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妃仇I

更新时间:2020-05-22 09:31:26

妃仇I 已完结

妃仇I

来源:落初 作者:姬听月 分类:穿越 主角:云霄小静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妃仇I》是姬听月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云霄小静,书中主要讲述了:刁蛮任性的是她,无心无情的是她,心狠手辣的还是她。她不是不会爱,也不是不懂爱,她只是不敢爱。为情所伤的绝色女子炽月,因故穿越成为启昭有史以来最丑的女子——梦见月。梦家权倾商界、富可敌国,不为朝堂所容,对蓝明绝以联姻为计行釜底抽薪之谋,梦无涯棋行险招,布下一局险象环生,梦见月不幸成了局中的子。春末,梦见月奉旨嫁于凌王为妃,却因相貌丑陋而受凌王欺辱冷落。梦氏灭门后,她被逼自杀。重生的她带着对他的恨化身成魔。然,当她终能手刃他时,却犹豫了……她曾指天地而誓,此生绝不再为谁开心门,而,为她受尽蚀骨之痛的云霄,舍命予她自由的神祈,痴心以随的七爷……她当真能无动于衷吗?爱恨嗔痴,终是身不由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头好痛哦,身体还好沉,而且感觉眼皮沉甸甸的,怎么用力气都睁不开眼。

是昏过去了,还是挂掉了?

是发地震了么?感觉身子被摇晃得厉害。

是幻觉吗?我好像有听到谁在哭喊着我的名字……

“月!醒来啦!求求你醒过来啦。”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声音怎么跟哭丧似的。

管他的,死就死吧,反正活着也是受罪受累,而且,活着,让我觉得很累。死了,倒是解脱,一了百了。

不过唯一让我觉得奇怪的就是,有谁会这么在乎我的死活,竟然会在我死后哭得这么……撕心裂肺。

云霄吗?他才不会在乎呢。因为,我已经不是他最疼爱的那个宝贝了。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我放静了心,任凭自己渐渐失去意识。

睡了多久?我完全没有意识。

直到感觉有冰凉凉的东西流进了嘴里,滑过舌头直往喉咙里钻。

好苦。

我皱了皱眉头,这味道,难道是中药?

是谁这么狠心,连我死了都不肯放过我,竟然恶毒到灌我中药喝。要知道,我炽月最讨厌也是最害怕喝中药的。那种黑糊糊的粘稠的闻起来还有些发酸的液体,光是看着就让人止不住的恶心,先不管那样反胃的东西是否能治病呢。光看样子就不让人接受不了。

“不要……”我把嘴里的东西全盘吐了出来。

嘴里的苦水还没吐完,只听“啪”的一声,好像是碗被摔碎了的声音。

我睁开眼,正好对上一双睁得大大的像是遇到了鬼似的惊讶的牛眼。等等,牛眼?抬手揉揉眼睛,还好,是我看错了,那明明是双人眼。

“月……月……小……”大眼的小丫头惊讶的看着我,说话结结巴巴断断续续的害我听了半天都没弄清楚她要表达的是个什么意思,便只好眨巴着眼等她把话说完整了。

只是,她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印象里我并不记得有认识这么一位眼睛大大的女生啊,而且,她的装扮好怪,像是古装片里的人物。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难道地府里的时间是停留在古代的,而她是地府里工作的某个小鬼甲。

不会吧!这也太雷了。

为了验证我到底是死是活,我狠狠的咬了下舌尖,哇靠,痛死我了!

能感觉得到痛,就说明我还没死……

于是,我满面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位小女生。自觉很有亲和力的问道:“演员?”

茫然一片。

咬咬牙,“妖怪?”

莫名其妙。

“不是吧,仙女?”

不明所以。

“哇!醒了!”她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蹦三尺高,以足够让一栋商品房为之散架的声音大呼起来,还一边咋呼着一边往外面跑走了。

汗,真可惜了这孩子生得一副乖巧的模样,谁知道她脑子竟有问题。

揉了揉有些发昏发胀的脑袋,我开始打量起自己的处境来。很明显,我在一间房里,这房子古香古色的,空气中还飘荡着淡淡的香气,周围摆的都是些高贵典雅价值不菲的桌子椅子以及珍贵稀奇得不能再珍贵稀奇的饰品。

哇,弄这些东西得花多少钱啊?光这帐帘的挂钩就是由一整块紫玉打出来的呢。

可真够奢侈。

掀开被子,下床,地上铺了层毛皮地毯,纯白色的皮毛纤尘不染没一点杂质,只可惜靠近床边的一角被方才我打翻的药汁给溅脏了。

抬手触上距离床铺不远的翠绿色纱质屏风,那感觉简直细腻极了,像是初生婴儿的皮肤。

不过更绝的还是屏风后的那一挂珍珠帘子。要做上这么一挂能把整个房间隔开的珠帘,至少也得有上万颗珍珠吧。

所有的一切,贵重的,陌生的,都提醒着我,这个地方不是我家。

环顾四周,清一色的木质门窗,甚至连墙都是木质的。

这是什么鬼地方?

走到窗前,伸出手指往窗上镂空的地方捅了捅,软软的,我加了点力气,竟然把那层软软的白膜给捅破了,天啊,这是窗纸!

