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冷情王爷俏医妃

更新时间:2020-05-14 03:51:05

冷情王爷俏医妃 连载中

冷情王爷俏医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千面紫姬 分类:穿越 主角:小人儿刘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冷情王爷俏医妃》的小说,是作者千面紫姬创作的穿越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是万千孤儿中的普通少女,雷电沐浴下重生成被毒害的胎记嫡女,相侯宠妻之女,师傅的得意门生,一朝错嫁定终生。他是皇室中欲被消灭的废弃王爷,也是民间的妖孽王爷,童年的救助,只一眼便是一生。“小七,来,给姐笑一个。”某女轻佻地勾起某男下巴。“哼,不笑。”某男撇过头。“哟,不乖咯。那姐给你笑一个,嘻嘻。”某女掰过某男头,露出标准八颗牙齿。某男翻了个白眼:“没我好看。”说完妩媚一笑。某女嘴角一抽,作扶墙倾倒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拦路人 (如果说他是为你撑起过往的天,那么,你的以后,我会是你的港湾。) 月光中,那张帅气的侧脸透着致命的吸引力,唇边是难得的明显笑意。白皙的脸庞,俊美的五官仿佛在闪闪发光,宛若清泉冷冽的眉眼此刻尽是温柔。端木晴恼人地脸红了,往他脖颈钻。该死的,那漂亮的大眼睛,浅浅的梨涡,高挺的鼻子,性感的薄唇,该死的迷人。耳畔呼啸的风,这公主抱,哇塞,超像在拍电视剧。 一燃着的火堆,映红了端木晴的脸。火上,是滋滋作响的,冒着油光的烤鸡。端木晴摸着自己饿了一天的肚子,不停咽着口水眼巴巴地看着花落陌熟稔地翻着烤鸡。端木晴见他除了这没什么动作,便往自己衣服里掏呀掏,总算掏出个精致的琉璃瓶,随着花落陌的动作撒呀撒。而花落陌只是在看见端木晴往鸡上撒东西时惊讶了下之外,没有别的表情了。 不一会儿就香味四溢了,花落陌收了回来,撕下一只大大的鸡腿给端木晴:“小心烫。” 端木晴小心接了过来,一口咬了下去,那味道酥到心坎去了,冲着这美味端木晴眉眼弯弯地看向正在一旁斯文吃着鸡翅膀的花落陌,口齿不清道:“诶,花落陌,你就不怕我刚下毒吖?” 花落陌意外于加了调料的烤鸡竟能如此可口,听到了端木晴问的那句话,只是看了她一眼道:“我这条命是你的,你要便拿去。”又继续动作优雅地撕咬着鸡翅。 端木晴只是愣了一下,依旧认真地消灭着这眼前的美味,微眯着眼,突然觉得,也许拍场拖也不错。至少目前有个优质人选就在自己面前。 两个人安静地将那只烤鸡吃完,端木晴向那条河走去,用食指尝了下水。嗯,没事,她便四下打量有什么能舀水的。 “怎么了?”花落陌上前询问。 “你该吃药了,可是我找不到能舀水的。要不我用手捧给你喝好了。”端木晴又是变戏法似地掏出一个白玉瓷瓶,一副早知你不会带药的模样,倒了颗药丸递给花落陌,花落陌接过服下。 端木晴忙双手掬起一捧水到花落陌面前,花落陌深深看了端木晴一眼,便低头去喝她手中的水,那神情别提多优雅。 端木晴感受到了手心处那温热的触感,痒痒的,麻麻的,禁不住在夜里羞红了脸。自己在干嘛,不过人家喝水而已。 花落陌抬起头,看着端木晴将药吞了下去。 端木晴怔怔地看着他,该死的,吞个药都那么秀色可餐。那俊美犹如天人的脸,凝视着他,喉结一咕噜药就下去了。凝视着她的眼,仿佛一个深深的漩涡,要将她吸了进去。怎么可以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端木晴小脑袋不解地想着,好像日月光华都要失了色。 