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唯愿与君长相依

更新时间:2020-04-29 13:58:02

唯愿与君长相依 连载中

唯愿与君长相依

来源:微小宝 作者:渭城 分类:穿越 主角:傅青玉佩 人气:

完结小说《唯愿与君长相依》是渭城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傅青玉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作为天启的长公主,傅青词从来都知道自己所要背负的责任。多年前的一场大火,不只燃尽了关于母后的所有,也烧光了她纯真快乐的童年。从此,父皇的身体越发病弱,而作为太子的弟弟却年幼无知。一面是国亲王权倾朝野的压迫,一面是独自支撑势单力薄的孤独,但她是长公主,从来都没有退路。 面对政敌之子多年如一日的倾慕,傅青词一直在感情与利益之间挣扎,理智告诉她应该答应,可是情感上她却从未感觉到开心。她以为她这一生不会再有爱情,直到岳孤名的出现,才让她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将自己的喜怒哀乐全部寄挂在对方身上。 可是,当他们抛却地位,阶级,立场等重重阻碍砥砺前行的时候,命运却又伸出了恶作剧的触手,与他们开了个玩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皇叔。”隔着一段距离,傅青词忍不住先叫了一声。

“青儿?”傅东篱看到傅青词连忙迎上来,面上是久别重逢的亲切:“几年不见,你竟出落的这般漂亮,皇叔都有些认不出了。”

二人互相见礼后,傅青词道:“皇叔,您终于回来了,青儿很想你。”

傅东篱似有感慨,道:“是啊,皇叔已经老了。”

傅青词看到傅东篱似乎格外开心,不仅有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有种莫名的安心。再等几天,若御医还找不出方法为父皇解毒,她就请皇叔一同想办法。想到这里,一直郁结的心情也开阔起来,笑道:“皇叔风采不减当年,怎么会老呢。”

傅东篱听了她的话哈哈一笑,直接夸她会说话。傅青词也笑,但高兴之余却觉得有一道视线,始终落在她身上。她只好转头去看,这才看清了刚刚与傅东篱一同饮茶之人的模样。

是个很年轻的男子,面容俊逸,眉目清远,光滑如绸缎的长发用一根青色丝带束起,安静的铺在背上。一身青色长衣,端端正正卓然而立,静如深潭的眼眸正古井无波的看着她,那种眼神,竟是莫名熟悉。

她看他,初蕊绽放,灿烂繁华如烟火。

他看他,刹那微光,云飞雨幕若回眸。

傅青词心头一跳,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悠然而生。不由自主的问道:“皇叔,这位是?”

傅东篱道:“这位……”

“太子,慢一点。”宫人呼喊的声音近在咫尺,三人回头去看,就见一个锦袍玉带的小男孩儿跑在前面。似乎是发现了傅青词几人,男孩身形顿住,利落的转了个方向,朝着傅青词跑了过来,口中大声道:“皇姐。”

傅青词伸手接住太子,将他扶正,又替他整理因奔跑而显得凌乱的衣服,温声说道:“睿儿,你是太子,这般横冲直撞,成何体统。”

傅青睿马上垂了头,乖乖答道:“皇姐,是睿儿错了,睿儿不该乱跑。”

傅青词看他乖巧模样,轻轻抚了抚他的脸道:“下次不要这样了,就算有事,也要有章有法,你是太子,自己都乱了如何能服众呢?”

小太子继续低头做乖巧状,说道:“睿儿谨遵皇姐教诲。”

傅东篱站在一边,见傅青词对傅青睿有模有样的说教,笑道:“青儿,几年不见,很有长姐风范啊。”

傅青词脸红了红,还没等她说什么,旁边的傅青睿立刻对着傅东篱咧嘴一笑,清脆叫道:“皇叔。”随即,又转向旁边的青年男子,扬起稚气的小脸,颇为得意的说道:“师傅,睿儿已经完成你交待的任务了。”