这是什么年代,竟连玻璃窗都没有?

难道是在梦里?

“老爷,这边请。”刚才跑走的那个丫头回来了,好像还带来了好些人。

我忙爬回床上装睡。

有人进来了,不只两个。

他们越走越近,我的心跳开始加速,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是装睡的,我装作无意的往里面侧了侧身,这样,即使我不小心睁开眼睛,也不会被他们看到。

“月儿……”

是个男人的声音,特有磁性。

“月儿……”他轻松的呼唤着,小心翼翼的像是害怕说话的声音太大会把我震碎掉似的。

奇怪,他是在叫我吗?因为我的名字里也是有个“月”字的。听他喊得这么悲伤,我要不要理他一下呢?

可,我又不认得人家,乱答应个什么劲,还是继续装睡的好。

“月儿,我是爹爹……”他依旧不死心的唤着。

爹爹?我什么时候有个老爹是这么温柔的?我怎么不知道?

一个不好的念头浮上心头,该死的,我该不会被人给拐卖了吧?

“爹爹,妹妹该是睡着了,我们改天再来看她吧。”

这声音软绵绵,听起来好生舒服。只是奇怪她一声“妹妹”唤得和蔼可亲,敢问,这位姐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天啊,谁来告诉我这到底是个?

“是啊,老爷,言儿说得对,月儿刚醒过来,经不起吵闹的。”

听这循循善诱的口气,说话的人一定是个温柔贤惠知书达理的良好主妇。

对啊,对啊,你们都走吧,我这样躺着实在是太累了。

良久,男人终于叹了口气,无奈道:“月儿还是不喜欢吃药啊,”说这话时,他应该是看到了床边碎掉的瓷碗。

“小芽。”

“在。”应话的是那个大眼女孩,她的声音一直是活泼快乐的,所以很好确认。

原来她的名字叫做小芽。

“把这里给收拾干净了,好生的陪着小姐,她醒了就叫人来告诉我。”男人语气平平的吩咐着小丫头要做的事,然后替我拉了拉被子便起身走了,连带着那所谓的姐姐和良好主妇。

直到门关上了好久我还是不敢动弹,因为会怕他们会突然掉转头来让我和他们说话。

那小丫头好像也出去了,但很快的又折了回来,并且不停在我的床前走来走去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小芽。”终于忍不住了,我一定要搞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刚才来的又是些什么人。我躲在被窝里,只露出来一只眼睛来看她。她正忙着换掉那条脏掉的地毯。

“咦?小姐醒了吗?我马上去告诉老爷。”她笑着,喘着气,起身欲走。

“等等。”我叫住她,“我不想见他,只想跟你说会儿话。”

她眨巴着眼想了一会儿,道:“那好吧,小姐想要说些什么呢?”

“呃……”我咽了口口水,将心中的疑惑一股脑的问了出来。

“首先,你为什么要叫我小姐?我这是在哪里?还有,你说的老爷又是什么人?”

“小姐?”她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我,像是看着一只妖怪,“你怎么了?”

“我……我……我头痛得厉害,一醒过来就迷迷糊糊的,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胡乱的组织着语言,厚脸皮的为自己的不知情开脱。

“啊?”小芽夸张的大叫起来,“怎么会这样?我得告诉老爷去。”

“喂!喂!”我想拦住她,但已经来不及了,她就像是兔子它二大爷似的眨眼间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唉,怎么会这样?我仰天长叹,遇人不淑啊。

于是乎,没过一会儿她又带了一大批人过来。其中有自称是我爹爹的帅男人,有自称是我姐姐的大美人,有自称是我二娘的高贵妇人,还有大批听帅爹爹说是城内最出名最厉害的医者老头。

经过众名医轮番诊脉后得出一个最终的结果,那就是,我失忆了。

因此,我打着失忆的招牌,理直气壮的失忆。

为了帮我恢复记忆,奶妈和小芽担当起了带我回忆我这一生的责任,她俩从我出生一直讲到现在,描述得那叫一个滔滔不绝仔仔细细,就连我几岁开始学会的说话,说的什么话都讲得一清二楚。

如此,只花了半天的工夫我便明白了。

其实,我已经死了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活了过来,而且还是以借尸还魂的方法。

这具躯体的主人名叫梦见月,和我的名字一样都有个“月”字在里面。

五天前,梦见月的爹爹,也就是梦无涯来找过她,也不知道跟她说了什么,反正等梦无涯一走,梦见月便失魂落魄的沉默不语,而事情就发生在那天晚上。夜深人静时分,梦见月割腕自杀,待人发现时,她已经奄奄一息不省人事了,然后就一直昏迷到现在。

小芽一边讲着还一边谢天谢地的说我有菩萨保佑福大命大。

只是,她哪里知道,醒过来的根本就不是她的小姐梦见月,而是我,一个她从未谋面的陌生女子,名叫炽月。

我不知道这个时代距离属于我的那个时代有多长的时间,或许是几千年,也或许是几百年。我只知道,我再也回不去了,也再也见不到云霄了。

云霄,你会想我吗?

梦见月,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但是,既然命运之轮安排我来到你的时代,你的家庭,你的身体,那便是要我代替你活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