花落陌看着端木晴微微蹙着的眉,扬起头那天真可人的模样,忍不住伸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刘海:“怎么了?看得这么入神。”嘴角挂着可疑的笑,内心很是满意她的表现,那扑闪着的大眼睛,很是无辜动人,这模样,真想把她揉进怀里,只能属于自己。 端木晴看着他那从最初感受的清冷气息此刻化为温暖的一个人,那明媚笑容分外耀眼,浅浅的梨涡,眉眼不再紧蹙。端木晴突然感觉世界好像只剩下眼前这一个人,眼里都是他浅浅温柔的笑,不过嘴角轻轻的一个弧度就可以美得这般不像话,若笑容扬起,该是怎样倾城绝世呢?怕是没人抵抗得了对这张脸的注视吧。这张脸看得越来越吸引人了,这个人是越来越顺眼了。 “你为什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端木晴仰着小脸傻傻地问道。 花落陌一笑,伸手将端木晴真真切切地搂进了怀里:“再好看,只要你喜欢,就只属于你。” 端木晴听到这微微带着清冷气息的嗓音,在诉说着属于他的情话,忍不住面红心跳了起来。这陌生却好闻的怀抱,舒适地让她不想推开,也就由着他抱着。真是害羞的动作,端木晴低头将脸藏了起来。这个人,不似那个人给了她感动阳光的感觉,却给了她有种即使乱世也能安稳的感觉。心是真实跳动着的,温暖是贴切的,虽然陌生却也不想抵触的那种温暖,好似自己是世上最珍贵的宝贝一样被轻轻拥护着。端木晴有种预感,这个人会是她逃不了的劫。 “小初,别那么累,我心疼。”花落陌独有的嗓音在头顶清清淡淡地响起,而端木晴却感受到了他的关心,端木晴一笑:“嗯”地表示答应。这便是恋爱了的吧,第一眼便像是认识了很久,久到好似跨越几千个世纪,终于遇见他的感觉,没办法抗拒,也不想抗拒地向这个人一步一步走近。 怎么说,花落陌感受着怀中人温暖的气息,还有那淡淡的馨香,忍不住嘴角勾了勾。眼里心里,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娇小的身影了。如果允许,真想就这么拥着她到老。他轻轻放开她,:“去休息吧,这一整天的,你也累了。” 端木晴看着花落陌眼里倒映着的自己的身影,一个轻柔的微笑:“好,我们回去吧。” “嗯。”花落陌转身,看向她,无声的动作表明了想与她同行。 端木晴一笑,跟了上去。两人就这么慢慢地走了回去。一大一小的身影,都是纤细却带着无限风华的背影,就这么一步步远去,和谐美好得让人有种幸福的感觉。 清晨时候,端木晴在溪边简单地洗漱,刷牙洗脸。花落陌在一旁安静地看着端木晴用那个奇怪东西在口中上下动着,然后端木晴吐出了白沫,惊得他要上前,却听见端木晴道:“诶,花落陌,下次我也给你弄一套,这个刷牙干净些。”花落陌看着那东西眼角跳了跳,却也是点头答应。只见端木晴洗漱尽,将头发就原本的玉簪又随意地绾了上去,便又回了那病患处。 只见那此起彼伏的痛苦呻吟吼叫,和低头忙着自己的众人还有渐渐过去的时光。 “谢谢你吖,仙女大人。”“要不是你的出现,我们就这么沦为跟禽兽一样了。”“是吖。”众人叽叽喳喳的声响在几天过后。 看着被围着的端木晴,花落陌只是安静的在旁边站着。 “大家不用客气的,这是小女的本分。”端木晴温和笑道。 只听外头有了吵闹的声响,众人安静了下来,只剩好奇投向外头的眼。端木晴和花落陌蹙着眉向外走去。 只见众多士兵将这附近围了起来,那头领见到端木晴一个作揖道:“姑娘,非常抱歉,上面的人下令,我们迫于无奈,为了防止疫病的外流,要将这烧了去。” 