了许久,乌云覆天,黑压压地没一会下起暴雨,啪啪啪地弄得人心惶惶。雨声,风声,嘈杂在一处,乱糟糟得越让洛清烦躁。一直到傍晚还未停,西院传来消息,柳儿早产!

这事洛清耽误不得,老夫人盼着孙子的诞生,对身怀六甲的柳儿可照看着紧,可是,柳儿还不只有七个月,怎要生了?来不及多想快速地赶至柳儿所居的西院。

撑伞快速走至西院,雨太大,老夫人和萧烨都还没有赶到。

房门推开,夹在暴雨声,听见一声声凄楚的尖叫声,“侯爷,侯爷……”

屋内沉闷中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洛清入内,透过轻纱瞧见稳婆正抓着柳儿的手说些什么,喉间不禁一酸,她又想起那该死的薄凉地。

柳儿的侍女——红绣见洛清入室,低声哭泣道:“夫人,快救救我家夫人吧。”

“怎么回事?”洛清最厌恨女子的哭声,声音冷厉了几分。

红绣哭泣着断断续续地回道:“侯爷,侯爷……纳妾,夫人她……。”

洛清心底立即了明,柳儿自小侍候萧烨,二人两情相悦,之前,萧烨一要纳妾就被柳儿吵闹着不许,萧烨也倒随她,可是风流本性如此。这次,萧烨瞒着她纳妾,还是个青楼女子,心中怎地愿意?

平常因同侍一夫,对洛清就心怀怨恨,这次,性子刚烈的她,受不了情人的背叛,才动了胎气。

这世上谁不愿得一有心人,自此到白头!

毒妇

“不好了,柳儿夫人是难产,孩子和大人只可要一个。”里头突然传来稳婆焦急的喊声,红绣吓得更是大哭,冲到床帐内,道:“稳婆保住夫人,保住夫人啊。”

“可是,老夫人之前交代过,要孩子。”稳婆看着渐渐虚弱的柳儿,想起早先老夫人的交代,出了任何事,都得要孩子。

柳儿早痛得不行,她的指甲深深地掐进稳婆的手背,凄楚地叫道:“好痛啊,救我!”

稳婆犹豫不决,一边是老夫人的命令,这边又是一条人命,突然,外面传来不容置疑的声音“保住大人。”,只见洛清掀开床帐走进来盯着稳婆和柳儿,冷声道:“出了任何事,本夫人担着,保住大人!”

稳婆一愣,柳儿还来不及说什么,下身绞痛,只得使劲生产。

“还不快些。”洛清薄怒道,稳婆连忙坐到床榻,听从了洛清的话。

真出事了,也是侯爷夫人说的话!

在洛清看来,她没有错,而萧老夫人不以为然。

暴雨急骤下,萧老夫人被人抬到西院时,柳儿正产下一子,可是……

“死了?你说什么?我的孙子死了!”萧老夫人不可置信地重复着稳婆的话,她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盼了许久的孙子没了?“混账,不是要你保住我的孙子吗?你竟敢把他害了,还我孙子来!”

“娘。”洛清扶住气怒的老夫人,“娘,身子要紧!”

里头的柳儿被吵嚷声惊醒,命红绣扶她出来。老夫人见她活着冷言讥讽道:“没用的东西,孩子都死了,你活着做什么。”

柳儿顿时痛哭起来,怎是她的错?她也想要孩子,如今,孩子死了,还是个男孩!她虚弱地靠着红绣肩头,瞧着沈素芩正软语安慰老夫人,都是这个女人的错!如果以死生下孩子,老夫人会感她好,候爷会念着她,现在,孩子没了,她成了罪人,心中一狠,指着洛清道:“娘,是姐姐不许我生下孩子,她不让我生下孩子。”

洛清好意保着柳儿的性命,此时在旁人眼里倒成了恶人。

“洛清,你这是见不得哥哥和别人有孩子,先下手为强让娘抱不成孙子。”同来的萧惊鸿见机冷嘲道。

洛清瞥了一眼萧惊鸿,欲要向老夫人解释,“啪”地一清脆的巴掌声,洛清面容顿时火辣辣地刺痛,双目湿润道:“娘!孩子没了,可以再要,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不是你,我孙子会死吗?好你个洛清,二年内你连孩子的影都没,如今想着法害死我的孙子,真是恶毒!”老夫人挥了这巴掌后,更是大怒,她允许萧烨纳妾就是为了孙子。

如果不是洛清,她的孙子活着。

“来人,把狠心的女人关到柴房去,任何人不得给她吃的。我倒想看看,这侯府谁担得家!”

萧老夫人盛怒,厉声喝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