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王爷不爽:腹黑殿下要抱抱

更新时间:2020-05-15 06:51:07

王爷不爽:腹黑殿下要抱抱 已完结

王爷不爽:腹黑殿下要抱抱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倾城水月 分类:穿越 主角:夏七念夏中天 人气:

完结小说《王爷不爽:腹黑殿下要抱抱》是倾城水月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七念夏中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啊?这是什么鬼地方?这么衰啊?敢不敢再悲哀点啊?她。夏七念竟然会跑来这鬼地方?前一刻,还在家里,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桌前,构思小说的结尾……为什么一阵闷雷,她就失重来到这个鬼地方?穿穿越了?  21世纪,多好。吃喝不愁,还可以写点小说,赚点稿费,增加点名气。直到碰到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幕中,若歌一把扯掉她的袍子,怒视着她,准备欺身而上,一个激动的空翻,夏七念披上袍子,拿着水枪和弹弓狠狠的宣泄自己的愤怒。

这是?灵儿被吵闹惊醒,转身跑回房间拿了袍子,朝若歌跑去。

“爷,这是在干吗呢?”帮他擦去脸上的水渍,灵儿瞪了眼夏七念“这大早的姐姐这是要做什么?”

看着挽着若歌进了闺房,夏七念一挑眉。

“爷,我去准备热水给你洗个澡。”灵儿一边往外走一边含情脉脉“姐姐真是个不省事的人!”

给他披上衣服,若歌一把将她压在身下,灵儿有些惊喜有些娇羞的呢喃“爷,妾身……想要爷!”

看着她,若歌狠狠的吻上双唇,双手揉搓的力道也加重,被退去的衣服凌乱的放在一边,灵儿一边回应,一边叫的娇嗔。

“爷爷唔妾身好舒服”

完事之后,若歌起身穿好衣服,洗个热水澡,去给皇上问安。

“哮喘不宜过悲过喜!以后儿媳给父皇讲笑话时应当注意了!儿媳不孝!”

“不知者不罪!”皇上躺在床上,喝了夏七念做的补品,气色也好了不少。

“儿臣给父皇请安!”若歌身着浅蓝色袍子,面无表情,淡雅行礼,淡淡的看了夏七念一眼。

“歌儿,怎么不和念儿一起?”

“父皇,念儿还不是急着来看父皇嘛,太子公事繁忙,儿媳便想让太子多睡一会!”

夏七念说谎真是面不改色,皇上似乎擦觉到什么“念儿何时给朕添个孙子?”

这句话噎得若歌和她半天沉默。

说起这事,若歌火冒三丈。

他堂堂太子爷,竟然被自己女人拒之千里,前些日子倒是听大嫂说起这事,似乎猫腻不小。

“父皇……”夏七念掩面,“父皇就知道取笑念儿!”

皇上一阵爽朗大笑,夏七念赶忙转移话题。

各式各样的花里胡哨的东西,逗得皇上哈哈大笑,心情大好。若歌看着跳来跳去,活跃的像只猴子的夏七念露出了笑容,最好,在他面前,她也可以这般模样。

“歌儿。”

“母后安好!”

出来散心,却不想,碰到他最不想见的人,若歌只是淡淡一笑,毕恭毕敬行礼。

望着殿内的二人,皇后温婉一笑“念儿那孩子又在逗你父皇开心了!这朝阳殿有多久没有这样开环大笑了呢?”

“念儿性子活跃,父皇宠爱,还望母后多担待着!”说话间,若歌看了眼殿内坐在龙椅上的夏七念,双腿盘膝,手舞足蹈。

“既是歌儿喜欢,母后自然是多担待着!”皇后拉着他的手,徘徊着“歌儿有没有想过纳妾?”

面不改色,若歌依旧是保持着微笑,与她的距离也是恰到好处。

“儿臣未有此意!”

“傻孩子,念儿性格不适合母仪天下!你父皇有意立你为储君,将来你登基必定要有贤内助你才好!”

虽然皇上没有明说,可以看出,皇上心中立储人选不是三皇子,便是二皇子。

二皇子虽是她嫡子,从小由林妃抚养成人,与她关系自然不亲,她也自然不会让皇上立他为储君,大皇子整日舞文弄墨,虽德才兼备,却优柔寡断没有帝王之气,眼下做合适的就是若歌。

“父皇身体还健壮!”若歌淡淡的说了句,‘儿臣告退‘转身离开。

“听漠然说,你还没有和念儿圆房!”漠然是宫里的老红人了,也是皇后的左右手。

若歌愣神,回头淡淡一笑“这事就不劳烦母后操心了!”

岁月静好,夏七念坐在梳妆台前歪着脑袋,这宫里确实无聊,高高的城墙,她好比笼中鸟水中鱼。

夜幕将至,透过窗户,可以看见西院,若歌的屋子灯火通明,他低头表情认真,似乎在规划着什么。

感觉到炙热目光。若歌抬起头对上那如水的眸子,夏七念尴尬笑笑,别过头,镜子里的她双颊泛着红晕。

“太子妃,夜深了,该安置了!”流苏抱着被褥进来“要去叫太子么?”