端木晴蹙眉:“都给我停手,这的人我都医得差不多了,没必要做这。” “姑娘…”头领话没说完,一个声音响起:“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想挨打了是吧。太子都要到来了,你们还不赶紧行动!” 端木晴凝眉,看向这獐眉鼠目的中年男子,有着贪官的面向,脸色微微浮白。而那男子看到端木晴亦是一阵厌恶:“这丑女打哪来的,赶紧给本官滚开,否则将你也烧了去。” 身旁的气息突然冷意横生,端木晴伸手握住身边人的手,拦住他的动手,也挡了挡他的身影,不禁眯了眼,浑身散发危险的气息:“怎么?小小官儿也敢烧了本王妃?是嫌命太长了呢还是皮痒了?” 花落陌听到她这么自称自己是王妃,先是愣了一下,之后眼中闪过一丝类似高兴的波动,这是他们之间的联系,哪怕只是名义上的。 “王妃?就你这跟鬼魅似的容颜配得起哪个王爷,我看提鞋的丫鬟都比你胜出好几倍。不过,啧啧,说不定传闻中是有个能与你丑妇模样媲美的王爷。我看要你们凑合还真是不错的,哈哈…”那浮白面容的小官笑了起来,满是讽刺的味道。而他带来的那两仆从也跟着笑了起来。 只感受到那大手的紧绷握拳,端木晴侧过头给了花落陌一个安慰的笑,又回过头抬手将额前掉下的几缕发撩到耳后,冷笑一声:“大人真是神机妙算,七王妃正是本姑娘,那本王妃是否该道声承大人的吉言呢?” “哧~说你丑你还挺上脸了,人家七王爷就算长得再丑再残废都好过你这无知小儿,这般陋颜也敢光天白日出门吓人。你真不知廉耻是怎么写的是吧?还敢在此自称七王妃。行,本官就成全了你,兴许你去了地狱就能做了七王妃呢。来人,既然此女不让,一样烧了!”那獐眉鼠目的小官也不看他们了,转身便要走。 “你当真敢?”端木晴的声音轻飘飘的,引得几个随从身体抖了抖,头皮微微发麻。 “姑娘,对不住了。”那个头领作了一个揖,眼中满是同情和歉意。 “我谢谢你先前的好意,只不过该道歉的是我,呵~”端木晴突然轻笑了一声,有着意味不明的味道。 那个头领不明所以,却听见一声凄厉的“啊~”回过头只见那官一屁股摔到了地上,青筋暴起,抓着自己的脖子痛苦地挠着,却发不出什么声音来。 “小初?”花落陌怀疑地看着端木晴。 端木晴“嘿嘿”一笑:“怎么?心疼啦。” 花落陌原本清冷的眼化为柔和,拉过端木晴另一只手:“下毒很累吧。” 端木晴对于花落陌的动作怔了下,扬起没心没肺的笑容:“是吖,手酸。” 花落陌浅浅一笑,轻轻地帮她揉了起来。 端木晴“嘿嘿“一笑,眼神有意无意地瞟向那乱作一团的人们,那主仆三人均扯着自己的脖子发不出声响,又怒气冲冲地往回走向端木晴他们。也是端木晴这时站在花落陌身旁,所以众人这才看清了花落陌的容颜,均是愣在了原地。 端木晴看了一眼身旁人身上恢复的冷意,也是不满地扫了众人一眼,不由分说抽出被花落陌捧在手心的手,对着他们就是一挥衣袖。这下是怒了,独独是对那领头隔空点了穴,让他动弹不得,出声不得。 众人不过眼前一扫便均眼生疼,流了血泪,呜呼哀叫起来。 “死丑八怪,给本官滚过来!居然敢对本官下毒,本官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小官怒吼出声。 端木晴轻蔑一笑,回过头板着脸,跟个老先生似的口气:“我说冷情吖,你看看,这什么人长什么样,你说你这么好看的人是癞蛤蟆能看的么?下次给我蒙一下面,注意着点。免得贼人惦念了去。” 花落陌又是那惯有的浅浅一笑:“好,都听小初的。” 端木晴满意一笑,眉眼弯弯,伸手成拳轻撞了下花落陌的胸口:“这还差不多。走吧,这里都差不多治好了,剩下的叫月处理一下。我们,回去看哥哥吧。” “好。”花落陌轻声道,有着浅浅的温柔。 两人相视一笑,端木晴收回目光向不远处的玉橙点了下头,三个人的身影渐行渐远。 百无聊赖的街上,一个青衣女子脸上覆着一片红,散漫地走着,身旁紧跟着一个蒙面的黑衣男子,而身后还静静跟着一个橙衣女子。