师傅?原来这个青年就是父皇给睿儿请的新师傅,但是他怎么会和皇叔在一起,还一副相识已久的样子?傅青词满是不解,用疑惑的目光看向傅东篱。

面对傅青词的疑惑,傅东篱袖袍一摆,笑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睿儿的新师傅,洛水十一宫江秋白的关门弟子岳孤名,我今日进宫就是专门来看他在这里待得如何。”

他又看向傅青词,对岳孤名说道,这位不用我多介绍你应该也知道了:“长公主傅青词。”

岳孤名眼波微动,随即从容不迫的对着傅青词施了一礼:“草民见过长公主。”嗓音清润低沉,如金钟玉罄。

洛水十一宫?傅青词早有耳闻,那是与暗影楼齐名的一个江湖门派,只不过暗影楼是暗杀组织中的魁首,而洛水十一宫却十分低调,一般不涉足江湖是非。但其实力却与暗影楼不分伯仲,绝对不容小觑。岳孤名与傅东篱平起平坐,同壶饮茶,看来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傅青词连忙虚扶一把,说道:“先生不必多礼。

岳孤名起身,傅青词又道:“先生能教导睿儿,实在是睿儿的福气。”

傅青词话一说完,岳孤名竟一改方才的平淡神色,语气中反带了点奇怪笑意:“殿下客气了,能教导太子,也是在下的机缘,殿下的谢意实不敢领受。”

傅东篱在一边见二人你来我往的客套,无奈道:“你们两个还要客套到什么时候,过来坐吧,再不来茶都要凉了。”说着自己一撩衣摆坐在矮桌一边。

傅青词和岳孤对视一眼,又同时移开,不约而同的走了过去。

小太子见所有人都去饮茶,反而没人注意自己了,一跺脚也跟着坐到了矮桌的一边,四个人正好一人占据一个位置。

傅青词端起茶杯饮了一口,只觉茶香四溢,又于甘甜处隐隐带了抹恰到好处的涩,入口温润,齿颊留香。又忍不住赞道:“这可真是好茶,我竟从未尝过。”

傅东篱一笑,说道:“要喝这茶可不容易,这可是孤名特地从极南带过来的,我可是给他写了好几封信,他才带这么一点点过来。”他一边往傅青词的杯中倒茶,一边意味深长的说道:“能让他来京城更不容易啊。”

“王爷说笑了。”岳孤名气定神闲的饮一口茶,幽暗深邃的瞳孔却是看着傅青词:“公主殿下有所不知,这茶确实不易得,只因我与王爷打赌输了,赌注就是这茶了。”他本就生的眉目俊逸,如今身姿挺拔的坐在那里,无端的让人想到一种植物,墨竹。

“殿下怎么了?”清润的声音响在耳边。傅青词一醒,见岳孤名用疑惑的目光正看着自己,这才发觉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她竟然恍神了,忙正了正脸色,开口问道:“这茶竟然如此难得,可是有什么缘故?”

傅东篱别有深意的一笑,接话道:“说起这茶,还真有一段故事,算起来我和孤名也是因为这茶才相识的。”

“哦?”傅青词听了这话,有了些兴致,便道:“皇叔叔可说来听听?”

傅东篱又抿了口茶,好像沉思过往,缓声道:“那年我正好游历到极南之地,听说那里天山上长着一种雪莲,用雪莲入茶,口感极佳,一饮忘俗,还可延年益寿,便也想去采上几株。可是雪莲已经在无数人前赴后继的寻找下几尽灭绝,要找雪莲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皇叔要找什么东西,还能找不到吗?”小太子终于不甘寂寞,在旁边插话道。

东篱王用手摸了摸傅青睿的头,目光悠远,叹道:“是啊,皇叔也有做不到的事,而且有很多事都做不到”。见傅青睿脸上满是迷惑的神色,他笑了笑,又继续说道:“我进入天山,寻了几天都没有见到雪莲的影子,有些失望,就在我以为找不到准备下山的时候,竟在一个断崖旁边发现了一株洁白的雪莲,我很高兴,急忙命人去采。可是却被斜刺里突然冒出的一个男孩儿阻止了。”