“不用了!”接过被褥,夏七念莞尔一笑“还是不要打扰太子用功,你也早点休息吧!”

可是……流苏还想说着什么,夏七念也早已经就寝,无奈的叹气,流出默默的走出,掩上门在风中打了个寒战。

穿着睡衣,夏七念,蜷缩在一起。古代真不是好地方,没有电热毯,还没有空调,连火炉都没有。

看着熄灭的灯,若歌合上手里的书,轻轻推开了门。

“夏七念”若歌一声嘶吼后突然泄气“我们圆房!”

圆房?夏七念一股爬起,指着他支支吾吾“你敢敢碰我,我告你非礼!”

若歌掀开被子,欺身而上,凝视着她的衣服愣神,“夏七念你这是穿的什么!”

说话之际衣服已经从肌肤滑落,扯过被子护住身体“现在最流行的睡衣,有点品位好不!”

“本太子对女人向来不缺品味!”若歌扯过被子,看着她的玉体,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情欲大发,一把扯掉绑在她身上的凹凸不平的硬东西,肩膀和锁骨透露着迷人的色泽,他身体渐渐有反应,眸色被朦胧的欲望所代替,他的动作由温柔变得粗鲁,夏七念不断地反抗,却也无济于事。

“念儿念儿”若歌在她耳边呢喃,原本僵硬的身体变得酥软。

夏七念怒意上升,一口咬住了他的薄唇。

轻柔的吻落在脖颈之处,一点一点温柔的向下,她心跳加快,腰间的大手也揉捏着,带着火热的温度越来越用力,她咬着唇,呼吸急促,而那吻却在这触摸中变得燥热,她被托住下巴,被迫承接他滚烫的唇舌,她眩晕着,只感觉口中探进火热的柔软,身体里很热很热。

被放到在床上,唇齿热烈的纠缠中,肩膀的发丝被放在一旁,一只大手包住她的胸部,她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他一边爱抚她,一边问她“为什么不反抗,你应该知道我下面会对你做什么?”

饱满的美好让他情热,他几乎无法放开,她的声音沙哑,“民宇……对不起……”

他突然变得狂暴,疯狂的揉捏着她的胸,热烫如火的亲吻,她只感到疼,双腿被分开时,那尖锐的仿佛被贯穿的疼痛,让她痛入骨髓,泪水横飞。

民宇?若歌看着顺流而下的泪水,进攻的更猛烈了。

不一会儿,夏七念便承受不住,昏了过去,若歌虽然意犹未尽,也只好作罢。

看着她泪水与汗水相错的脸上,心里不知是何滋味,她只是一遍一遍的叫着“民宇……对不起……是念儿不好……”

一夜,若歌辗转难眠,坐在旁边,听着夏七念呓语,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揪心,她的话语似乎在告诉他,她爱的有多深。

流苏不小心打翻盘子,惊醒了她,翻滚了身体,疼痛瞬间刺入骨髓,下身的地方似乎裂开一样,头发凌乱,面色绯红。

等到流苏走后,夏七念慌忙的掀起被子,床单上大把的红刺痛眼睛,那片红将那朵海棠花染的刺目,耀眼的很,泪在此时无声的滑落。

双手环胸倚在一旁,若歌凝眸。

直到她穿好衣服,他才走了进去,夏七念并未言语,只是握着脖子上的戒指发愣。

“夏七念,收拾一下,给母后请安!”本想好好和她说话,想起昨晚就怒火冲天。

她不多说,坐在镜子前整理自己,一把扯过她,若歌怒视她。“痛……”

那个地方……

“那个男人是谁?”若歌冷眼冷语“最好坦白!”

“你干嘛?弄疼我了!”夏七念狠狠地甩开他“妈的,你不是女人不会了解做了后到底有多痛!”

脸色有所缓和,若歌挑起她的下巴“那个男人是谁?”

“那个男人?”夏七念疑惑。妈的,这男人,脑出屎了?

被狠狠的甩了耳光,若歌怒吼“民宇是谁?”

捂着脸,擦去嘴角的血液,夏七念冷笑“我男人!”

“很好!”

若歌冷笑,扯掉她头上的发簪,将她狠狠的摔到床上,将她压在身下,扯掉她的衣服,再次进攻,昨晚的地方有些红肿,若歌强烈的进攻,夏七念失声哭泣。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个样子……啊疼”

她越是求饶他越是猛烈,白净的玉体,昨晚的‘痕迹’还没退去,又‘伤痕累累’,揉搓的力道加重,将所有的怒气全部宣泄了出来。

连续做了几次,很久之后,若歌停止动作,夏七念无力的拽着被褥。

“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

望着背影夏七念有些好笑,帝王家的男子都这般禽兽不如?

不想看到我我还不想看到你呢这辈子都不想

可笑的男人,霸占了她身体,还理直气壮的质问她,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个男人是谁?他是谁管你鸟事啊!

她夏七念想要多少男人就要多少男人,就算是太子也不可以限制她的自由,她与他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从就没把他当回事。

他是谁?总不能说他是她没穿越之前的爱人吧她一说,那个滥情太子还不直接给她拖出去斩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