三人在阳光遍布的街上形成了一道显眼的景色。 一阵烟尘滚滚而至,一道蓝色的身影犹如闪电般从马上翻身而下,急促向那道青色身影而去。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青衣女子已落到蓝衣男子身后,再定神一看,黑衣男子与蓝衣男子动起了手。动作很快,快得看不出他们的出手,只行云流水般得看见黑色与蓝色在不停翻动。 花落陌凝眉看着端木晴被另个男人抢到了身后,而且还是不亚于自己容貌的俊美男子。看着面前这湖蓝色的劲装,冷峻的五官,修长的身形,武功修为甚至于自己之上,唯独不解眼中尽是快喷火的怒意和不由分说的动手。看这情景,花落陌也怒了,罕见的情绪犹如火山爆发般,出手招招难得的狠绝。 而现场的女主角,傻了眼般的看着这两个帅得世间罕有,绝无仅有的大男生正打得不可开交。这是什么状况? 却见另一个水蓝色的瘦小身影闪现到他们中间,没几个动作就将他们分开了。 花落陌讶异地看着这个长得很是精致,眉眼间却尽是冷意和不屑,好像他们是两个为了抢糖打架的小孩。事实在端木晴眼里是这样想的。 在花落陌蹙眉看着面前这两个来人之时,却见状况外的端木晴大叫一声:“帅哥!”飞扑上了来人。花落陌怔住了,连带那个瘦小的绝美“男子”。 “你怎么来了吖!嘻嘻,好久不见了,想我了么?听说你成婚了,是哪位美女吖?我瞧瞧。”端木晴吊在那湖蓝色的俊美男子身上嘻嘻笑道,活脱脱一个小女孩的俏皮模样。 从未看到端木晴这一面的花落陌心底划过一丝震撼和疼意,目光只是追随着那道青色身影。 端木晴眼睛扫过四周,最后定格在那个瘦小的绝美“男子”,先是呆愣了下,又是蹙眉疑惑的表情,最后转为惊喜。湖蓝色的冷峻男子眼中泛着温柔的潋滟,看着吊在自己身上的青衣女子跳下去奔向水蓝色衣裳的那个人。 而原本带着疏冷气息的那个瘦小身影在女子转过头来那一刻,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后,有了一丝温和,浅浅却宛若小溪般清澈动听的声音响起:“小初。” 端木晴站在地上,看着那个水蓝色的身影笑得很是温柔:“小惜。” 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就觉得很是平和,有着久违的亲和之感。花落陌瞬间有着挫败的心情,感觉自己很是多余。 端木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目光越过小惜,落在了那个黑衣男子身上,目中流露的光芒越来越璀璨。 却见那个湖蓝色男子面色一怒,将端木晴拉至面前:“端木晴,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不是凶狠的吼叫,只是平淡却隐着莫大怒意的语气。 端木晴嘴角一僵,脚步缩了缩:“那个,我最最亲爱的,你别生气好吧。我,那个,你看,这就我老公,我们俩现在还什么都没发生,嗯嗯。不信你问他。”端木晴说着边往花落陌身后藏去,将他推了出去当挡箭牌。 花落陌表情越来越傻愣了,这是什么情况?他礼貌性地点了下头:“花落陌。” 对方冷眸射了过来,目光又转向端木晴:“出来。” 端木晴畏畏缩缩要出去的模样,花落陌不乐意了,伸手一挡,看向来人:“阁下有事冲着我来,请别拿我内人出气,谢谢。”语气清冷中藏着一丝愠怒。莫名其妙,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也就算了,还想欺负人家心上人,不怪乎人家小七不淡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