说到这里,傅青词便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什么,目光若有所思的转向岳孤名。

东篱王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听的入迷的太子,笑道:“那男孩儿比你大不了几岁,身上衣服也不厚重,当即就将我的手下全部拦住,还说他已经在那里看守了好些日子,那雪莲早就是他的了。我十分不解,便问那男孩儿为何不采,他却一本正经的告诉我说,是他师傅让他等在这里的,而且那天雪莲恰好长满了第五个年头,等到天黑他便会将它采下。”

岳孤名忽然轻咳了下,似乎嗓子有些不适。傅东篱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继续说道:“那时我看了一眼即将黑下来的天,又看了看面前的小男孩儿,有些哭笑不得。想我堂堂东篱王,竟然被一个小孩儿拦住,但雪莲也确实是他先发现的,我也无可奈何。便问他师傅什么时候会来。我想,他一个小孩子在这里守着这么一株珍贵的雪莲也未必安全,便想留在那里护他一护。谁知他竟一脸傲然,直说让我们快走,那模样好像生怕我抢了他的雪莲似的。”说到这里他轻笑一声,似有唏嘘。

傅青词也觉十分意外,便忍不住问道:“后来呢,皇叔就直接走了?”东篱王看了看面无表情,好似专心喝茶的岳孤名一眼,笑道:“后来他师傅竟真的来了,一身白衣,飘逸洒然的落在我面前,我当时便眼前一亮,没想到竟然是个风姿卓越的女子。”

傅东篱笑容温和,对傅青词说道:“这个人你一定也猜到了,就是洛水十一宫的宫主,江秋白。”

不用说,那个男孩儿就是小时候的岳孤名,想不到他小时候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傅青词忍不住望向他,见他正镇定自若的喝茶,但她却发现他的脸色颇有些不自然。不禁心中一动,追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啊,他看到自己的师傅来了,更加胸有成竹,还歪着头看我,似乎在说:看吧,我师傅来了,我没骗你吧。”

作为一个温文尔雅的王爷,傅东篱学起小孩的样子竟然也惟妙惟肖。这下连站在傅青词身后的夏涵都忍耐不住,差点笑出声来。

傅青睿早坐不住,将自己的矮凳挪到傅东篱身边,支起小下巴问道:“那后来皇叔拿到雪莲了吗?”他年纪尚小,不懂人情世故,况且小孩子到底还是更关心得失多一些,所以对于傅东篱最终有没有得到雪莲一事更加关心。

“得到了”,傅东篱低头对小太子笑了笑,又道:“江秋白知道我找了雪莲很多天都无果,便让男孩儿将雪莲采摘下来分我一半。那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江秋白会让一个小孩子守着雪莲很多天却不担心了。”

他眼中似有赞赏之色,笑道:“因为那株长在断崖上的雪莲,他只一个转身的时间便摘在手中,轻功之了得,足已令大多数高手甘拜下风。”

小太子听到这里,欢呼一声:“原来师傅的轻功这么厉害,那我是不是也会很厉害。”

傅东篱摇摇头:“睿儿说的也不对,轻功造诣也要看个人天赋,你师傅就是天赋奇高的人,所以才能在那么小的年纪有那样的成就。”

傅东篱说完,傅青睿便蔫了头,喃喃道:“哦,那就是说,我不能和师傅一样厉害了吗?”

一直安静喝茶的岳孤名这时候看向小太子,目光温和带着鼓励,淡淡道:“也不是,练功只要肯下苦功,就一定会有所成就,没有人是天生的天才,所以睿儿不用灰心。”

听了他的话,傅青睿又好似满血复活一般,坚定点头道:“嗯,我听师傅的,一定会好好努力。”

傅青词面露惊讶,想不到太子竟然和岳孤名这么熟悉,而且听那语气似乎还很听他的话。虽然对他的印象不错,但却不知道他是怎么当上太子师傅的,如果他另有目的,太子如此听他的话,便十分危险。

想罢,她便状似不经意的问道:“不知道先生是如何得知父皇在为睿儿寻找师傅的?”

她这话刚一出口,便觉对面岳孤名的眸子深了深,里面涌起一股意味难明的复杂神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